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遇见荣禄
    二遇见荣禄

    到了富察氏的房里用饭,家中的吃食也简朴,一碗豌豆,一碟子酱菜,一份油焖茄子,一份肉丝炒笋。三个人食不言寝不语地安静吃完,富察氏带了梅儿进内间歇午觉,杏贞告退出门溜个弯消消食。

    劈柴胡同是一条长不足三里的小胡同,地上是一水的青石板铺着,两边的宅子大多飘出了青色的炊烟,小胡同里没什么别的营生摆着,除了一辆专门做豌豆黄的小车,就剩下一家摆在巷子口的花铺子,售卖的鲜花极为鲜活,杏贞扶着小丫头走到一盆玉色的兰花前面,那兰花花繁叶茂,开的正当时,杏贞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里在想: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没有记得?

    小丫头婉儿扯了扯杏贞的绣着如意纹滚边的袖子,小声地在她耳边说,“瓜尔佳家的少爷来找您了,小姐。”

    “瓜尔佳氏的少爷?谁啊?”杏贞依旧盯着那兰花,嘴里疑惑地问。

    “就是荣禄少爷呀!”

    荣禄!叶赫那拉氏在进宫前果然和荣禄是旧相识!杏贞浑身一震,顺着小丫头指的方向抬头望去。

    荣禄字仲华,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只见一个身着月牙色长袍马褂,前襟挂着一个金包银的羊脂玉挂件,前半个脑袋剃得光光的,容长脸蛋上眉目透着一股清秀,身边还跟了一个总角的小厮牵着一匹油光发亮的青骢马,他看着主仆二人,笑的宛若天边的一抹晚霞。

    “杏姐儿。身子可好些了吗?”

    杏姐儿?这个身体的原来主人和荣禄这么熟吗?杏贞边打量着荣禄边施了一个礼:“荣少爷好,身子好多了。”

    荣少爷?荣禄有些迷惑,以前可不是这么叫的,以前的杏贞也没有这么大胆上下打量着自己,只有在自己唤着她名字的时候,红着脸低着头,害羞着“嗯”一声而已,远远没有今日爽朗大方,敢用大眼盯着自己。

    估计是病刚好的缘故吧,荣禄这么想的,他摆一摆手,叫牵马的小厮出了胡同在外面候着,再用眼神示意叫小丫头婉儿也走开,婉儿笑嘻嘻地放开杏贞,一溜烟地跑出去和那个牵马的小厮玩去了。

    杏贞看着荣禄看着自己透着迷恋爱慕的眼神,心里打了个突,这厮不会是和杏贞(这话真别扭)有一腿吧?那咸丰皇帝头顶上的帽子可真是绿油油的了!

    “上个月二十,我约了你们镶蓝旗的佐领在会春楼吃饭,试着和他说让你提早退选的事儿,被他一口就顶回来了,说什么“祖宗家法不可违背”,这种事上下人等都要吃刮落的!”荣禄摊摊手,“这边是没办法了,我想着找我国子监的同窗,看看同窗里有没有和宫里说的上话的,总要把你早点从宫里出来才好!”荣禄急切的标着态。

    原来如此,估计是小两口私定终身,想着走着关系把自己早点从选秀里面捞出去,免得长老宫中,这个法子原本没错。但是现在的杏贞和以前的杏贞估计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进宫!

    “荣少爷,我想着不必了。”

    荣禄停了说话声,疑惑地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女子,他从未觉得眼前的女子像现在这样难以被掌握。两人边上的牡丹石榴玉兰依旧在这初夏的北京城寂寞无声但又绚烂盛开着。

    “杏姐儿这话的意思是?”

    “我要进宫,然后当皇上的妃子。”

    “什么!杏儿!你为什么要进宫,你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荣禄一把抓住杏贞的双臂,痛苦的问,“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

    “因为我要让阿玛回京城,只有进宫才能让阿玛回来。”别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过一两年,太平天国的乱军就要攻克南京,正式定都与清廷南北对峙了,涉及到两江的官吏掉的脑袋会染红整个扬子江,既然重生到了这个家,在这个危险的时候,就不能让家里的顶梁柱倒下去!

    “而且我有我的使命,你不会明白的,荣少爷。”杏贞挣脱开荣禄的双手,神色肃然。“你需要的认真上进,出了监,好好当差。”杏贞微微一笑,“日后我们总有相见之日。”

    杏贞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忘了什么事儿,唤来小丫头婉儿扶着她回家,可恶,这身子还没好全,多站一会就头晕的慌,回家要叫额娘赶紧把自己要准备的食物弄好。

    扶着慢慢走回家的时候,杏贞边吩咐丫头不许多嘴,边忍不住回头看了呆呆伫立在夕阳西下余晖下的荣禄,心里隐隐有些不忍。

    算了,本来我就是一个男人,何必这么多情学姑娘家,要是他没有为情所困,以后自有相见的日子。

    刚刚到家,就见富察氏守在四合院里的天井里神色复杂的望着自己,没等富察氏开口,杏贞就说话了:“额娘,我晓得的,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他以后不会再来找我了,我明白,我和我这个家的出路”她在心里再偷偷地加上“还有这个国家”,“都在我进宫的机会上!”

    “好好好,好孩子,委屈你了。”富察太太热泪盈眶,“谁想着送你到那不见天日的地儿去”

    “额娘,别哭,这有什么,我还不想和凡夫俗子过这一辈子!”杏贞别扭的抱着自己的母亲,开口安慰,水汪汪地丹凤眼变得深邃起来,“你在家好好等着我的喜讯儿!对了,额娘,咱们家有没有那样的事物”

    东十三胡同,瓜尔佳府。

    荣禄满脸木然地端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手里的《孟子集注》半个时辰之前就翻在这页了。

    书房的门次啦的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中年妇人,看到荣禄这神魂跌倒的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荣禄才猛然反应过来,转头看见那位中年妇人,连忙起身行礼,“额娘。”

    荣禄的母亲把手里的绿豆汤放在荣禄的书桌上,“这个明目清热的,你喝了再看书。”荣禄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荣母坐在书桌的对面,怜悯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伴着书桌上的烛花爆裂声,开口劝解。

    “禄儿,你也别难过了,叶赫那拉家的姑娘我也看到过,的确是不错,但是为娘也和你说过,我找那个前门大街的花瞎子偷偷看过她的面相,她的面相太好了!花瞎子哆嗦着都不敢说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命,他越不肯说,我越心里明镜似的,她根本不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身份娶的起的!”

    “额娘,我明白,”荣禄低着头慢慢把碗里凉了一个下午的绿豆汤喝完,“她说叫我努力上进,日后自然会相见!”荣禄放下白瓷碗,眼神中充满了坚定。“额娘,等我国子监出监,让阿玛给我挑个好差事,慢慢的历练起来!”

    “好好好,我这就和你阿玛说去,你先温书。”

    同一时间的劈材胡同叶赫那拉家,绣床上的杏贞毫无形象的四脚打开,边流着口水边做着美梦。

    梦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忧伤的看着叶星真,却一句话都没说,慢慢的转身飘走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也帮我自己好好过下去!”叶星真大声的在梦里对着杏贞原来的灵魂发誓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