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148章 传授
    第二天,太阳初升的时候,沉睡了一夜的村民们纷纷从睡梦中醒过来,看着自己竟然在空地上睡了一夜,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再怎么困倦也不可能在外面露宿了一宿啊!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一夜,让他们的体质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改变,力气比平时大了很多。

    本身体质就非常好的人醒来的快一些,那些平时有一些隐疾,体质差的沉睡的时间就久了一些。

    作为村长的阚不罐第一个醒了过来。

    一来他的体质非常棒,二来也年轻,身体的杂质比那些老弱病残的人要强很多。

    他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不舒服,身上黏黏糊糊的,而且还有一股酸臭刺鼻的味道,熏脑仁子。

    阚不罐连忙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一看之下,差点昏厥过去,只见身上覆盖着一层灰黑色的污秽,黏黏腻腻的。

    “怎么会这样?”

    阚不罐一蹦腰高,像兔子一样冲到附近的一个水塘,扑通一声跳进去,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人也精神了不少。

    阚不罐醒来之后,村里其他年轻的小伙子们也纷纷醒过来,几乎和他一样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这一身污秽的人是自己,纷纷跳进水塘中去好好洗了一下。

    女孩们则是赶紧逃回家,关上门来自己清洗一下。

    随着时间过去,整个空地上其他人也都醒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冲个澡,否则那一身黏糊糊的东西着实让人受不了。

    “罐子哥,我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比昨天大了不少,你有这样的感觉吗?”

    洗完澡,一个年轻人向阚不罐问道,阚不罐点点头,道:“我正想问你们呢。我也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我感觉摔跤的话我一个人对付你们七八个都不成问题。”

    “罐子哥,可别吹牛,我们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力气比昨天之前大了不少,现在我感觉能和你单挑了。”

    村里的年轻人精力旺盛,洗完澡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空地上闹了起来。

    “你们说的没错,连我都有这样的感觉。之前我不是摔断过腰吗?腰总是隐隐作痛,但现在一点也不疼了,和没受伤之前没什么区别,而且我的力气似乎也增加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村里的老人走过来,他健步如飞,脸色红润,丝毫没有受过伤的痕迹。

    “老七叔,你也有这样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村里亲其他人在洗过澡之后也纷纷回到了这片空地,虽然他们是以狩猎为生。但并不是每天都要出去狩猎的,有时候也会在家休息。

    昨天他们满载而归,有些人也在狩猎的过程中受了些轻伤,所以今天他们不打算继续去狩猎,而是休息两天再去。

    “你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再正常不过了,因为你们昨天晚上吃的炖肉是强大的真元境玄兽的肉,同时炖肉的过程中我又加入了一株可以帮助人易经洗髓的灵药,如果没有洗髓伐毛,脱胎换骨的功效就太奇怪了。”

    “玄兽的血肉中蕴含着大量生命精气,在这些生命精气对改善人的体质。增强肉身力量有着很好的效果,吃了之后可以壮大服用者的身体机能。”

    听到众人的疑惑,叶帆将服用玄兽肉的好处详细解释了一遍。

    事实上,昨天他就说过了。但村民们压根没听进去,只顾着激动和馋嘴了。

    “叶小哥,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您能答应。”

    这时候,阚不罐站起来,真诚的向叶帆说道:“您也看到了。我们村都是普通人,最多就是身体强壮一些,但却没有一个修士,您能不能传授我们村中孩子一些修炼的法门?让他们有可能成为修士?”

    “是啊,叶小哥,请您答应吧,我们村子靠近玄兽森林,有时候会有玄兽冲出来,没有修士,我们抵挡起来非常艰难,原来我们的村子还很大,但几次下来,我们村的壮劳力几乎都战死了。”

    “为了石头村的未来不至于断了香火,请求叶小哥仗义出手。”

    不光村里的一些年轻人跪地请求,一些老者为了村子的未来,也跪了下来,请求叶帆传授他们的后人一些修炼之法,让他们在面临玄兽的时候能够有自保的能力。

    “我答应,我答应,大家快快请起!”

    叶帆赶忙上前,将为首老者搀扶起来,同时让其他人都起来。

    针对村中的情况,叶帆决定留下来几天,将村中的孩子们集中起来,无论有没有修炼资质,都传授他们一些基本的心法,至于能有多大的成就就看他们个人的机遇和资质、心性了。

    说做就做,这是叶帆的性格,当下,他让阚不罐将村子中所有四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孩子都找来,分别为他们检测一下资质。

    这一检查,叶帆倒是真的发现了几个孩子根骨不错,虽然和天才相比差远了,但修炼武道还是可以的。

    检查完毕,叶帆便当中念了一遍玄武门的心法口诀,让那些在一旁的大人们也听一下。

    虽然叶帆明知道这些大人们已经错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但个人机遇不同,也许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也说不一定。

    而且武道修炼注重体质,肉身强大修炼起来就容易入门,石头村的这些村民们肉身都不弱,若是真的能修炼,也是一桩幸事。

    村中的孩子非常听话,很珍惜这次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都学的很用心。

    但修炼之道,非朝夕之功,需要日积月累才可能有所成就,叶帆所做的也仅仅是将他们领进门而已,至于以后他们能够有多大的成就,那就只能靠他们自己努力了。

    在叶帆悉心指点下,这些孩子们进步很快,尤其是兜兜,在叶帆重点照顾下。聪明的她已经摸到了修炼的一些门径。

    一晃五天过去了,村中的孩子们也都掌握了玄武门的基本心法,可以自行修炼了,叶帆便萌生了去意。

    他这次出来历练是要增长见识。磨练自己,增加修炼感悟,不可能长久的羁绊在这个小山村里。

    中午吃饭的时候,叶帆将自己想要离去的意思向村长阚不罐和苏老伯说了一下,两人都非常不舍。但也明白,作为修士,叶帆不可能长时间逗留在这里。

    当天晚上,阚不罐组织全村的村民再次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召开了篝火晚会。

    有村民说漏了嘴,叶帆要走的事情很快在不大的石头村中传遍了。

    村中的孩子们得知叶帆要走,心中万分不舍。

    叶帆虽然对他们严厉了一些,但他们都知道,能够遇到叶帆这样的师父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天晚上,所有的孩子在修炼上都格外的刻苦认真,似乎在用这种方法表示对叶帆离去的不舍。

    “大哥哥。不要走好不好?兜兜舍不得你!”

    修炼过后,小兜兜拉着叶帆的衣角,万分不舍的央求叶帆留下来,大大的眼睛中泪光闪烁。

    “是啊师父,您不要走好不好?我们都舍不得您啊!”

    这些孩子们也纷纷围上来,央求叶帆不要离开他们,他们需要师父。

    孩子们真诚的眼神,诚恳的声音让叶帆心中十分感动,差点就答应下来。

    可是想到自己这次出来的使命,他还是狠下心来。缓缓摇摇头,蹲下来,抚摸着小兜兜脸上的泪珠儿,柔声说道:“兜兜懂事。兜兜不哭,大哥哥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不过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望你们的,你们要努力修炼。到时候我可是要检查的,谁要是不努力我可要惩罚的!”

    “师父,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和您在的时候一样努力修炼的。”一个憨憨的傻小子口没遮拦的说了一句让叶帆哭笑不得的话。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什么叫和跟自己在的时候一样?走了之后自己就不在了吗?

    “憨子,别瞎说,师父,憨子不会说话,别跟他一般见识,您有自己的事情要办,做弟子的自然不能阻拦,您放心,您走后,我们一定加倍努力的修炼,绝对不会让师父您失望的。”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打了憨子一巴掌,装成小大人一样对叶帆说道。

    “嗯!这就对了,你们努力修炼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长大后能够帮助父母,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叶帆格外欣慰,这些孩子们虽然年龄参差不齐,但这一颗至诚淳朴的心却是一样的。

    “叶小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为我们石头村做的一切。”

    一个中年汉子端着酒碗走了过来,真诚的给叶帆斟了满满一碗,感谢他教授村里孩子们修炼之法。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

    叶帆和他碰了两碗酒,那汉子满意的发出爽朗的笑声,对其他人说道:“大家伙,听我一句话,叶小哥为我们村子培养了希望,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他一下呢?”

    “不妙!”

    听到他这样说,叶帆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一大群人围着自己敬酒的场面,便想滑脚走人。

    可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走的,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众人的敬酒。

    好在叶帆修为精深,这点酒精根本就不叫事,即便他不刻意的运功,这点酒精也根本奈何不了他。

    果然,随着那汉子的一句话,整个村子里上至耄耋老人,下至牙牙学语的孩童,几乎都行动起来,每个人都端着一个酒碗。

    这场面,如果是个普通人,恐怕没喝酒就醉了,也就叶帆不在乎。

    在一声声海量的赞叹声中,叶帆和每个人都碰了一碗,足足喝下几坛子烈酒。

    到后来,那些人的赞叹变成了惊呼,这么多烈酒喝下去,就算是一头牛也醉倒了,可叶帆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依旧谈笑风生,跟没事人一样。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叶帆是修士,修士能喝点再正常不过了,想到这一点,众人才释然了。

    “叶小哥,我受众人所托,请求您当我们石头村的圣灵,您意下如何?”

    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那些敬酒的人才逐渐散去,村长阚不罐走过来,严肃地对叶帆说道。

    ……

    ……

    PS:补欠第二更,还欠一更,哥们姐们晚安~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