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屌丝道士 > 《屌丝道士》正文 第三十九节 尸斑
    中午,我和徐小灵吃饭的时候,徐小灵谈到了今天早晨的新闻,报道的正是:男子迷晕情人,装箱抛入大海,计划天衣无缝,怎会露出马脚。

    徐小灵说道:“据新闻说,昨天半夜有个神秘男子到派出所匿名报案,凶手才被抓起来的,真好奇,那个报案的人怎么会知道杀人凶手是崔志海。”

    我轻笑了一下:“你就那么想知道?”

    “嗯,很好奇呢。”

    我放下筷子,擦了擦嘴:“事先声明,我跟你说实话,你不能生气。其实报案的人就是我啦,昨晚我有行动,但是怕你担心,就和你说谎了。”然后我把女鬼的事给徐小灵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徐小灵问道:“你今晚还有活动吗?”

    我点了点头:“有,都是程东找来的客户,明天晚上也有呢。不过小灵姐你放心,我现在都是带团队一起行动的,更何况我体能也比以前更强了,不会有危险的。”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明天是周五,明晚我要跟你一起去。”

    看她那副表情,如果不答应,她马上就会生气,于是我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得不说,我越来越喜欢和她在一起了,她懂得关心人,又从不耍小脾气,长得又漂亮,真是世间少有的好姑娘。

    晚,五点,贱男还没回来,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丫告诉我正跟女朋友在外面吃饭,吃完就回来。

    他有女朋友?!没听说啊……我愣了几秒钟说道:“好吧,那你七点左右到馨苑小区门口等我。”

    当我接徐小灵到家的时候,老妈已经做好饭了,吃完之后,稍坐了一会儿,我便送徐小灵回家,从这里坐公交车到她租房的小区,只要十五分钟。

    将她送到楼下,徐小灵叮嘱道:“晚上小心点。”

    我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转身离开了。

    打车来到馨苑小区,发现贱男正站在大门口,穿着一身新衣服,当我走到他身旁的时候,我完全震惊了!

    彪河马的上衣!

    阿迪大丝的裤子!

    手里拿着一瓶康帅傅矿泉水!

    脖子上带着一条非常粗的金项链,还tm掉漆了!

    而此时,这b臭显摆的晃了晃‘劳力土’手表说道:“大哥,经过我高超的砍价手法,这一身才花了八十五块钱,而且全身上下都是高仿品,我觉得太值了,明天也带你去买一套吧!”

    我强忍着吐血的冲动说道:“不用了,我觉得,你还是穿西服配裤衩吧……”

    ……………………

    根据程东介绍,联系他的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妇女说,他丈夫最近几个月忽然性情大变,对她和孩子又打又骂,而且每天半夜都起床磨刀,非常恐怖,她曾请医生上门看病,但却被她丈夫拎着菜刀撵了出去,她实在没办法,只好请个道士过去看看,他丈夫是不是被脏东西缠住了,由于这户人家只是普通家庭,所以只肯付一千块钱酬劳,其实就算不给钱,我也会来的。

    我一边思考事情,一边带贱男在小区行走,忽然,贱男严肃的说道:“大哥,等一等!”

    我赶忙回过神来,贱男天生能看到鬼怪,难道说他发现了什么情况?我一手按在裤兜上,准备随时抽出符咒,环顾左右问道:“怎么了剑南,你看到什么了?!”

    贱男说了一句话,气的我七孔流血:“大哥,有蛐蛐儿……”

    我精神崩溃,双眼无神的来到一个单元门前,按了下电子铃,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了出来:“哪位?”

    “我是张小龙。”

    “请上来吧。”

    进屋之后,发现屋里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面容憔悴,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应该是她儿子。妇女看到我和贱男都如此年轻,更露出了愁容,似乎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能力。

    我安慰的说道:“阿姨,不用担心,我们虽然年纪小了点,但经验很丰富,您先生的病情我已大致了解,他可能是精神病,也可能是被鬼物操纵,如果是精神病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对了,您先生不在家?”

    妇女叹了口气:“他最近每晚都出去打牌,很晚才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他以前从不打牌的,真不知他为什么会性情大变。”

    “哦,那他平均几点回家呢?”

    她请我们坐下,拿出两罐可乐说道:“每天都要十点钟左右才回来,唉,我们这个家以前很和睦,可现在我却被迫和他分居,真不知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男孩性格很内向,一言不发,据妇女介绍,这孩子过了暑假就上初三了,所以孩子回房间学习,妇女给我们讲起了他丈夫的情况。

    原来,她丈夫叫于成,以前性格温和,人缘很好,但自从今年清明节扫了一次墓之后,他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让人觉得很陌生,开始的时候,他只在家里闹,后来竟然闹到了公司,公司领导没办法,只能给他放了个长假。

    于成每天半夜都起床磨刀,非常吓人,而且最近每晚六点左右都会出去‘打牌’,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回家,看一会儿电视,晚上继续磨刀,从十二点左右一直磨到凌晨两三点,然后才消停一阵,至于白天,于成屋子的门紧锁,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而妇女最近几个月都在孩子的卧室睡觉,不敢去打扰性情大变的丈夫。

    贱男此时正拿着他的‘诺基友1100’一边傻笑一边发短信,根本就没认真听妇女讲话,我无奈的摇摇头,暗自思考起来。清明节,扫墓,性情大变,半夜磨刀,白天关门拉窗帘,这些迹象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精神病,倒像是有邪物作祟。

    但如果真是邪物作祟,就麻烦了。

    为什么?

    因为根据描述,那男人已经性情大变四个多月,如果被鬼附身这么久,他早就阳火衰竭而死了!我皱着眉毛,这次的问题太棘手了……

    ……………………

    晚,十点零七分,我和贱男躲在男孩的房间,妇女在辅导孩子学习,正当此时,只听门被打开了,我暗暗警惕了起来,只听一个脚步声走了进来,进入了另一间卧室,其实我本来是想藏进那男人的卧室,可那个卧室门用一把锁头锁着,而妇女没有钥匙,所以我们只能躲在这里。

    听到关门声,我给贱男使了个眼色。

    而贱男还傻逼呵呵的问我:“大哥,你眼睛怎么了?”

    我气的是两眼发黑,低声吼道:“跟我出去!”然后拿出一张阴符,凭空点燃,熄灭了自己双肩的阳火。

    来到另一间卧室门口,我悄悄拧了一下门锁,发现里面已经反锁了,而我转动球锁发出的声音也被里面的男人听到了,里面传出一个沙哑到极点的声音:“谁?”

    既然被识破了,那就没必要再装下去,我运足了力气,一脚将门踹开!

    屋子里漆黑一片,并没有开灯,但借着客厅的亮光,隐约能看到里面站着一个人影,可我却瞳孔一缩,因为那人的身上竟然没有阳火!三盏阳火全灭!

    屋子里有一股刺鼻的霉味,我伸手拍了一下门口的灯开关,上面的灯管晃了几下,亮了起来。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一个男人站在窗户附近,光着膀子,此时正不急不缓的穿着衣服,他身上大面积淤红,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发紫,贱男根本就没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反而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道:“大哥,这人有皮肤病吧?”

    “是尸斑。”我凝重的说道。

    “尸斑?不是死人才有的吗?”

    “嗯,看他身上的尸斑,颜色已经转紫,看样子已经死了很长时间……”我沉声说道。

    他此时已经穿好了西服,又带了个白手套,掩盖住尸斑,虽然他身体大面积被尸斑覆盖,但他的脖子和脸上,除了毫无血色之外,跟正常人完全一样。

    穿戴整齐,他终于将目光看向我和杨剑南:“你们是什么人?”

    面前之人已经死亡,可却仍能行动,很明显是被鬼物操纵,而且这个鬼物道行很深,比木梳女鬼还强!但他不安安分分的做鬼,却杀害了一个生命,不可原谅!我有些愤怒的低喝道:“妖孽!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将人害死!今日留你不得!免得你日后再造杀孽!”

    “哈哈哈哈哈……”他仰头笑了一阵,从后腰摸出一把锋利的菜刀:“就凭你们两个小娃娃?老子占山为王的时候,你们爹妈还没出生呢!为了避免你们将消息走露出去,今天你们就留下吧!”说着,他拎着菜刀就冲了过来!

    妇女听到狂笑声,也从孩子的卧室走了出来,见男人正拿着锋利的菜刀砍向我们,她尖叫了一声,就要过来阻止,我抓住男人的胳膊,回头喝道:“别过来!危险!”

    就在我分神的时候,只觉一道阴风向我的面部袭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