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298章 何惧一战
    如果不是叶帆身上透发出的气息和文气太像的话,司空破根本不敢肯定这是传说中那种虚无缥缈的文气!

    “什么是文气?”

    不光叶帆不知道,金长庚这个聚宝阁的圣子都有些迷惑,不知道司空破在说些什么。

    “文气,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力量,和圣力,神力在本质上有区别,但同样强大!”

    谁也没想到,最终为大家解惑的竟然是不着调的白眼狼。

    仔细想想,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白眼狼生活的年代是雷霆尊者的年代晚期,比现在早了很多年,或许真的知道一些,

    随着白眼狼的叙述,一个消失在历史烟云中很久的秘闻浮出了水面……

    在太古年前,人类修士和妖族共同生活在这片大地上,呈现出一种百家争鸣的繁盛大世,各种秘术,武技层不出穷,天功宝典也一部部的被开创出来。

    其中,便有不能修行的普通文人开创出的一部天功宝典,名曰文气宝典,不修武技,不凝结圣胎,却有着堪比领主境巅峰的强大战力,甚至能够达到至尊境的战力。

    可惜后来这部震世宝典在黑暗的动乱年代消失了,连传承都没有留下来。

    文气,这种在太古年间可以让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大杀四方的天功宝典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烟云之中。

    没想到今天,叶帆竟然能够无意中爆发出文气,难道说,太古年间那种天功宝典又要重临世间了不成?

    “不可能,那种天功只能是没有任何修为的人才能修炼,叶小子已经是圣胎境中期,绝对不可能再同时修炼那种天功,而且他也绝对没有。”

    白眼狼摇摇头,一脸肯定地说道:“那种天功宝典早就消失了,据说是毁在黑暗动乱的大战之中了。不可能重现人间!”

    听完白眼狼的话,叶帆沉默不语,暗暗回想着刚才的情形,试图弄清楚所谓的文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何云奇和林清风被打击得不轻——叶帆明明修为不如他们。但是却有文气加身。

    “他……他怎么可能会有文气加身?”郁闷之余,何云奇忍不住嘀咕道。

    “你们不是说我作不出来吗?”

    叶帆闻言,冷冷扫了何云奇和林清风一眼,尔后道:“刚才那首是为这座金秋苑所作,现在我再作一首!”

    话音落下。叶帆漫步于满地金菊的园中,恰逢西风吹来,满园菊花随风浮动,暗香扑鼻!

    叶帆一边走,一边试图重温之前文气加身的感觉,气势不知不觉中开始攀升,一股强大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来,险些将满园金菊摧毁。

    “叶兄小心,别把这座园子毁了!”

    司空破开口提醒。顺便挥手打出一片圣光,将叶帆的气势抵挡住!

    “抱歉!”

    叶帆尴尬一笑,缓缓升空,天空白云就是他的背景,将他衬托的犹如一尊真仙临尘一般。

    “飒飒西风满院载,芯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叶帆的声音犹如闷雷一般在众人的心海响起,这种气势比之刚才更强,随着他的话。一道无影无形的气息瞬间冲进了何云奇的识海。

    轰!

    何云奇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倒在了身后的花丛中。脸若金纸,气若游丝!

    “这……”

    所有人都震惊了,仅仅是一首诗而已,怎么会这样?叶帆不可能拥有文气的杀伤力,何云奇是怎么受伤的?

    “这小子气量真狭窄,看到叶帆作出了好诗都受不了。把自己气得吐血,也是前古未有!”

    白眼狼明讽暗损的说了一句,点出何云奇之所以会吐血受伤,完全是气性太大,把自己给气吐血的。

    司空破恍然大悟,立刻叫来人,为何云奇疗伤——若是何云奇死在这里的话,奇食府绝对脱不了干系。

    经过一番抢救,何云奇总算是缓过来了,不过短时间内想要动手是不可能了,这次比赛,恐怕他要提前退场了。

    司空破命人将叶帆所作的这三首诗和之前咏梅的那首收藏起来,命高手匠人镌刻在四座园中,成为四座园的标志。

    至于最后一首,司空破虽然同样很喜欢,但在取舍上还是选择了我花开后百花杀的那首,霸气天成。

    经过这一事件,连太古圣子和天玄圣子都对叶帆刮目相看了,众人重新回到寒梅区,气氛一下子变得热闹了很多。

    为了答谢叶帆为四个景区题诗,司空破特地将一些平时在圣宴上才会出现的菜肴上来,大家吃的不亦乐乎!

    林清风留在了金秋苑的雅间中照顾何云奇,再也没有半点不和谐的声音了,虽然在几天之后,大家便会在赛场上分胜负,甚至是见生死,但丝毫不影响现在大家推杯换盏,称兄道弟。

    这一顿,可谓是丰盛至极,白眼狼堂而皇之的占据了一席之地,美酒照喝,佳肴照吃,时不时的还会蹦出几句妙词,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这家伙虽然是玄兽,但却很对我胃口,叶帆兄弟,打个商量如何,你把这白狼卖给我吧?”司空破很喜欢白眼狼,提出要购买。

    “滚一边去,我才不是他的呢,应该说他是我的,你要愿意要的话,我可以考虑将他卖给你!”白眼狼醉眼朦胧,大着舌头扒拉了司空破一爪子,酒气熏天地说道。

    “这……这狼真成精了!”

    司空破目瞪口呆,虽然知道白眼狼是雷霆尊者晚年养的一条灵狼,但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它另类的一面。

    “不用理它!”叶帆苦笑。

    这顿酒席一直喝到天近黄昏的时候才算彻底结束了,八名妙龄女修收拾了残局,给众人泡上一杯香茗,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

    “司空破,我记得你这里有功夫茶来着,怎么不给上一壶来尝尝?”太古圣子斜着眼向司空破说道。

    “我的家族是有功夫茶,但即便是我也很难喝到一杯……”司空破郁闷道。。

    “少哭穷,谁不知道你们司空家族有一株功夫茶树。可不是树叶嘛?”金长庚也跟着起哄。

    “我说老金,你可不能不地道,要说好茶叶,你们聚宝阁的仙音茶可比我们的功夫茶好。你怎么不带两片过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呢?”司空破撇撇嘴,白了金长庚一眼。

    “呃……”

    金长庚摸了摸鼻子,道:“我们的仙音茶也是别人委托我们拍卖的,根本不能自己据为己有,你以为我不想喝啊?”

    “功夫茶。仙音茶,除了各圣地的圣主,无上大宗的宗主,帝族的族长之外,谁有资格喝?”觉罗皇子喟然叹道:“这东西太稀有了!”

    通过众位圣子的谈话,叶帆渐渐了解了这两种连他们都只能神往而无缘一尝的极品茶叶。

    仙音茶树在整个天玄大陆,只有一株,也不知道存世多少万年了,似乎亘古便有,是天地间的一株灵根。形似人,成熟的茶叶喝上一杯便能够脱胎换骨,功效之大,令人咋舌。

    功夫茶也是天地间的灵根,据说在东域的北部,生长在极光磁海中央的小道上,每年的产量极其稀少,司空家族依仗对空间的理解,勉强能够摘出三四十片叶子就非常难得了。

    这种茶,修士喝了。对于悟道,悟武有着极大的好处,甚至有一定几率可以让人产生顿悟的效果。

    所以,这两种茶被奉为是极品中的极品。可与仙药相提并论,被誉为是小仙药。

    这等珍稀的东西,除非有天大的福缘,否则他们这个级别还真喝不着,叶帆也只能是悠然神往,想想就算了。

    好在白眼狼喝多了。已经出溜到桌子下面去了,否则它要是清醒的话,肯定会不依不饶。

    这家伙对任何好东西都是念念不忘,只要有机会,软磨硬泡也要弄到手。

    喝着茶,众人聊了很多有关这次比赛的事情,也让叶帆对这次比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赛制几乎每个大域都是一样的,也没什么新意,最重要的就是,这次比赛,是有帝院和仙院两大学院联手举办的。

    两大学院对这次比赛相当重视,每个学院都来了一名实力强大的副校长亲自坐镇。

    一旦发现杰出的参赛成员,他们立刻便会登记下来,然后根据不同的天赋进行取舍。

    当然了,两大院校之间历来是你争我夺,为了争夺一名资质好的学员不惜喷对方一脸唾沫星子。

    接下来的几天,金长庚带着叶帆和申屠等人陆续参加了几次茶会,饭局,结识了很多来自其他各域的天才,这些人都是来观赛的。

    南域天才大赛,牵动着天下所有修士的心,尤其是年轻一代,更是关注。

    帝路争雄几乎没有朋友,所有人都是敌人,至少是对手——只有打败了所有对手,才能登天而上,成就大帝之位!

    东域,北域,西域,中域,都有年轻的强者到来,有些事传承久远的古老世家的最强传人,有的是无上大宗的圣子。

    南域火灵城成了名符其实的圣城,一些大人物也时常现出踪迹,大赛还没有开始,已经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了。

    两大院校的副院长紧张的准备着比赛的一切,联系各大州的代表们,磋商大赛上的每一个规则和细节。

    与此同时,各家族,各州的带队长老们也在紧张的和自己带领的参赛队员们研究战略战术。

    这场比赛还没有开始,火药味已经很浓了,六大州的弟子在街道上碰到都是鼻孔朝天,谁也不理谁。

    玄武州虽然有聚宝阁的金长庚和觉罗皇子两人坐镇,但和其他州的天才比起来,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有着不小的差距,是最不被看好的一个州!

    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叶帆在整个南域的名气。

    尤其是当青子抵达之后,关于叶帆的谈论呈直线增长。

    “姓叶的杂碎,此次天才大赛便是你的死期!”

    青子抵达火灵城后,直接放出了狠话,誓杀叶帆。

    作为青州第一家族的传人,且被誉为南域第一天才,青子屡次在叶帆手中吃瘪,已经让他出离了愤怒,而且他的父亲也被叶帆斩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何惧一战?!”

    叶帆强势回应。

    这一日,叶帆和青子两人并没有见面,但隔空的对话却传出了浓浓的火药味。

    这次大赛注定要死人,而且绝不止一个!

    这是所有人一致的看法。

    ……

    ……

    PS:第一更!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