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1146章 医者仁心
    “老伯,快起来,这可使不得。”

    叶帆没想到苏老汉竟然会给自己下跪,赶紧将他扶了起来,心中唏嘘不已。

    医者仁心。

    他在地球的时候也曾给人治过病,手到病除的时候,患者的家属也是感激涕零。

    例如苏雨馨的母亲。

    自从进入玄界之后,很久没有这种感触了,他几乎都忘记了自己除了是一名修士之外还是一名医者。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你真是个好人。”小女孩兜兜十分聪明,猜到是叶帆救了她。

    此刻,兜兜身上的阴煞之气被叶帆用纯阳之气全部逼出来,而叶帆又帮她打通了几条闭塞的经脉,一下子让她变得比正常人还要健康,原本苍白的小脸也变得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闪烁着童真。

    “恩人,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您,我昨天打了一只野兔,本想给兜兜补一下身子的,你稍等我片刻,我这就去炖上一锅兔肉。”

    苏老汉说着,不容叶帆推辞,直接将他按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自己乐颠颠的去厨房忙活了。

    “大哥哥,您休息一下,我去给爷爷帮忙。”小女孩给叶帆倒了一杯水,然后便前往厨房帮忙。

    显然,她以前经常这样做的。

    “呃……”

    叶帆哭笑不得,尔后一卷袖子,也跟着走进了厨房,准备给苏老汉和小女孩露一手。

    “恩人,您怎么进来了?快出去,我们来就好。”

    看到叶帆走进厨房,苏老汉赶紧将他往外轰,在他看来,叶帆医术这么高明,对做饭肯定不熟悉。

    “没关系,苏老伯,我也会做饭,我给你们做一道我家乡的菜你们尝尝。”

    叶帆非但没有出去。反而直接来到苏老汉身边,大概扫了一眼厨房中的设施,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个家真的是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厨房中除了一只刚刚剥了皮的野兔之外。只有一个盐罐子和一些可以用作草药的佐料,墙上挂着一些风干了的兽皮和药材。

    旋即,不等苏老汉回话,叶帆接过来苏老汉手中的野兔,手法娴熟的将四条兔腿切下来。然后将腔子切成若干小块,用清水泡起来备用。

    作为神医的徒弟,叶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于各种草药的药性药理以及性味都非常熟悉。

    在别人眼中是草药,在他眼中就可以做佐料来用,中草药中有很多都是可以做佐料的,在玄界没人知道,但却瞒不过地球来的叶帆。

    在苏老汉和兜兜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叶帆已经做了一锅红烧兔肉,色香味俱佳。看着就让人格外的有食欲。

    “好香啊!”

    兜兜吮着自己的手指,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叶帆转身走出了厨房,在房间附近找了一些调味的草药,简单洗了一下,切成段往红烧兔肉上一撒,随即用汤汁一淋,顿时一股扑鼻的清香味充斥在整个房间中。

    一顿饭下来,叶帆和苏老汉爷孙俩的关系变得融洽了很多,兜兜的天真可爱让叶帆忍不住想起了远在地球上的司徒若水。

    两人都是那么的天真烂漫。没有丝毫心机,能够吃得饱,有亲人在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

    “爷爷,您和叶帆哥哥坐着。我去刷碗。”

    年仅四岁的小兜兜非常乖巧懂事,吃过饭之后主动收拾碗筷,送到厨房中去洗刷。

    叶帆心中感慨万千,在地球上,四岁的小女孩正是天真烂漫,爱玩爱闹。不懂事的年纪。

    可小兜兜却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乖巧和懂事,这可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苏老汉自然不可能让小兜兜刷碗,连忙追到厨房里。

    就在这个时……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淳朴浑厚的声音:“苏大叔,我今天打了一头麋鹿,听说小兜兜病了,这点肉给小兜兜补补身子。”

    话音落下,一名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壮汉推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正从房间向外走的叶帆,不由怔住了。

    “你是谁?怎么在苏大叔家里?”

    壮汉将手中的一大块上好的麋鹿肉放在院子中的井台上,一脸戒备地冲叶帆问道。

    “罐子,你来了?”

    苏老汉从厨房中走出来,一脸笑容道:“这位小哥叫叶帆,是路过我们这里的……”

    “哦……”

    听说叶帆示意路过的外人,这位壮汉顿时释然了。

    虽然他们这个村子不大,但由于靠着玄兽森林,倒真有一些想要去玄兽森林中去冒险的修士会从他们这个村子路过。

    “罐子,你可别小看这位小哥,兜兜的病就是被他治好的,如果不是他,兜兜能不能好都很难说呢?可以说,他是兜兜的救命恩人。”

    苏老汉将叶帆救治小兜兜的事情跟这位壮汉大略讲述了一下,接着对叶帆说道:“恩人,这是我们村的猎户老阚的儿子,叫阚不罐,平时没少周济我们爷俩。”

    听了这位壮汉的名字,叶帆差点乐出声来,这名字也挺奇葩的,阚不罐,不就是看不惯吗?看不惯你又能怎么样呢?

    “罐子叔叔,您坐。”

    就在说话的功夫,小兜兜吃力的搬着一个凳子走出来,让壮汉坐下。

    这一幕看的壮汉阚不罐眼珠子差点砸自己脚面上,小兜兜卧床两天了,这件事整个村子里没有人不知道。

    就在今天早上,他出去打猎的时候还专门来看了一下小兜兜,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给他搬凳子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如果真的是叶帆治好的,这医术也太厉害了吧?

    可事实摆在眼前,不容他不相信。

    小兜兜聪明乖巧,整个村子里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非常喜欢她,尤其是小兜兜悲惨的身世,更是让村民们同情心泛滥,对她格外的好。

    壮汉阚不罐本身就是一个火驴脾气呛着毛就炸的主,但对小兜兜却格外的溺爱。

    小兜兜由于胡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连村里唯一的大夫苏老汉都束手无策,没想到却被叶帆治好了。

    “叶小哥,谢谢你救了小兜兜一命,刚才实在对不住啊,我是一个粗人,希望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阚不罐虽然性格有些大大咧咧,但也是血性汉子,是非还是分得清的,叶帆是小兜兜的救命恩人,他当然要为刚才自己的莽撞而道歉了。

    “阚大哥,快别这样说,您也是为苏老伯的安全着想,我能理解的。”

    叶帆一点也不居功自傲,对他来说,能够为普通人做一些事情,他很开心,尤其是小兜兜是那样的乖巧懂事,更是让他想起了远在地球上的干妹妹若水,心中感慨万千。

    “您不见怪就太好了。”

    阚不罐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随后突然一拍脑袋,道:“对了,今天我们打到了不少的猎物,要在村子中心的空地上举行篝火庆功会,到时候您和苏大叔、小兜兜一起都去啊!咱们不醉不归。”

    还有这规矩?

    叶帆一愣,本来这个小村子就已经非常贫穷了,难得还能有这样的庆功会。

    看出了叶帆的疑惑,苏老汉主动跟他解释了一下道:“恩人,是这样的,我们这个村子紧靠着玄兽森林,但在最外围是没有玄兽的,都是一些普通的野兽,我们这个村子就靠打猎和采一些草药为生,每当村里人狩猎满载而归的时候都会举行一次篝火庆功会,大家一起喝酒吃肉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对于这样的邀请,叶帆自然是欣然同意,修士的生活是枯燥和清苦的,难得有这样亲近普通人,体验普通人生活的机会。

    见叶帆答应下来,壮汉阚不罐也就不再停留,道:“那好,我就在村中~央恭候你们了,另外我要将小兜兜好了这个好消息跟大家说一下,也免得大家担心了。”

    说完,阚不罐便大步走出了小院,消失在逐渐黑下来的夜色中。

    等他走后,苏老汉简单收拾了一下家里,想要给小兜兜换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却找不到。

    看着小兜兜身上那干净但是却打了无数补丁的小衣服,叶帆忍不住鼻子有些发酸。

    “苏老伯,兜兜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叶帆趁着小兜兜不在身前的空档,冲苏老汉问道。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