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897章 徒手碎圣兵!
    众人集体石化!

    要说最淡定的,莫过于大魔和玉蝉子、李愚儿三人了。

    此刻!

    他们一脸淡然,丝毫不觉得意外,仿佛早已料到这样的结局。

    “你究竟是谁?”

    反应过来之后,帝傥的追随者们纷纷喝问。

    他们觉得自己看走眼了,叶帆绝非无名之辈,实力相当强悍,而且心志坚毅,行动果断,绝对是劲敌。

    帝傥的眼睛眯了起来,如一条毒蛇一般,盯着叶帆看了很久。

    “来自玄界的无名散修!”叶帆平静的答道。

    “好,好,好!真的很好!”

    帝傥阴沉着脸,道:“还从没有人敢打我的人,既然你不愿意报出姓名,那我也只能将你当成普通的散修了。”

    说到这里,他一挥手,命令道:“给我打,打到他跪地求饶为止!”

    “我来掂量掂量他的斤两!”

    一名自命不凡的追随者狞笑一声,直接出手,一杆龙枪如天外神虹,带着凌厉的杀意,直接向叶帆眉心刺去。

    “这小子死定了!”

    “长荣出手,还从来没有落空的时候。”

    “他那杆龙枪乃是用罕有的地龙脊骨祭炼而成的圣兵,挡者披靡!”

    看到长荣出手,帝傥的其他追随者们纷纷议论,都觉得这个年轻人必死无疑了。

    毫无疑问,除了木青衣和罗青之外,他的实力是最强的。

    罗青之所以意外落败,主要是太大意了,否则绝不可能被一个无名的修士一巴掌抽飞。

    长荣自己也非常得意,他之前已经看出来,叶帆的肉身非常强大,如果贴身肉搏的话,他未必能占便宜。

    所以,一开始他便拿出了龙枪,试图用远攻的方式将叶帆击杀。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他不想有任何意外。

    呼!

    说时迟那时快,三丈龙枪化作一道寒光,枪芒吞吐,突破音障,发出嘶嘶的声音,如一条毒蛇一般向叶帆扑去。

    “锵!”

    叶帆的回应只有一拳!

    金色的拳头上缭绕着天地道痕,无坚不摧,直接将三丈龙枪震碎了。

    而后,他如突破空间一般,刹那间出现在长荣的面前!

    啪!

    耳光响亮,长荣只看到一个耀眼的大巴掌在自己的眼前快速放大,接着便感到一阵钻心裂肺的剧痛,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在外人看来,叶帆一拳击碎了三丈龙枪,而后便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又响又脆,将长荣抽的像个陀螺一般,原地转八圈,而后“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一巴掌!

    秒败对手。

    这仿佛是神话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就连大魔和玉蝉子、李愚儿三人,狂喜中带着惊讶。

    他们都看得出来,之前罗青是太过大意,而长荣可是全力出击,结果依然被叶帆一巴掌抽飞……

    不知不觉间,叶帆的实力竟然已经如此恐怖了,难怪能够连斩五尊圣主级高手。

    辛不足和紫樱仙子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再次被震惊了一把。

    若是之前叶帆一巴掌抽飞罗青还有侥幸的可能,但这次可是正面交手,长荣绝对不会大意的。

    然而——

    结果却依然没变,这已经不能用侥幸来解释了!

    帝傥的其他追随者们叫好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被噎了回去,发出无意义的咯咯声,仿佛被攥着脖子的鸭子。

    “找死!”

    帝傥之下第一人木青衣暴喝一声,浑身散发出强烈的圣威,一巴掌向叶帆拍去!

    炽烈的巴掌上缭绕着天地道痕,如神金锁链一般,恐怖无边,整个天地仿佛有都被这一掌震动了。

    成圣和没成圣,这是一道分水岭,不知道多少天骄被挡在了成圣这道门槛外,终其一生都无法迈进这个领域。

    木青衣神色冷漠,仿佛在俯视一个低等的生灵,一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姿态。

    “蝼蚁,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圣主级力量……啊!”

    话音未落,木青衣便惨叫一声,右手整个变形了,鲜血淋漓,骨头都被打裂了。

    肉搏,硬碰硬,木青衣完败!

    叶帆只是领主境中期的时候,肉身就堪比圣主级的强者了,经过两次天劫的洗练,他的肉身强度早已超越了普通的圣主。

    一招失利,木青衣顿时凛然。

    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这个相貌普通的无名修士了。

    此人的肉身太强了,和他的境界根本不匹配,竟然能够震裂他圣主级的肉身,简直不可思议。

    “嗡!”

    他祭出自己的圣兵,一口神钟,瞬间放大,向叶帆罩了下去!

    这是与他性命交修的圣兵,浸淫多年如臂使指。

    而且,这口神钟中掺加着一些顶级的神材,使品质更上一层楼,可谓坚不可摧。

    “轰!”

    神钟落下,直接将叶帆扣在了下面。

    与此同时,神钟上符文闪烁,开始炼化他,恐怖的力量如神链一般,将他束缚在神钟之内。

    “我以为多强呢,到头来还不是死路一条!”辛不足幸灾乐祸的说道。

    “很多人都是这样,自以为是,结果却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存在,结果只能是死。”紫樱仙子也如是说。

    他们悄悄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叶帆之前的战力的确惊到他们了,让他们心中很是不安。

    此刻,叶帆已经被扣在了神钟之下,万难脱身了,他们才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这……”

    大魔倒抽一口凉气,想要出手,但却知道自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即便出手也没有用,反而有可能会白白搭上性命。

    “……”

    李愚儿好悬没喊出叶帆这两个字来,刚一出声便被玉蝉子死死地堵住了嘴巴。

    帝傥嘴角浮现出一缕淡淡的微笑,并没有任何表示,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神钟之内,叶帆正在自幼的踱步,他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观察圣兵内部的纹络。

    圣兵已经蕴生出了器灵,此刻正拼命的镇压他。

    然而,叶帆却毫不在意,即便不动用任何神力,仅凭肉身他也能扛得住这样的镇压。

    很快,叶帆便窥得一丝圣兵的纹路与痕迹,对圣兵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唰!

    木青衣脸色骤变,通过器灵,他已经得知了叶帆的状态,拼命的往神钟里灌输神力,参与进炼化叶帆的过程中去。

    “大家一起上,助我炼化这个蝼蚁!”

    木青衣深知,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将叶帆炼化,连镇压都不可能做到。

    一旦神力不继,对手很可能破钟而出,到那时,再想将他镇压就更难了。

    唰唰唰……

    他一声招呼下,其他还闲着的最随着们纷纷动手,打出一道道恐怖的神力,助他炼化叶帆。

    这一刻,叶帆仿佛身处在炼狱之中一般,神钟的钟壁上的一些神兽刻图也消失了,进入神钟之内,参与炼化他。

    彻底了解了圣兵的奥秘之后,叶帆便不打算继续等待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用九天玄冠,从没有自己性命交修的兵器。

    其实也是不需要,有帝兵在,还用得着祭炼其他兵器吗?

    所以,一直以来,他对炼器方面都不太上心。

    可现在不行了,九天玄冠已经不在,他必须要祭炼出属于自己的帝兵,哪怕只是个雏形也行。

    所以他才不惜以身犯险,进入神钟之内,去研究圣兵的炼器手法。

    而今,他已经完全得到了!

    “砰!”

    一声巨响,神钟剧烈震动,而后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

    “怎……怎么会这样?”

    “不!”

    木青衣惊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几乎拼老命一般的往神钟上输送神力,企图挽回神钟碎裂的命运。

    然而——

    “咔嚓!”

    “哗啦……”

    神钟还是碎了,变成了一地破铜烂铁,内蕴的器灵被叶帆活活打散了。

    “噗!”

    木青衣狂喷鲜血,脸色惨白,这口神钟与他性命交修,神钟碎裂,他自己也受到了重创。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傻眼了,被眼前这一幕震得神魂出窍。

    恐惧,在帝傥的追随者中蔓延,每个人再看向叶帆的时候,仿佛在看向一尊魔鬼。

    一名未成圣的领主境修士,徒手打碎圣兵,这简直如神话一般的不真实。

    辛不足感到后脊背发凉,恐惧,不可抑制的在他心中蔓延。

    这一刻,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什么是后怕!

    他的实力远不如罗青和木青衣两人,连他们都不是这无名修士的对手,自己刚才若是不知深浅的贸然动手……

    那后果,想想他都觉得脖子后冒凉风,他毫不怀疑叶帆可以瞬杀了他。

    除此之外,他也知道,叶帆之前手下留情了,否则就不仅仅只是打伤他一名追随者那么简单了。

    紫樱仙子则是一脸的惊骇!

    她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这个自称无名的修士,简直是大恐怖,高手中的高手。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此战之后,年轻至尊中将再添一人。

    这个无名,绝对有竞争帝路的资格,如彗星般崛起,在最短的时间内杀到最强的一列人中去,受众人尊敬和羡慕。

    大魔三人依旧淡定!

    震惊到了麻木,剩下的只有淡定了。

    徒手打碎圣兵,这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想象。

    历史上的确有这样的人,九天玄帝未称帝之前,便徒手迎接过帝兵,比他牛叉多了。

    “是我大意了,看来你绝非无名之辈,值得我出手!”

    帝傥神色冷漠,霸气凛然,直接催动紫麒麟,拉着青铜战车向叶帆冲去。

    在他掌中,一杆神枪如真龙一般,激射出万道枪芒,笼罩了叶帆全身上下各处要害!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