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250章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我不应战,你请回吧!”

    面对姜狂的强势挑战,叶帆开口回绝。

    因为,他知道自己目前不是姜狂的对手,若是因为一时气愤应战,绝非好事。

    何况,他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

    静!

    死寂一般的静!

    年轻的神族修士没想到叶帆竟然会如此坦然地拒绝挑战——拒绝挑战就等于是变相的认输!

    但一些老一辈的神族强者却在暗中点头,叶帆这样做绝对是明智的,姜狂的实力比他高太多了,若是应战的话,等于是自找难看。

    “叶帆,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竟然当面拒绝别人的挑战,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把男人的尊严丢到哪里去了?”

    “这姓叶的熊了,连和姜狂大哥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的人不配在我们神族停留,赶紧滚吧!”

    寂静过后,现场轰动了,神族的少年们纷纷嘲讽叶帆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根本不配称之为修士。

    尤其以轩辕风叫嚣的最为厉害,他看姜狂没有出声,便将姜狂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叶帆,你真是个懦夫,连应战的胆量都没有,你不配称为修士,简直就是在给修士这两个字蒙羞,如果你觉得姜狂哥太厉害的话,没关系,可以跟我打,我让你一只手照样能虐你!”

    “够了!”

    彤彤涨红了脸阻止了轩辕风继续说下去,而后才说道:“叶帆神魂受伤还没有痊愈,你们这个时候挑战他,你们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赢一个受伤的人算什么本事?这就是我们神族的应有的表现吗?”

    一听说叶帆神魂受伤还没有痊愈,那些叫嚣的神族少年顿时哑巴了,他们都自视甚高,自然不愿意和一个受伤的人动手,胜之不武,要是败了。那就更丢人了。

    “这次算你走运,以后离彤彤远一点。你应该知道,烂泥塘里的癞蛤蟆永远和天上的天鹅没有交集,若是妄想的话。最终会死得很惨!”

    轩辕风以神识传音向叶帆威胁道,他也感到非常意外,叶帆竟然神魂受伤了,要知道,修士的神魂都是很脆弱的。除非那些有着秘法温养和修炼神魂的强者之外,神魂一旦受伤,几乎无法痊愈。

    “他唆使那头坏狼祸害我神族众人,难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不成?就算他受伤了也要接受我们的惩罚!”

    姜狂仍旧不想放过叶帆,在他看来,叶帆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虽然狂傲,但眼睛却不瞎,自然能看出来彤彤对叶帆有一种别样的情愫。

    这么多年来,彤彤对他都是不假辞色。从来没有对他这样好过!

    这让他妒火中烧,决定不择手段也要击杀叶帆,以绝后患!

    “姜狂,我刚才说的话难道你忘了吗?那头恶狼的行为和叶帆没有任何关系,他绝对不会唆使那头坏狼这样做的!”

    彤彤极力维护叶帆,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这些天,她的脑海中经常浮现出与叶帆相处的点点滴滴。

    一时间,彤彤与姜狂等人僵持不下,很多神族的强者都被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御空飞来。

    “外来的小子,你这是不知好歹!”

    “彤彤,那小子是你的客人没错,但也不能祸害我们神族!”

    他们迅速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其中大部分人都纷纷指责叶帆,甚至连彤彤都在他们的指责范围之内。

    这些人虽然不是神族的长老,但年龄却都比彤彤大很多,辈分也长了一辈,其他年轻人不敢说的话他们就肆无忌惮了。

    面对越来越多的人,叶帆和彤彤这边的人的劣势一下子凸显了出来。相信叶帆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神族都非常排外,加上他们中有很多都是丢了灵兽,丢了灵酒的苦主,更是不相信叶帆的话了。

    “神女,不是老朽说闲话,你就不该带他回来,他一个人族的修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又不了解他,焉知那坏狼的所作所为不是他指使的呢?”

    一名神族的老者逼视着叶帆向彤彤说道,他的辈分尊长,彤彤即便是神女也不敢反驳他的话。

    此话一出,那些神族的少年们顿时像是找到撑腰的靠山了一样,再次聒噪起来,指责叶帆纵狼行凶,就该负主要责任。

    “把他赶出去,不能让他留在我们神族的空间中。”

    “赶出去太便宜他了,应该将他奴役,让他做我神族的奴隶,以前我们神族便是人族的主人。”

    “没错,做下这么多恶行,想一走了之,没那么容易。”

    ……

    就在这些神族少年不断开口羞辱叶帆的同时,一个悠远的声音传来:“都不要吵了,各自回去,叶小哥是我神族的贵客,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谁敢再说这件事,族规处置!”

    “呃……”

    这名说话的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但却震住了现场所有人,那些神族少年顿时噤若寒蝉,只是一个个怨毒的盯着叶帆。

    叶帆一点也没在意这些人的目光,心中思索着,这个说话的人明显在神族中地位崇高,可他为什么帮着自己说话?

    没有答案,在叶帆看来,没有任何理由,自己一不是某个圣地或者帝族的传人,二没对神族有任何贡献,这份信任来的古怪。

    “这老家伙不简单,修为太高深了,神族果然不可小觑!”就在叶帆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同时,玄老神念传音。

    叶帆眉头一挑,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神族一处密地中。

    一名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的老者半躺在躺椅上,开口问道:“禁地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老祖,基本准备好了,十天后就可以开放。”

    在老者下下方,另外一名年纪稍小一些的神族老者恭敬地回答,甚至不敢正眼看那鸡皮鹤发的老者一眼,在他面前,这名老人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很好,那小家伙很有趣,我们神族虽然天赋惊人,但太过自傲了,过刚易折,他们需要磨砺,需要挫折,那小家伙就是我们神族年轻一代的磨刀石!”

    躺椅上的老者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小家伙能够让青家和楼家屡屡吃瘪,必然有其过人之处,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老祖,我也感觉这个叶帆不简单,身上可能隐藏着天大的秘密,用他来磨砺我们的后辈,会不会有危险?”

    “既然决定磨砺他们,自然要有割伤手的觉悟,否则我们的后辈无法真正成长!另外,我打算这次禁地历练之后就开放这片空间,让后辈们出去闯闯,开阔一下眼界。”

    躺椅上的老者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罕见地从躺椅上站起来,对那老人说道:“小川啊,这次禁地历练你费点心。虽然我们要磨砺后辈,但仍旧要将损失降到最低。”

    “我知道了,老祖,如果那叶帆身上真的有惊天大秘,我们该怎么办?”被叫做小川的老人询问道。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彤彤那丫头肯定会为他争取一个名额,到时候你拿捏那丫头一下,不要过火了。”

    老者眼中精光闪烁,而后挥挥手,“好了,你去忙吧,我要好好想想后面的事情!”

    ……

    因为神族老者出声,老一辈神族强者们陆续离开了,他们再怎么自负也不敢和族规对抗,但以姜狂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却留了下来。

    “呼~”

    看到那些老一辈的强者走了,彤彤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场灾祸应该能够避免了。

    她不想让叶帆和姜狂动手,因为她太了解姜狂的实力了,在她看来,叶帆没有任何胜算,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姓叶的,这次算你走运,等你伤愈之后,有种就跟我打一场!届时,我会让你明白你们人族和我们神族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就在彤彤暗中松气的时候,姜狂却是很不甘心,但也知道今天想找叶帆麻烦是不可能了,便撂下狠话,想等叶帆伤愈之后再战。

    “仗着境高狂妄有意思么?若境界相同,我何惧与你一战?!”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面对姜狂接二连三地挑衅,叶帆冷声回应道。

    ……

    ……

    PS:第二更十点。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