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061章 又一个敌人
    “为什么?”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青玄先是微微一怔,尔后心中一动,隐隐觉得叶帆知道他想要,故意以不卖为借口,想狮子大张口。¥f,

    于是青玄耐心的道:“叶兄,实不相瞒,我很想得到这株引魂草,所以才冒昧前来,价格方面好商量,你开个价吧,只要是我能够承受的,兄弟我没二话。”

    “这小子要被宰!”

    金展飞和申屠两人对了一下眼神,都认为叶帆肯定会狮子大张口,狠狠宰一刀。

    青玄一开始便表明了对这株引魂草志在必得,叶帆也不是傻子,岂能不狠狠宰他一刀?

    “青玄兄,实不相瞒,这株引魂草我也非常需要,所以不可能转手的!”

    叶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青玄的提议,引魂草是炼制聚魂丹的主药之一,是救治苏琉璃的希望,他怎能转卖他人?

    嗯?

    沈西门等人并不知道引魂草对叶帆的意义,而是青玄一样,都认为叶帆想坐地起价,此刻眼看叶帆把话说绝了,不由连连挤眉弄眼。

    因为,在他们看来,青玄作为青玄门的核心弟子第一人,又可能是青玄门未来的掌门继承人,出让一株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用处的引魂草不但能够狠宰他一次,同时也能搞好关系,对玄武门有百利而无一害。

    “叶兄,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吗?”

    青玄还不死心,继续道:“我可以用其他的宝药来和叶兄交换,宝药、丹药、武技,只要你愿意交换,任何一种都可以,我绝对不会让叶兄感觉吃亏的。”

    “青玄兄。实在抱歉,这株引魂草我必须要自己留着,就算你愿意用青玄神功来交换我都不会换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叶帆所说的青玄神功乃是青玄门的功法,是青玄门的镇宗之宝,没有之一。

    “咝~”

    青玄闻言。嘴角不由一抽。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知道,想要在叶帆手中得到引魂草是不可能了,而且他也绝对不可能用青玄神功的心法去换这株宝药。

    “好吧,既然叶兄执意不肯割爱,那就算了。”话虽然这样说,但青玄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他已将姿态放得很低,好话说尽,但叶帆却一点也不给情面。让他十分恼火。

    嗯?

    沈西门若有所思的看了青玄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到叶帆身上。

    此刻,他隐隐猜出叶帆其实一开始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这株引魂草上,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给比人制造一个他是拍卖场请来的托儿的错觉而已。

    申屠和金展飞两人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觉得叶帆怪怪的,青玄已经表明无论他怎么狮子大开口,只要他能够负担得起就一定会买,可他却一口回绝。甚至连价格都不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需要引魂草吗?

    童茜晨和章太一两人也想到了叶帆可能真的是对引魂草志在必得。只是不知道他要引魂草究竟有什么用。

    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可能当着青玄这个外人的面问叶帆要引魂草干什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做声。

    与此同时,青玄却并没马上离开,而是突然问道:“对了,叶兄。我听说你得罪了天元门的掌门赫连昌,而且还将楚家的天才楚风打成了废人,这是真的吗?”

    “嗯。”

    叶帆点点头,这些事情根本瞒不住,也不在乎青玄知道。而且他隐约觉得青玄话里有话,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果不其然,青玄眼中厉芒一闪,冷冷道:“叶兄,这次的拍卖会上你虽然以极低的价格得到了引魂草,可也将参与竞拍的强者得罪完了,这可是非常不明智的。”

    “这个不劳青玄兄操心,我相信,真正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即便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愿赌服输,使他们自己放弃的,怪不得我。”

    叶帆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他清楚的感受到从青玄身上散发出的敌意,这个八面玲珑,处事圆滑的家伙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了。

    青玄先提出叶帆得罪天元门和楚家,然后又提出叶帆得罪了拍卖会上的人,目的只有一个威胁叶帆,放弃引魂草!

    “话虽然不错,但你要知道,够资格参与本次拍卖会的都不是普通人,其中不乏手眼通天之辈,你根本瞒不了他们多久,很快他们就会醒悟过来的。到时候你说他们回不回来找叶兄的麻烦呢?”

    青玄这番话够狠,但也有道理,这次拍卖会上有无上大宗的人,他们若是知道被叶帆耍了,岂能善罢甘休?

    这一刻,连沈西门都沉默了,他也觉得青玄的话有些道理,叶帆虽然用了一些手段,低价得到了引魂草,但难保那些无上大宗的人回头打探到引魂草的价值,洞悉叶帆的手段。

    叶帆淡淡一笑,道:“我相信,无上大宗的人不会为了一株引魂草,不顾身份地向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出手的。何况,他们绝对不会承认不知道引魂草的价值!他们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你的假设根本就不会发生。”

    “是吗?”

    青玄眉头一挑,暗呼厉害,叶帆这几句话虽然轻描淡写,但却无形中化解了他的威胁,看来要加点猛料了。

    “就算如叶兄所说,那些无上大宗的人不会找叶兄的麻烦,但叶兄自己树的敌人也不少啊!

    我认为,叶兄实力虽然很强,但实在不易树敌过多,否则在大赛的时候连续死磕,很难走到最后,不知道叶兄怎么看?”

    再次开口,青玄已经是红果果的威胁了,暗示叶帆已经将天元门和楚家得罪死了,再得罪青玄门,等于自寻死路!

    叶帆岂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来?眉头一挑,冷冷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谈不上威胁,只是善意的提醒而已。”青玄直视着叶帆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

    嗯?

    耳畔响起青玄的话,望着青玄那副表情,沈西门等人均是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很清楚,青玄平时一副老好人的形象,很少见到他出手,但是在青玄门中却没有任何一个核心弟子敢挑战他,实力深不可测。

    如同青玄所说,叶帆已经得罪了楚家和天元门,如果再与他为敌的话,在天才大赛上恐怕会遇到连场恶战,能否走到最后真的很难说。

    但……他们也知道,叶帆是吃软不吃硬,否则当日也不会当着天玄门和玄武派众人的面羞辱赫连昌了!

    如同沈西门所预料的一样,叶帆听了青玄的话之后,眼睛顿时眯起来了,冷声道:“如果是善意的提醒,我表示感谢,如果是威胁的话,很遗憾,让你失望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

    “既然如此,我期待你在比赛的时候有好的表现我们赛场上见!”眼看想通过威胁的方式得到引魂草无望,青玄不再废话,说完便拱拱手,向沈西门等人道别,始终没有变脸。

    只是

    在转身的一瞬间,青玄的整个脸都扭曲了,眼神中杀机隐现。

    与此同时。

    青玄门的其他人正在天元城最好的酒楼中的一间包房内闲聊着。

    之前,叶帆等人出现后,青玄门的长老只是让青玄一人前去求购引魂草。

    因为,在他看来,叶帆纯粹就是玩砸了才不得已拍下引魂草的,青玄主动求购,没有任何难度。

    “算算时间,大师兄应该也快回来了吧?不知道他会用多少灵石从玄武门手中购得引魂草?”

    一名青玄门的弟子一边吃着酒楼赠送的点心小吃一边笑着问道。

    “多少?只要不让他们赔本,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转手!”

    “有引魂草淬炼神魂,大师兄在这次的大赛上一定能够异军突起,大放异彩。”

    “嘎吱!”

    就在几名青玄门弟子闲聊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青玄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

    “青玄,你的脸色不太好。难道玄武派坐地起价,狠宰了你一刀?”

    一看到青玄的脸色,青玄门的弟子收起了笑容,青玄门的长老皱起眉头,问道。

    “引魂草是玄武派叶帆拍下的,他不肯转让,无论我出多高的价格他都不肯,还说就算是我用青玄神功的功法都休想换走他手中的引魂草……这个叶帆,简直就是油盐不进!”青玄郁闷而恼火地说着,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几人。

    “什么?这家伙也太不识抬举了,竟敢如此口出狂言,真是岂有此理!”

    “没说的,大师兄,天才大赛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听完青玄的叙说,青玄门的弟子均是愤怒不已,认为叶帆不识抬举。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想送死是拦不住的!我保证,他会今晚的决定后悔!”

    青玄冷笑一声,浑身弥漫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

    ……

    ps:第二更!。(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