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98章 虱子多了不怕痒
    整个店铺中一片狼藉,死一般的寂静。

    叶帆凌厉血腥的手段一下子震住了所有人。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敢肆无忌惮的下死手这令他们太意外了,也深深地感觉到了恐惧!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不讲游戏规则的人,没有丝毫忌惮,根本就没有将他们身后的势力放在眼里。

    面对这样一个混不论的猛人,这些人感觉腿肚子转筋,恐惧犹如传染病一样在他们之间快速蔓延。

    “滚!”

    叶帆冷冰冰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让所有人心中猛的一激灵。

    “你找死!”

    墨阳生大怒,手中光芒一闪,一柄骨刀魔器出现在他手中,狠狠的向叶帆劈斩而去。

    这么多人来报仇来了,竟然被一个人震住了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砰!”

    叶帆一指点出,凌厉的指芒瞬间将骨刀魔器震碎了,而后,他身如鬼魅一般向前,一巴掌将墨阳生抽得横飞出去七八丈远,直接跌出了店门。

    墨阳生半边脸瞬间肿成了猪头,满嘴牙几乎全被抽飞了出去,疼得一张脸都扭曲了。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墨阳生大声嚎叫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叶帆之间的差距。

    “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他长着三头六臂,好汉架不住人多。”

    其中一名家丁不知死活地大声叫着,手中一翻,出现一柄蓝汪汪的骨刺,明显是淬有剧毒。

    “呼啦!”

    十多名家丁各自亮出了自己的魔器,嚎叫着向叶帆冲去,企图用人海战术将叶帆击杀了。

    然而

    等待他们的却是那一朵美丽的彼岸花!

    叶帆身影如电,紫钻般的拳头击穿万古虚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

    即便他们的魔器上都淬着见血封侯的剧毒,但连叶帆的表皮都无法刺穿又有什么用?

    “砰!”

    叶帆一拳挥出,一名墨家的家丁四分五裂,鲜血迸溅,哼都没哼一声便死于非命了。

    紧接着,叶帆再次出手,紫钻般的拳头直接将挡在前方的魔器击成了齑粉,而后拳头在他的眼前快速放大。

    “砰!”

    万朵桃花开,这人的脑袋瞬间爆碎开来,神魂被直接抹杀掉了。

    “啊……”

    剩下的人终于惊恐的大叫起来,他们发现,叶帆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们的攻击根本就跟不上对方的速度。

    而对方肉身更是堪比魔器,一拳就将他们的魔器击碎了,这份实力实在太恐怖了。

    叶帆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姿态优雅,每一击都能收割一条生命。

    明明是在杀人,但却具有一种美感,带有一股出尘的气质,仿佛是在演示一种艺术。

    这是杀人的艺术,似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非常自然,妖艳如画,近乎赏心悦目。

    转眼间,十几名墨家的家丁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准确地说,能够保存尸体的已经是实属幸运了,更多的则是一地碎肉,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恶魔,你是恶魔……”

    墨阳生极度恐惧,几乎吓尿了,看到叶帆面带笑容的向自己走来,惊恐的不断后退,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嚣张跋扈。

    “你的遗言!”

    叶帆来到他的面前,双眸冰冷地看着他,仿佛在炎一块没有任何生命的石头一样,这种目光,让他心悸。

    “不……不要杀我,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死亡临头,墨阳生彻底怂了,不断的哀嚎着说道。

    此刻,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叶帆如此凶悍,他绝对不会来报仇的。

    即便是来也会带上家族中的强者,而不是只带来这么几个家丁而已。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叶帆分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知道求饶了,晚了!”

    叶帆的手缓缓抬起来,把紫钻一般的大手在墨阳生看来就是死神之手。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杀了我你也活不了,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万般无奈,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将自己家族都搬出来了。

    “就算我不杀你,你的家族会放过我吗?”

    叶帆可不相信墨家会如此大度,反正仇已经结下了,心慈手软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倒不如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会,一定会的,我发誓,我们家族绝对不会找你麻烦,否则我不得好死!”墨阳生连毒誓都发了,只是眼眸深处却掩藏着浓烈的恨意。

    在生死线上挣扎过无数次的叶帆,太了解那种眼神背后意味着什么了。

    “你心口不一,嘴上说着让我饶你一命,心理却在盘算着日后如何算计我,留你不得!”叶帆手起掌落,一掌拍在墨阳生头上。

    “叶帆不要……”

    一声惊呼从叶帆的身后传来,可是已经太迟了,叶帆手掌已经落下,墨阳生脑袋碎裂,魂飞魄散。

    “唉……”

    紫霄义从后面赶过来,看着墨阳生那稀烂的脑袋,长叹一声,道:“你闯祸了,你闯大祸了!”

    “没关系,一个小小的墨家而已,只要他们老一辈人不出手,年轻一代根本没用。”

    叶帆微笑着说道:“再者说了,我连刑家都敢得罪,害怕一个小小的墨家吗?”

    “你呀……”

    紫霄义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叶帆这典型的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豁出去了。

    反正人已经死了再说别的也没用了,紫霄义只得和店里的伙计一起,将店铺中的尸体运出去,然后收拾了一番。

    “毁尸灭迹,到时候墨家的人来了就死不承认,为他来个死无对证!”

    紫霄义显然是精于此道的,直接放了一把火,将墨阳生和那些墨家的家丁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然而

    想要掩盖事实是不可能的,叶帆动手的时候,外面有不少修士都看到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墨家暴怒,但是碍于老一辈人不得向选拔赛的选手出手的规则,只能强忍下来。

    但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叶帆不能够杀入前十的话,那么他基本上已经死定了,绝难活着离开古魔城。

    这几天,叶帆一直深居简出,每天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天魔眼。

    这是紫魔家族的祖传秘术,威力非常恐怖,只要被天魔眼的光芒射中,基本上就是必死无疑。

    所以,天魔眼也叫死亡之眼。

    不过也正是由于天魔眼的恐怖,所以也极难练成,即便以叶帆的悟性叶帆只能艰难的摸索。

    虽然他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是有关他的传说却在整个古魔城中渐渐传开了。

    呵斥刑家最强传人刑天,狠辣出手,斩杀墨家的纨绔子弟墨阳生,这些事情成了不少修士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坊间流传甚广,甚至演绎成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

    有人说,叶帆之所以呵斥刑家最强传人,是因为刑家最强传人想要抢他的女人。

    也有人说是叶帆看不惯刑天那骄横的样子。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传的满城风雨,有鼻子有眼儿的,讲者唾沫横飞,听者津津有味。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距离选拔赛正式开始还剩下十天,来自各大家族的年轻强者越来越多了。

    整个古魔城似乎变成了修士的乐园,普通人几乎不可见了,大量的普通人将自己的房屋出租出去,狠狠的发了一笔横财,搬到乡下亲戚家暂住去了。

    然而,就在这几天,叶帆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夜间的时候,城外的魔兽森林中,那些魔兽们的嘶吼声明显变得密集了很多。

    这些天来,不断有修士出城,到魔兽森林中猎杀魔兽,获取魔晶和魔兽的皮毛,血肉。

    很多强大的魔兽肉食肉质鲜美,血肉中蕴含着纯净的死亡之气,无论对于修士还是普通人,都是大补之物。

    当然,不光人类猎杀魔兽,魔兽同样也在猎杀着人类,那些强大的魔兽同样也拥有一些智慧。

    站在小楼上凭窗远望,能够看到一篇繁华的景象,让叶帆心生恍惚,似乎回到了玄界一般。

    整个魔界,整个魔族,除了没有气血,修炼死亡之气之外,和玄界的人类并无二致。

    他想到了很多关于玄界的点点滴滴,那是他心中很美好的一段回忆!

    他想到了在寒潭下闭关的童茜晨,想到了那一吻定情的雅灵,想到了并肩战斗的兄弟,想到了老不死、邋遢老者……

    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容,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只可惜现在已经天各一方,在不同的星域,在不同的世界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叶帆心潮澎湃,而后微微闭上双眼,心中默道。

    为了曾经的誓言与承诺,他披荆斩棘,不畏艰辛,从地球到玄界,再到星空古路,然后到魔界,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本心。

    正是这份坚持,让他在一次次的生死危机中爆发出了强大的潜能,化险为夷,死里逃生。

    “怎么回事??”

    突然,叶帆敏锐的察觉到,魔兽森林中似乎有一种不安的气息在弥漫,这些魔兽们变得狂暴了起来!

    ……

    ……(未完待续。)\+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无广告,查找小说更方便,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