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091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刑天古城街道宽阔,行人如织。

    两旁,酒肆店铺鳞次栉比,叫买叫卖声不绝于耳。

    可以说,刑天古城的繁华,绝对可以在魔界排名前十。

    这是刑家的封邑,刑家在此经营了数千年,早已根深蒂固。

    “魔灵果,两颗魔兽牙一串,物美价廉!”

    “魔兽肉饼,好吃不贵,价格实惠啊!”

    “地龙兽皮,可以做护甲,刀枪不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

    已进入古城,叶帆满耳朵里灌满了各种叫卖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感慨。

    抛却种族概念来说,这些普通的魔族和人族并无二致,如果不是他们身上没有半点血气,很难想象,这些老实巴交的人竟然是邪恶的源头,人形生物的爪牙。

    此刻,叶帆脸色苍白,一头灰色长发,面容邪异,浑身散发着淡淡死气,比魔族更像魔族。

    走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叶帆一边巡视,准备寻找一处落脚点,一边留意周围人的谈话,看能否从这些人的闲谈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很快,他便锁定了一处酒楼,这座酒楼并不高大上,相反很普通,但却囊括了三教九流,魔界各种层面的人都有。

    “就在这里!”

    叶帆心中一动,迈步走进酒楼之中,准备进一步打探消息,好制定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正如叶帆所料,这个酒楼绝对是各种消息的集散地,从修为高深的修士,到社会底层的贩夫走卒,都喜欢在这个酒楼中歇歇脚,喝点酒,吹牛闲侃以消磨时间。

    点了两个小菜,一壶老酒,叶帆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自斟自饮,貌似在欣赏窗外的风景,实际上却在留意周围人的闲聊。

    很多消息,往往都是在闲谈中不经意的流传出来,对此,叶帆深有感触。

    有多少秘密的消息,都是在酒桌上暴露出来的,一旦喝嗨了之后,人往往嘴就把不住门儿了,很多平时不敢说的都敢说了。

    “兄弟,拼个桌子!”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出现在叶帆对面,不等他答应便大咧咧的坐下来,吩咐道:“十斤魔牛肉,一坛老酒!”

    很快,酒肉上来,络腮胡子青年一口气连干了十八碗,一抹嘴角的酒渍,长长地呼出一口酒气,道:“痛快!”

    叶帆也不理他,依旧自斟自饮,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我说兄弟,你也是来碰运气的吧?”

    络腮胡子青年又干了三碗酒,向叶帆问道。

    “碰什么运气?”叶帆淡淡的说道。

    “你不知道?”

    络腮胡子青年一脸惊讶的看着叶帆,道:“当然是一亲芳泽的运气啊,六位老祖已经传下命令,只要姓叶的那个人族奸细再不来,紫魔家族那小荡妇就任由人玩弄,只是,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有这个运气,搞一个孕妇,想想就刺激!”

    说到这里,那络腮胡子青年目射淫光,一脸陶醉。

    “如果他来了呢?”

    叶帆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不动声色的问道。

    “来?”

    络腮胡子青年一脸夸张的道:“他肯定不会来的。”

    “何以见得?”

    “很简单!我哥是封魔坡的狱卒,专门负责看守紫魔家族那小荡妇的,就在几天前,他曾亲耳听到,那小浪蹄子说让他们死了这条心,说当初是她一厢情愿的爱上了那个人族奸细,对方并未对她动情,还说她只不过是那人族奸细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等等。”

    络腮胡子青年笃定的说道:“试想一下,那个人族奸细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为了她而冒险,前来送死呢?所以说,紫魔家族的小浪蹄子的命运早已注定,只是多等了三天而已。”

    听了络腮胡子青年的话,很多正在吃饭喝酒的魔族青年纷纷凑上来,跟他套近乎,希望能够分一杯羹。

    “兄弟,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能不能让兄弟们也爽一下,第一美女啊!能上她一次,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要是能跟她睡一晚,这辈子都有吹嘘的资本了!”

    想到紫幻那张绝世容颜,天成媚态,这群人裤裆里早就支起了帐篷,一个个目露淫光,神色迷离,都在幻想着在紫幻身上恣意驰骋,肆意蹂躏的一幕,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叶帆冷眼旁观,怒火直冲顶梁门,恨不得立下杀手,将这些人一个个全部击杀。

    不过,他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此刻决不能打草惊蛇,只得强压下怒火。

    而后,他在心中暗暗制定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无论如何,也要将紫幻救出苦海。

    紫幻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还怀了自己的孩子,必须救出来!

    若是不将她救出来的话,叶帆心中很容易留下心结。

    对于一个有志证道的修士来说,心中有结是大忌,在以后证道的时候,这点心结会无限放大,最终致使功亏一篑。

    为此,封魔坡即便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上一闯。

    “好说好说,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兄弟们的。”

    络腮胡子青年非常大方,大手一挥,便答应下来,乐得那些淫心大动的魔族青年鼻涕泡都出来了。

    不多时,络腮胡子青年酒足饭饱,招呼伙计结账。

    “哪能让您结账呢!”

    “这一顿我们请了!”

    “到时候还请您多多照顾呢!”

    一群淫心大动的魔族青年抢着付账,马屁拍得震天响。

    “那怎么好意思呢!”

    络腮胡子青年并未拒绝,而是客套了一番之后便扬长而去。

    叶帆不动声色的结账,而后走下酒楼,融入到人群之中。

    他早已锁定了这个络腮胡子青年的气息,不愁找不到他,只是在人多的地方不便下手而已。

    七拐八拐,络腮胡子青年走进一处胡同,推开院门,哼着小曲走进房间。

    刹那间,他仿佛见鬼了一样,定在那里,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因为,就在他面前,一个相貌邪异的年轻人正坐在一张石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你,你……”

    络腮胡子青年差点吓尿了,因为他发现,这个相貌邪异的年轻人,正是在酒楼跟自己一张桌子的叶帆。

    当然了,此刻叶帆并未以真面目示人,仍旧是一副魔族的样子。

    “骗吃骗喝的感觉不错吧?”叶帆淡淡的问道。

    自从这个络腮胡子青年进入胡同的一刹那,叶帆便断定,他根本不是什么封魔坡狱卒的弟弟,他就是个大骗子。

    叶帆也很好奇,这小子哪来的胆子,竟敢冒充狱卒的弟弟在刑天城内骗吃骗喝?

    于是,便出现了刚才的一幕,叶帆的实力比他高太多了,想要先他一步进入屋内轻而易举。

    “咕咚!”

    络腮胡子青年咽下一口唾液,眼珠子拼命乱转,结结巴巴的道:“兄……兄弟,你,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么样!”

    叶帆好整以暇,慢条斯理的道:“你然你敢冒充狱卒的弟弟,想必你一定认识他吧?带我去见他。”

    “你也想分一杯羹?”

    听到叶帆这样说,络腮胡子青年顿时放心了,道:“兄弟,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了。”

    “我并不怎么信任你!”

    叶帆依旧慢吞吞的说道:“所以,我要在你身上下一些禁制,免得你乱说话。”

    “哪儿能呢,我还能分不清个好赖?”络腮胡子青年脸色一僵,强笑道:“兄弟,你放心,不该说的,我绝对不说。”

    “这可由不得你!”

    说话间,叶帆五指齐出,射出五道光芒,打入络腮胡子青年的体内,道:“如果你表现好的话,见到狱卒的弟弟我自会给你解除禁制,否则你会全身麻痒,哀嚎三昼夜才会死。”

    叶帆声音平静,但听在络腮胡子青年耳中却不啻惊雷,惊得脸色都变了。

    受制于人,无奈之下,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带着叶帆向狱卒的弟弟家走去。

    狱卒的家很普通,比普通平民强点有限,看样子狱卒的生活也并不是多么富裕。

    在见到狱卒弟弟的一刹那,叶帆惊讶的发现,他和络腮胡子青年倒有几分相似,难怪这家伙敢出去招摇撞骗。

    “哧!”

    叶帆一指点出,直接洞穿了络腮胡子青年的后脑勺,将其击毙。

    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狱卒的弟弟控制住,连审问都懒得审问,直接搜其神魂,得到想要的消息之后,将其抹杀。

    片刻之后,叶帆变成了狱卒弟弟的样子,而两人的尸体则直接让他焚烧成虚无。

    从狱卒弟弟的神魂中,叶帆得知,狱卒今天正好轮休,晚上去换班,现在不知道跑哪个姘头家胡搞去了。

    不过,在去换班之前,他一定会回家的,因为他的衣服在家里。

    叶帆大摇大摆的潜入狱卒的家中,静待他回来。

    对方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自然也不能硬闯,能够智取当然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傍晚时分,狱卒哼着小曲走进家中,还没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叶帆制住了。

    而后,在简短的搜魂之后,叶帆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一指点出,将其抹杀。

    而后,他运转人面风水术,变作狱卒的模样,穿上狱卒的衣服,收敛自身气息,向封魔坡赶去……

    ……

    ……

    ps:有书友向疯狂发了几张人形生物图,疯狂自己也有收藏的图片,今晚在威信公众号一起发布,大家可以登录威信查看。尚未关注疯狂威信号的朋友,请威信搜索公众号我本疯狂,点击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