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屌丝道士》正文 第一百零三节 张子轩的诊断
    我一边熄灭自己双肩的阳火,一边问柳医生:“刚才黑人好像说了句**,他是在骂我吗?”

    “不是,他是表示非常惊讶。”

    “哦,告诉他,我和贱男是变戏法的。”

    熄灭阳火,我看到了几个悍匪的鬼,悍匪老大也在,贱男拽住了两个鬼,那两个鬼被贱男抓住,一直在攻击贱男的头部,不过可惜,它们都是新鬼,全都打在贱男身上,只能让贱男感觉一阵凉飕飕。

    我也出手制服了另外两个鬼魂,然后将其中三个封印到化妆盒里,只留下了悍匪老大的鬼魂,我开口问道:“你们的冲锋枪是从哪里得来的?”

    悍匪老大冷哼一声:“哼,我生前都不会说,你以为死后我还会说吗?”

    贱男在旁说道:“外国友人在旁边,别给我们丢脸!”贱男看向黑人:“hey、guys,我也用妇yan洁~~”(hey、guys是刚跟柳医生学的。)

    我没搭理贱男,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一群有组织,有纪律的悍匪,我希望你们能配合一点,老老实实的交代,免得自己吃苦头。”

    大汉冷笑一声:“随便,反正我是不会说的……真后悔没一梭子弹弄死你!”

    我皱了皱眉,给老陈使了个眼色,和老陈走到门外,我低声说道:“悍匪不肯交代,他说生前都不会说,死后就更不会说了,现在怎么办?”

    老陈也皱着眉毛想了想,然后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折磨鬼的方法?折磨他一下,看他肯不肯说实话。”

    我摇摇头说道:“没有那种方法,再说它是个新鬼,我甚至都不敢用阳符攻击他,我怕直接把它打的魂飞魄散。”

    老陈也犯难了,眼看着到嘴边的鸭子,难道就让它这么飞了?如果不折磨一下悍匪的话,它们肯定不会老实交代,老陈叹了口气:“要说对付活人,我有几十种方法让他开口,但鬼这种玩意儿……可能等我死了才能想到怎么对付它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老陈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

    对啊!活人没办法对付鬼,但鬼却有办法对付鬼!找几个鬼来,狠狠收拾它们一顿!我看夫妻鬼就不错,我都没收它们房租钱,让他们帮我出点力也算正常,何况夫妻鬼在大姐的教导下,道行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对付几个新鬼绝对不在话下!

    于是我对老陈说道:“陈大叔,你刚才这番话倒是提醒了我,没错,我可以找鬼来对付这些悍匪的鬼魂,以鬼治鬼!这件事就交给我的搭档处理吧,一有消息,他会马上通知你。”

    “他靠谱吗?”老陈表示非常怀疑贱男的能力。

    我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很靠谱。先这样吧,我们把鬼带走了,然后我会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搭档,让他和你联系,我明天要出个远门,现在得回家收拾一下。”

    和老陈道了别,我拉着贱男走了出去,贱男还恋恋不舍,表示他和外国友人一见如故,还没交流够呢,我将贱男拽出了法医鉴定中心,一边走一边说道:“剑南啊,给你个任务,你回复印店去,让夫妻鬼想办法审问悍匪,务必要问出悍匪背后的组织!一有什么新的情报,你马上电话通知陈警官。”然后我将老陈的电话号码给了贱男。

    之后我和贱男分开了,他回复印店,我直接回家。

    晚上,小灵姐亲自下厨,做了我最爱吃的糖醋鱼,做的是色香味俱全,据老妈说,她练习了很久才学会的,我感动的无以复加,徐家的大小姐肯亲自下厨为我烧菜,估计这种待遇就连徐家主都没享受过。

    我可以想象,以后和小灵姐在的生活一定会幸福美满。

    她秀外慧中,心地善良,对于我拿钱做善事毫不反对,而且还很支持,对我关爱有加,再加上她跟老爹老妈的关系也很好,其实我们早就像一家人一样了。

    我也成功的加入了幻雨阁,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在幻雨阁混出个样子,很快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徐家提亲了!

    把小灵姐送回住处,和她温存了一会儿,一杯茶喝完,我走到门口,一边穿鞋一边说道说道:“小灵姐,明天我要去张家一趟,有点事要办,可能要两三天才能回来,不要太想我哦。”

    她像妻子一样帮我整理好上衣,叮嘱道:“嗯,注意安全。”

    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走了,记得把门锁好。”

    ……………………

    第二天。

    和上次一样,一大早就有人给我打来了电话,说直升机已经安排好了,停在张氏药业。

    我马上赶了过去,坐了几小时直升机,终于到了张家。

    在直升机上,我又流了一次鼻血,染红了衣服,下了飞机,张子轩正在不远处等我,见我身上有血,凝重的问道:“鼻血?”

    “嗯。”我点了点头。

    “去我的别墅,我仔细给你检查一下。”

    我和张子轩一边向他别墅的方向走,张子轩一边说道:“小龙兄弟,我早就警告过你,那一招不能再用的,你每用一次,对你肺部的负荷都很大。”

    我苦笑了一下:“张兄你有所不知,我这也是被逼无奈。”

    又走了几步,张子轩问道:“小龙兄弟,幻雨阁内门也有医术高手吧?”

    我含糊的说道:“我和他们关系不太好,而且最信得过的,还是张兄你啊,所以这次才又来打扰……”

    和张子轩走回别墅,坐在沙发上,张子轩将手搭在我的手腕上,为我把脉。

    把了三分钟脉,张子轩眉头连皱,时间每过一秒,我的担心就更重一分。终于,张子轩说话了:“小龙兄弟,你口唇和指甲呈现青紫色,呼吸也有些急促,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看样子你不止用了一次那个绝招吧?你最近有没有觉得经常头晕眼花,呼吸急促,流冷汗,情绪躁动?”

    “有,全都有,而且还经常流鼻血,每次都流很多。”我急切的问道:“张兄,我的病到底怎么样?”

    张子轩摇摇头说道:“你肺功能衰竭,但跟普通的肺功能衰竭患者不同,因为你这是硬被真气憋出来的,说句难听的,你的寿命最多还有两年。如果你再用那招,必定当场暴毙!”

    两年……

    怎么会这样的?风念可的师傅不是说最多还有三年吗?也对……最多还有三年,也就是说三年之内必死。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我用少商剑气,只是想出来给父母报个平安的!我平时做了那么多善事,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我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一时间坐在那里,六神无主。

    张子轩轻叹口气说道:“小龙兄弟,这就叫生死有命,希望你不要自暴自弃,以你现在的情况,每天都要流失很多鼻血,所以你要多吃肉蛋奶,大枣,人参,阿胶,当归……”

    张子轩见我浑浑噩噩,想要留我在张家多住几日,但却被我拒绝了,我只坐了半个多小时,就让张子轩安排飞机送我回去了。

    在飞机上,我想了很多。

    风念可的师傅和张子轩同时断言我命不久矣,看来应该是真的了。

    赤矢命怎么了?如果真的一心想要自杀,用一把枪顶在太阳穴,扳机一扣,我就不信人还能活下来!老骗子说过赤矢命不会意外死亡,但蓄意自杀并不算意外死亡的范畴,我不听劝告,频频使用少商剑气,这本就是一个慢性自杀的过程。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回到家后,发现小灵姐竟然也在,我尽量让自己表情自然一些,和他们有说有笑。

    晚上,送徐小灵回到住处,站在楼下,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想了一下午的事:“小灵姐,我们分手吧。”

    她责备的说道:“不许和我开这种玩笑。”

    我低下了头:“我说的是真的,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以后你自己保重,我们不要再联系了。”说完,我转身就走。

    她抓住了我的胳膊:“小龙,你到底怎么了?”

    我将胳膊用力抽出来,冷漠的说道:“我说的很清楚,分手。”然后毅然的向远处走去……

    听到身后传来小灵姐的抽泣声,我的心在滴血!只能加快脚步,逃避般的走出了她的视线,靠在一栋楼的阴暗处,我的眼泪也犹如泉涌。

    对不起小灵姐……

    我的寿命已经快到尽头了,继续和你在一起,就是害了你,剩下的日子里,我想好好陪伴爹妈,至于我们的感情,就画上句号吧。

    纵有千般不舍,也只能选择放手,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继续在一起,等我死亡的那一刻,想必你会更加伤心……

    我深呼吸了几下,擦干泪水,目光坚定的走出小区。

    泰戈尔在诗中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的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除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这句诗虽然绕口,但却感动了无数男女,今日,我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令人撕心裂肺的感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