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科幻小说 > 屌丝道士 > 《屌丝道士》正文 第八十一节 黑虫子
    大姐虽然很感激,但仍然用阴森的声音说道:“谢谢~~”

    “没事儿,大姐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有什么困难直接跟我说,我的钱本就是拿来做善事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不论你多缺钱,也不能擅用自己的能力出去骗钱或者抢钱。”

    ……………………

    徐小灵昨天就回庆天市了,所以我刚回家放好东西,就赶到了她的住处,以前我们每天都要见面,一下子分开十多天,我还有点不适应了。

    徐小灵打开房门,我直接抱住了她,在她脸上蹭了蹭,趴在她耳边说道:“小灵姐,我好想你。”

    “哼,前几天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还气我说,你在老家泡了个妞吗?”徐小灵假装生气的说道。

    我放开徐小灵,掏出手机,调出和大表姐的合照说道:“小灵姐你看,这就是我在老家泡的妞。”

    徐小灵轻轻揪着我的耳朵:“好呀你,你还真敢去泡妞。”

    我配合着哎呀几声,然后笑嘻嘻的说道:“那是大姑家的大表姐。我的小灵姐这么优秀,我哪舍得去泡别的妞?对了小灵姐,老家的亲戚们都夸你漂亮呢,我给他们看了你的照片,说你就是我女朋友呢。”

    “臭美,谁是你女朋友?”徐小灵一边帮我把衣服挂起来,一边说道。

    “当然是你,连伯父都同意了。”

    “对了,我问你,这戒指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小灵从脖子上摘下一根红绳,绳子上栓着那枚银戒指。

    “我爱你,所以把最好的给你。”没错,就算我明知道这是空间戒指,也可以毫不犹豫的送给她!

    徐小灵将戒指放在我手上:“护身符我可以接受,但这枚戒指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再说,万一被我弄丢了或者弄坏了怎么办?还是你自己收着吧,乖。”

    “可是,小灵姐……”

    还没等我说完,徐小灵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我嘴唇上。

    这空间戒指,我的确想好好研究一下,毕竟我现在要面对徐家的压力,如果能在空间戒指里发现些宝物的话,或许就可以缓解压力,何况我还答应了徐家主,会给徐家一份比空间戒指还好的聘礼,否则我tm上哪去整啊!

    为什么当时不把戒指直接给他,将小灵姐娶回来?因为离他越近,我暴露的就越快,到时候不单我有危险,连戒指也白搭了,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当时才许诺更贵重的聘礼,才把戒指拿了回来。

    我问徐小灵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流血大姐家看看,徐小灵柔声说道:“小龙,我的假期只剩下两天了,来不及,你自己去吧。”

    我有些失望的说道:“我们刚见面就又要分开了吗?要不,这两天陪你,等你上班了我再走。”

    “不行。”徐小灵拒绝道:“大姐平时帮了不少忙,现在人家有事,我们怎么能耽搁呢?”

    我最喜欢徐小灵通情达理这一点,于是点点头说道:“那,今天陪你,明天走,行吧?”

    ……………………

    次日,下午两点,我赶到了大姐父母的家。

    大姐父母的家也住在奇凌市,不过并不在市区里,而是在奇凌市的一个县城中,家里有个小院子,院里有个破房子,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塌了一样。

    大姐虽然现在道行不错,可以让人看到她,但她也从没在父母面前现过身。

    老两口靠低保过日子,自己种点小菜,勉强能混个温饱。

    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老两口正在院子里收拾煤球,他们用陌生的眼光看着我问道:“有事吗?”

    我和善的笑了一下:“大爷,大娘,你们好,几个月前,你们的‘低保存折’里是不是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万多块钱?那是我打给你们的。”

    “没有的事儿!”大爷忌惮的说道,好像怕我抢钱一般。

    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大爷,您别激动,我认识你们女儿,孙大姐对我有恩,我是前来报恩的。这次要办的有两件事,第一,把你家的房子重建一下,第二,解决小苗苗上学的问题。”

    “真的?我闺女对你能有啥恩?”

    “总之就是有恩,如果二老不相信的话,可以请律师或警察介入,我只是为了报恩而来,不会坑害你们的,修房子也不用你们掏一分钱。”

    大娘听我这么说,赶忙招呼道:“小伙子快请进屋!这世上真有好心人呐……”

    进屋之后,我看到了大姐只有六岁的小女儿,这孩子很瘦弱,似乎长期营养不良,衣服上全是补丁,她拿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正坐在炕上玩弄,似乎害怕生人,总用眼睛偷偷瞄着我。

    我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一包早就准备好的糖果说道:“小苗苗,叔叔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今天是特地过来看你的,拿,这包糖果送给你,明天叔叔再给你买几套新衣服。”

    可惜这小女孩很怕生,一直低头抱着布娃娃,不敢看我,我将糖果放在她身边,跟大姐的父母聊了起来。

    聊起来之后,大娘就哭了,哽咽着说道:“你,你大爷,你大爷的……”

    我赶忙擦了擦冷汗说道:“大娘您别哭,慢慢儿说。”

    我这赤矢命逆天了,做好事儿的时候都能被人骂‘你大爷的’……

    大娘擦了擦眼泪:“你大爷的糖尿病很严重,每个月都要买胰岛素,不然就会烂手烂脚,可我们全家的生活来源就是每个月280块钱低保,这钱几乎都给你大爷买药了,我们身体都不好,种点菜勉强够自己吃的,淑梅死的又早,孩子他爸根本就不管这孩子,所以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也没钱供她去学校……”

    聊了一个多小时,我决定离开,明天就找施工队过来……

    虽说这里也是奇凌市,不过坐客车回家回家的话,要三个多小时才能到,我是懒得折腾,所以想在附近找个地方住。

    但这大过年的,小旅店基本全都关门了,幸好附近有个三星级宾馆在营业,虽说每天房费要二百多块,但我实在没别的选择,只能住进这里。

    只是我没预料到的是,住进这里之后,赤矢命又发挥了强大的负面效果,怪事接二连三,接踵而来……

    走进宾馆,要了一间双人大床间,一晚上要260,把我心疼坏了!听到房费包含早餐之后,我心里才平衡了一些。

    盖房子的话,我至少要在这边停留半个月,光是房费就要四千块钱,太贵了!

    房间在5楼,507,简单收拾一下,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多了,于是我准备下楼吃点东西。

    在附近的小饭馆要了碗面,吃完之后,我无精打采的回到了酒店。

    刚走进酒店门口,就见对面有个女人疾步走来,走着走着,忽然眼睛一翻,倒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口中不断吐出异物,好像是方便面……

    我这刚吃完面回来,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我也整吐了……

    但还是强忍着恶心,走上前去。

    酒店的服务员和保安也全都跑了上去,掐着女人的‘人中穴’呼唤:“女士,女士你醒醒!”

    我站在旁边说道:“这好像是抽风吧?要在她嘴里放一张卡片,防止她咬断自己的舌头,然后赶紧送到医院,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其实我也不太懂,只是以前听说过这种病。

    保安和服务员七手八脚将那女人抬了出去,既然人家都有这么多人了,我就不跟着掺合了,坐电梯回到了楼上,心中暗暗庆幸。

    为什么庆幸?因为我是赤矢命啊!那女人如果走到我身边才吐出来,那我可就中大奖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胃里怪怪的……

    房间里有电脑,可以上网,我打开电脑,上网查了查建筑工程队的信息,不过打电话一问,一个比一个要价狠!当我问到第四个工程队的时候,对方说,那要看你想盖多大的房子,出多少钱,你出两万我也能给你盖一个,不过质量可不敢保证。

    我觉得这个人说的还不错,于是约他明天一起去大姐家看看,估算一下重建要多少钱。

    第二天早晨,晨练一番后来到餐厅吃饭,毕竟房费中包含早餐,不吃白不吃。

    早餐是自助式的,餐厅已经摆好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我接了一杯牛奶,端着几个糕点,慢慢吃了起来。

    但吃着吃着,却发现糕点里有小个黑虫子!我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惹来了众人的侧目。

    这早餐里都能有虫子,食品卫生太不过关了!就这样,一晚还敢要二百多块钱?!我皱着眉毛嚷嚷道:“服务员!这糕点里怎么有虫子?你们这食品卫生太差了!”

    服务员赶忙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非常抱歉先生,请您消消气,这些糕点并不是我们这里做的,而是从外面买回来的,我们会马上调查,并给您一个说法的,请问您住在哪个房间呢?”

    “507。”我没了再吃下去的兴致,冷声回答了一句,便拎着黑色背包走了出去……

    暗骂了一句晦气,我拎着背包走了出去,在大姐的指引下,给小苗苗买了好几套新衣服,然后又给大姐的父母买了些补品。

    刚买完东西,工程队那个人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们约了个地点,见面后,直奔大姐的家。

    对方是个三十出头的大汉,挺外向,看起来也比较憨厚,一路上不停的跟我讲着盖房子时发生的趣事。

    来到大姐家,我跟他说了一下想要建筑的规格,大汉想了想说道:“全用好材料的话,要十五万左右,中等材料要十二万左右,最差的材料要八万左右,老弟你想要哪种?”

    十五万,倒也在接受范围之内,再说大姐的确帮了我不少忙,于是我说道:“当然要最好的!大哥,我看你也是实在人,所以就不跟你砍价了,不然的话,我砍掉的价钱,估计你也会在材料上找回来,十五万就十五万,不过这质量,你必须给我保证!”

    “哈哈,老弟果然是爽快人!既然你爽快,我当然也不会耍赖,放心,肯定全给你用最好的材料!”

    又和大汉商议了一会儿,我们敲定了下来,明天就签合同,我首付8万定金,工程完结后付清全额。

    我给大姐的父母扔下五千块钱,然后早早回到了宾馆,到前台问了一下早餐的事,前台说还在调查,一定会给我满意的答复。

    我知道,这些都是场面话,就好像在饭店催菜一样,服务员肯定会告诉你:“菜已经下锅了,马上就好!”实际上或许你还要等半小时,菜才会上来。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观看空间戒指,大姐站在墙角欢乐的流着血,虽然她很感激我,但仍然和往常一样,不爱说话,我也乐得清静。

    空间戒指我已经研究了两天,但却毫无发现,在我看来,这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它真的会是空间戒指吗?

    徐家主没道理大过年的打电话消遣我,估计应该是真的空间戒指,但这玩意儿到底怎么才能打开呢?

    戒指里是否有什么宝藏呢?

    问老骗子?他一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老骗子说了,让我不要频繁的联系他,如果被发现了,我们全都要玩儿完,而且我最近联系他确实太频繁了,短时间内不宜再和他联系。

    算了,还是自己慢慢研究吧。

    正当此时,忽然听到走廊传来一声尖叫!

    我赶忙坐了起来,推门走了出去。

    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凑热闹,我是准备去做善事的,现在我是看到善事就会做,为了缓解自己的赤矢命,这也是没办法。

    推开门,发现一个女清洁员站在旁边不远处房间的门口,满脸惊恐,正在大口喘息,我赶忙走了过去,但却迎面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我捂着鼻子问道:“怎么了?”

    清洁员惊魂未定的说道:“死,死人了!屋子里死人了!”然后赶忙拿出对讲机说道:“前台前台,519号房间死人了!请马上派人上来!”

    死人了?!

    这房间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看样子死者已经死亡不止一天了。

    我回到房间,对大姐说道:“大姐,519号房间死人了,你过去看看,死者的鬼魂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问问他是怎么死的。”

    大姐阴森的答应一声,穿过墙壁向旁边的房间飘去。

    那屋子毕竟是死亡现场,我不宜贸然进入,否则警察来了的话,我会有麻烦的。

    我给自己开了眼,然后又来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此时519房门口已经站了好几个人,大部分都是酒店员工,他们都捂着鼻子,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见我站在门口围观,一名保安客气的说道:“先生,这种事很晦气的,而且味道很难闻,不如您回房间吧。”

    “没事儿,兄弟,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凑热闹,报警了吗?”我套近乎的问道。

    “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我同情的说道:“兄弟,你们保安也挺不容易的。”

    他听我这么一说,看着我的眼光就像看到了亲人,聊了几句后,我问道:“兄弟,这屋里死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哎,是个男的,过年前几天就住进来了,当时交了两千块钱押金,这么多天过去了,押金早就花没了,但我们不能随便进客人的房间,所以今天让清洁员上来敲敲门,看房间里有没有人,催他去交一下押金,但敲了半天门,屋子没反应,这不,清洁员开门一看,就发现里面死人了!”保安小声说道。

    而此时,大姐也飘了出来,阴森森的说道:“屋里没有鬼~~死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身上没有伤口,不过床上有一摊呕吐物。”

    虽然大姐跟我说话,但我并没看向大姐,而是仍然跟保安搭话,又跟保安说了几句,我扇了扇鼻子说道:“兄弟,这味儿太大了,我回房间拿两个毛巾过来,给你也来一个。”

    大姐跟我飘回房间,我关上门问道:“身上没伤痕?有呕吐物?会不会是食物中毒?”

    “不知道~~我不是医生~~”大姐阴森森的说道。

    好吧……

    你不是医生,我还不是警察呢,既然死者的灵魂都不见了,我还管那么多干嘛?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好奇,于是用水浸湿了两条毛巾,出去递给保安一条,保安接过毛巾,说了声谢谢。

    只等了十多分钟,就来了三个警察,警察们闻到这味道,也是眉头紧皱,很明显,他们也不愿意进去。但作为警察,他们不愿进也得进!我眼睛转了转,将毛巾递给走在最后面的警察:“警察同志,这毛巾给你用吧,捂住鼻子就闻不到那股味道了。”

    然后我顺理成章的跟了进去。

    进屋之后,只见一个男人趴在床上,床上有一摊干涸了的呕吐物,看着那呕吐物,我面色一凝!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呕吐物上有十几只黑虫子爬来爬去!

    死者的嘴边上也有一只黑虫子!

    这不是早晨我吃蛋糕吃出来的那种黑虫子么?只不过我吃出来的那个虫子很小,而这些虫子已经长大了一些,但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我惊恐,真正让我惊恐的是,这虫子我认识!

    是尸虫!

    按照保安的描述,这男人是过年前几天住进来的,就算刚住进来那天就死了,满打满算,也就十天左右,尸体都没腐烂,怎么会有尸虫呢?!!

    我悄悄退出了房间,眉头紧锁。

    警察忙着给法医打电话,同时让宾馆工作人员去调监控录像,看死者最后回到房间是什么时间。

    没过多久,尸体就被警方弄走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仍在思索那个问题。

    难道死者在死亡之前,也吃过带有尸虫的早点?

    没道理,胃酸会杀死进入胃部的细菌,这尸虫没道理能在人体内存活下来,可是那尸体死亡时间只有十天左右,为什么会有尸虫呢?况且,就算真的是那尸体滋生了尸虫,为什么那么凑巧的,我吃早晨的时候也发现了尸虫?

    我到网上查了查尸虫的相关资料,但网上的资料很少,于是我决定给张子轩打个电话问问,他似乎对尸虫了解的比较多。

    但刚拿起手机,我就觉得头脑一阵发晕,身体一栽,倒在地上,身子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是……

    怎么了……

    ……………………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阴气惊醒,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寒冷。

    原来是大姐为了叫醒我,将阴气打进了我体内。我趴在地上,旁边有一摊呕吐物,身体感觉很无力,刚才是怎么了?羊癫疯?我以前根本就没有这种病啊,怎么忽然就开始抽搐了?

    我晃了晃脑袋,来到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洗脸,脑海中将四件事串联到一起。

    昨晚莫名其妙抽搐,晕倒的女人……早点里的尸虫……死者身边的一摊呕吐物以及尸虫……我突发的羊癫疯。这一切之间肯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穿上衣服说道:“大姐,我们走。”

    我感觉身体很虚弱,来到宾馆前台,我礼貌的说道:“你好,请让人到507号房间打扫,顺便问一下,昨晚在大厅晕倒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不好意思先生,昨晚不是我值班,所以我并不清楚。”

    正当我皱眉的时候,下午认识的那个保安走了过来,热情的说道:“哎?兄弟,怎么了?”

    我将刚才的话跟保安重复了一遍,保安暧昧的说道:“兄弟,你不会是看上那女的了吧?还别说,那女的长得还真不赖,我知道她在哪里住院,既然你想去,不如我骑摩托送你一程吧,刚好我下班儿了。”

    我笑了笑,有些虚弱的说道:“兄弟,那真是谢谢你了。”

    一边跟保安往外走,我一边思索,如果事情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恐怕女人会死,我也会死,这一切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可是,会是什么人干的呢……

    (昨天活动获奖者:伤的有气质。该书友第一个答对我的问题,其实最难得问题,就是我问的这个问题……请该书友在评论区随便写一条评论,然后我会奖励300磨币,只有写评论才可以得到作者的奖励。没获奖的各位不要气馁,活动每天都有,只要用心回答,下一个获奖者就是你。)

    (从明天开始,活动在评论区置顶帖发布。)

    (今日活动:你说,为啥会有同性恋呢……)

    (六千字大更,两节化为一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