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141章 落花流水
    玄武派将天元门和楚家连根拔除,将所有财富搜刮一空,举办庆功宴,整个玄武山上一片喜庆的热闹景象,除了叶帆喝醉,被童茜晨搀扶离席之外,还有许多人喝得酩酊大醉。

    这一切,只因为,这些年玄武派一直都处在一个非常羸弱的境地,虽然名义上仍旧在三大宗门之一,可实际上,玄武派在三大宗门中的位置已经岌岌可危了。

    就在叶帆上山之前,玄武派对于这次天元城天才大赛能否拿到名次都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毕竟虽然章太一的确非常天才,但和天元门的罗啸林、青玄门的青玄相比起来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然而——

    自从叶帆加入玄武派之后,每天的进步都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便从一名外门弟子成长为核心弟子。

    并且率领玄武派其他弟子一举夺得了这次天元城天才大赛的冠军,为宗门挣得了非常大的荣誉。

    这次更是巧设埋伏,将前来进犯的天元门和楚家一举歼灭,让玄武派迅速成为整个天元州最强大的宗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叶帆带来的。

    这一切,让叶帆荣升长老,并且成为今日庆功宴上的绝对主角。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饶是那些暗恋童茜晨的弟子,看到童茜晨搀扶着叶帆离席,也没有表示不满,而是心服口服——叶帆比他们更有资格和童茜晨在一起。

    由于在玄天峰上举行流水席,基本上整个玄武山都没有几个人了,灵龟岛上也是一片宁静。

    虽然叶帆的身体非常强壮,但童茜晨毕竟是修士,带一个人飞行还是没有问题的。

    飞上灵龟岛,童茜晨很快就将叶帆带到了他日常修炼和闭关的洞府,这个洞府也是现在叶帆的住所。

    位于灵龟岛上的洞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专门的人来打扫,除非是里面的人正在闭关的情况下才不会打扫。

    所以叶帆的这个洞府还是很干净的,里面石床、石桌、石鼓,样样俱全。虽然简陋,但却符合一个修士居住的基本条件。

    童茜晨将叶帆扶到洞府中的石床上,让他平躺下来,随即到外面弄了一条湿毛巾和一碗清水。用湿毛巾替叶帆擦了一把脸,然后又喂他喝了两口水,才在床头坐了下来。

    从小到大,叶帆从来没有喝醉过,以前喝再多的酒都可以用真气逼出来。而且地球上的那些酒,即便再怎么陈年佳酿也不如王青山这次拿来的琼浆玉液。

    而且叶帆也没有刻意的去运功逼酒,毕竟是喜庆的日子,再运功逼酒就不如直接不喝了。

    不过这样一来,叶帆第一次喝多了,一直到平躺在石床上才感觉舒服了很多,但是意识却仍旧是模糊的。

    熟睡中的叶帆呼吸平稳,脸色安详,看上去非常英俊,一张脸犹如大理石雕刻而成一般。

    童茜晨坐在床头。凝视着叶帆熟睡的脸,痴痴地看着,越看越喜欢。

    “叶大哥,你可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看着叶帆熟睡中那张英俊刚毅的脸,童茜晨情不自禁地说道:“我应该庆幸,当初坚持带你回来,否则的话我可能就要和幸福失之交臂了。”

    一直以来,童茜晨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她怕,怕一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叶帆会拒绝。

    刚才她所说的都是平时想说但是却有不敢说的话。唯有在这种叶帆喝醉了的情况下她才敢放心大胆的吐露心声。

    “叶帆,你这个坏人,为什么非要让我一个女孩子先开口呢?难道你就不能先说那三个字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童茜晨即便明知道叶帆不会听到。脸上依然感觉发烫。

    也许是口渴,也许是由于喝太多的酒,嘴唇有些发干,叶帆无疑是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一下子让童茜晨的心跳变得加快了很多。

    看着叶帆那微微开启的嘴唇,童茜晨心中好像小鹿在乱撞一样。浑身发烫,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去吻了叶帆的嘴唇。

    当四片嘴唇接触在一起的时候,仿佛天雷勾动了地火,童茜晨浑身一软,差点直接伏在叶帆的身上。

    唰!

    身为纯阳之体的叶帆,已经太久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孩子了,虽然他已经喝醉了,但人的本能还在,不自觉的开始回应,并一把将童茜晨抱在了怀中,热烈吻住了童茜晨的香唇,舌头下意识地撬开牙城,宛如泥鳅一般溜了进去。

    “啊嗯……”

    童茜晨一声轻~吟,完全酥软了,整个人倒在叶帆怀中,任由叶帆占有她的初吻。

    渐渐的,从未有过任何接吻经验的她,在叶帆熟练的引导下,开始变得主动,热烈回应叶帆,浑身滚烫,酥痒。

    一直到童茜晨几乎快窒息了,她才强行挪开嘴唇。

    然而——

    刚刚喘了一口气,叶帆的嘴唇便又贴了上来,不过这次没有再和刚才一样,一边吻着,叶帆口中迷迷糊糊的喃喃自语着:“琉璃,我爱你,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唰!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童茜晨如遭雷击,脸色狂变,原本滚烫的身躯瞬间僵硬。

    这一刻,她整个人都完全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红润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满是呆涩地看着叶帆。

    “吻我,琉璃,吻我……”叶帆对于这一切浑然不知,再次说着醉话。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童茜晨从愣神中惊醒,眼中的迷离、情~欲荡然无存,而是双眼泛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她用力地挣扎着,想要从叶帆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但是叶帆的力气之大,岂是她能够挣得脱的?

    童茜晨无法挣脱叶帆的熊抱,但是这一挣扎,倒是把叶帆弄醒了!

    嗯?!

    叶帆睁开眼,看到自己竟然抱着童茜晨,而且两人的衣衫都有些凌乱了,顿时愣住了。

    “难道……刚才我和小茜……”

    叶帆暗问自己,不敢再往下想了,连忙说道:“对不起,小茜,对不起,我混蛋,我不对,我会对你负责的,我……”

    “你不用道歉,你也没有对我做什么。”

    童茜晨打断了叶帆的话,她努力地平复自己心情,不让叶帆看出自己的心痛和慌乱,少女的心都是玻璃的,很容易碎。

    没有做什么?

    叶帆一怔,如果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的话,为什么童茜晨刚才是那样一副表情?一张俏脸煞白,浑身剧烈的颤抖着,身上的衣服也非常的凌乱,难道自己真的就什么也没有做吗?

    “告诉我,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叶帆不是傻子,从童茜晨反常的表情就能看出很多问题来,自己怎么可能什么也没有做?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童茜晨的表情应该非常自然才对。

    “真的没什么,只不过你刚才无意中喊出了琉璃这两个字,琉璃究竟是谁?你很爱她,对吗?”

    童茜晨问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也许这个叫琉璃的女孩已经死了呢?或者只是叶帆梦中的一个女孩,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也说不定。

    “琉璃……”

    叶帆的表情一下子黯淡下来,同时也明白了童茜晨为什么脸色变得如此的苍白。

    他早就知道童茜晨对自己的心意,但却始终无法去面对。

    因为,他忘不掉苏琉璃,也忘不掉在地球上的经历!

    “小茜,你过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叶帆让童茜晨坐在自己的对面,用低沉的声音将苏琉璃的故事用另一种版本给童茜晨讲述了一遍。

    当然了,他省略了地球上的一切,而是改到了自己生活的一个小山村中,同时,苏琉璃的死也让他改编成了被人抓走。

    虽然整个故事被改变的面目全非,但是那种深情却是一点也没有改变。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之所以会喊出琉璃的名字是因为她是我的爱人,我此生挚爱的爱人……”

    “原来是这样,你已经有了心上人,难怪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我明白了!”童茜晨满脸苦涩地说道,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这才是真正的伤心人别有怀抱。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呢?”

    童茜晨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这样说叶帆,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翼墙如火的深情被无情的扑灭了。

    可她能怨谁?

    怨叶帆?

    还是该怨自己?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琉璃也是一个命苦的女孩,和她相比起来,她要幸福得多,似乎不应该再埋怨什么了。

    “对不起,小茜,不是我不说,是我不能说,琉璃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刻意回避着,就是不想再去触碰它。”

    叶帆语气低沉,琉璃的死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痛,最不愿提及的伤痛。

    “不用说对不起,这不怪你,只怪我自己一厢情愿!”

    童茜晨竭力地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哭着跑出了叶帆的洞府。

    “小茜……”

    叶帆伸着手臂,张张嘴,想要挽留她,可最终还是长叹了一声,任由童茜晨离去了。

    ……

    ……

    PS:两更完毕~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