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826章 报仇雪恨 二
    就当安德烈完全处于下风,看上去无法抵挡叶帆的凶猛攻击时,安德烈动用了秘密杀招!

    他的背后竟然出现了一对儿金色的翅膀,看上去犹如黄金铸就一般,锋利的羽翼,化作一道金光,斩向叶帆的脑袋。↖↖,

    突然、诡异、迅速……

    不得不说,安德烈的搏杀经验非常丰富,这一击,简直堪称神来之笔!

    “咻——”

    危机时刻,尖锐的破空声再次响起,一把玄叶飞刀呼啸而出,刀身刀气弥漫,射向金色羽翼。

    铿!!

    一声脆响,玄叶飞刀与黄金羽翼剧烈地撞击在一起,刀气被震散,飞向天际。

    安德烈这一击十分突然,外加距离叶帆距离实在太近,饶是叶帆反应已经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但玄叶飞刀吸收的天地元气有限,无法发挥出最强威力,落入了下风。

    硬碰过后,刀气弥漫,黄金羽翼一闪,直接斩中了叶帆!

    “哈哈……”

    看到这一幕,安德烈当下放声大笑。

    然而——

    下一刻,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他赫然看到一只硕大的拳头,闪烁着黑红色的拳芒,呼啸着朝他砸来!

    “怎……怎么回事?”

    安德烈心中大惊,他明明看到黄金羽翼将叶帆劈成了两半,结果叶帆非但没死,反倒转守为攻,速度极快,几乎让他没有躲闪和出手抵挡的机会。

    砰——

    回应安德烈的一声闷响!

    叶帆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安德烈的身上,肉身力量、体内罡气和吸收天地元气转化的能量,集于一点爆发,威力恐怖。

    “噗——”

    安德烈身子剧烈一颤。护体气芒彻底暗淡,整个人倒飞而出,口中喷出一口血雾。

    这一击,他被叶帆结结实实地打中了,虽凭借护体气芒防御,卸去了绝大部分威力。但也遭受了重创,筋骨、经脉纷纷受损,甚至就连五脏六腑也遭受了创伤。

    除此之外,因为经脉受损,他体内的罡气暂时无法正常运转,等于暂时性地失去了战斗力。

    这一切,让安德烈的脸色苍白如纸,脸上再无半点不可一世,有的只是惊恐!

    因为。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个时候,若是叶帆趁热打铁,发动攻击的话,他根本无法抵挡。

    “咻——”

    仿佛为了印证安德烈的猜测一般,尖锐的破空声再次响起,宛如死神的催命曲,响彻天际。

    在安德烈惊恐的表情中。玄叶飞刀呼啸而来,凌冽的刀气。化作一道刀芒,自上而下,一下斩中他的胳膊。

    “噗——”

    鲜血迸溅,安德烈的右臂直接炸裂,黄金大枪瞬间脱手,坠落下方。

    “啊……!”

    手臂被废。

    黄金大枪脱手,剧痛来袭,这一切,让安德烈发出了痛苦的嘶吼。

    嘶吼之中,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疯狂地催动体内罡气!

    这一刻。他已经顾不上这样做会引起罡气反吞了,他想逃命——利用罡气催动黄金羽翼逃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安德烈体内经脉受损,此刻强行催动罡气,直接导致罡气失控,撑破了他的经脉,尔后在体内横冲直闯。

    “噗!”

    “噗!”

    “噗!”

    一时间,安德烈的身体不断地炸开,血肉横飞,整个人血肉模糊,不但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而且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创。

    砰!

    尔后,安德烈的身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浑身剧烈地抽搐了起来,口中鲜血不断喷出。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已经突破了中阶战神了啊,为什么依然不是你的对手?!”

    “你只是初阶战神啊!!!”

    地面上,安德烈似乎明白命已休矣,没有再做徒劳的挣扎,而是像是疯了一般,大声嘶吼着。

    为什么?

    “咝~”

    两名黄金家族的老者忍不住倒吸凉气,浑身像是触电了一般,剧烈地抽搐着,脸上充斥着惊骇!

    因为看出安德烈突破了中阶战神境,因为相信安德烈击杀叶帆、苏琉璃两人如同切瓜一般容易,他们刚才均是没有出手,而是站在一旁,欣赏安德烈的表演。

    此刻,安德烈的‘表演’结束了,像是一条死狗一般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这直接将他们吓呆了!

    他们下意识地想逃走,但只觉得像是有一种魔力定住了他们,让他们无法迈动一步。

    与此同时,楚姬也是震惊不已。

    她没有想到,叶帆尚未突破,战力居然强到了如此地步!

    甚至,就连见识过‘苍天霸血’威力的苏琉璃,也是微微有些惊愕,似乎没有想到,叶帆会如此快的结束战斗。

    “你到底修炼了什么拳法??”

    安德烈再一次开口了,他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不甘,那感觉仿佛若是不知道自己为何落败,即便死也不会瞑目。

    唰!

    回应安德烈的是一刀!

    玄叶飞刀在叶帆的操纵下,陡然飞起,自上而下,斩向安德烈的左胳膊。

    “噗——”

    刀光闪过,玄叶飞刀像是切豆腐一般,轻松地斩落了安德烈的左胳膊,滚烫的鲜血喷射而出。

    “咕咚!”

    安德烈浑身再次一震,尔后疯狂地抽搐着,但他为了捍卫绝世天才的荣耀,硬是一声不吭,而是怨毒地盯着叶帆,“告诉我,你那到底是什么拳法?”

    唰!

    唰!

    刀光再次闪过……

    又是两刀,安德烈的双腿几乎同时被斩断!

    “啊……!”

    四肢被斩,安德烈终于忍受不住了,他放弃了询问叶帆到底用什么拳法打败了他,而是一脸怨恨地盯着叶帆,嘶声大吼着。“杂碎,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就这样杀了你,那不是太便宜你了?”

    叶帆冷声说着,身形一闪,瞬间掠到安德烈的身前,俯视着安德烈血肉模糊的身躯。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有的只是浓烈的恨意!

    除了陈道藏之外,他从未像此刻这般去恨过一个人!

    “那……那你想干什么??”

    不知为何,看到叶帆那恨意凛然的表情,安德烈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今日,我将你千刀万剐;来日,我灭你黄金家族满门!!”

    叶帆缓缓开口,声音响彻天际,看似是回答。更像是一个誓言!

    “咕咚!”

    “咕咚!”

    耳畔响起叶帆充满恨意和杀意的话语,不等安德烈再次开口,远处那两名黄金家族的老者吓得喉结蠕动,尔后对视一眼,转身便逃。

    “咻——”

    两名黄金家族的老者身形刚刚掠起,飞刀呼啸的声音宛如死神催命曲再次响起,凌冽的刀气包裹着玄叶飞刀,化作一道刀芒。急速斩向两名黄金家族的老者。

    “噗——”

    鲜血迸溅,两名黄金家族的老者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便被刀芒斩中,浑身炸裂,彻底毙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两名族中老者惨死,安德烈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倒是大声地笑了起来,“杂碎。虽然你很强,强到可以让同代之中无人是你的对手,但你想灭我的家族,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黄金家族必除名!”

    叶帆冷冷说着,再次催动玄叶飞刀。

    唰!

    唰!

    唰!

    ……

    一时间。刀光闪烁,玄叶飞刀在叶帆的操纵下,一次又一次地刺向安德烈。

    安德烈捅成了筛子,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但叶帆凭借对玄叶飞刀的精妙控制,愣是保住了安德烈的性命,让他连昏过去的权利都没有。

    这一切,让安德烈痛不欲生!

    “杀……杀了我……杀了我啊!你这个恶魔!!”

    安德烈痛苦地嘶吼着,他一刻都不想活了。

    “千刀万剐,现在还很早。”

    叶帆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褚玄机的身影,语气森冷如冰,动作不停,继续折磨着安德烈,消除着内心的恨意。

    “求……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好吗??”

    一刀又一刀,安德烈彻底崩溃了。

    这一刻。

    他浑然忘记了之前对待褚玄机和楚时是何等的残暴。

    他也完全忘记了一开始看到叶帆和苏琉璃赶到时,是何等的兴奋。

    他只求叶帆能够给他个痛快!

    然而——

    他的恳求落空了。

    在他痛苦的嘶吼声中,在他的苦苦求饶中,叶帆面不改色,开始操纵飞刀剔骨刮肉。

    千刀万剐!

    叶帆用这种方式,消除着心中的恨意!

    半个时辰后,安德烈死了。

    他在死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形了,而是一堆碎肉。

    惨叫声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但无论是楚姬,还是苏琉璃都没有出声阻止叶帆。

    前者恨不得和叶帆一样,将安德烈千刀万剐,而后者曾经历过师父死去的痛苦,深知叶帆心中是如何的难受。

    “不要太难过了。”

    当安德烈彻底死去后,苏琉璃起身,飞快地掠到了叶帆的身前。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执意要进入禁地追杀他们,师父也就不会担心,更不会冒险进入禁地了!”

    叶帆无力地蹲倒在地,喃喃自语地说着,脸上充斥着自责。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望着叶帆罕见地露出脆弱的一面,苏琉璃只觉得心很痛很痛。

    她慢慢地俯下身子,将叶帆搂入怀中,轻声说道:“叶帆,你不要太难过了。没有人想到会是这样。而且,按照,褚大师只是受伤跌入了悬崖,未必就死了……”

    嗯?!

    愕然听到苏琉璃的话,叶帆不由一怔!

    “没错,道。

    唰!

    下一刻,不等楚姬将后面的话说完,叶帆猛地脱离苏琉璃的怀抱,脚踏飞行梭,掠至前方的悬崖。

    悬崖高达数百丈,雾气环绕,让人无法看清下方的一切。

    “师父!!”

    没有任何犹豫,叶帆脚踏飞行梭,宛如一只猎鹰,盘旋而下,同时放声大喊。

    没有回应,叶帆放慢速度,一边下降,一边全力感应着悬崖峭壁上的一切气息,同时目光如电,环视着四周。

    悬崖四周全是峭壁,光滑一片,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仔细感应之下,叶帆非但没有发现褚玄机的气息,甚至连异兽的气息都没有察觉到。

    不知不觉中,叶帆自上而下地搜寻到了悬崖下方。

    悬崖下方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放眼望去,一片碧绿。

    叶帆脚踏飞行梭,仔细地将湖畔四周搜索了一遍,同时释放意念感应褚玄机的气息,但没有任何发现。

    这让叶帆在绝望之中燃起了一线希望!

    因为,只要没有尸体,那就说明褚玄机可能还没有死!

    希望出现,叶帆恢复了冷静,他没有继续寻找褚玄机,而是脚踏飞行梭,返回了悬崖上方。

    因为,苏琉璃虽然已突破了中阶战神,但遇到中阶战神级的异兽王者,很难战胜,根本无法保护楚姬,而楚姬的伤势只是暂时控制了,需要立即疗伤。

    “找到了吗?”

    眼看叶帆去而复返,苏琉璃和楚姬不约而同地问道。

    “没有。”

    叶帆摇了摇头,道:“没有发现师父的尸体,甚至连血迹都没有看到。”

    嗯?!

    听到叶帆这般一说,苏琉璃和楚姬都是一怔。

    “既没有尸体,又没有血迹和痕迹,褚大师很有可能活着。”短暂的愣神过后,苏琉璃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楚姬点头附和,但眉目之间依然充斥着担心。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他!”

    叶帆说着,然后将目光投向楚姬,“小姨,你的伤势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很有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对日后修行影响很大。我先给你疗伤,等给你疗伤之后,我再去找师父。”

    “嗯。”

    楚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听从了叶帆的安排,同时艰难地坐起了身子。

    叶帆坐在楚姬的背后,单掌抵在她的命门穴上,催动纯阳之气,缓缓流淌进她的身体中,开始为她疗伤。

    “师父,你还活着吗?”

    叶帆一边为楚姬疗伤,一边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

    ……

    ps:今天就一更了,期待明日的阅兵,扬我国威!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