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273章 激活神台
    古老的传送阵台充满了一种岁月的沧桑感,横亘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万年了,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阵台上有一道道繁复的纹路,纹路中有早已干涸的血迹,呈现出妖异的黑褐色。

    数万年过去了,依旧有浓烈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尽,足见当初启动这座阵台需要多么庞大的鲜血。

    阵台下,叶帆拿出一个白玉葫芦,这是一件空间灵器,内中刻画有空间阵纹,里面的空间很大,装下十几个人毫无问题。

    砰!

    白玉葫芦在拿出来的那一刻便出现了一道裂纹,瞬间碎裂了,根本挡不住那恐怖的诅咒之力。

    “这……”

    叶帆相当无语,他想带一些这里的泥土出去。

    因为,这种恐怖的诅咒之力太强了,恐怕就算是领主境的强者也挡不住这种诅咒之力,他想在出去后为自己留一个杀手锏,可惜白玉葫芦太不给力了,根本扛不住。

    “可以用虚拟空间试试,我来收取!”

    就在叶帆一筹莫展的时候,玄老开口了,双手划出一道道玄秘难测的轨迹,随即光芒一闪,足足收取了好几方的骨粉和泥土!

    “小子,你这又是打算阴谁啊?”

    看到这一幕,白眼狼顿时张大了嘴巴,这种恐怖的诅咒之力,除了它和叶帆能硬抗之外,恐怕就算是圣地走出的圣子和帝族的传人也扛不住。

    叶帆没理它,而是在彤彤的帮助下艰难的从阵台下爬上来,阵台上的诅咒之力小了很多,但仍旧不断的吞噬着他们的生命力,此地不宜久留。

    叶帆身上的天地源液也快见底了,再耽搁下去必死无疑,别说是通过传送阵纹出去,就连原路退回去都不可能了。

    “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彤彤一脸惶恐的向叶帆看去。

    无论她多么的强大,但终究是个女人,在这种绝境下。她还是想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还没到最后一刻,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的!”叶帆虽然自己也没有办法,但还是安慰了彤彤一番。

    “对了,你这句话倒是提醒我了。”

    白眼狼浑浊的眼中射出两道精光。道:“我们现在集中了神、人、妖三种不同的生命,用我们三个的鲜血或许能够激活阵纹,而不需要太多的鲜血了。”

    说完,白眼狼又感慨的说了一句:“若是有大帝血脉就好了,大帝血脉一滴便能够激活阵纹。可惜了……”

    事不宜迟,彤彤也没办法原路退回,只能和叶帆一起横渡虚空,先出去再说。

    好在她是族中的神女,已经有了随意走出神战遗迹的权利,不用担心私自闯出神战遗迹而受到族规的惩罚。

    哧!

    彤彤第一个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艳的神血光芒夺目,犹如有生命一般,充斥着浩荡的神圣气息。

    叶帆和白眼狼也相继将自己宝贵的鲜血滴在阵纹上和彤彤的鲜血混合在一起。

    神血、妖血、人血,三种血液在阵台上流动。发出刺眼的血光。

    咻咻……

    鲜血滴在阵纹上之后,犹如一条条灵蛇,快速沿着阵纹游走,刹那间将整个阵台上的阵纹全部填满了。

    “轰……”

    一股沛然的气息浩荡而出,弥漫在整个阵台上,一道道生命之力从四面八方被吸引而来,快速修复着两人一狼苍老的躯体!

    这种生命之力乃是死去的众位神魔所化,无形中,叶帆和彤彤以及白眼狼的身体中都多了一些神魔的气息,只是现在他们还感觉不到而已。

    随着生命之力的补充。两人一狼的生命力快速得到补充,因诅咒之力而被吞噬的生命力快速恢复过来。

    叶帆肌体晶莹如宝玉,身上仿佛游动着一丝丝雷霆的力量,双眼开阖间威凌四射。

    此刻。他仿佛觉得就算是面对一头巨龙也敢一战,浑身充满了澎湃的力量,拳头虚握,发出音爆的响声。

    咯嘣嘣!

    白眼狼浑身暴涨,比之前又增大了一圈,犹如一头狮子一般。一双没有瞳仁的白眼珠如黑洞一般,发出慑人的光芒。

    神女彤彤更是恢复到之前的光彩照人,所不同的是,在圣洁的光芒下似乎多了一个魅惑的魔性,眼眸流转,勾魂摄魄。

    这些变化在一刹那间就完成了!

    尔后,就在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异变的时候,阵台上光芒大盛,横渡虚空开始了!

    ……

    在距离神战遗迹数十万里的地方,有一处荒凉之地,这里到处都是破碎的石头,没有任何植被,风一起,黄沙漫天,似乎是一处杳无人迹的地方。

    然而

    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却有一处在南域极其罕见的灵石矿,三三两两的工人将开凿出来的废石运到这里丢弃掉。

    “娘的,青家也太不拿我们这些工人当人看了,一天到晚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一名前来运废石的年轻工人一边吃力的将废石扔到一旁一边发牢骚道。

    “年轻人,少说两句吧,既然来到这里,你以为还有什么自由可言吗?没弄死你就不错了。”

    一名老矿工慢悠悠的拿出一根烟管,装上一袋烟,一边抽一边看着几个年轻的矿工干活。

    “老爷子,这话怎么说?我们来的时候,青家可是许诺每天挖矿四个时辰,报酬优厚我们才来的,难道有什么内幕不成?”

    那年轻人擦了一把汗水,躲到一处巨石下的阴影处向老人问道。

    “报酬?哼!”

    老矿工轻哼一声,道:“能够干满十年,从青家拿到报酬的人几乎没有,既然来了就准备死在这里吧,青家是不会付给你们任何报酬的。”

    “不会吧?”

    一个身材敦实的年轻人也凑过来,一脸不敢相信的道:“青家可是整个青州第一大家族,岂能说话不算数?如此砸自己的招牌?再者说了,我们这些普通人所要的报酬也不高啊?”

    “不会?看看我你们就知道了,将来如果你们不死的话,也会和我一样的。”老矿工悲哀的看了几人一眼说道。

    “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您能跟我们讲讲吗?”听老矿工这样说,其他几个年轻工人顿时有些急眼了。

    他们都是冲着优厚的报酬,拼着舍去十年自由换取后半生的荣华富贵的,听老矿工的意思,似乎不但报酬拿不到手,还有可能把命搭在里头,岂能不让他们震惊?

    “也罢,我这把老骨头反正也活不多长时间了,就把着里面黑幕告诉你们一些,不过你们可要严格保密,一旦谁走漏了风声,我们都得死。”

    老矿工一脸严肃的告诫了他们一番之后,说出了青家灵石矿惊人的黑幕!

    原来,青家每隔几年就会招募一批普通的青壮年劳力补充到挖矿的大军之中为他们服务。

    为了能够招来更多的矿工,他们开出的报酬让北域的几大帝族和圣地都瞠目结舌。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青家的劳动力从来都不缺,然而却鲜有人能够从青家拿到报酬,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干满十年,全都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矿井之中。

    据青家向外发布的消息是,矿井坍塌,出现了灾变,所有井下的工人全部罹难!

    至于真正的情况是什么,别人不知道,经历了太多事情的老矿工却是知道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矿难,而是青家派了个监工的修士,在井下将所有十年快期满的矿工全部杀死在矿井下,伪造矿难。

    当然了,那名刽子手也会施展一种秘术,造成自己也死在了矿井下的假象,等风波过后,直接调离矿井,又能逍遥自在的快活了。

    除此之外,在矿井中,那片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甚至会发生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老爷子,我听说有人在矿井深处曾经挖到过活着的生物,这是真的吗?”

    一名年轻矿工听老矿工说起了在矿井深处会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经听到的传说,便向老人求证。

    “滚!以后你别跟着我出活了!”老矿工闻言脸色骤变,立刻训斥道。

    这种妖邪的事情是矿工们的禁忌,尤其是在矿区,更是一句也不能提矿井是一个邪门的地方,谈论这些事情,往往话音未落就会有邪异的事情出现。

    “那……那是什么?神光?!”

    就在这个时……

    一名年轻的矿工霍然站起来,一脸震惊地看向青家已经废弃的一处矿区。

    在那片废弃的矿区神光艳艳,似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要出世了一般,浩荡出一股澎湃的神力!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