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078章 二号种子
    待叶帆走下台后,楚家家主楚元空将楚岳的残肢断臂收了起来,一张老脸阴沉的吓人,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

    “唉……:

    城主雷必宽叹息一声,想要说点什么宽慰的话,但张张嘴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很清楚,楚元空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淘汰赛上叶帆多半会和楚鸿遇到,到时候,楚鸿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儿啊……我们回家了!”

    楚元空悲从中来,楚鸿一个人不足以支撑整个楚家,像楚岳这样的强者同样是楚家以后的支柱,是楚家未来崛起的希望。

    然而,继楚风后,楚岳又死在了叶帆的手中!

    这让他悲痛欲绝,看向叶帆的时候,眼神中的杀意是不加掩饰的。

    “哼!”

    沈西门自然感受到了楚元空的杀意,当下冷哼一声,一股凌厉的杀意弥漫开来。

    他是在向楚元空警告,别搞什么小动作,否则玄武派不会坐视不管。

    嗯?

    感受到沈西门的浓烈杀意,楚元空心中一颤,楚家虽然是五大家族中最强的,同样,楚鸿也是整个天元州最强的年轻天才,但论整体实力,还无法和玄武派相比。

    旋即,楚元空强行压下内心的怒火和杀意,收起楚岳的碎尸,然后离开了擂台。

    雷必宽见状,宣布比赛继续进行。

    接下来出场的是两个小宗门的选手,打得空前激烈,双方都是毫无保留的出手,整个古擂台上,防御阵纹不断的闪灭,化解着两人溢出的攻击。

    以免伤害到台下观战的普通人。

    比赛一场接一场的举行,很快便轮到了玄武派的章太一。

    章太一的对手是小宗门的弟子,虽然实力不错。但和章太一这种三大宗门总走出来的天才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章太一很轻松的便赢得了比赛。不过却也是点到即止,并未伤了对方的性命,甚至没有将对方击伤。

    那名小宗门的弟子输的心服口服,同时感激章太一手下留情,这才下台。

    “承让了!”

    章太一潇洒的走下了擂台,现在他的积分已经累积到六分了,而且看样子,在他这一组中。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晋级八强应该没有悬念了。

    接下来,又进行了几场比赛之后,终于轮到了童茜晨出场。

    童茜晨的对手同样是一名小家族出来的天才。

    经过一轮比赛之后,童茜晨轻松战胜了对手,再一次获得了胜利,台下一片哗然。

    因为,玄武派一共五人,竟然有三人都经过了第二轮的比赛,现在还有金展飞和申屠两人还没有比赛。

    比赛继续进行着。天元门和青玄门的弟子们也有不俗的表现,纷纷战胜了自己的对手,轻松过关。

    很快。轮到了金展飞,这次金展飞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实力稍差一些的小家族的选手。

    金展飞昨天带给众人极大的震撼,那种悍不畏死的打法让很多人都有点心里发憷。

    今天他的这名对手同样如此,他可不认为自己比楚川更强,一上来便动用了全部实力。

    金展飞大开大磕,动用了玄武拳,在十招之内将对手轰飞出去,他可不像章太一那样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力道。

    这一战也让众人知道了他的实力。昨天不是他不够强,而是对手太强了。而且对他的招式了如指掌,这才落败。

    不过他也给了对手沉重的打击。虽败犹荣,这次更是在十招之内解决了比赛,让众人看到了他强势的一面。

    “多谢手下留情,我认输!”

    那名小家族的弟子也光棍,知道自己不是金展飞的对手,在被轰飞之后并没有要求再次比赛,而是直接选择了认输。

    在他看来,认输不丢人,尤其是金展飞是个悍不畏死,勇不要命的主,真签订了生死状之后,他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赢得比赛固然重要,但和小命相比,还是小命更重要一些,他很清楚自己和金展飞之间的差距。

    “承让承让,没伤着你吧?”

    金展飞对那些狂傲的没边的人不假辞色,但是却对弱者并没有什么架子,他深知,弱者同样需要尊严。

    自己已经赢得了比赛,给予对手充分的尊敬还是必要的,这也是为宗门赢得这些小家族的拥戴和支持。

    整个天元州虽然不小,但三大宗门和五大世家都在分这块大蛋糕,想要获得更多的人的支持,就必须要拉拢这些不起眼的小家族或者小宗门的支持。

    接下来有进行了几场比赛之后,终于轮到了申屠出场。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的表现,叶帆打得惨烈,其他人打得精彩,但这些都不如申屠的猥琐给大家带来的印象深刻。

    这是一个能够将比赛当成一个表演的舞台的怪才,人人都在期待他他能够有更精彩的表现。

    而作为申屠的手的那名选手则是哭丧着脸,他也知道申屠这家伙怪招频出,不能按照常理出牌,否则必然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老申,看你的了。”

    金展飞拍了一下申屠的肩膀,笑着对他说道。

    “放心,看兄弟我的。”

    申屠大摇大摆的走上了擂台,向雷必宽微微行礼了一下,然后站在擂台上向台下众人挥手致意。

    台下几乎一下子就沸腾了,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散修,甚至那些大势力的代表都忍俊不禁,这小子还真是个怪胎。

    很快,他的对手便也登上了擂台。

    刚刚站定,还没等雷必宽开口,申屠便大喝一声:“呔,兀那小子,报上名来,爷爷不打无名鼠辈!”

    “混蛋,你是裁判还是我是裁判?”

    雷必宽被申屠气得七窍生烟,做了这么多年城主,也主持过几次这样的比赛,可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奇葩的选手。

    “双方通名,准备比赛!”

    为了防备申屠再出幺蛾子,雷必宽迅速让双方互通姓名,然后开始比赛。

    “天元门,吴松!”

    吴松是天元门无名参赛选手中最后一名,虽然实力也不弱,但和申屠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刚才被申屠一惊一乍的一声大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想反驳两句的,可雷必宽已经宣布了双方通名,准备比赛,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恨恨地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和所属宗门。

    “玄武派,申屠!”

    纵然再怎么搞怪,申屠也不敢在雷必宽城主面前撒野,刚才不过是趁着雷必宽城主不注意看,先给对方来个下马威,一看雷必宽认真了,他自然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宗门所属。

    “双方准备,比赛开始!”

    雷必宽说着便升到空中,监视着两人的比赛。

    申屠仍旧还是昨天的那一套,在比赛一开始便将自己要打对方哪里说清楚,气得吴松脸色铁青。

    可打了一会儿,他发现申屠还真是,说打哪里就打哪里,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有了防备而更改。

    渐渐的,吴松也放下心来,全力以赴的和申屠周旋,他知道自己未必是申屠的对手,但是两宗之间的仇恨却让他完全忘记了恐惧,超水平发挥。

    “戳瞎你的狗眼!”

    擂台上,申屠暴喝一声,化手为刀,作势戳向吴松的双眼。

    唰!

    吴松脸色一变,伸手格挡。

    “砰!”

    就在这时……

    申屠突然变招,一招撩阴腿,正中吴松裤裆,直接将吴松踢飞了出去。

    “我说戳眼你就信?你他娘的傻啊?!”

    申屠将对手踢下擂台,却不满足,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姿态。

    “噗——”

    看到这一幕,全场笑爆了。

    在众人看来,申屠虽然实力并不是这次比赛最强的,但却是最能搞怪的。

    ……

    比赛继续进行,一直到天近黄昏,第二轮比赛终于结束了。

    就在雷必宽城主宣布今天的比赛到此为止,明天继续之后,平台上雅玲突然站起来,柔声道:“各位,现在我宣布一个决定,玄武派叶帆的赔率将做一下调整,叶帆的赔率调整为一赔三。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凡是投注叶帆获得冠军的,若叶帆最后获得冠军,按照一赔三进行赔付!”

    哗啦!

    随着雅灵的话音落下,整个广场上边一片哗然,纷纷指责聚宝阁太精明了,一看叶帆实力不俗,马上调整赔率。

    而且一赔三的赔率已经仅次于天元州第一天才楚鸿的一赔二,是此次比赛赔率第二低的。

    如此一来,聚宝阁等于把叶帆当成了此次比赛的二号种子!

    “玄武派叶帆比罗啸林、青玄还强,仅次于天元州第一天才楚鸿?”

    这一刻,不少人心中涌现出了这样的疑惑。

    答案,将在淘汰赛揭晓!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