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810章 木秀于林
    男儿一诺值千金!

    这一刻,叶帆豪情万丈,如天帝君临,睥睨天下,俯视苍生。

    “叶大哥,无论是生是死,紫幻都会陪在你身边,和你并肩战斗到最后一刻,不离不弃!”

    紫幻眼含泪光,心中激荡着满满的感动,一步一步向叶帆走去。

    眸光中,爱意如潮。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死?

    叶帆笑了!

    “我不会死的!”

    叶帆声如金石,铿锵有力,眸光冰冷坚定,有冰封万里,气吞八荒之势。

    紫幻双眸异彩连闪,内心激荡着满满的幸福。

    叶帆在她眼中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如一座雄伟的山岳,给她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他的武道意志好强大,似有无敌之意!”

    “气吞万里,席卷八荒,这种强大的气势,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中吗?”

    感受着叶帆睥睨八荒,敢战天下的无敌气势,现场很多人都出了惊叹,完全被叶帆的气势震慑住了。

    “武道意志犹如神金,不可撼动,此子将来必可鹏程万里,小小的魔界决容不下他,他将来的天地将是浩瀚的宇宙……”

    古魔天王眸光,暗暗点头,同时也很好奇,一个小小的紫魔家族,竟然能够培养出如此惊艳的传人来。

    看来,紫魔家族潜力不小,决不能让它断了传承,否则将是整个魔界巨大的损失。

    “此人不能留了……”

    刑天眼底闪过一丝凶戾的光芒,喃喃自语,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叶帆的气势太强了,让他心中不安——叶帆不除,必将成为他修炼之道上的绊脚石,甚至有可能成为他的心魔,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刑天脸上浮现出一缕阴森的笑容。

    “评估继续,参加完的人可以回去了,结果会有专人通知你们。”

    台上,威猛老者开口,声如狮吼,滚滚音波传遍整个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走吧,回去静候消息就是了!”

    有人摇头叹息着离开了广场,显然,他成功晋级的希望不大。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很快,广场上参加完评估的人便走了大半,整个广场上顿时显得空旷了不少。

    “小子,你给我等着,选拔赛结束之日,就是你毙命授之时!”

    墨家那名强者在临走的时候,恶狠狠的向叶帆威胁道。

    墨阳望是墨家未来的希望之星,却惨死在叶帆手中,让他出离了愤怒。

    如果不是城主的干涉,他刚才就会以最残忍的方式将叶帆杀死,为墨阳望兄弟两人报仇。

    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按捺下滔天的怒火和烧心的恨意,暂且忍耐几日。

    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叶帆而赔上自己的性命。

    在他看来,叶帆的性命远没有他的重要。

    “愿望是美好的,只是你永远也不会实现!”

    叶帆不冷不热的回敬了一句,差点把他气得吐血。

    “好,好,好,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墨家强者怒极,扔下一句狠话,匆匆离去。

    他不得不走,再不走的话,他真怕自己会被叶帆直接活活气死。

    “我们也走吧!”

    叶帆淡然一笑,向广场外走去,丝毫没有将身后那一道道蕴含杀意的眸光放在心上。

    比赛结束之后,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根本没必要在乎什么!

    两天后……

    刑家,天宝阙内的一座花园内。

    鸟语花香,死亡气息氤氲如水,奇石林立,泉水叮咚,一派祥和的气息!

    “明天的比赛,我会安排你和他一组,给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掉他的骄傲,让他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求饶,能做到吗?”

    刑天坐在一张软椅上,手中端着一个用人头骨做的酒杯,缓缓摇动着,很是从容。

    “刑少,您就放心吧!”

    刑天身边,摩斯双眼射出怨毒的光芒,当众下跪认错的屈辱就像毒蛇一般时时刻刻在噬咬着他的心,他恨不得立刻将叶帆毙于拳下。

    “很好!”

    刑天一口喝干杯中酒,眼眸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光芒,冷声道:“暂时不要杀了他,只需要废掉他的修为就行,我要挡着他的面玩他的女人,让他只能看着,连死都不能!”

    说到后来,刑天的声音变得冷厉恶毒,犹如夜枭啼叫,厉鬼嘶吼,令人不寒而栗。

    “嘿嘿……”

    摩斯也出鬼哭般的干笑,舔了一下嘴唇道:“姓紫的,在比赛上,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真希望立刻开始比赛,我都快等不及了。”

    他并没有问刑天是如何做到将自己和叶帆分到一组的,因为根本不需要。

    刑天安排他和叶帆在一个组,并不是什么难事。

    古魔城中的那些掌权者们,除了城主古魔天王之外,很多人都和十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甚至有些人就是从十大家族中走出去的。

    而刑家也正好有一个太上长老在古魔天王身边任职,虽然不是主管分配参赛选手的,但做点手脚还是轻而易举的。

    “一切都已注定!”

    刑天看着空空的酒杯,轻声自语。

    一万多名幸存的参赛选手在经过三天的评估之后,最终决出了前一百人的名额。

    叶帆赫然在列,也得到了通知,将在明天早上日出前到天魔台集合,进行第一轮的比赛。

    没有人敢质疑什么!

    因为,这是城主亲自评估的结果,质疑就代表对城主评估的结果的不信任。

    城主的权威不容置疑,没有人会去触这个霉头。

    ……

    第二天。

    黎明破晓,一声低沉的号角长鸣,苍莽而悠远,仿佛战争的号角,将整个古魔城从沉睡中惊醒了。

    每一名接到通知的年轻选手纷纷起身,有的是在族人的陪同下,有的则孤身一人上路,向天魔台方向集合。

    天魔台是古魔城亘古长存的一座古老战台,谁也说不清它存在多少万年了,似乎比古魔城的历史还要悠久。

    天魔台上冰冷干硬,充斥着一股强烈的杀伐气息,即便没有登台,也能感受到曾经的惨烈大战的气息。

    整个天魔台是用一种不知名的陨石雕刻而成,苍凉大气,仿佛诉说着亘古以来,在上面战斗过的魔族天才们的悲凉。

    在天魔台上,密布着神秘的符文,如银河中的璀璨星辰一般,闪耀着光芒。

    正是这些符文,让这座古老的战台从来不曾毁损,即便古魔天王在上面战斗都没问题,无法对其造成任何损伤。

    叶帆在紫幻的陪同下来到天魔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还有其他人正在6续赶来。

    十大家族的最强传人在最前方,每个人都占据了一个有利的位置。

    每个人身上都散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杀意弥漫。

    在他们身边三米之内,没有任何人敢靠近,仿佛那是一片禁地。

    只可惜,十大家族,只有九人到场,第十家族韩家的最强传人韩战天永远不可能出现了。

    看到叶帆到来,很多人情不自禁的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让他畅通无阻的来到最前方,和十大家族的最强传人并列。

    原因很简单!

    叶帆是个混不吝的猛人,连第三家族刑家都敢得罪,在他们心中,已经早就将他当成了洪水猛兽一般的危险人物。

    别的不说,在魔兽森林中,他一人便斩杀了不知道多少参赛者,这种铁血的心态,这份强绝的实力,都不是他们能够望其项背的。

    叶帆一出现,便感应到了好几道蕴含杀意的目光向他投来,不过他丝毫不在意。

    不遭人妒是庸才!

    这么多人想要杀他,恰恰证明了他的非凡与强大。

    片刻,人到齐了,一百名年轻强者静静的在天魔台下等候未知的命运,每个人身上都散出强大的战意。

    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场关系到自身命运的惨烈战斗,他们必须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以最佳的状态,最强的实力来迎接战斗。

    “很好,你们很准时,下面我们开始分组,念到名字的站出来。”

    石台上,威猛老者出现了,一如既往的声如狮吼,眸光凌厉的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遍,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们都是整个魔界年轻一代精英中的精英,但我们只选拔出最强的十人,所以,努力吧小伙子们。”

    伴随着平静的声音,古魔天王的身影在天魔台上浮现,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众人一眼,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叶帆诧异,因为他看到,在天魔台的主位上还有一把铺着柔软魔兽皮的椅子,古魔天王竟然没有坐在那里。

    难道上界的接引使要来了吗?

    不光叶帆,其他人也都看到了这一幕,纷纷震惊。

    上界的接引使啊!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神秘的代名词,谁也没有真正见过上界的接引使究竟长什么样。

    “陈少冲、钟游、黄天、葛天豪……”

    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威猛老者已经开始拿着手中的一个名单,对照着念了起来。

    很快,人群中走出了九人,站在了十大家族中第九家族的慕家最强传人慕天鹤的身后。

    威猛老者扫了十人一眼,而后继续念道:“马明德、叶帆、龙天翔、尤少聪、摩斯……”

    “嘿嘿……”

    看到自己和叶帆果真分到了一组,摩斯轻舔了一下嘴唇,残忍的笑了。

    “姓紫的,真是冤家路窄啊!你没想到吧?”

    摩斯声音凄厉怨毒,犹如索命的厉鬼一般。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想找死,我送你上路!”

    叶帆面色平静。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