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519章 进入域门
    “小杂种,没有天地元气和地脉龙气,你拿什么和我斗?”

    不光是叶帆察觉到了此地的天地元气瞬间被抽走,古仙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身为古帝的亲子,古仙血脉纯正,实力强大,悟性极高。

    他很清楚,之前之所以会被叶帆压制、狂虐,完全是因为叶帆通过秘法借助天地元气和龙脉进行战斗,大大提高了攻击力。

    此刻,古仙察觉到地脉隆起和天地元气一下被抽空,当下从深坑中站起,冷笑不已。

    呼!

    话音落下,古仙出手了,他捏着拳印,带着浓烈的怒意,一拳轰向叶帆。

    嗖!

    失去地脉龙气和天地元气,叶帆自知不是古仙的对手,眼看古仙举拳轰来,没敢硬拼,而是身形一动,动用追星步,瞬间挪移出去。

    轰!!

    一声巨响,古仙打出一道冷冽的拳芒,击中叶帆之前所站的地方,打出一个巨坑,碎石四溅,整座深渊仿佛都在晃动。

    呼!

    旋即,不等古仙再次出手,叶帆变被动为主动,拍出一记仙碑散手,而后再次施展追星步,身化一道轻烟登上了祭台,直接坐在了棺椁之上,准备借助古棺离开此地。

    原本,他想带上胡匪三人,但时间来不及了如果他不利用这次攻击的缝隙逃走的话,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多半会命丧于此!

    “姓叶的,你哪里跑?!”

    古仙轻松抵挡叶帆的攻击之后,看到叶帆乘坐古棺进入祭台上的域门之中,顿时大吼一声冲了过去。

    然而

    已经迟了!

    嗖!

    伴随着一道破空声,叶帆坐在古棺上已经进入了域门之中,而域门瞬间闭合,彻底消失在古仙几人的面前。

    “完了!”

    唯一幸存的那名年轻修士两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

    原本他还想着依靠叶帆出神入化的寻龙术离开这里,而如今,叶帆独自离去,等于断了逃生的希望。

    “呃……”

    不仅是那名修士,连胡匪三人也彻底傻眼了。

    无论是古仙突然出手,还是叶帆突然逃走,这一切都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让他们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而此刻,叶帆的离去,等于是将众人留在了绝地,即便想要原路返回都不可能了他们根本渡不过深渊底部的那一片天地杀阵。

    “该死!”

    古仙低声咒骂,他原本想着吃定叶帆了,却没有想到叶帆竟然冒着未知的危险,搭乘古棺进入域门。

    唰!

    咒骂过后,古仙怒气未消,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胡匪三人。

    嗯?

    胡匪三人当即心生感应,不约而同地站在一起,小心戒备着古仙。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古仙出手,他们便会团结一致,血拼到底。

    看到这一幕,古仙眼中精光闪烁,最终没有动手。

    这倒不是他没有以一敌三的信心和实力,而是他知道胡匪三人背后都有大势力,若是将三人击杀在此,日后消息从叶帆口中走漏的话,九大悍匪和蛮族绝对会一起讨伐古家。

    届时,就算古家能够抵挡讨伐,多半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失去第一帝族的座椅!

    ……

    虚空之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一万年,当叶帆乘坐着古棺再一次从虚空中出现的时候,已经降落在一片洪荒区域,九具龙骨拉着古棺降落在一处更为古老的祭台上面。

    “这是哪里?”

    叶帆从古棺上跳下来,发现不远处松涛阵阵,流水淙淙,在苦寒的北域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处仙境。

    叶帆疑惑的向四周打量,而后又走进了树林之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副素淡而宁静的美景。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处美景,却让叶帆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样的地方究竟在哪里?北域?还是在南域?亦或者是在东域的南部?

    那么大的一个祭台,开启域门,横渡虚空,应该横渡的距离非常遥远才对,可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己还没有走出原始古矿,反而更深入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阵阵心惊,若真的是在禁区中的话,那么他的处境将异常凶险。

    “轰!”

    突然,叶帆双耳一阵轰鸣,感觉像是被一柄大锤砸在了身上,耳鼻同时溢血,身子像是稻草人一般甩飞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偷袭,让叶帆浑身剧痛难当,强大如他的九天玄体第五重也险些崩溃。

    “谁?”

    叶帆惊骇,直接将帝兵,九天玄冠祭出来,悬在头顶,垂下万道光芒,将他保护在里面。

    叶帆四下查看,然而四周静悄悄的。

    “嗡!”

    破空声响起,偷袭再至,不过叶帆这一次并没有再次被击飞出去九天玄冠挡住了这波攻击,但他还是没能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袭击了他。

    “到底是什么?”

    叶帆心生警惕,仔细在寻找四周,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很快,叶帆便看到在松林中间有一个八角形的凉亭,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依旧屹立不倒。

    叶帆欣然走了过去。

    在他看来,有凉亭的地方就应该有人来过,否则根本就没必要建造这样一个凉亭。

    这座凉亭,古意盎然,完全是以石料砌成,镌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四根柱子上刻有很多古字,叶帆仅仅看了第一根石柱,就被镇住了。

    “圣主殒,皇主亡,准帝殇……”

    叶帆大吃一惊,此地果然超乎想象的邪乎!

    他细心观看记载,赫然发现留下记载的正是第一代地师,这是他的手记!

    那位据传说死在原始古矿的中域皇主并不是唯一的强者,在他之后还有四位圣主,又有一位东域的尊者,全都命丧于原始古矿。

    “如此说来,我的感觉没错了,这里并不是出了原始古矿,而是恰恰相反,深入到了矿区……”叶帆的嘴里有些发苦。

    这是第一代地师的手记,记载的清清楚楚,从那些人的遗物辨出了身份,刻下了这些文字。

    这处凉亭高能有三米,地上落满了松针,林木掩映,月华洒落,令它看起来清幽而雅致,四根石柱上,密密麻麻,古字甚多。

    皇主、圣主、还有东域的那位尊者,都是在晚年寿元将尽时进入这片密地的,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可依然死在了这里。

    叶帆观看第一根石柱良久,只能一能叹息,任你绝代人杰,也挡不住时间的流逝,这些人都是为了续命,才在晚年来此,终究未能成功。

    在其他石柱上,叶帆竟然发现其中一根石柱上记载了地师的传承,地师一脉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的传承,从第一代到他这里,不过才短短七代而已,而他就是第七代的传人!

    对此,叶帆哭笑不得,抢了一本寻龙诀,没想到竟然跟地师打上了关系,自己成了地师的传人。

    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无论自己是怎么得到的这本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学习了寻龙术,得到了一些传承,说是地师一脉的人也没错。

    现在想想,叶帆觉得自己得到的传承已经不少了,除了自己的祖上,九天玄帝的传承之外,还得到了雷霆尊者的传承。

    到了现在,他已经明白了,雷霆尊者虽然顶着个尊者的称谓,但他的实际战力却已经稳压准帝九重天的强者,只差一线便可证道成功。

    然而

    雷霆尊者所选择的证道之路实在太过逆天了,代天而行使天罚,这为天道所不容。

    随后,叶帆在另外两根石柱上得到了一篇深奥的寻龙术手札,这是第一代地师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留下来的。

    这两根石柱上的字很小,也非常密集,镌刻的很深,烙进柱中三寸以上,生怕被磨灭了似的。

    第一代地师,在有生的岁月中,出生入死,见过诸多凶地,很多都已经出了寻龙诀的范畴,大都无解。

    以他所学寻龙术根本不能破之,全都靠他独创,灵光一现,才闯出那些绝地,活到晚年。

    除了记载在寻龙补遗中的那些高深寻龙术之外,这里的文字,是他临终前心有所悟,可以说是对地师一脉最后的贡献了。

    然而,这地方实在太难寻了,一般的地师就算是来到附近都未必敢进入,这是一处绝地,尊者来了也是有来无回。

    对于挖矿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比什么功法、武技、秘术、神通都要珍贵,是多少灵石都换不来的奇书。

    从古至今,仅出了六位地师而已,这是第一代祖师爷的毕生心血的升华,根本无法估量有多么的珍贵。

    叶帆一字一句的看下去,默默烙印在神魂上,生怕错过一个符号。

    此文甚是深奥,艰涩难懂,各种神术,闻所未闻,近乎于道,叶帆看不懂,只能先记下来,等日后再慢慢参悟。

    当所有文字全都烙印在神魂上之后,叶帆一展衣袖,石屑纷飞,这篇寻龙术手札从此消失。

    嗯?

    稍后,就在叶帆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影,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他,双眼射出两道绿油油的光芒,鬼火一般。

    “谁?”

    叶帆大惊,被人欺身在这么近的位置都不知道,来人的实力绝对恐怖。

    甚至,若是刚才那人偷袭的话,那他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