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110章 百世轮回
    第二千一百一十章

    从妖族圣地出来,叶帆一度迷惘,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天籁小 说

    五大禁区,他已经走过了三处,神山禁区是不可能去的,凌云天也不会向他开放神山的秘境。

    现在,只剩下西域的轮回湖一处了,若是在轮回湖再无所得的话,他就真的要考虑一下,是不是他真的为天道所不容了。

    三天后,叶帆出现在西域这片辽阔的大地上。

    西域,充满了异域风情,各种建筑也和其他四大域迥然不同,高高的佛塔,舍利子如星辰一般璀璨,照耀着周围。

    自然,也有魔宗的道场,魔云缭绕,乍一看和魔族差不多,但在本质上却有所不同。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魔宗始终屹立不倒,和佛宗分庭抗礼,自然有其独到之处,早就不是只知道杀戮的宗门,否则也不可能存世这么久而没有被剿灭了。

    叶帆的出现,让西域震惊,魔宗的准帝率先出现,邀请叶帆到魔宗小住,并说大魔也回来了,此刻正在魔宗圣地之中。

    叶帆略微犹豫了一下,爽快的答应了。

    在魔宗圣地,叶帆见到了大魔,此刻他已经是尊者境巅峰,和叶帆遭遇到了同样的麻烦,正道的路极其艰难。

    两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相互探讨了很久,研究如何迈出那一步,证道准帝。

    准帝境绝对是一个分水岭,将无数天骄挡在门外,到死也没能走出那一步。

    期间,魔宗的几位准帝也来作陪,说了一些他们证道时的历程,供两人参考。

    修炼到了最后,往往是殊途同归,几位准帝的心得体会,对两人来说绝对是宝贵的经验。

    盘桓数日,叶帆告辞,大魔也准备闭关了,扬言自己这次闭死关,不迈出那一步,绝不出关。

    从魔宗出来,还没等叶帆反应过来,便被几尊罗汉挡住了去路。

    这几尊罗汉浑身金黄,旺盛的气血在脑后形成了九道神环,身穿破旧的僧袍,一副苦行僧的模样。

    “叶圣主,佛子有请,请您到须弥山一叙!”

    几位金身罗汉一齐躬身行礼,向叶帆出邀请。

    叶帆哑然,没想到佛宗的消息倒也满灵通的,恐怕他们早就在这里等候自己了吧?

    想到玉蝉子,叶帆也不好拒绝,而且,他也想看看,玉蝉子的师傅是不是如来佛祖。

    西域须弥山,亘古长存,是西域的标志,也是佛宗的大本营,整座山流淌着信仰之力,佛光普照,安静祥和。

    在须弥山上,有很多寺庙一样的建筑,散着光芒,可以看到不少虔诚的信徒,不远千里,跪拜着到这里朝圣。

    须弥山上禅唱声不绝,让人心灵宁静,涤除杂念,衬托得这座山更加神圣不凡。

    在大雄宝殿,叶帆见到了玉蝉子,此刻,他一脸慈悲相,秃脑瓜子锃亮,身披袈裟,颇有得道高僧的样子。

    不过,在见到叶帆的一刹那,他的形象彻底改变了,直接从蒲团上一跃而起,给了叶帆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兄,你可真不讲究,来西域了也不提前知会一声,不先来看我,却先去看大魔那小子,必须得罚酒三杯。”

    玉蝉子像个话唠一样,拉着叶帆说个不停。

    最终,在玉蝉子的引荐下,叶帆见到了他的师傅,看起来干瘦的一个老和尚,和方面大耳的如来佛祖大相径庭。

    不过,叶帆在这个老和尚身上感应到了一股蛰伏的恐怖气息。这老和尚若是起飙来,恐怕能横扫五域。

    在须弥山上小住了数日,叶帆也得到了老和尚的一些指点。

    当然了,只是他证道准帝时的一些心得体会。

    期间,玉蝉子提议,让叶帆就在须弥山住下来,尝试借助信仰之力迈出那一步,不过被叶帆拒绝了。

    信仰之力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杀敌,用不好也能割伤自己。

    而且,他并不信佛,须弥山的信仰之力只有信佛的人才能动用,叶帆不想因此而禁锢了自己的展。

    最终,在玉蝉子挽留下,叶帆又住了两日。

    两日后,叶帆飘然走下须弥山,向轮回湖方向赶去。

    “师尊,您为何不留下他?”

    待叶帆走后,玉蝉子不解的向老和尚问道。

    他认为,叶帆有证道的希望,若是能皈依佛门,将来必可成为佛宗的骄傲。

    “你不懂!”

    老和尚平静地说道:“你见过几个大帝是寄人篱下的?将来他必将开创出一个不朽的传承,绝对不弱于我们佛宗,这样的人,只可交好,不可交恶,更不能算计他,你明白吗?”

    玉蝉子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低头道:“师尊,我明白了!”

    轮回湖是西域有名的禁地,周围数十万里杳无人烟,修士止步,连飞鸟都没有。

    走在荒凉干硬的大地上,叶帆心潮起伏。

    这些天来,在须弥山上听经,他心有所感,然而却也知道,玉蝉子有自己的心思。

    那是佛门的至高仙典度化经,可以度人入教,玉蝉子想让他遁入佛门,如果不是之前的交情,他早就翻脸了。

    现在大敌当前,一切私人恩怨都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一致对外。

    “须弥山,我会再走上一遭的!”叶帆自语,眼底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

    不久后,他进入轮回湖边缘,远远地便看到一座大湖横亘在大地上,犹如镜子一般,波澜不起。

    “刷!”

    叶帆毫不犹豫的纵身跃进湖中,如一条游鱼,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水下的世界也是一片死寂,没有鱼虾,也没有水草,湖水清澈的像空气一样。

    下潜了八千米,叶帆突然身上一轻,进入一片特殊的空间,这里没有水,天空是碧蓝的,周围一丝风也没有。

    前方不远处,一座高高的石台,石台上横亘着一口巨大的石棺,仿佛能压塌万古诸天。

    “你来了!”

    石棺中传来轮回之主冰冷的声音。

    “晚辈叶帆,拜见前辈!”叶帆恭敬施礼,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万古轮回一梦中,谁言岁月已匆匆。你真的想好了吗?”

    轮回之主有些诧异的问道,他很难相信,叶帆有如此魄力,敢尝试这种无上妙法。

    “想好了!”叶帆点点头,坚定的答道。

    “你要知道,大梦万古,经历百世轮回,你很可能会无所得,反而会死在梦中,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若是还执意要进入轮回,就到对面的冰玉床上躺下便可,你自己选择吧!”

    说罢,轮回之主再次陷入沉寂,连微弱的波动都消失了,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不用考虑了,我愿意尝试!”

    叶帆毫不犹豫,直接向冰玉床走去。

    和衣而卧,躺在冰玉床上,叶帆很快便进入了深度睡眠中,神识进入了轮回。

    梦中的第一世,他毫无实力,没有任何修为,完全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终在七十岁的时候寿终正寝,一世孤寡,死后却有不少人扶柩而行,痛哭失声。

    虽然是在梦中,但叶帆的善良本性没有变,他还是那个心地善良,嫉恶如仇的叶帆。

    短暂的一生结束了,叶帆很快再度轮回,开启了第二世,这一世,他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在生死线上挣扎,在四十岁的时候,由于意外,失足摔死。

    紧接着,他又开启了第三世,这一世,他变成了一个渔民,滨海而居,每天出海打渔,过着清贫的日子。

    这一世,他活了五十五岁,头花白,在一次出海打渔的过程中葬身海中,气绝身亡。

    第四世,他是一个郎中,走街串巷,悬壶济世,博得了一个神医的美名。

    然而,医者不能医己,他最终得病而亡,临死前吐血数升,惨不可言。

    第五世,他又成了个商人,锦衣玉食,娇妻美妾,赚了数不尽的财富,可最终,金钱难买命,他在八十岁的时候寿终正寝。

    第六世,他化作一个士兵,戌边卫国,奋勇杀敌,最终倒在了敌人的冷箭之下。

    第七世……

    第八世……

    大梦万古,叶帆经历了百样人生,当过乞丐,做过将军,也当过皇帝,开创了一个繁荣的盛世。

    然而,最终仍旧免不了一死,这是定数,天道使然,他无法改变。

    经历了一次次的生老病死,经历了一场场酸甜苦辣,让叶帆有了质的蜕变。

    经历,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没有经历过挫折、失败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若是一般人,很有可能会沉沦在轮回之中,永远不会醒来。

    然而,叶帆终究非常之人,在一次次梦境中的轮回里,他逐渐掌握了轮回的本质。

    自此,他便不再被动的轮回,而是可以操控自己的命运轨迹。

    第一百世,他极尽辉煌,天下皆知。

    在他百岁的时候,仍旧精神矍铄。

    在普天同庆,为他过百岁大寿的时候,叶帆微笑着说道:“梦该醒了,百世轮回,我并未迷失!”

    话音落,他溘然而逝,神识回归,从冰玉床上坐起来,回到了现实。

    此刻,叶帆犹如一个智者,眼神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

    百世轮回,体验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遭遇,叶帆受益匪浅。

    然而,准帝壁垒犹如仙金一般,难以打破!

    “难道,我要止步于此了么?”叶帆自问。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