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内外交困
    洪秀全是广东花县人。曾多次到广州参加科举,可惜都落第。道光二十三年,他与表亲冯云山族弟洪仁玕从梁发《劝世良言》中吸取某些基督教教义,后来自行洗礼。是年,洪秀全和冯云山到广西贵县一带传教,洪不久便返回广东,冯留在广西发展,在当地的信徒日增。

    1848年初,冯云山被紫荆山蒙冲乡石人村地方士绅王作新以“聚众谋反”罪名逮捕,送往广西桂平知县衙门囚禁。洪秀全前往广州欲以“传教自由”为由,找上层关系营救。后冯云山被信徒集资贿赂桂平知县王烈,而得到释放。1850年夏,洪秀全发布团营令,要求会众到广西桂平县金田村团营编伍,同年年底,太平军先后在思旺和蔡村江与清军展开战斗,由此开始了与清廷的武装对立,初以“太平”为号,后建国号“太平天国”,并实行公有财产制。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生日,拜上帝会众万人在金田村“恭祝万寿”,3月23日,洪秀全在广西武宣登基称太平王,后改称天王。

    咸丰元年秋,太平军占广西永安州(今蒙山县)。12月在永安城分封诸王,封原中军主将杨秀清为“左辅正军师”东王,称九千岁,原前军主将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西王,称八千岁,原后军主将冯云山为“前导副军师”南王,称七千岁,原右军主将韦昌辉为“后护又副军师”北王,称六千岁,原左军主将石达开为翼王,并诏令诸王皆受东王节制。建立了初期的官制礼制军制,史称“永安建制”。

    这是这几天杏贞在父亲的书房里寻摸到邸报上的旧闻,就是去年的事,这咸丰皇帝是真命天子吗?刚改元登极就遇到这样的大祸事,内外都会对他的执政合法性有所怀疑吧,两广总督还在邸报里宣称:“三月之内必然能扑灭乱党,以儆效尤。”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来自后世的杏贞可是知道,太平天国起义几乎席卷了南方各省,和清政府对峙了十几年之久。

    咸丰二年二月一日,英国轮船私运华工475人自厦门开赴旧金山,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英国不仅仅带来了数以万计的鸦片,而且带走了以百万计的华人劳工以下南洋的幌子骗到北美大陆进行苦力,号称“每根枕木下面都躺着一位华人劳工的尸体”的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就是在此不久之后钉下最后枕木。大英帝国驻广州全权代办密尔切在写给大英帝国政府报告中这样写到:“一想到和三万万或者是四万万人开放贸易,大家好像全都发了疯似的。”

    咸丰二年(1852年)4月5日,太平军自永安突围,北上围攻省城桂林,不克,继续北上,在全州蓑衣渡遭遇清军江忠源部拦截,冯云山被清军炮火击中,后伤重死亡。5月19日离开广西进入湖南省,克道州郴州。江南震动,咸丰皇帝连下三道谕旨,严令上任不到半年的湖广总督程裔采“围歼逆贼”,力保“湖广熟,天下足”的粮仓无虞。并命江西安徽两地将军未雨绸缪做好两省绿营围剿“长毛叛逆”的准备。

    5月25日,内务府传出上谕,“满汉八旗各色适龄女子由顺贞门进至延晖阁供皇太妃并皇帝看。”

    五月二十五日的凌晨,小丫头婉儿拿了装满洗漱后残水的铜脸盆疾步走了出来倒在四合院子里的阴沟里,天还是漆黑一片,杏贞的闺房里,灯火通明。

    富察氏和一个老嬷嬷忙碌地在给杏贞打扮着,新绣了新鲜花式的淡蓝色旗袍大方合体,满头青丝不多着珠翠,团成一个端庄的发髻,只斜斜地插了一根镶指甲大蓝宝石的翠鸟衔芝银钗子,脑后的尾髻上按了一个如意团圆的景泰蓝圆饰。

    妆容也按了杏贞自己坚持的,没有涂上吓死人的厚底脸粉,稍稍地绞了脸上的汗毛,只涂了薄薄一层粉,什么略带些香气的妆粉都弃而不用,眉笔划过眉头,再在眼圈画了一层眼线,更显得丹凤眼顾盼生姿,杏贞借着灯光仔细地看了看镜子的自己,发现自己真的太美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到自己又对着自己流口水了。

    小丫头婉儿轻轻地咳了一下,把自己的大小姐唤醒,大小姐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老是对着自己的倒影傻笑,还时不时的流口水?这关键时刻可不能犯癔症啊。

    杏真回过神,白了小丫头一眼,用帕子按了按嘴角,很好,就是要这种清冷似雪的效果,才能引起那个留恋花丛中被万紫千红迷花眼的咸丰皇帝注意力!

    杏贞转过头问富察氏:“额娘,上次叫巷子口那铺子准备好的事物呢,备好了吗?”

    “备下了,”富察氏拿出一个宝蓝色素净的香袋,递给了杏贞,“这叫那铺子每日用炭火护着呢,原本这时节可是没有这东西呢。”

    杏贞接过宝蓝色的香囊,把玩了几下,放在鼻尖似乎嗅了一下,神秘地笑了起来。

    “额娘,这东西,可是能决定您女儿能否入选的关键物儿!”

    “也不知道你是哪儿听来的,神神叨叨地,还不让我和那铺子的掌柜说实情,害的我找了个佛前还愿的由头才糊弄过去。”

    “哎呀,额娘,你就相信女儿吧,这是什么时辰了?”杏真把那香袋

    “大小姐,是寅时两刻了。”

    “好,额娘我这就出发。”杏真站了起来,把香囊塞进了袖子,不急不慢地踩着花盆底的鞋子走出了房门,经过一个来月的训练,杏真穿着这种花盆底的鞋子已经很适应了,感觉就像以前小时候在游乐园踩高跷一样。

    富察氏和杏真依偎着一起走过四合院,走过夜色中还是黑漆漆的石榴树,走过石榴树下的石桌石凳,走到了照壁前的大门,那里已经有一辆青毡小车候着了,一个大约50多岁的车把式叉着手拘谨地站在马车前。

    杏真走到车把式的跟前,扬了扬手,“婉儿,赏他,大早上的,这么早就候着,不容易。”小丫头从袖子里摸了一把铜钱,塞到推着不肯要的车把式手里,“这个赏你喝口热茶的,等选秀回来,今天的工钱也一分不少你的。”车把式连连施礼道谢,把自己坐的小凳子给杏真踩着上了车,恭敬地等杏真主仆二人进了车厢放下车帘,才收起自己的凳子,一扬鞭,拉着马车的骡子温顺地向前驶去。

    富察氏站在台阶上倚门看着杏真打赏着车夫,欣慰地点了点头,边上的老嬷嬷识趣的说:“太太你看姐儿,太懂事了。”

    富察氏道:“恩,杏姐儿自从生病好了之后,性子倒是要强了许多。”

    “要奴婢说句打嘴巴的话,这人呀从鬼门关回来了一趟,大难不死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随着马车摇荡,杏真越来越觉得困,倚着婉儿的臂膀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直到婉儿忍耐不住地戳了戳自己这个粗神经的大小姐:“我的大小姐啊,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能睡得着啊?人家心里都火急火燎的了!”

    杏贞伸了伸懒腰,用帕子捂住嘴巴打了个深深的哈气,懒洋洋地继续倚着婉儿半闭着眼睛,“你这丫头,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早就准备妥当了,而且,睡个回笼觉才能有精神选秀,到时在宫里面,连口热茶都没,又饿又困,就是这闭月羞花的杨贵妃啊,也要饿成东施无盐女了。”

    “得得得,我说不过小姐您,小姐您将来就是当贵妃的命!”

    “好你个小蹄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杏贞朝着婉儿身上掐了一把,“这到哪儿了?”

    婉儿卷起豆青色的竹帘,仔细看了窗外的景物,“已经到神武门外了。”

    “婉儿你看看我的妆有没有花,眼角有没有眼屎?”

    眼屎婉儿翻了个从杏贞那里学来的大白眼,这话也粗俗了,肚子里腹诽着上前仔细地帮杏贞把耳边的鬓发捋了捋,正了正钗子。

    ps:大家猜猜看,杏贞准备了什么能拿下咸丰皇帝的大杀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