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楔子、一、梦回百年
    楔子

    2013年11月12日,农历十月初十。

    天气闷闷的,天边隐隐传来几声闷雷。

    晚上十点钟,杭州市郊的一处农民出租房里,叶星真刚刚到家,他带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全身湿漉漉好像水里捞出来一样,他刚刚从拉丁舞馆跳舞回来,去做兼职的拉丁舞男教练,每个星期三和星期五晚上,叶星真都要出去兼职,每次工资200块。

    “妈的,今天的女会员真恶心,借着和我一起学习探戈的时候对着我磨磨蹭蹭地,也不看看那么一大把年纪了,那么肥的身材,要不是老子要靠这个兼职来付房租和水电费才百般忍住,不然早就一巴掌扇上去给她一个满脸桃花开!”叶星真嘴里骂骂咧咧的自言自语,边脱紧身的舞蹈衣,露出了消瘦纤细的身材,没办法,一个人呆久了,必然会开始习惯自言自语起来。

    脱了只剩一条内裤的叶星真走进简陋的卫生间拧开蓬头,准备洗澡。

    叶星真,男,26岁,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法学专业学生,在千辛万苦毕业之后考不上公务员,也没考出司法考试,所以只有在杭州找了一家小型公司做行政工作。苦逼的只有两千块的工资,除了供自己开销之外,还要供应那个皇太后一样娇贵的女朋友吃喝玩乐,所以就发挥了自己在大学学的比较精通的拉丁舞特长,去找了个兼职,东凑西凑一起这样才生活不那么拮据。

    据叶星真去年刚刚因病早逝的父亲讲,自己这家是从清朝就传下来的的,还是满族的大姓,以前的满姓就叫叶赫那拉。叶星真对此嗤之以鼻,什么不招边际的都往名人靠,老爸说这个的意思不就是想和那个近代史最为显赫权势最大的西太后老人家搭在一起吗,这年头往名人身上靠的多了去了。就像以前唐朝杨贵妃得宠的时候,天下人皆以姓杨为荣耀,都争前恐后地和蜀中原来小门小户的杨家攀上那不着边际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

    再说了,和断送了中国近代发展黄金机会的慈禧老妖婆是亲戚很荣耀吗?

    叶星真在卫生间刚刚抹上洗发水,蓬头的水居然缓缓地停了下来。

    “**!”居然又停水!叶星真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找房东交涉一下,为什么每次晚上10点之后就开始停水,难道十点以后就没人洗澡上厕所吗!

    洗澡怎么办?全身湿乎乎的叶星真不得不考虑问题,想了一会,他突然想到房东在顶楼有一个巨大的蓄水池,里面养了几条鱼,时刻准备着为房东的晚饭而献身。

    算了,今天就和鱼一起洗澡吧。叶星真怏怏的这么想着,拿了一个铁制的脸盆就穿了个裤衩上了顶楼的露台。

    叶星真站在露台上瑟瑟发抖,十一月份的天气有点凉了,他准备赶紧冲凉完就回被窝睡觉去,脸盆里刚刚勺了一脸盆谁准备往身上浇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九天之外,突地劈下了一条巨大的紫色闪电,正正地打在那个铁脸盆上,叶星真扑的倒在地上,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法是:

    我真傻,为什么拿个铁的脸盆在阳台上洗澡呢。

    为什么11月了还有闪电

    第二天杭州电视台的晚间新闻,神色肃穆的女主持人正在播送一条最新消息:“市政府再次提醒各位市民,请不要在雷雨天在阳台上,大树下,打电话或者是举脸盆以防出现像昨天这位被闪电击中身亡的男士这样的惨剧。”

    一梦回百年

    失去很久的意识终于回到了叶星真的脑子里,我不是被那该死的紫色闪电劈死了吗,怎么还有意识?难道我变成鬼了?

    怎么自己的身体好像能动了?小手指头稍微的能弹动几下了?难道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小姐醒了!太太快来看看大小姐!”

    这个尖利的声音是谁啊,医院这也太吵了吧,叶星真郁闷的试图张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吵,但是精疲力竭的他无力的抖动了下眼皮,还是敌不过睡衣,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咸丰二年,端午节,五月初一。

    满族人过端午节是为了祈福禳灾。相传很久以前,天地神派人下凡体察民情。五月初五,天地神妆扮成卖油翁吆喝道:“一葫芦二斤,二葫芦三斤。”大家争先抢购,只有一个老头不仅不买,还告诉老翁账算错了。等油卖完,老翁尾随那个不买油的老头,说:“你是好人,今天晚上瘟神降瘟灾,若在自己家的房檐上插上艾蒿,就可以躲过瘟灾。”老头听后就挨家挨户告诉所有的人,家家插上艾蒿,瘟神无法降瘟疫,人们都得救了。五月初五满族人讲究房檐上插艾蒿以防病,还讲究到郊外踏露水。据说用这天的露水洗脸头和眼睛,可以避免生疮疖闹眼病。

    天气是极好的晴天,西四牌楼劈柴胡同里的一个破旧的小四合院里,一个半大丫头扶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青色旗装的少女站在西厢前,院子里火红的石榴花开的正艳,那青色旗装少女鹅蛋脸蛋,长眉入鬓,丹凤眼,生的极美,只是脸色有点青白,刚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她正颤颤巍巍地亲手将一个葫芦贴纸贴在窗檐上。边上那个小丫头开心的直念佛:

    “阿弥陀佛,小姐贴了这个葫芦花,到初五这天扔了灾,保管什么病都好了!没灾没难长命百岁。”

    满族人喜欢葫芦,因为葫芦是“福禄”的谐音。满族人又喜欢剪纸,用红色毛边纸剪成葫芦,里面收进“五毒”图案,象征镇邪的宝物把“五毒”均收入肚里给镇住了。这种宝葫芦剪纸,称为“葫芦花”,葫芦花据说能辟“五毒”,五月一日贴出,五月五日午时摘下扔掉,称为“扔灾”。

    “油嘴滑舌的。”旗装少女也不看窗花的位置正不正,随意地贴了窗花,淡淡的说。

    很不幸,叶星真穿越了,还是尼玛的清穿,更悲剧的还是清穿成了一个女性,最最悲剧的居然是穿越成了镶蓝旗的一位少女——叶赫那拉杏贞。

    说起这个名字,估计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换到这个少女以后的官方称呼,大中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她的官方称号是:“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

    简称:慈禧太后。

    或者更为简便的称呼是:西太后。

    得知自己穿越成掌控中国半个世界的老妖婆之后,叶星真要不是病后娇躯无力,真的想跳起来再落水再死一遍算了。

    你妹,要不要这么搞我,这也太尼玛刺激了!老天爷!叶星真伸出保养有术的芊芊中指无力地指了指天空。

    还好自己看过慈禧秘史,知道慈禧的闺名唤作“杏贞”,说起来还和自己的名字很像,只是读音有些不一样。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先安心把身体养好再做其他打算。杏贞在小丫头婉儿的搀扶下,围着小院子慢慢的踱了几圈,病后初愈的身体不堪多动,走了几圈就娇喘吁吁了。小丫头婉儿一手扶着杏贞,另一只手拂了拂石榴花树下石凳,让杏贞慢慢坐下。

    “杏儿~”一个中年女声在院子门口响起,杏贞听到这个声音,马上毫不耽搁地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声音来处,福了一福,开口:

    “额娘。”

    来的是叶赫那拉杏贞的母亲富察氏,她梳着一个旗人常见的发髻,只在两侧插了几只半新不旧的银簪子,身上的深紫色旗袍不见半点褶皱,边上跟了个十来岁尚未长开的小丫头,那小丫头对着杏贞福了一福:“大姐姐身子可安好了?”这是杏贞的妹妹梅儿。

    “已然大好了,这不是遛弯发发汗么,额娘,祥哥儿呢,旗学里去了?”

    “是去学里了,哎,去不去都是那样,也不指望着他能学点儿什么,也就五岁的娃,求着天老爷别叫他惹事就好。”杏贞的弟弟桂祥,眼下正在镶蓝旗的旗学堂里进蒙学,富察氏看了看大女儿的装束,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到杏贞脚上的平底绣花鞋,皱了皱眉,扶着杏贞在石凳上坐下。“今个儿怎么不穿旗鞋?”

    旗鞋,亦称“花盆底鞋”。满族妇女皆天足,旧俗穿木底鞋,鞋底中部以木为之,上敞下敛,成倒梯形花盆者,称"花盆底鞋"花盆底鞋可使身体增高,便身体更加修长,另外由于鞋的特殊造型,女子走路双手臂前后摆动幅度较大,花盆底鞋可使身体增高,便身体更加修长,走起路来分外端庄文雅。

    谁高兴穿那个玩意,又硌脚又容易摔跤。杏贞在心里嘀咕着,不过面上不敢表现出来,依旧平淡地回答:“我穿不惯那鞋儿。”

    “也罢,你刚刚病好些,这鞋子穿不住也是常事,等身子大好了再接着穿,要进宫选秀女儿,这规矩可是顶顶重要的!”富察氏拍了拍自己如花似玉的大女儿的手,感叹道。

    诶,选秀。

    杏贞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富察氏的唠叨。有清一代的选秀,是有着非常严格的制度的。清朝后妃制度在**哈赤和皇太极时代比较简单,顺治帝时有所改进,康熙帝时后妃制度日渐完善。设皇后1名,居中宫,皇贵妃1名,贵妃2名,妃4名,嫔6名。贵人常在答应,没有定数,分居东西12宫。东宫有景仁宫承乾宫钟粹宫延禧宫永和宫景阳宫,西宫有永寿宫翊坤宫启祥宫长春宫咸福宫储秀宫。

    所谓秀女,首先必须是血统纯洁的官员的女子,以保持满洲贵族的尊严和特权。清代的**,上至皇后,下到宫女,都是从旗人女子中挑选出来的。

    凡届挑选秀女之期,由户部行文各旗都统,将应阅女子年岁等,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及族长,逐一具结呈报都统,然后汇报户部,户部上奏皇帝,皇帝批准何日选看秀女后,户部马上再行文各旗都统,各旗造具秀女清册。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族长及本人父母或亲伯叔父母兄弟之妻,亲自带秀女送至紫禁城的神武门,依次排列,由户部交内监引阅。这算是第一次挑选。

    凡经太监挑选被记名的,须再行选阅。这是第二次挑选,凡不记名者,听本家自行聘嫁。如各旗官员女子,因有事故,不及与选者,下次补送选阅。未经阅看之女子及记名之女子,私相嫁聘者,自都统参领佐领及本人父母族长,都要分别议处。

    被选秀女的年龄,必须是13岁至17岁的未婚女子。经太监两歇挑选后,最后报皇帝选定,或被纳为妃嫔,或指婚给亲王或王子为妻。选中被记名的秀女,在记名期内(一般为五年)不许私相聘嫁,违者上至都统副都统参领佐领,下至旗长及本人父母,都要受到一定的处分。选中留牌子的秀女久不复选,而记名期已过,那么,这样的女子只得终身不嫁了。

    选秀女由户部主办。三年一次的选秀女时间一到,由户部行文八旗各都统衙门直隶各省驻防八旗及外任旗员,将适龄备选女子呈报备案。每届入选日期,均由户部奏准,然后通知各旗,具备清册,准备入选引看之日,秀女们都在神武门下车,按顺序排列,由太监引入顺贞门,让帝后们选看。

    听完这个程序,杏贞不禁暗暗咋舌,尼玛这也比百年之后的公务员考试难多了吧,简直是万人斩啊。

    “你阿玛现在还刚到安徽徽宁池广太道(注一)的任上呢,过几天的秀女大选不能上京了,不上来也无妨,前个儿我去了咱们旗的钮祜禄佐领家,封了五十两的银子给他,请他务必要在秀女大选上行个方便,不至于进了顺贞门咱们两眼一抹黑,啥事儿也不知晓。”

    杏贞的父亲惠征,在道光十一年时是笔帖式,道光十四年考察被定为吏部二等笔帖式。十九年时是八品笔帖式。道光二十三年再次考察定为吏部一等笔帖式。二十六年调任吏部文选司主事。二十八年二十九年因为考察成绩又是一等,受到道光皇帝接见,被外放道府一级的官职。同年四月,任山西归绥道。咸丰二年三月,调任安徽徽宁池太广道的道员。

    因为一直在京城当着京官,所以叶赫那拉家着实不算上富裕之家,这五十两打点的银子估摸着是全家小半年的开销了。杏贞有点感动,毕竟这是这个家为了自己附身的这个女子所付出的。

    “额娘,你实在不需如此”杏贞急切地说。就凭自己穿越之后的姿色,那个色中饿鬼咸丰皇帝怎么能放的过自己,昨个自己在铜镜里看自己的容貌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

    “傻孩子,这些银子能算什么,只要你进宫,能选上修女,那自然是极好,就算退一万步讲,要是你没被选上,这银子也是防着一起子的小人作践咱们家,免得得罪了宫里的贵人儿,叫咱们杏儿吃了暗亏!”

    “你阿玛在南边干的还不错,巡抚也器重他,给了他转运粮草的美差,就是广西那头有点乱,长毛逆贼还流窜到了湖南,你阿玛估摸着南边着实有点不安稳,你要是入宫得了宠,能帮你阿玛吹吹风,调回到京城,一家子和和美美的住一起这样才好呢”富察氏絮絮叨叨地说着闲话,手里还不闲着,做着针线活,一针针地绣着一个合欢鸳鸯的花式。

    得宠?我穿越到这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就是为了得到那个短命皇帝的宠爱?然后再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上半个世纪(这个时候叶星真完全把自己带入了杏贞这个角色)?杏贞听着自己母亲的絮叨,嘴边挂着一抹浅浅的冷笑。

    当然,首先要得宠。

    想了一会子心事,杏贞觉得端坐着有点腰酸,把手和帕子放在腿上,翘了个二郎腿抖了起来,看到富察氏那憋气鼓大的双眼,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讪讪地把腿放下来,眼看着富察氏又要张嘴唠叨,杏贞想起了一件事,开始问母亲:“额娘,咱们家可有邸报?”

    “邸报?那玩意以前你阿玛在京里做事的时候有的抄回家,后来你阿玛放了外任,这邸报啊就要花钱去咱们旗佐领那买了,也要好几个钱,我那里舍得花那个钱!”富察氏果然被自己大女儿转移了话题,忘记了教训杏贞的坐姿不雅,“去年的邸报还在你阿玛的小书房里放着呢,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看那些东西要干嘛?”

    “闲来无事,去看看新鲜也好的。”杏贞起身施了礼,带着小丫头婉儿转身就走出了这个小院子,妹妹梅儿叫着说,“姐姐等我同去!”跑过来拉住杏贞的手,杏贞低头看看这个眉眼极像自己的小女孩,掐了掐有点梅儿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笑着说:“那你陪姐姐去找找,顺便姐姐啊教你认几个字。”

    “上次认得字我想写写呢,姐姐。”

    “好嘞,叫婉儿给你磨墨。”

    一行三人穿过东厢的花门,到了一个隔断的小院子里,小院子里有一座孤零零老旧的抱厦,就是叶赫那拉惠征的书房了。

    打开门一看,哟呵,惠征虽然是个监生出身,房子里的书倒是真不少,诸子百家和一些四书五经,杏贞叫小叶头伺候妹妹梅儿磨墨写字,自己在书架上细细的找了一番。

    郁闷,怎么连一本闲书都没?就算什么《金瓶梅》这种露骨的书没有,那怎么连什么纳兰性德的《饮水词》曹雪芹的《石头记》都不见半本,这个资讯如此匮乏的时代,没这些小说那日子可真难过咯。

    杏贞心里嘀咕着,放在香樟木书架第三格的旧邸报被她找到了。她坐在罗汉床的榻上,仔细地翻阅起来。

    咸丰帝奕詝,道光十一年出生。道光于1850年正月丙午日病死后,他于同月已未日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咸丰”。

    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宣宗(即道光帝)殡天,二十六日皇四子奕詝继皇帝位,二十七日册谥福晋萨克达氏为孝德皇后;賜封格格武佳氏为云贵人。十月二十七日,行孝德皇后册谥礼,将孝德皇后梓宫暂安于田村。

    这么说起来,咸丰皇帝现在还没有皇后了?难道那个东边的慈安也是继后不成?杏贞的长指甲无意识地在发黄的邸报上划来划去,丫头婉儿正和妹妹梅儿叽叽喳喳的说话,说到什么乐事,两个人笑了起来,把门口的麻雀儿都惊跑了。

    那不是我也有机会了?杏贞喜滋滋地这么想着,但历史上的慈禧为什么没有成为皇后呢?是因为家世不够高贵吗?叶赫那拉氏也是满族老姓了。估计还是内廷的关系,到时候进了宫,可千万不能在脾气上栽了跟头,杏贞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个男人穿越成古代的女人,又是一个秀女,再怎么装贤良淑德也是不像样的。

    两个小女孩的笑声越来越响,杏贞终于被吵醒回到了现实中,她赶紧喝住了两个笑的过分的小丫头,“嘘嘘嘘,小声点儿,等下额娘过来又要训斥咱们没有女孩子的样儿了,给我小点声!”

    “大姐,你看,今个天气好,你再过几天就要进宫了,万一选上了,估摸着以后出来的时光就少了,下午我陪你出去逛逛?听隔壁朱御使家的二丫头讲,今天天桥的把戏多了去了!”

    “我那里还能去那种人多的地儿!你没看见,额娘只许我在这个胡同里晃悠,这还叫我掌灯的点儿必须得进房了,那些多的把戏,也就是心里念想念想罢了!”

    “额娘真扫兴!”

    “你呀,也别一味憨玩儿!”杏贞蹲下身子给梅儿理了理衣服的袖子,“平时里多看看书,多认几个字,然后跟额娘学学管家的本事儿,以后呀学的到!”

    “嗯,知道了大姐,咱们去额娘的房里用饭去。”

    这些邸报等用了饭再来看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吧,杏贞以一种僵硬地端庄姿势一摇一摆地走出门,难以想象要是穿上花盆底鞋怎么走,接下来第一要紧的就是学走路!杏贞把手里的手绢紧紧的团成一团,心里发狠的这么想着。

    注一宁池广太道:雍正十一年十二月(1734年1月),置安徽宁池太广道,领安庆府(简称“安”)徽州府(简称“徽”)池州府(简称“池”)太平府(简称“太”)宁国府(简称“宁”)广德直隶州(简称“广”),治安庆府。雍正十二年十月(1734年11月),迁道治于芜湖县。

    咸丰五年十月(1855年1月),析安庆府往属于庐凤道,道名遂改为徽宁池太广道,迁道治于宁国府。该道带兵备衔,加按察使衔,可以专折奏事,暂归浙江巡抚兼辖。咸丰十年(1860年),迁道治于徽州府祁门县。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