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科幻小说 > 屌丝道士 > 《屌丝道士》正文 第一百零四节 妇女之友
    小灵姐很聪明,一定能猜到我为什么忽然提出分手,毕竟白天刚去过张家,晚上就如此失常。同样作为八大家族的后裔,她肯定能知道张家的电话,为了避免她从张子轩口中知道实情,我给张子轩打了个电话:“张兄,拜托你一件事,如果有人问起我今天有没有找你看病,麻烦你回答没有,特别是徐家的人,千万别说走嘴了。”

    张子轩没问为什么,只是说道:“好。小龙兄弟,这阵子可能还有事要找你帮忙。”

    “打电话叫我一声就行,不过如果有事的话,最好尽快开口,因为我过阵子还要离开的。”

    “好,到时候我在联系你。”

    “嗯,张兄要记得帮我保密。”

    我这么做,就是想完全断了小灵姐的念想。她是个好女人,温柔贤淑,善解人意,我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或许我还不太懂什么是爱,但两个人合得来,从不吵嘴,对彼此的依赖感强到极点,这应该就叫爱吧。

    放弃她,正是因为太爱她。

    电影里偶尔出现类似的镜头,我会心中暗骂狗血,等轮到自己的头上,才明白这种感觉。

    正如老陈所说:电影来自生活。正是因为这种剧情不断重现,不断夸大的重现,才会让人觉得狗血。

    回到家中,想起小灵姐的抽泣,我心如刀绞!多想给她打个电话,对她深情的说句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可是我不能……只能用注意力转移的方法,不去想小灵姐的事……

    将两枚空间戒指放在桌子上,一银一黑,黑色的戒指是这次得到前三名的额外奖励,然后又拿出风念可送我的书,研究了起来。

    这本书是古籍,手抄本,没有书名。里面是洋洋洒洒的毛笔字,还有很多别人做的注解,其中一种注解字迹清秀,我知道,那是风念可的,我曾经见过她的字迹。正是因为这些注解,我才能更容易的读懂内容。

    精神力,又称念动力,是人体的宝藏之一。修至高深处,可将精神力外放,闭眼时亦可‘看到’方圆百米内的风吹草动。

    ‘看到’两个字用引号圈了起来。

    很有趣,只要学会精神力,就可以打开空间戒指了!

    至于修炼方法,跟打坐差不多,我盘膝坐下,按照书上的方法修炼了起来。

    ……………………

    第二天,中午。

    我想通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恶果,都是因为我太过依赖少商剑气!如果我的隐能、道术和身手强一些的话,我就不会频繁使用这个伤敌更伤己的招数。

    虽然命不久矣,但不是还有两年吗?况且一个月后还要回幻雨阁,我要努力修炼,争取拿到下次外出的名额!毕竟我还要出来陪爹娘呢!

    虽然风念可也可以带我出来,但我并不想欠她人情,毕竟非亲非故,凭什么总让人家帮忙?

    下次不能再用少商剑气出奇制胜,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我正坐在卧室修炼精神力,忽然听到了敲门声,以及老妈的惊呼声:“呀!小灵,你眼睛怎么……是不是臭小子欺负你了?!”

    “不是的阿姨,小龙他在家吗?”

    “在呢,自己憋在房间里,叫他吃饭也不出来。”

    “阿姨,我想单独和他谈谈。”说着,她来到我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可以进去吗?”

    我暗叹口气,低声说道:“门没锁。”

    她开门走了进来,并且反手将门关好。

    今天她穿了一件粉色连衣裙,露出来的肌肤吹弹可破,本应该是一位漂亮的佳人,但却被红肿的眼睛破坏了美感,我也心中一痛,看着她的眼睛,就能想到她哭的有多伤心,我很想紧紧的抱住她,但是,我不能……

    她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小龙,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要瞒着我?”说着,她又流出两行清泪,哽咽的重复了一句:“为什么要瞒着我……有什么难题你说出来,我帮你一起想办法好不好?我已经习惯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不要丢下我……”

    正当我想说话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接起电话,一个女声传来:“喂,是李小龙吗?”

    我有些疑惑:“是我,请问你是?”

    “混蛋,连大表姐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我这才想起,原来是大表姐的声音,我笑了笑问道:“大表姐,有事吗?”

    “我前两个月想叫你来玩的,谁知电话打不通,后来才知道你神秘失踪了。昨晚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你回来的。喂,要不要来我这边玩几天啊?大表姐我可是很有诚意邀请你的。”

    我的寿命最多还有两年,不想浪费时间,按理说,我是不应该去的。

    但是我刚和小灵姐提出分手,她根本就舍不得和我分开,而且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也很想帮她擦擦眼泪,紧紧的抱着她,告诉她真相……

    这个时候,我消失几天是最好的选择。让她冷静一下,我也冷静一下。于是我笑了笑说道:“大表姐这么热情,我哪敢不给面子?明天就赶过去!”

    故意将徐小灵晒在一边,和大表姐聊了十多分钟才挂断电话,然后面无表情的对说道:“小灵姐,分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不用这么伤心,如果没别的事,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小龙……”她泪如泉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好像要把我印在脑海中,然后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她歉意的对老妈说道:“阿姨,我先走了。”

    “别呀小灵,吃了过再走吧。”老妈的挽留声和关门声响了起来。

    然后老妈走进我的房间,面带不满的说道:“你是不是欺负小灵了?还不快去把人追回来?!”

    “呵,妈,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您就别管了。”

    “怎么不管?那可是我内定的儿媳妇!小灵这么好的姑娘,千载难寻,你要是对不起她,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我苦笑了一下:“妈,我才是你亲生的……”正说到这里,一道鼻血忽然流了出来,我赶忙跑到厕所冲洗了起来,老妈问道:“你最近怎么天天流鼻血?”

    我随意的说道:“可能是补品吃多了,没事。对了妈,刚才大表姐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她家做客,我想明天就走。”

    “刚回来就走?唉……真是孩子大了,想留都留不住,走吧,走吧。”

    我心底升起一股歉意,但还是笑了笑:“妈,瞧你说的,好像我不回来了似的。”

    洗好了鼻血,我走出家门,到市场买了两份水果,一份是给贱男买的,另一份是要拎回家的。来到打字复印店,只见店门口围着不少人。

    咦?这是怎么了?我赶忙快步往那边走去,挤到门口,只见屋里有一个大妈拿着锦旗,贱男庄严的接过锦旗,然后感动的说道:“大妈,谢谢您。”

    “小伙子,这是你应得的!”大妈拍拍贱男的肩膀,闪开了身子。

    我终于看到了锦旗上写的四个烫金大字:妇女之友!

    我身子一栽,差点没摔倒在地!

    贱男满面自豪的举起锦旗,围在门口的妇女们都鼓起掌来,闹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我站在一旁已经彻底石化,而此时,贱男正哼着歌,找了个锤子和钉子,准备把钉子钉在墙上,我无语的问道:“你还真准备挂起来啊?”

    “大哥,你可别小看它,它象征着一种荣誉。”贱男指着‘妇女之友’四个大字自豪的说道。

    “你这算什么荣誉啊……”

    “切,你还没有呢……”

    好吧,我竟然被贱男鄙视了,这货觉得‘妇女之友’是一种荣誉!想想也对,这锦旗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等贱男将锦旗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后,才开口问道:“剑南啊,那几个悍匪鬼魂审问的怎么样了?”

    “全都老实交待了,我已经把他们交代的事都告诉陈警官了,怎么样大哥?我这办事效率还不错吧?”

    我点点头说道:“不错,很有效率,剑南啊,还有件事拜托你去办。马上去火车站给我买一张宜宁市的车票,最好是明天上午的。”说着,我从兜里拿出一沓钱说道:“你三个月的工资是九千块钱,这里有一万,买完车票,剩下的全是你的。”

    然后……

    贱男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半个多小时就给我打回了电话:“大哥,买明天早晨八点四十的车票行不行?十三个小时到站,明晚十一点才能到宜宁市。”

    “行,买吧。”我坐在复印店的沙发上说道。

    晚上,我把陈浩天叫了出来,他穿着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既不像大少爷,也不像黑帮老大。我们坐在饭店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我问他为什么选择黑道,他说混黑道没什么不好,而且他有自己的原则,不沾黄赌毒,只做走私的生意。

    他说在这边可以顺带照顾一下我的家人,我觉得也挺好,我们一直喝到十点多才分开,我回家倒头就睡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