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官网 > 《屌丝道士》正文 第四十节 陷害
    下意识的向后仰头,一只拳头从我眼前划过!杨剑南冲到于成身后,用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威胁道:“把刀放下!否则勒死你!”

    我掐着于成拿菜刀的胳膊说道:“用这招威胁他不管用!快去找绳子!”

    而妇女怕闹出人命,正在后面焦急的打110,于成已经死亡的消息我还没告诉她,因为那对她的打击太大。

    杨剑南抢下于成手中的菜刀,跑出去问妇女:“阿姨?你家有绳子吗?快找找!”

    此时的于成根本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毫无痛觉,所以不论我怎么打,他都像没事人一样,而且他的身手也很利索,就在此时,我发现了他的破绽,猛踹了他肚子一脚,在他向后趔趄的时候,快速从兜里掏出一张清心符,按在于成的额头上!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清心符还有没有效果,因为清心符的工作原理是:被鬼上身后,受害者身体和思维完全不受控制,处于一片混乱状态,清心符的作用就是帮助受害者恢复清醒,受害者一旦恢复清醒,上身的鬼就必须被迫离开了。

    而这幅身体早就死亡了。

    但于成此时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心中大为惊奇,难道说清心符生效了?

    我走进了一些,发现于成还是没有动作,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忽然跳了起来,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菜刀,来了一招力劈华山!刀刃直奔我脑袋砍来!我下意识的举起胳膊抵挡。

    “铛!”

    我只觉得肩膀一酸,幸好胳膊上带着三个铅块,否则这条胳膊就报废了!

    我现在觉得很无奈,对方根本就是个死人,就算打断他全身的骨头他都不会感觉疼,而且清心符对他无效,这个鬼不出来,就算用承影剑,对他造成的伤害也是有限的,阳符之类也是一样。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捆起来,等明天中午太阳猛烈之时,将他拖到外面让太阳曝晒,再配合承影剑,才能逼鬼离开这具尸体。

    贱男找来了一截绳子,我们试图捆住于成,但他的力量太大,每次即将得手的时候,他就会放出用阴气控制地上的菜刀,砍向我们,就像隔空取物一般,这也是鬼物的能力之一,当然,必须是道行高深的鬼才有这种能力,像流血大姐,就不具备这能力。

    杨剑南毕竟没有接受过训练,动作没我敏捷,他的胳膊被划出一道口子,血流的满胳膊都是,此时还在不断的滴血,我赶忙掩护他,让他离开这间屋子,出去包扎,万一流血过多,会有生命危险的。

    贱男出去包扎,我单独对付于成,不禁暗暗叫苦,如果他是个正常人,此时早就被我打的失去行动能力了,但他却依然很勇猛,挥舞菜刀,刀刀直取我的要害,若不是我带着铅块,可以抵挡菜刀的攻击,估计早就被他砍死了……

    十几分钟后,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与此同时,一个脚步声从后面向我走来,我没有回头的说道:“贱男,你出去,这里危险!”

    但身后响起的却是一个诡异笑声,我大惊之下,一脚踹在于成身上,将他逼退,然后赶忙回头,发现站在身后的不是贱男,而是那个孩子!他脸上阴气弥漫,很明显是被鬼上身了!该死!怎么会有这么多鬼的?

    只见孩子伸出单掌,一道阴气从他掌中弥漫而出,孩子控制着地上的一把水果刀漂浮起来,猛地一挥手,水果刀化作一道寒光,向于成的心脏部位射去!

    我愣住了,难道这孩子是来帮我的?他的攻击目标居然不是我,而是于成!

    “噗!”水果刀插进于成的心脏,尽根没入!

    孩子做完这一切,转过身,哭着跑了出去:“呜……妈妈!他杀死了爸爸!我亲眼看到他杀死了爸爸!”

    我忽然反应过来!刚才响起的敲门声,应该是警察到了,所以孩子才过来杀掉于成,之后再哭着跑出去陷害我!为什么会这样?

    而被刀子插中心脏的于成此时也一脸疑惑,由于他本就是个尸体,所以就算把他心脏挖出来,他也照样能动,但听到外面有警察走过来的声音,他对我诡异一笑,躺在了地上。

    四个人站在卧室门口,举起枪对我命令道:“把手举起来!不许动!”

    我紧握着拳头,发出咔咔的声音,深吸了口气,将手举了起来,而那孩子,还在不停的哭泣,只是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会对我诡异的笑上一下。

    妇女此时也在不停的哭泣。

    贱男在客厅被另一个警察制服了,似乎带上了手铐。

    一个警察慢慢走过来,给我也带上了手铐,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心脏插着一把水果刀,地上流出了一滩血液,年轻的警察用手枪抵着我的太阳穴,语气态度很差:“给我蹲下!”然后骂骂咧咧的说道:“晚上值个班都他妈不让人消停,小屁孩胆子倒是不小,还敢杀人?”说着,他还在我身上踢了一脚。

    我很想跳起来给他一拳,但形势比人强,他们又是执法者,如果我现在袭警,他们有权利当行将我当场击毙,我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道:“警察同志,请你掀起这具尸体的衣服看一看,他身上已经出现了紫色的尸斑,证明他已经死亡了很长时间,而且我也没有杀他。”

    “少他妈废话,给我老实点!”年轻警察不满的说道:“那孩子亲眼看见你杀了他父亲,你还敢狡辩?”

    而此时,孩子也配合的哭道:“警察叔叔,就是他杀了爸爸,我亲眼看见他用刀杀死了爸爸,呜呜,坏人,你还我爸爸……”

    年轻警察从兜里拿出一根甩棍,将棍子甩开之后,挑起了于成的西服,发现于成身上果然有红色和紫色的痕迹,我镇定的说道:“警察先生,我说道没错吧,他身上确实有尸斑,而且……”

    还没等我说完,年轻警察打断道:“什么尸斑?这根本就是打斗过程中造成的淤血,带走带走,带回局子里让你尝尝厉害,看你还敢不敢嘴硬!”

    我和贱男分别被带上两辆警车,警察给法医打了电话,法医很快就回到现场验尸,我相信清者自清,可让我疑惑的是,上了孩子身的那个鬼是谁?‘于成’似乎并不认识他,因为他当时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可那个鬼为什么要陷害我呢?

    进入警局,我和杨剑南被分开审讯,进入审讯室,我被搜了身,将几张符纸,承影剑、手机全都搜了出来,放在桌上,年轻警察不屑的问道:“符纸?没看出来,还是个骗子呢,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们都是无神论者,我实话实说,他们保准不信,但这关系到我的清白,所以我将事情的原委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最后还附加了一句:“只要法医辨认出尸体的死亡时间不是今天,我就是清白的。”

    “荒谬,信你才有鬼呢,不老实交代是吧?老李,把他带到小黑屋去,先饿他一天,我去看看另一个有没有交待。”年轻警察似乎很有话语权,命令一个中年警察道。

    走到门口,我回头说道:“那剑柄是西周时期的古董,希望你好好保管。”

    中年警察将我押到一件很小的房间,然后锁上门走了出去,我暗叹了口气,又要让爹妈担心了,赤矢命实在是太强大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杀人犯,看来出去之后要开始做善事了,女侠说过,做善事可以有效缓解霉运缠身。

    闲来无事,我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打坐,不知坐了多久,我站起身敲门,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我客气的说道:“警察同志,我想方便一下。”

    “憋着!”

    我皱了皱眉毛:“虽然被你们抓起来了,但我目前也只是嫌疑犯而已,我有人身自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警察哼笑一声:“还要人身自由?法医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的死亡时间就是今天,而致命伤口就是心脏的那一刀。”说着,警察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愣在原地,脑海中一片混乱!怎么可能?于成明明已经死了很多天,他身上的就是尸斑,我不可能看错的,而且他身上没有阳火,很明显已经是个死人,法医怎么会鉴定出这样的结果?

    鬼?鬼!难道又是鬼干的?它们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

    现在只有慕容能救我了,相信我父母接到消息的时候,慕容也会知道,等慕容来了,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冷静,等待。

    也不知杨剑南怎么样了,不过仔细想来,他应该没事,毕竟他有精神病证明,就算真杀了人,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至于厕所,不让去就算了,派出所最多只能扣留我24小时,之后要么放人,要么送到拘留所,估计放了我的可能性不大,应该会被送去拘留所吧……

    (明天进入第二卷:鬼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