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屌丝道士 > 《屌丝道士》正文 第二百零四节 一张老照片 上
    虽然刚回幻雨阁几小时,但这次出来,我却觉得全身轻松。因为这次不同往日,以前出来的shihou还要回去,这次,不必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shijiān……晚上八点四十。

    我拨通了徐小灵的电话:“凝柔,干嘛呢?”

    “和阿姨说结婚的事呢,你shimeshihou回来?我好想你”“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今天太晚了,hǎoxiàngméiyou航班,明天吧,明天我回去,这次回去,再也不走了。”

    “真的吗?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姨!”

    之后老妈又接过电话唠叨了几句,挂断电话后。我走进不远处的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我愁。

    虽然刚才和大猩猩他们有说有笑,但那只是强颜欢笑罢了,我和凝柔yijing订婚,也行了夫妻之礼,现在提出分开?凝柔她也不会同意的。

    我还有最后一线希望,老骗子……

    老骗子一直都很神秘,虽然名义上是我师父,但我们jiēchu的次数却很少,不过他对我很好,希望他这次会有办法救我,我可不想这么早死……

    ……………………

    次日上午,我乘坐飞机返回了奇凌市。

    贱男听说我今天回来,居然提出要到机场来接我!而且还要为我接风洗尘!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震惊,就hǎoxiàng有人告诉我国足踢进了shijiè杯yiyàng!nàme的不可思议,我赶忙掐了ziji一下,确定zijiméiyou做梦,然后我紧握着手机对贱男说道:“师弟啊,你从来都没这么大方过,忽然变得这么大方,让我gǎnjiào很不适应、”

    刚走出机场大厅,我就看到了贱男,他正站在门口等我。见我出来,他赶忙迎了上来:“大哥,一个月不见,你长得更帅了啊!走走走,上车,车上说。”贱男一上来就拍了个马屁。

    我说:“剑南,你是不是有事儿求我啊?”

    贱男支支吾吾的把我推上车……上车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贱男又把黄毛给叫过来了,听说黄毛现在都快成他的专业司机了。贱男就算去老丈人家,都要给黄毛打电话,让黄毛开车去接他。人家陈浩天又不好说shime,bijing只是用个车而已,这种小事儿他也没法开口。而贱男就趁机各种犯贱,各种让黄毛当免费司机,油钱还不用ziji掏,差点没把他乐得死过去。

    而车上还坐着另一个人……穿着海绵宝宝背心的青阳道友!!

    见我上车,他赶忙抱拳:“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呵呵,呵呵,道友你也在啊。”

    车子行驶,我往家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妈,我和剑南在外面吃个饭再回去。

    挂断电话,我看向贱男:“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小子从没这么大方过,这次肯定有事,有事求我?还是你闯shime祸了,想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两个都有!”贱男干脆的说道。

    我揉了揉额头:“说吧,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贱男指着青阳道友说道:“青阳道友在他们小喇叭村**乡还是小有名气的!前阵子就有个人慕名找到了青阳道友。”

    青阳道友挺起胸膛,自信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发型,表示贱男说的全部属实。

    我无语的皱了皱眉:“然后呢?”

    “然后啊,那个人想委托青阳道友办一件事,事成之后,一百万酬金!这可是很少见的大买卖啊!凭道友他高超的智慧,当场就分析出这次任务不简单!!”

    黄毛在一旁小声嘀咕:“能不能直接说主题?,磨磨唧唧一大堆,读者们都花钱订阅了啊!”

    贱男撇撇嘴:“直接说主题你能听懂?好好开你的车吧!再说,你也没给钱啊。”

    贱男不再搭理黄毛,继续说道:“大哥,我继续说啊。委托青阳道友的那个男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他说他叔叔以前是国民党的军阀,但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叔叔一家忽然消失了,就像从人间蒸发了yiyàng,杳无音讯!”

    “不对。”青阳道友说道:“还是我来说吧,那个人说他姓王,让我叫他王哥就行。王哥说,事发的shihou他还很小。在他叔叔全家消失之前,曾经托人给他父亲邮寄了一张很大的,黑白的全家福照片,全家福照片是叔叔一家人拍的,上面有五个人,叔叔,叔母,一对十岁的双胞胎姐妹,一个三岁大的男孩。后来叔叔全家人间蒸发,好多年都méiyou音讯,大家以为他们死了,在祖坟给他们立了墓碑,并把那张全家福放进了空棺材中。”

    青阳道友的声音忽然凝重起来:“后来,他们就把这件事逐渐遗忘了。而今年夏天,王哥准备动迁祖坟,将祖坟迁移到另一处风水宝地。可当工人们打开他叔叔那副空棺材的shihou,却发生了怪事儿!!那棺材中本来不是放着他叔叔的全家福吗?打开之后你猜怎么了?你猜!”

    我无语了一阵,你当这是智力大抢答呢?但我还是猜道:“难道全家福不见了?”

    “错!”青阳道友抚摸了一下他的发型:“全家福还在棺材里放着呢!”

    我差点没忍住一脚把他踢出去!照片儿没事,你让我猜个j8?!!

    青阳道友继续说道:“照片虽然在棺材里,但却发生了十分诡异的变化!!当时三十几度的太阳下,在场的人却全都流下了冷汗!那照片上五个人的脸不见了!!准确的说,应该是五官不见了!整个脸都是平的!hǎoxiàng面团yiyàng!!王哥说,虽然他当年还小,不到十岁,但他却记的很qingchu,照片上的人像本来是有五官的,而且那个年代也méiyoups技术,照片不kěnéng是p成那样的!”

    我皱了皱眉毛:“méiyou五官?整个脸就像面团yiyàng?会不会是因为棺材里潮湿,照片才变成这样的?”

    青阳道友摇了摇手指:“不是,那照片是用相框裱起来的,照片méiyou任何潮湿的痕迹。你看看这个吧,这是我用手机拍下来的。”

    我接过青阳道友的手机看了看,果然,这照片十分老旧。照片上共有五个人,和青阳道友描述的一致,照片上的五个人全都méiyou五官!整个脸就像面团yiyàng!五个人中,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一对十岁zuoyou的双胞胎姐妹,一个两三岁的男孩。

    我将手机还给青阳道友:“对方给你一百万,就为了这张照片?”

    “道友你接着听我说啊,当时王哥看到这张照片,也觉得很qiguài,不过却也没太过在意,zhidào第二天……施工队的包工头不见了!谁也不zhidào他去了哪里!电话也打不通,但今天就要将棺材迁移到新坟墓了,méiyou包工头指挥,所以工程暂时停了下来,棺材零零散散的摆了一地,看起来有些恐怖。反正也不能开工,王哥又拿出他叔叔家的照片看了起来,可这一看之下,他差点没把照片给扔了!包工头在照片里!!!”

    “shime?!”我震惊的问道。

    青阳道友继续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包工头的项链在照片里!包工头在工程开始前给他老婆买了一条珍珠项链,花了一万多块钱,见谁就跟谁显摆,整个工地的人都zhidào了。包工头准备这次工程结束,回家的shihou就把项链送给他老婆,由于是珍贵的项链,所以他整天挂在ziji的脖子上……”说着,青阳道友又将手机递了过来:“你瞧,其中一个双胞胎女孩脖子上是不是多了一条项链?王哥说,他肯定,那就是包工头的珍珠项链!!而且昨天看的shihou,照片上还méiyou那条项链的!!”

    这么诡异?

    连我都升起了一股寒意!

    贱男接过话尾巴说道:“事情过去快一个月了,包工头就像人间蒸发了yiyàng,杳无音信,至今还没找到。青阳道友gǎnjiào这件事比较棘手,于是便邀请我和他一起解决,shihou答应付给我三十万酬劳。期间一切酒店、吃喝费用由道友提供。”贱男似乎对三十万酬劳很mǎnyi。

    我无奈的看向贱男:“然后呢?”

    “然后我和青阳道友赶过去了,见到了那张老照片!可这照片上并méiyou阴气,ruguo是鬼物作祟,应该有阴气才对嘛!而这照片除了有些诡异之外,hǎoxiàng也没shimetèbié的……可就在当晚,我们见到了恐怖的一幕!!”贱男心有余悸的说道。

    黄毛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听你吹牛逼还不如看看新闻联播……”

    贱男不乐意了:“你不信是吧?不信我今晚就把照片送你家去!”

    “别扯淡,快说,到底怎么了?”我催促道。

    “那天晚上,我和青阳道友准备在祖坟附近过一夜,看看这里到底有méiyou鬼物作祟。shijiān到了半夜,正当我和青阳道友昏昏欲睡的shihou,道友他忽然放了一个屁,吓得我一脑袋冷汗……正当我擦汗的shihou,忽然听到了一阵敲棺材的声音!!”

    (今日二更,第二更晚些发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