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屌丝道士》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节 命运,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我微皱着眉毛:“前两天?我一共昏迷了几天?”

    “不知道啊,从上次私人会所坍塌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而我是两天前才发现这里的。”

    四天了?天级修者昏迷了四天,由此可见,念可受到了多么严重的伤害……

    贱男一脸‘我真没骗你,我真的在外面守了两天’的表情。

    我知道贱男不会骗人,他说在外面守了两天,就肯定守了两天。我点点头:“谢谢你了,剑南。”

    “大哥,风小姐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不过情况有所好转,最多再有两天就能醒来。”我描述了一下风念可的现状。

    “大哥,前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一个地级高手,一个天级高手,怎么全被打伤了?”

    贱男天赋很好,进入地级是指日可待的事,所以我将‘地天宇灭’的秘密告诉了他。

    我声音凝重的说道:“事情很复杂.首先,那个小岛你已经知道了,小岛上的石材非常坚固,我全力进攻也只能产生一点破坏,那不是地球上该有的东西。其次,小磊建筑的私人会所也是一样,所用的材料坚硬无比,可以和轮回城的城墙媲美!然后,周慧清夫妇死了,小磊……”我将那晚发生的事大概讲述了一遍。

    “这么复杂?”贱男坐在我旁边,跟我一起思考了起来。

    他不笨,反而很聪明,从他修炼的天赋上就能看出来,只是偶尔喜欢犯贱而已。

    半晌,贱男抬起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哥,你刚才说,周慧清夫妇全都变成了怪物,而且还死了?”

    我点点头:“对,两个怪物中,其中一个是七米长的黑蛇,长着周慧清的脑袋!另一个是长约两米的绿色甲虫,八只脚全都是人类的大腿,应该是周慧清的丈夫。我早在轮回城登记了周慧清的名字,但周慧清的灵魂并未去幽冥,那么有两种可能,第一,她的灵魂已经消散。第二,她变成了冤魂,没去幽冥。”

    “那两具尸体呢?”贱男问道。

    “不清楚。因为当时为了防止小磊逃走,我拼尽了全力,只是百分之一秒,我的精神力就被抽空了,然后直接晕了过去。后面的事情我不清楚,他们的尸体可能被爆炸波及,已经粉碎。也可能被念可收了起来,一切都要等念可醒了之后才能知晓……周慧清一家的变故,恐怕和我有很大的干系……”

    贱男想了想:“如果周慧清的灵魂并未消散,我们就能得到很多情报……周慧清的女儿是个突破口,我去试试,看能不能以她为媒介,将周慧清的灵魂召唤过来。”

    “好办法!”我称赞了一句,然后说道:“交给你了贱男!念可还在昏迷,我实在脱不开身,等她醒了之后,我就去你家找你。”

    “不,去庆天市第一医院吧.周慧清的女儿正在那里接受治疗,房子倒塌的时候,她受到了波及,被砸断一条胳膊。另外,她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现在好像……疯了。”

    疯了?我暗叹了口气:“好,你先去,我过两天就到……”

    ……………………

    早年,小惠的命运就很不好,从小出生在农村,家庭条件不富裕,19岁那年,受到夏超然报复,父母双亡,双胞胎妹妹的灵魂也消散了。好不容易挨过了末世,她却不愿意留在徐家,自己出去打拼,结果差点被乱枪打死。后来结了婚,有了女儿,本应该幸福的生活,却因为我的连累,受到‘小磊’的报复。结果女儿做了人家的情妇,她和她丈夫也被改造成怪物,甚至死亡……

    她受到了我的影响,我再一次对‘命运’迷茫了。

    一天后,傍晚。

    我正站在窗前发呆,忽然身后传来念可的声音:“讨厌鬼,我睡了多久?”

    我回过神,转身微笑:“你终于醒了,我很担心呢。”说着,我走到窗前,细心的为她捋了捋头发:“那天你怎么趴在我身上,用身体去挡掉下来的石头?”

    “因为我有灭级护体神器呀,那些石头掉下来也伤不到我,但你就不行了呢。讨厌鬼只有一个,你出了意外,我怎么办?”

    我目光柔和的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感觉怎么样?精神力恢复了多少?”

    “两成,要想全部恢复,需要两天左右的样子。”

    “嗯,那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周慧清的女儿,听说她……疯了。剑南尝试着以她为媒介,召唤周慧清的灵魂,如果周慧清灵魂还未消散,应该可以被召唤过来。”

    “好,听你的。”风念可乖巧的说道:“不过,我要先去收拾一下,等我一分钟……”

    ……………………

    对于我这个层次的修者来说,洗个澡只需要十几秒就能搞定。

    此时念可早已收拾完毕,我们直接用空间传送来到庆天市,很快就到了医院楼下。我打趣道:“念可,你的睡姿可不太美观呢,我记得,我第二次昏迷的时候,是抱着你一起睡的,可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我被你踢到地板上去了。”

    “啊?”风念可轻呼一声,面色红润了起来。

    我并没放出精神力,但却知道杨不见医院里,因为我曾经送给他一枚空间戒指,戒指上留下了一丝空间之力。

    我带着风念可,向杨不见的位置走了过去,风念可一边走,一边戴上了银色的面具。

    来到三楼走廊,我看到了杨不见和……徐朵朵,二人似乎正在交流感情,果然和我当年猜测的一样,杨不见和徐朵朵的命运之线有种相互吸引之势,这就预示着,他们以后的关系会非常亲密。

    由于我和念可的修为比他们厉害太多,他们的精神力根本就感应不到我们的存在,直到我站在走廊尽头轻咳了一声,二人才尴尬的向我看了过来。徐朵朵小声嘀咕一句:“舅舅总是破坏人家的好事。”

    我一阵无语,心说果然是女生向外!明明是我在大表姐面前说了杨不见的好话,大表姐才同意朵朵和杨不见交往的,才这么几天就把我忘了,我这个舅舅还真够失败的……

    杨不见带我来到四楼的走廊,贱男此时正站在走廊里,一个护工大妈叉着腰,大嗓门的喊道:“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我就直接报警!!”

    贱男一脸苦逼:“美女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骗子,而是个道士,告诉你个秘密吧,其实我是道教协会前任会长。”

    “我还前任妇联主席呢!”大妈表示不信,将一个破布包扔给贱男,示意让他赶紧滚蛋。

    破布包中露出了符咒、桃木剑和一些不知名的物品,贱男正准备继续解释,忽然看到了正在接近的我们,他仿佛看到了救星!

    “大哥你快告诉她,我到底是不是前任道教协会主席?儿子,你也过来给我证明一下,还有儿媳妇……”贱男看着徐朵朵叫道。

    徐朵朵面色一红,但害羞中却带着喜意,看来她的确很喜欢杨不见……

    ……………………

    进入病房之后,贱男惊奇的问道:“大哥,你真会算命?太神奇了!差点把那大妈吓进三医院!也给我来一卦吧!看我什么时候能抱孙子!”

    我瞥了他一眼:“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去问你儿子吧。”

    病房中,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坐在床上,晃着脑袋唱着歌,一脸傻笑。

    我微叹了口气:“念可,她情况怎么样?”

    “精神层面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人,无法承受刺激,所以变得疯癫。不过这种疾病在幽冥或第一界都可以治愈。”

    我又看向贱男:“你这边进展如何?还没召唤到周慧清的灵魂吗?”

    贱男摇了摇头:“不行,连不见都失败了!要知道,不见在道术方面的天赋比我还强!如今他已经能画出一种银符了,而我们当年用的全都是紫符。”

    看来周慧清的灵魂九成是消散了,这个女孩的命运也很悲惨,到底要不要治好她呢……让她继续疯下去,还是让她清醒过来,承受痛苦?

    我闭上眼睛,思考了几秒钟,然后看向徐朵朵:“朵朵,如今小磊死了,你爸爸一定会继承徐家家主。回头告诉你爸爸一声,派人照顾这个女孩一辈子,让她过完富足的余生。”

    “是,舅舅。”徐朵朵答应了一声。

    之后我看向贱男:“好好陪陪家人,三天后我们就离开,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不要透露关于那里的任何信息。”

    “明白。”贱男抱着破布包说道。

    交代完一切之后,我和风念可离开了医院……

    ……………………

    坐在便捷房屋的门口,我眉目间带着淡淡的忧伤,自言自语的问道:“命运,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风念可坐在一旁轻轻的说道:“如果你能将这个问题感悟透彻,就达到宇级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