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1510章 探索原始矿区
    半个时辰后,叶帆离开了西城区。↖↖,

    “怎么样,小兄弟谈拢了吗,有没有被那个老东西狠宰了一把?”路过那个石斋时,斋主热情地打招呼道。

    “还行吧,收了我五十斤中品灵石,三天后出发!”

    叶帆答道,他对这个斋主的印象还可以,不像是那些口蜜腹剑的奸商。

    “虽然价格不菲,但也不算宰的太狠。”

    石斋的主人热情的推荐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去禁区探险,那你一定要在我这里买一件石衣了,这可是从天品灵石上剥落下来的石皮,有隔绝本源,辟邪的作用,是进入禁区最佳的防具。”

    “哦?”

    听斋主这样说,叶帆颇为心动,精研寻龙诀的他,深知那些天品灵石上剥落下来的石皮的特异之处,的确有隔绝本源,辟邪的作用。

    灵石之所以珍贵,除了因为它是远古年代,天地元气液化,而后凝固的天材地宝之外,还由于它的难得。

    灵石被一层层的石皮包裹,就像是地球上的翡翠一样,石皮隔绝任何气息,即便是最先进的仪器也无法探测出一块石料中究竟有没有翡翠。

    同理,灵石亦然,玄界虽然没有什么高科技的仪器,但是却开辟出了另外一条路,修士的神念,武道天眼可以看穿虚妄,但却无法看穿石皮,在石皮包裹下,任你修为通天,不切开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灵石,更不用说什么仙珍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叶帆最终花费了五十斤灵石,购买了一件石衣。

    刚将石衣收进空间灵器中,叶帆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玄兽的嘶吼声,紧接着,如地震一般,一大队人马呼啸而过。

    这是一群年轻人,都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坐骑都是各种强大的玄兽,踩得大地震动,自街道上一冲而过。

    就在这群年轻人一闪而过的时候,叶帆分明看到了他们衣服上绣着的一个金色的“古”字,竟然是古帝家族的人。

    “帝族就是嚣张啊!年轻人都如此张狂!”叶帆笑着说了一句。

    “咳,没办法,古帝家族在北域就是个地头蛇,谁也不敢惹,以前他们都很低调,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纷纷出世了,一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斋主也是深有同感,做成了叶帆的生意,他心情相当不错,给叶帆透露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古帝家族的人出世了,目前已经到了赌城。

    三天后,叶帆和石野、胡匪、闻人惊四人来到城西区刘达麻子的破房子前,早已七八人等候在那里,大多都是年轻人。

    胡匪和石野、闻人惊三人都以神通隐藏了自己的真面目,否则北域九大悍匪的子孙,他们的标志太明显了。

    对叶帆那种由内而外改变形体容貌的奇术,三人啧啧称奇,胡匪更是缠着让叶帆传授几招。

    “这种秘术简直就是为做坏事准备的,以后我要是学会了,各大圣地和帝族的灵石矿还不是任我去抢?谁能发现我?”

    胡匪这句话让叶帆哭笑不得,他修炼这种奇术可不是为了做坏事,而是为了躲避那些追杀他的人,身怀帝兵,他现在几乎成了香饽饽,谁都想上来咬一口,他不得不谨慎。

    “大半个月了,人数终于凑差不多了。”

    刘达麻子叼着旱烟杆,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先说好,我只负责引路,生死自负,真要是出现什么不测,与我无关。”

    “知道了,这话你又不是说第一遍了,赶紧上路吧!”

    “真是邪门了,一个荒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矿,又不是美人儿,有什么好看的?年年都有不少人葬送在里面。”刘达麻子低声咕哝了一句,

    有些人不爱听了,道:“我说麻爷,您就不能说点喜庆的?就好像我们上赶着去送死一样。”

    “好吧,愿我们平平安安,一路顺风!”刘达麻子不再多说,带头向城外走去。

    这项任务,他从来不假手他人,向来是自己负责,因为太危险了,别的人他也不放心。

    刚刚走出城门,叶帆又见到了古家的那些年轻人,他们行色匆匆,驾驭玄兽奔腾而去。成群的玄兽扬起一片烟尘,让这些欲向原始古矿进军的人怒目而视。

    “古家太嚣张了,这里当成自家行宫了是怎么地?”

    “嘘,小声点,那可是古帝家族的人,惹到他们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冲出去的那队人马,有几人回过头来瞪了几眼,其中一人露出一丝冷笑道:“祸从口出,管好自己的嘴巴。”

    话音落下,他们并没有停留,飞奔离去。

    “娘的,帝族了不起啊?灵家不也是帝族,照样让一个姓叶的小修士威慑的连个屁都不敢放。”有人不忿,但却也只敢在那些人远去后小声嘀咕。

    听到那人的话,胡匪三人不禁被逗乐了,忍不住看向叶帆。

    而叶帆发现,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名叫怀古的年轻人非常镇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份养气的功夫就非比寻常。

    刘达麻子不愧是在这里混了大半辈子的老地头蛇,带着众人七拐八拐,竟然真的绕开了各大圣地和帝族的封锁区,沿着一条秘密通道绕了进来。

    众人走走停停,几天后穿行过大片的无人区,走过无垠的戈壁滩,刘达麻子将众人带到了原始古矿外围。

    这里距离所谓的原始古矿边缘已经不足千里,他们来到了传说中的生命禁区。

    “只能再前进五百里,不然就要犯险了,你们一定要管住自己,别冲动,更不要乱说话,在这里乱说话会死人的。”刘达麻子郑重告诫道。

    此地,什么没有,大地赤红,仿佛被鲜血浸透过一样,自古长如此,枯寂是永恒的主题。沙砾遍地,偶尔见到的石山也红如鲜血,寂如墓碑。

    “这可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别说生物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有人感叹道。

    “别乱说话!”刘达麻子怒斥道。

    “至于这样吗,什么也没有,随便说几句怕什么?难道还会有鬼出来吃了我们不成?”一个年轻人很不满,认为小心的过头了。

    “你滚,这是你的灵石,不要再跟着我们了,我不想大家被你一个人害死!”刘达麻子直接拿出百斤中品灵石,扔在那年轻人身上,一副决然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

    那年轻人脸色骤变,想到原始古矿区曾经的那些恐怖传说,他也不淡定了。

    “我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我们这个队伍中不需要你这样的害群之马,反正已经进来了,你自己慢慢去探险吧!”刘达麻子语气很硬,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算了,两位消消气,反正都快到地点了,都少说两句吧。”旁边有人劝道。

    刘达麻子冷声道:“我是为你们好,在这片地域乱说话,是会死人的。”

    “有这么严重吗?”旁边的人都不怎么相信。

    刘达麻子冷哼了一声,道:“两年前,就因为队中有一个人乱说话,结果惹来了大祸,二十几人最终只有我和另外三人活了下来。”

    叶帆深知,刘达麻子说的是真的,因为在这种地方,什么无法解释的,邪门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若不然这里也不会被称之为生命禁区了。

    茫茫大地,一片空旷,千里赤红,一眼望不到尽头,偶有沙尘卷起,显得格外荒凉,一点生命迹象也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都被刘达麻子刚才的话吓到了。

    而方才那个年轻人明显不信,嗤笑道:“大家都是修士,难道还惧妖鬼不成?我相信,只要不深入生命禁区,在外面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滚!否则我杀了你,免得你把大家都带进危险之中。”刘达麻子浑身杀气暴涨,直接将灵石砸在那人身上。

    “算了,大家都不要乱说话了,继续前进吧。”有人劝解。

    “好了,算我错了,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那个年轻人见刘达麻子动了杀机,心中也有些发毛。

    “记住,谁也不准乱说!”

    刘麻子阴沉着脸,尤其着重对那名年轻人说道:“如果你再敢乱说话的话,我第一个毙了你。”

    “你也太霸道了吧?我们是雇你当向导的,不是听你训斥的。”那年轻人也有些气,顶撞道。

    “算了,都少说两句吧!”

    胡匪过来打圆场,他出身在北域,对原始古矿这个邪门的禁地了解比一般人多,自然知道不能乱说话。

    刘达麻子重重的一声冷哼,远离那个年轻人,像是如避蛇蝎,不与他走在一起。

    “叶子、野人、二哥,等下紧跟在这老家伙身边,千万不能出差错了。”胡匪向叶帆三人传音。

    不用他提醒,叶帆他们自然知道,紧跟在刘达麻子的身后,远离了那名乱说话的年轻人。

    他是来追寻第一代地师的踪迹的,可不是来送死的,和那口无遮拦的年轻人在一起迟早会倒大霉。

    这时候,他发现那名叫怀古的年轻人也紧紧的跟在刘达麻子身边,自觉不自觉的远离了那名和刘达麻子顶杠的年轻人。

    ……

    ……(未完待续。)u

    </br>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