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664章 新的世界
    试炼场最深处一片寂静,甚至连风声都没有了,静谧的有些恐怖。

    远远地,叶帆就看到在地平线上似乎有一个古老的祭台模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竟然没有被大战毁掉,也没有被风化掉。

    一路无惊无险,叶帆和白眼狼很快便来到这个古老的石台附近。

    嗖!

    白眼狼迫不及待的跳上去,几乎贴在石台上研究起来。

    对于阵纹,它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偏爱,精研各种阵纹,此刻见这个石台上也有一些玄奥的阵纹,自然想要研究一番,为它再增添一种阵纹的知识。

    “这好像是一个古老的祭台,但不知道是祭祀什么的。”

    叶帆也跳了上去,大略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古老的祭台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由好几种石头拼凑而成的。

    在拼凑的祭台上不光刻画有鬼画符一般的阵纹,同时在阵纹的凹槽中似乎还有干涸了的血迹,有些发黑。

    “难道是血祭?”

    叶帆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血祭的话,那这个祭台恐怕就非常不寻常了。

    看了半天,他也没有看出个名堂来,毕竟术业有专攻,他对阵纹并不太了解,仅会的几种还是寻龙诀中的阵纹,跟这种祭台式的阵纹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

    而白眼狼这个阵纹宗师几乎把脑袋贴在了祭台上,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双眼熠熠放光,似乎颇有收获的样子。

    “老白,研究出点什么名堂了没有?”叶帆问道。

    “这似乎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阵纹,应该有一个特殊的阵眼,只要激活了阵眼就能使用了,可惜我现在还弄不清楚这阵眼究竟在什么地方。”白眼狼一边研究一边嘴里叨咕着。

    “有个大概的方向没有?”叶帆继续问道。

    此刻,他正站在距离白眼狼不远处,脚下似乎有一个旋涡状的阵纹交汇的地方,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有,我猜测有三个地方或许是激活阵纹的关键所在……”

    说着,白眼狼抬起头来,正准备指给叶帆看的时候,突然失声惊叫道:“不好……”

    嗯?

    叶帆吓一跳,但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妥,还以为它在大惊小怪。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指缝中滴落了一地鲜血,正好滴在漩涡的正中央。

    “轰!”

    整个祭台光芒大放,一股澎湃的气息席卷了整个祭台。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叶帆突然发现自己正在横渡虚空,脚踝突然一疼,定睛一看,原来是白眼狼咬着他的脚踝也跟了进来。

    “怎么回事?我们将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虚空之中无法开口,叶帆便以神念传音的方式向白眼狼询问道。

    “不……知……道……”

    白眼狼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而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半点回应。

    如果不是脚踝上的剧痛告诉他白眼狼还挂在他的脚踝上的话,叶帆甚至怀疑它被落下了。

    “坏了!”

    “他们激发了那个古老的祭台!!”

    就在叶帆突然消失在祭台上的一刹那,场外的帝院教师们全都目睹了这一幕,顿时慌了神。

    他们也不知道在试炼场的深处竟然还有这样一座祭台,若是将叶帆传送丢了的话,仙院的老不死前来要人,他们该怎么回答?

    “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向院长报告。”一名老教师说道。

    他们深知,这件事不是他们能抗的下来的,也不知道这个古老的祭台最终的目的是在什么地方。

    “好,我们几个也进去,看看能否看出点端倪来。”

    几个精通阵纹的老教师自告奋勇的进入试炼场,向古老的祭台方向飞驰过去。

    “什么?叶帆在试炼场丢了?”

    当僧道衍接到报告的时候,整个人都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叶帆会在试炼场中丢了。

    “是的,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在特殊试炼场的深处有这样一座古老的祭台,只看到他在祭台上走动了片刻,突然就消失了。”

    那名老教师将当时的情形向僧道衍一五一十的详细讲述了一遍,而后问道:“院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去看看那座祭台,看看能否推断出究竟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僧道衍心急火燎的赶往试炼场,心中暗暗祈祷,可千万别传送到宇宙深处,否则根本无法寻回叶帆。

    老不死可不是个好讲话的主,若是知道自己将他的得意弟子给弄丢了的话,天知道老不死会做什么?

    何况,叶帆是整个人类未来的希望,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帝院将为此而负责!

    这个责任,帝院承担不起!

    在僧道衍赶到祭台的时候,几名老教师正在皱着眉头研究着,但看样子似乎毫无头绪。

    “怎么样了?知道这祭台最终传动的地点吗?”僧道衍赶到地方,心急火燎地问道。

    “不知道。”

    几名精通阵纹的老教师纷纷摇头,僧道衍一颗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那能否知道传送的距离和大概方向?”僧道衍不甘地继续追问道。

    几位老教师还是摇头,其中一个老教师壮着胆子说道:“院长,这个阵台似乎是用的最古老的原始阵纹,我们无法破解。”

    “最古老的原始阵纹?”

    僧道衍听到这里,顿时彻底凉了,这还怎么查?这种最古老的原始阵纹鬼知道能传送到什么地方去?

    最终,僧道衍突然想到,林老或许知道这祭台会传送到什么地方,顾不得他现在正在闭关,急忙去找他询问了。

    得知叶帆登上了古老祭台而横渡虚空了,林老也是一阵苦笑,而后说道:“我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那阵台是当年人族为了抵御人形生物的入侵而建造的,唯有帝族的血液才能激活。”

    “那他还能回来吗?”

    僧道衍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个,若是叶帆回不来的话,老不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很难……”

    林老缓缓摇头,叹气道:“我也是听说的,在当年黑暗动乱,人形生物入侵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这个世界的强者建造了这个传送阵台,将战场推进到无垠的星空之中,但这个传送阵台却是单向传送的,在最前线应该有能够回来的相同祭台,但是恐怕已经毁掉了吧?”

    “那我们现在能否传送过去,将他寻找回来呢?”

    僧道衍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只要这个祭台还能用,他们可以携带大量的材料和精通阵纹的大师,追到叶帆所被传送的星球,而后建造返回的传送阵台回来。

    “已经不可能了。”

    林老道:“那个阵台已经毁了,原本是无法激活的,叶帆这次阴差阳错的激活了阵台,这种情况是不可复制的,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他福大命大,能够自己找到回来的路。”

    听了林老的话,僧道衍半晌没有出声,他知道,在茫茫星域中,想要准确的找到坐标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叶帆现在的实力,能否在星空中生存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叶帆,希望你福大命大,能够安然回归……”

    僧道衍一边暗暗自责一边祈祷,同时将消息通知给仙院的老不死,这种事满是瞒不住的。

    ……

    就在僧道衍因为叶帆被传送而慌了神的同时,叶帆和白眼狼从虚空中坠落下来,正好落在一个小型的传送阵台上,光芒一闪,再次开始横渡虚空。

    这是一个连环横渡的过程,不可逆转,不能停下来,叶帆在坠落的一瞬间,看到了身边无边的黑暗和远方的星光,不由得心神巨震。

    “难道我已经离开那个世界了吗?”

    叶帆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一次白眼狼出奇的没有出声,而是默默地和他一起经历这横渡虚空的过程。

    在连续横渡了七八次之后,终于降落在了一颗荒凉的星球上,此刻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反正视野倒还算清晰,一眼便能够看出很远去。

    很快,叶帆便大概了解了自己身处的位置,在他脚下是一座残破不堪的祭台,看样式和之前在试炼场深处登上的祭台差不太多。

    仰望天空,星空彻底大变样了,和在那个世界看到的星空完全不同了,在漫天繁星中,想要找到那个世界的坐标几乎是不可能的。

    “祭台已经完全被毁了,我们无法原路返回,而且那些阵台都是单向传送,回去的时候根本就不能用。”

    白眼狼审视了很久脚下的残破祭台,忧心忡忡地说道。

    “我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这是叶帆最关心的,毫无疑问,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但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身处的是什么地方,这个星球上有其他生命吗?(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