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注册 > 《屌丝道士》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节 陈诺出现
    八名审判者,八种规则攻击!其中竟然还夹杂着毁灭规则!

    要是正常的界主级修者,别说八个,就是十八个,我也不放在眼里!可‘审判者’是一种很奇特的存在,命运很模糊,也无法对其使用‘命运终结’,所以,我只能靠空间规则和火规则战斗!

    当然,还有更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终结林墨的命运!他一死,这些被改造的审判者也会跟着一起死去!不过我却不能那样做。。。算了,还是先应付眼前这几个家伙吧!

    身前出现一个虚无空间的通道,瞬间将所有攻击全吸了进去!林墨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没有对老爹老妈动手。

    八名审判者中,有一个空间规则界主,他挥挥手让虚无空间入口消失,同时用空间规则将我禁锢!

    狂风大作!无数风刃划破空间向我袭来!同时,我还中了时间减速、冰冻等招式,下半身被死死冻在地上。。。

    两秒钟后。

    看着肩膀处被划破的风衣,我淡淡的说道:“真能干啊,连我的衣服都划破了。”

    林墨厉声喝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摘下面具!否则我不会再留情面!”

    我没有回话,而是看向了右侧。

    下一刻,一个穿着休闲服的青年出现!乍看好像是凭空出现,但我知道,他是以极快的速度飞过来的。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贱男的表弟,陈诺!

    从飞行速度看,他实力又精进不少,而此时,他却露出了凝重的目光:“是你?”

    林墨命令八名审判者停止进攻,落在他身边,然后疑惑的看向陈诺:“诺哥,你认识?”

    “算不上认识。”陈诺凝重的说道:“如果没记错,我应该在504年前亲手将他杀掉了。”

    “杀掉?”林墨重复的问了一句,似乎不明白陈诺所说的‘杀掉’是什么意思。

    陈诺盯着我,给林墨解释道:“504年前的大界面之战中,他曾出现过一次,一个人接近我们大界面入口,不过却被我和一界主大人联手击杀,灵魂溃散。”

    我淡淡的说道:“认错人了吧。灵魂消散怎可能再次复生?拥有灵魂规则的他应该比你更加清楚。”我指着林墨,对陈诺说道。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林墨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路人。”

    林墨面色一冷:“耍我?动手!”

    他再次命令八名审判者向我进攻而来!

    我一边招架,一边无语,心说怎么就耍你了?我本来就是个路人啊。。。

    强大的攻击再次袭来!我不得不先将老爸老妈他们传送至别处,否则攻击余波足以将他们杀掉!

    我们打的比较自觉,没有使用大范围攻击招式,也没有使用火焰冲击波那种集中类的招式,因为一个不慎,就会破坏地球。

    所以,我们用的大多都是时间、空间、迷惑、灵魂攻击。但即便如此,附近几座风景秀丽的小山也夷为了平地!

    斗了三秒钟后,陈诺说道:“住手吧墨哥,你杀了他也没用,他还会复活的。”

    “是吗?”林墨表示不信:“那我但要见识见识!”

    “但他可能是从那个地方来的。”陈诺忽然猜测道。

    听到这话,林墨陷入了沉思,随后又命令审判者停止攻击,看向我问道:“你是幽冥的?”

    “嗯。”我微微点头。

    “不可能。”林墨说道:“幽冥之主的手下全是‘虚灵勇士’(即审判者,只是林墨的叫法不一样),而你身上却没有那种气息!”

    “我只是来自幽冥,却并非她的手下。”我语气淡然的回道:“所以,请不要把我和那些傀儡混为一谈。”

    林墨看向好友陈诺:“诺哥,你怎么看?”

    陈诺想了想:“应该是真的,至少刚才的战斗中,他没用大范围攻击破坏地球。”

    “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大范围攻击呢。”

    我手上燃起黑色火焰,淡淡的说道:“虽然是低级规则,但如果用来破坏星球的话,效率不一定比高级规则差。”

    “果然是你!”看到火规则之后,陈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幽冥还真是人才济济,不过我很好奇,你是进入宽广世界的!”

    “回答了这个问题,你们就放我走?”

    “你说笑了。”陈诺淡笑了一下:“如果你想走,凭我和林墨是拦不住你的。”

    我微微摇头:“这个秘密不便过多透露,不过我们有自己的方法进入。”

    “和没说一样。”林墨嘀咕了一句。

    “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吧,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记住,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反而还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

    二人陷入了沉思,我则一个闪身消失,来到老爹老妈等人面前,歉意的对风神秀说道:“抱歉,风前辈,害得你们被牵扯进来,那几坐山被破坏掉了,为了补偿,这两枚空间戒指送您,虽然空间只有一百立方米,但它们却是件地级防御神器。”

    “不,这太珍贵了,我不能收。”风神秀拒绝道:“那几座山没了就没了,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居住,不必道歉。”

    我微笑着说道说道:“风前辈,其实神器我有很多,送你两件灭级神器也没有问题。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您应该明白,所以,地级神器才是最适合你们的。”

    在老爹老妈的劝说,风神秀总算收下了两枚戒指,而且,他们之间的称呼不知何时变成了‘亲家’。。。

    道别一番后,我带老爹老妈返回了幽冥。

    ……………………

    晚,我坐在院子里沉思。

    凝柔坐在我身边,头枕着我的肩膀;念可陪雨嘉在客厅下象棋;老妈数落着老爹,老爹则一脸无奈,气氛很是温馨。。。

    凝柔安静的陪我坐着,绝不会打断我的思路,轻抚着她的头发,我问道:“凝柔,想不想知道我刚才在思考什么?”

    “是关于白天的事情吗?”

    “嗯,命运之神不允许我接触林墨,怕会改变他的命运轨迹,但我们今天还是正面接触了。。。我刚才在想,与其循规蹈矩的让他按照原来的命运轨迹走,不如给他一条新的命运轨迹。”然后我闭上了嘴巴,在心中暗暗想着,也许新的命运轨迹可以解开死循环。

    关于死循环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我没对凝柔她们说过。。。

    另外,我思考的事情不止眼前这些,还有更远的。。。按照老骗子描述,林墨会成为新一代掌控之神,而我或许要成为新一代命运之神。可现在我们就发生了冲突,以后会不会走老骗子的老路,还很难说。

    另外,林墨的‘审判者’很难对付,看来我修炼命运规则的同时,空间和火也不能落下。

    不就的将来,他就会具备击杀光神的实力,看样子我也得抓紧修炼了。。。就算不能比他厉害,至少也要和他持平才行,不然拿什么解开死循环呢?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千年转眼而过。

    在紧张的修炼中,当然也不能冷落家人,经常陪伴他们四处游玩,或许是由于劳逸结合、心情放松的关系,规则进步速度让我很满意。

    独自站在传送阵广场,一阵微风吹来,风衣的下摆微微飘动。

    贱男从远处走来,一直走到我身旁,与我并排而立。我微笑着问道:“修炼的怎么样?”

    “你猜。”贱男嬉皮笑脸的说道。

    “忘了两千年前和我打赌的教训了?”

    贱男被戳中痛处,似乎想起了给杰森的那个吻,露出一副吃苍蝇的表情,随后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大哥,听说你当年给杰森出了一道谜题,他至今也没参透其中奥秘。”

    看着远方,我目光淡然的说道:“那不是谜题。”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贱男满脸好奇:“2733,我也想了很久,但却猜不出来。”

    “算是批命吧,提前告诉他死亡的日子。”

    “什么?大哥你没开玩笑?”贱男满脸震惊,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也对,你说的话一向都是很准的,能预测到杰森的死期也不算什么,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呢?”

    “看他的悟性,如果努力修炼,或许能躲过那一劫。”

    贱男沉默了一会儿:“大哥,你明知他有危险,也不准备出手相救?”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提示已经给过,究竟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了。。。两千年来,你的进步速度很快。”我微笑了一下:“看来你的感悟之光只存在三小时,并非没有原因的。”

    贱男摇摇头:“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雨嘉的进步速度比我快得多。”

    “这次你要去宽广世界给不见和朵朵抢名额?”

    贱男伸出拇指晃了晃:“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那不如给我算算,这次能否活着回来。”

    我也微笑了一下:“答案我早就知晓,但却不便明说,否则你战斗时会松懈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