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112章 生离死别
    从仙坟归来,叶帆有些失落!

    毕竟,任谁经历了如此多的挫折,心境也不会平静。

    自从踏上修炼之路,他可以说一路顺风顺水,虽然遭遇到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境,但都顺利闯过了。

    然而,这次的准帝壁垒,却让他有种难以打破的错觉。

    “每个人的道,都是不同的,准帝之所以能够将大多数天骄挡在外面,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在离开仙院的时候,老不死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准帝之下,还有迹可循,准帝之上,已经没有什么痕迹了,必须要你自己披荆斩棘,闯出一条路来。”

    一连数天,叶帆都在苦思冥想中度过,各种方法都尝试了,却都没有效果,难道,他真的要止步于此了吗?

    如果没有人形生物的入侵,没有黑暗动乱,他就算暂时止步于此也不会焦虑。

    毕竟,用了不到四十年便达到尊者境巅峰,成为绝顶圣主,战力可逆斩准帝三重天,在整个修炼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黑暗动乱却逼得他不得不奋起,寻找突破执法。

    看着叶帆每天愁眉不展,做母亲的灵韵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按照灵韵内心的想法,只要叶帆能够平平安安的,能不能证道准帝一点也不重要。

    然而,她却也知道,叶帆要救苏琉璃,而且胸怀天下苍生,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除此之外,叶帆也有自己的私心,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没有了人形生物的威胁,争斗是在所难免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强大起来,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所在意的人。

    实力,永远是第一位的!

    亘古亘今常如此,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纵然是帝族也有没落的一天。

    万古世界太遥远,他只争朝夕!

    只要在他叶帆有生之年,必须要护佑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的周全,这是他的心愿。

    心愿未了,他不可能就此止步。

    “帆儿,你知道吗,当初,你的名字是为娘为你取的,意思就是让你不畏风浪,扬帆远航。”

    这一天,灵韵找到叶帆,语重心长的说道:“但是,为娘更希望你开心快乐,无拘无束,每天看着你愁眉不展,为娘心中……就像刀割一般!”

    “妈……”

    叶帆大为感动,哽咽着说道:“孩儿让您为我担心了,是孩儿不孝。”

    “孩子,什么都不要说了!”

    灵韵轻抚叶帆的头发,慈爱的说道:“准帝,是要将自己融于天地之间,和天地共存,才能发挥出天地之力,而天地的本质,无非是阴阳和生死两种,想要彻底领悟,必须要经历生人世间的生离死别。”

    灵韵娓娓道来,将自己突破时的一些感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叶帆。

    纵然叶帆从未向她说过自己遭遇的困境,但灵韵冰雪聪明,早就看出来,叶帆正是为如何迈进尊者境而困惑。

    “想当初,为娘和你一样,也遇到了这个瓶颈,足足八年,都没能突破,当时为娘都快绝望了。”

    灵韵的声音非常平静,但平静中却隐藏着曾经的惊涛骇浪,叶帆知道,母亲当初可能遇到了比他更大的困难。

    但是,凭借着毅力,最终母亲闯过了那一关,证道准帝。

    “当初,为娘突破之时,脑海中全是回忆……”

    灵韵说出了突破时遇到的情形。

    当时的她,想起了当年的遭遇——被自己的亲哥哥陷害,遭到整个玄界修士的追杀,数次频临绝境,可以说历尽了九死一生,最终在玄兽森林无意间闯入世界通道了,降临在地球的天山。

    最终,在她濒临死亡的时候,遇到了邪皇褚玄机,凭借着精湛的医道,褚玄机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拜入了褚玄机的门下,成为她第二大弟子。

    事实上,灵韵当年的修为,早就超越了褚玄机,但为了掩饰身份,一直非常低调,也没有走下过天山。

    后来,叶文昊到天山游玩,遇到了在山巅修炼他的她,顿时惊为天人。

    在叶文昊苦苦追求下,灵韵动心了,也是出于对外界的好奇与向往,她跟着叶文昊下山了。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外界的世界很凶险,处处充满了尔虞我诈,虽然没有玄界那样强绝的修为,但人心叵测之处,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终,她遭到了叶文昊的抛弃,更是在叶家大院受尽了羞辱,被人驱赶。

    那一刻,她万念俱灰,感觉上天抛弃了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心相爱之人,却没想到对方却是一个贪慕权势,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按照她当年的修为,如果想要大闹的话,叶家早就不存在了,整个地球也没有能和她抗衡之人,就算是当时龙榜第一高手的炎,也休想在她手中走上三个回合。

    然而,她却什么也提不起精神了,万分失落的黯然离开了叶家,选择回到天山,永世也不再出世了。

    正是那份经历和回忆,让她再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也让她有了突破的契机,最终证道准帝。

    灵韵的一生,可以说充满了悲剧色彩,逼得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快速成长起来。

    这些说起来容易,平淡无奇,但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那究竟是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痛。

    叶帆感慨万千,同时为母亲感到不值与庆幸。

    不值,是因为她看错了父亲,当初,父亲那样做,虽然也有苦衷,但总的来说却是辜负了母亲。

    庆幸,是因为母亲始终没有放弃,若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种团圆的结果了。

    “母亲,谢谢您!”

    叶帆真诚的向母亲道谢,而后说道:“我打算闭关几天,好好消化您的这番教诲。”

    “孩子,不要勉强自己,一切顺其自然,准帝感应天道,就是要顺其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灵韵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骄傲。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叶帆将自己关在一处石室,回忆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几天时间,他仿佛重新走过了一生,最让他感动的,还是苏琉璃为他挡住必杀一击的情景。

    那一幕,在他脑海中深深的烙下,挥之不去。

    什么叫生离死别,这就是生离死别,苏琉璃虽然没有死,但却和死了没有什么分别。

    神魂被打散,焉能重生?

    在那一刻,叶帆真切的感受到了生与死的法则。

    万物,都难逃轮回!

    但,轮回并不代表死亡。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生命,就像野草一样,是无法彻底摧毁的。

    这一刻,他隐隐有了一种突破的迹象,浑身道韵缭绕,有天道的诵经声响起。

    中原圣地草木逢春,生机盎然,每一处都散发着生命的光辉,有异象频频发生,山流霞色,地涌甘泉。

    天降祥瑞,这是有人要证道准帝的征兆。

    整个中原圣地,有可能证道准帝的,只有叶帆一人!

    一时间,整个中原圣地沸腾了,很多弟子都在欢呼,认为中原圣地崛起的日子到了。

    一个圣地,两尊准帝,纵然和那些传承久远的圣地和无上大宗相比,也毫不逊色。

    更别说叶帆在没有证道准帝之前,便可斩杀三重天的准帝,一旦证道,战力将不可想象。

    然而,几天过去了,叶帆仍旧没有证道的迹象,让很多人在失望之余,也感到有些诧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已经天将祥瑞了,按道理说,叶帆经过立刻证道才对。

    可如今,却一点也没有证道的迹象,难免让众人心中生疑。

    “厚积薄发,最终一定能够证道,准帝,挡不住我的脚步!”

    叶帆暗暗给自己打气,对生与死的感悟,让他急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数天后,叶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中原圣地。

    他决定,带着苏琉璃重返地球,去感受曾经的点点滴滴,在平凡中感悟生死的真谛。

    几天后,叶帆顺利通过了杀阵的封锁,穿过世界通道,降临在地球。

    此时,地球已经进入了寒冬,万物凋零,一派肃杀之象。

    即便是在哈维沙漠,也是天寒地冻,雪花飘落,很快便化作水渍,将沙漠的表面冻得硬邦邦的。

    叶帆来到灵山脚下,这里是他和苏琉璃初次相见的地方。

    “琉璃,你还记得吗,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当初,你是那样的刁蛮无理……”

    叶帆喃喃的诉说,脑海中回忆起当初他在灵山脚下遇到苏家姐妹花的情景。

    那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可却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旁边,有藏民经过,看着叶帆一身奇怪的装扮,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碰见个神经病,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眼圈发红,默默流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一向坚毅的叶帆,此刻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个时候,他又怎么会想到,会有今天这种境遇?

    人生,处处充满了变故,谁也不知道在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

    “你们看,那神经病像不像联邦叶主席的儿子?”

    有人眼尖,指着叶帆向身边的人询问。

    “你可拉倒吧,叶主席的儿子,那是什么人?神一样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更不会伤感流泪了。”同伴鄙夷的说道。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让他们嘲笑的,正是他们口中的神!

    ……

    ……

    PS:有哥们、姐们说这两天有点水,说一下吧。

    叶帆的路和所有人的路都不同,他要走出前无古人的路,成为大帝们等候的人,平定史上最强的黑暗暴乱,岂能容易?另外,准帝境,生与死,这是一种感悟,需要多一点笔墨。

    说实话,这些章节比打打杀杀、装逼踩人难写多了。

    最后,喜欢踩人打打杀杀的朋友不要急,精彩快到来了,后面就是大战!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