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31章 螃蟹公子
    酒楼老板带着小伙计一起快速收拾了一下凌乱狼藉的桌椅板凳,又换上了一套新的。

    “诸位,惊扰到大家了,这顿酒我请,大家放开了喝!”叶帆向众人拱手赔情。

    “哪里哪里,兄台客气了。”

    众人纷纷客套,而后落座,一个看起来面容清秀,身材削瘦的少年走过来,对叶帆说道:“兄台要小心了,那陈少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肯定会来报复你。”

    “无妨,蝇营狗苟之辈,哪里都有,直接拍飞就是了!”

    叶帆毫不在意,即便是城主也应该讲规矩才对,否则着人族第一城岂不成了他们家的了?

    星空古路上既然有这样的神城,而且不止一座,那就一定有强大的执法者,否则哪里还有公平可言?

    “兄台豪气,我于近虢非常佩服,我敬兄台一杯!”

    名叫于近虢的少年举起手中的酒杯,和叶帆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兄台,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若是说错了,兄台勿怪!”

    于近虢放下酒杯,一脸正色的说道。

    “于兄请讲。”

    “我是这么想的,咱们新鞋不踩****,没必要跟一群人渣一般见识,你说呢?这群人就是一群疯狗,即便教训他们一顿,对兄台也没有什么好处,不如避开他们。”

    众人也上来劝说,让叶帆不必跟一群人渣一般见识,明天就要进行试炼了,一旦试炼结束,只要合格就能进入下一站,没必要跟他们有过多的交集。

    叶帆点点头,这些人说的也不无道理,跟一群疯狗计较什么。

    再者说了,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白眼狼自己做的,他根本就没有插手,此刻避开他们倒也不失为上策。

    “想走?你走得了吗?”

    随着一声阴冷的声音,一名锦衣公子手摇折扇走上了酒楼,在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刚刚从这里逃走没多久的陈少和他的那些随从们。

    此刻,陈少和他的那些随从们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只是身上的牙印却很难消下去。

    白眼狼在咬他们的时候,用上了神通,很难消除掉,他们为了尽快报仇雪耻,也只能带着这一身的牙印出现了。

    “小子,你没想到我们会来的这么快吧?”

    陈少身边的一个少年咬牙切齿的向叶帆说道。

    “我的确没有想到,怎么?又想被咬了是吧?”

    没等叶帆开口,白眼狼率先站出来,讥讽的说道。

    “你……”

    那少年脸涨得通红,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堂堂一名修士,竟然被一头畜生给咬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唰!”

    那锦衣公子打开折扇,眯着眼睛向白眼狼和叶帆看去,最后眸光停留在了叶帆身上,冷冷的说道:“跪下,磕三个响头,将这头畜生拱手敬上,这件事就此揭过,否则明天进入试炼场有你好看!”

    锦衣公子霸道非常,浑身散发出一种暴戾的气息,眸光如野兽,似毒蛇,不类生人。

    “你是在对我说话吗?”

    叶帆漫不经心的向那锦衣公子看了一眼。

    “当然,识相的立刻给我跪过来,奉上这只畜生,我可以恕你无知之罪,否则明日的试炼场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锦衣公子冷冷说道。

    “哼!”

    叶帆一声冷哼,用上了神魂共振音波功,仿佛大锤砸向了锦衣公子他们,陈少等五人如遭雷击,脸色骤变,蹬蹬蹬连退三步,一口鲜血喷出来。

    叶帆缓缓站起来,手中端着一杯水酒,漫不经心的走到那锦衣公子的面前,沉声说道:“威胁我的人很多,不过他们大多都已经死了,如果你想找死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你的愿望。”

    “你……”

    锦衣公子万没想到叶帆竟然如此强势,竟然公开和他叫板。

    这让他怒气冲天!

    但碍于城规,他还不能贸然在这里跟叶帆动手,否则即便他父亲是城主也保不住他。

    神城之内,严禁大动干戈,但是却可以在遭到攻击之后选择自卫,即便是将攻击自己的人击杀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哈哈哈……”

    想到这里,锦衣公子哈哈狂笑道:“你想杀我?那就来吧,我站在这里不动,看你能否杀得了我。”

    他这是想利用城规,逼叶帆先动手,而后他便可以以正当防卫为借口,将叶帆击杀,即便不能成功,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也完全可以招来巡视的军士,以违反城规为由,将叶帆斩杀。

    他是城主的儿子,这个身份很特殊,城中的军士怎么也会给他点面子,以往他就是这样干的。

    “你的心肠很毒,但我奉劝你一句,别惹我,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叶帆冷冷直视着锦衣公子,虽然仅仅站在那里,但却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散发。

    说完,叶帆转身向自己的位子走去,根本就没有理会锦衣公子。

    “姐夫,你要为我报仇啊!”

    陈少拉着锦衣公子的一副,一副哭腔的说道。

    “太狂了,我宰了你!”

    一名刚才被叶帆的神魂共振天音震得吐血的少年不知死活的祭出一柄宝刀,向叶帆背后劈去。

    “唰!”

    一道亮光闪过,叶帆背对着那少年,头也没回,将杯中水酒洒了出去,砰的一声将其撞飞,口中喷血,直挺挺栽倒在了一个角落里,像是遭遇了万钧重击。

    不少人变色,一杯水酒而已,将一位强者撞飞,手段惊人,让很多修士忌惮。

    “你真是飞扬跋扈,在人族第一城中大动干戈,不当城规是一回事吗?如此作为,嚣张狂妄,藐视诸雄,想与所有修士为敌吗?”

    一名身穿蓝衫中年修士冷冷的说道。

    “没错,在人族第一城中的大动干戈,违反了城规,理当格杀!”

    陈少说着,便欲换来军士,将叶帆拿下,治他违反城规之罪。

    “住嘴!”

    锦衣公子喝止了陈少,双眸射出森寒的光芒,冷冷盯着叶帆看了很久,这才说道:“你好,你很好,竟然懂得利用城规,不过即便我给你正当防卫的理由,你能杀得了我吗?”

    “你可以试试!”

    叶帆眸光冰冷,看向锦衣公子的时候,就仿佛在看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一般,这种无视生死的目光让锦衣公子感到心悸。

    “很好,我还没见过如此狂妄的,我暂时不会杀你,现在杀了你的话,我自己也要承担责任,一切都等到明天,在试炼场中说话吧,我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能这么狂妄。”锦衣公子说道。

    “你最好祈祷不要在试炼场中碰到我。”

    叶帆坐下来,喝了一杯酒,然后用大碗给白眼狼也倒了一碗,丝毫没有将锦衣公子等人放在眼里。

    “我们走!”

    锦衣公子实在没脸再留在这里了,身为城主的儿子,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遭遇,心中杀意大炽。

    那蓝衣中年修士也离开了,刚才他站在了锦衣公子这一边,对叶帆冷嘲热讽,现在,连锦衣公子都走了,他更没脸继续留下来了。

    “来来,大家喝酒,别被一只老鼠坏了大家的兴致!”叶帆向众人举杯。

    他很清楚,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和城主的公子对抗,若能联合众人一起,法不责众,即便是城主也要忌惮,毕竟能够走上最强试炼之路的都是某一个星域中的顶尖强者,背后都有强大的势力支持着。

    “兄台,你不该得罪那锦衣公子啊,他就是城主的儿子,也就是螃蟹公子,他若是在试炼场中对付你的话,你很难逃过他们的毒手!”

    于近虢走过来,一脸担忧地说道。

    “是啊,兄台,你太不理智了,但凡在这第一神城中呆过的都知道,这个螃蟹公子的能量巨大,他若想弄死一个试炼者,跟玩一样。”

    “这次你有难了!”

    酒楼中,很多修士虽然对叶帆刚才的表现感到格外解气,但却也在为他担心,螃蟹公子可不是好惹的。

    “即便他是城主的儿子,也要遵守规矩吧,若是明目张胆的对我们这些试炼者出手的话,我就不信执法者会不管。”叶帆说道。

    “这位兄台,你有所不知啊!第一神城的执法者在两年前已经坐化了,现在城主既是接引者,也是第一神城的执法者,岂会给你我这样的试炼者做主?”一名走上试炼之路失败的修士向叶帆摇头说道。

    “竟然是这样……”

    叶帆陷入了沉思,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星空古路上就没有规矩了不成?”叶帆干掉一杯酒,朗声说道。

    “唉!你自求多福吧!”于近虢叹了口气,离开了叶帆的桌子。

    这座古城虽然耸于星空中,不在陆地上,但是却也有日夜更迭,直面宇宙非常的壮美。

    傍晚,星辉如瀑,冲散了夕阳,与生命古星上的景观大不相同。

    “明日试炼场开启,所有人都做好准备!”

    终于,正式的消息传达了下来,每一位走上星空古路的修士心中都是一颤,终于要开始了。

    叶帆蹙眉,正式消息未出前就有部分人知晓了,看来无论在何地都会有不公。

    最后的微弱夕阳消散前,于近虢找到了他,带来了一则不利于他的消息。

    “铁血十三骑和那个年轻女子游说了一批人,把你当成了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想要在试炼场中联手除掉你,而且从昨天螃蟹公子的话中不难猜到,明天他们必然会在试炼场中对你出手的,要不你别参加试炼了吧,保命要紧!”

    “那只能说明他们活得不耐烦了,我倒想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想要杀我,到时候一并斩之也就是!”

    叶帆很冷静的说道,眸光中隐隐透出坚毅的杀伐光芒。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