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四十八、似曾相识(一)
    醇郡王呆了呆,脸上也露出了不忍的神色,叹了一声气,挥挥手,把保姆嬷嬷和伺候的丫鬟都赶了出去,“你这会子还说这些话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西边的那位,看上去是和和气气的人,但是认定了的事儿,是一条路走到底,绝不会更改了。我自然也是舍不得,但是不管如何,能进宫,是咱们皇上的造化,比在醇王府里头要强,不然就在醇王府,将来他只能是个贝勒,进了宫,就不一样,将来就是皇上,我是他的亲生父亲,将来能有多少权,是不能够了,若是他有造化,我就算这时候即刻死了也是甘心!梅儿,”醇郡王喊着婉贞的小名,“想开些吧。”

    醇王福晋摇摇头,眼中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掉了来,“我不愿意!他才五岁,就要到宫里头去,姐姐她怎么这么狠心,她自己没有了孩子,就要来夺我的孩子……”

    “梅儿!”醇郡王低声喝了,醇王福晋止住了话语,“越说越不像话了,这是咱们天大的福分,”醇郡王眼圈红红的,“不许胡说,”这时候他大约有些后悔自己娶了太后的亲妹,若不是有这样内侄子和外侄子双重的身份,西太后大约不会看上自己的嫡子,他忍住了眼泪,“今日杀了多少人,夺了多少人的爵位,你在家里头也能听到,这都是为了帝位,接去还有人要死的,我也不知道皇上进宫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但是我们不能逆着太后的懿旨来!若是太后悄悄得问我什么意思,我当然是推辞的,只是如今诏书明发天,再也无更改了。我也不想再生出什么事端来,万一有什么不妥的,死无葬身之地的。不仅仅是咱们!行了,我知道你心疼。不过也别担心,太后不是绝情的人,日后总有相见的时候,快把皇上送出去吧。”

    醇王福晋强忍着悲痛,亲自给载湉,如今大清朝的嗣皇帝穿衣服,嗣皇帝睡得迷迷糊糊的,任由醇王福晋摆布。穿上了朝服,交给了进来的保姆,一同出了来。

    孚郡王见到醇王福晋眼圈红红的,知道内情,也就没多问,“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起驾进园子吧?”

    “孩子还小,保姆怕是要跟着吧?”醇王福晋说道。

    “什么孩子?”醇郡王大声喝道,“是皇上reads();!”

    “是是,是皇上。”醇王福晋连忙改口,“皇上年纪小,离不得保姆。要不就带进园子吧。”

    孚郡王微微沉吟看了一眼醇王,醇王摇摇头,“且看宫里头的懿旨吧,横竖宫里头宫人多,伺候的人不会短了,老九,你快出发吧。”

    嗣皇帝睡得很熟,不能一个人坐轿子,于是孚郡王抱着嗣皇帝进了暖轿。几个御前大臣骑着马簇拥着暖轿朝着西边行去,景寿别过了头。看到了灯火辉煌的醇王府门口,醇王福晋拿着帕子拭泪。身子已经撑不住被丫鬟牢牢扶住,醇王双手缩在袖子里,弯着腰,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一行人,虽然夏天的夜间也不甚凉,也就才六月初的样子,但是似乎醇郡王府已经有了秋风习习,落叶萧萧的样子了。

    到了圆明园,已经是午夜时分,云贵太妃还是陪着慈禧太后一同等着,慈禧太后从未认真瞧过醇郡王的嫡子,如今趁着烛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小小朝服之中的载湉,只见他睡得很熟,就算放在了陌生的床上也毫不在意,长长的睫毛在眼投出了一片阴影,他的长相更像是自己妹妹,那也就是说,长得有些像自己这个姨妈,太后看了看,叹了一口气,把床上的帷幔放了来,让新皇帝好好睡一觉,她转过身,告诉云贵太妃等人,“孩子还这么小,到底是离不开他亲额娘的,过几日,就把醇王福晋接进来帮忙照顾吧。”

    “娘娘,”云贵太妃却是知道规矩,“既然要入继文宗皇帝的大统,那以前的身份就要割除了,不然到时候,到底是认你这个嫡母,还是认生母?您是吃过亏的,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慈禧太后一惊,看着云贵太妃,云贵太妃严肃望着自己,“那?未免太?”慈禧太后摇摇头,“罢了,就先这么着吧,明日把皇帝的保姆叫进来吧。”

    “嗻。”

    慈禧太后抬头看看天,皎洁明亮的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今天的月色真好啊。”

    “是啊,又快到七夕了。”

    “七夕,”慈禧太后点点头,“那是文宗皇帝最喜欢的节日,明日是登基大典了,今日横竖是睡不着,不如去见一见故人吧,”慈禧太后说道,“既然是新朝新气象,有些旧事,不如就先一次性了结才好。”

    云贵太妃知道她要去见谁,就说要自己陪着去,慈禧太后摇摇头,“你在这里看着嗣皇帝,我一会子就回来,明日登基大典,我不能缺席,不耽误时候儿。”

    长春仙馆冷月冥冥,微风习习,寂静少人,宫殿的气势往往和主人的气势有关,主人若是得势,宫殿就会分外金碧辉煌,气象万千,但是主人若是失势,宫殿就露出了一副惨淡的模样出来,这时候的长春仙馆在夜色之中分外惨淡窘迫。

    小夏子提着灯笼陪着慈禧太后进了含翠堂,慈安未起身相迎,只是跪坐在蒲团之上,手里捏着一串佛珠,低头在称颂不已,佛龛之中,供奉着一尊德化白瓷观音,周身一尘不染,在月色之中隐隐透着白润的华光,慈禧太后是不信佛的,所以以前她住这里的时候这佛龛只是摆设,每个主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慈安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供奉观音的场所。

    慈禧太后跪坐在慈安太后的身边,闭上了眼喃喃自语,“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愿死者永得解脱,永登极乐。”

    “姐姐信佛吗?”慈安低着头,依旧捏着佛珠,“我瞧着姐姐素日是不求佛的。”(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