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进宫选秀
    扶着小丫头的手,杏贞掀开车帘,猫着腰走了下来,刚刚到神武门内下了车,就看到顺贞门外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马车顺着红墙停到了几里之外,天色已经有点点麻麻亮了。

    杏真用手帕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和婉儿一起走到了顺贞门前,几堆秀女三五成群的在叽叽喳喳。现在的杏贞才到咸丰年间不到半年时间,所以很遗憾,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

    一个银灰色旗袍的嬷嬷走了过来,向着杏贞行了个礼,“姑娘是哪个旗的?”

    小丫头把把杏贞的身份凭证递给了嬷嬷,杏贞向嬷嬷回了个礼,“嬷嬷好,我是镶蓝旗的叶赫那拉杏贞。”

    “姑娘好,您呀,等会跟着我们几个引导嬷嬷,去延晖阁候着,听着了自己的名字儿再进去向着皇上行个礼问个好,这样就行了。”

    “多谢嬷嬷。敢问嬷嬷贵姓?”

    “不敢当,免贵姓容。”

    “容嬷嬷,那劳烦您了。”

    容嬷嬷这是还珠乱入吗?杏贞脸色有点异样,环视了身边的几个秀女,全部打扮地花枝招展,大红大紫的,再看看自己素净的淡蓝色的旗装,十分的引人注目,边上有几个秀女暗暗吃惊,对着杏贞指指点点,脸上露出一种“为什么我没想到这样打扮”的嫉恨表情。

    杏贞按住洋洋得意的表情,谦虚地低着头思量着,皇帝年轻,又是好美色的,难怪这次选秀人这么多,听额娘说先帝晚年的选秀,入宫选秀的人数寥寥,大多都是报了急病不去的,现在的这些都和自己一样,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谁知道,自己并不是就想着当一个宠妃而已的!

    等了好久,也没有出现《甄嬛传》里面类似夏冬春来挑衅的愚蠢女人,看到电视剧毕竟还是电视剧呀,现实中那个人会愚蠢地把不爽当面摆出来呢。

    “好了,各位秀女们,跟着来。”几位嬷嬷叫了起来,大家抛下自己的丫鬟,排成几行,鱼贯依次进了顺贞门,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东十三胡同,瓜尔佳府。

    荣禄虽然还躺在炕上,但是眼睛早就睁得大大的了,棉被稍微有点冷,白纸糊得君子兰样式的花窗外,透了一丝光亮进来,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鸡叫,家里的下人已经开始在轻手轻脚地打扫院子并浇花了,荣禄把手里捂得温热的杏花羊脂玉佩拿了出来,仔细地用手拂拭了一遍,又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点晶亮的东西。

    今天是她进宫入选的日子。

    秀女们穿过红墙夹着的长长巷子,所有人都是低着头,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只有杏贞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上辈子也没来过这个地方,当然要好好瞧瞧了。就单单和日后的故宫博物院的照片相比,现在的紫禁城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这难道就是气运?日后失了主人的紫禁城,不管再怎么修缮,总是慢慢的衰败去,一旦离了人,失了气象,再华丽的宫景,亦会成为陈旧空荡的摆设。

    绕过紫禁城的后巷子,终于在一间格式较小的宫门前,队伍前面的嬷嬷停了下来,踮着脚将大家领入了延晖阁,大家排着队默默无声候着,杏贞大大咧咧地东张西望了一番,突然想到袖子里香囊里的关键东西,就赶紧看着边上皇太贵妃皇帝还没来,赶紧解开香囊,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养心殿内。

    咸丰皇帝刚下了朝,他的朝服扣子似乎太紧了,特别是听到南边那些长毛匪徒坏消息的时候,感觉自己都透不过气了。回到养心殿之后,小太监们麻利的把皇帝的朝服脱去,换上了一套家常穿的五龙黑色团褂,刚刚歪在靠垫上,小太监递上了新沏的雨前龙井,不烫不冷,刚刚好入口,咸丰皇帝满足的吁了一口气,看了看小桌子上俩碟点心,一碟是羊油春卷,一碟是姜糖麻花,看着这两个点心,皇帝就觉得腻歪,心里堵得慌。

    闭上眼稍微养了养神,养心殿大太监杨庆喜毫无眼力见地凑了上来,轻轻地叫了:“皇上?”

    咸丰皇帝微微皱了眉,语气里透着一股不耐烦:“什么事?”

    “皇太贵妃那边已经起驾了,等下延晖阁看秀女儿呢。”

    “全是一群俗姿庸粉,有什么好看的!”咸丰皇帝放下了手里的“万寿无疆”明黄色小盖碗,搁在小桌子上,房里的龙涎香点的有点多,熏得皇帝更有点不爽快了。

    “罢了,皇太贵妃都去了,朕也不好不去”咸丰皇帝强打着精神,从炕上起了身,“摆驾吧。”

    “肩舆已经备下了。”杨庆喜赶紧凑上一句。

    “还是你小杨子贴心,其他的奴才都不中用!龙涎香点的这么多,是想熏死朕吗?”咸丰皇帝就着杨庆喜的手跨出了养心殿的西暖阁。

    “皇上驾到!皇太贵妃驾到!”

    一群秀女齐刷刷地跪下,低头表示恭敬,杏贞在这个时候可不想当子在老佛爷回宫那样的出一个坏风头,随大流跪下默默地不说话。

    一阵环佩响过后,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延晖阁的侧门打开,出来一个头顶猫眼石的大太监,和一个小太监,和煦地对着秀女们说:“请各位秀女等叫到自个儿的姓名的时候,就跟着这个小内监去。”他展开了手里的卷轴,清了清嗓子,尖利的声音在清晨的薄雾中迅速的散开。

    “步军统领阿木廷之女富察氏!”

    “黑龙江将军纳兰云山之女纳兰氏!”

    听到自个儿名字的秀女们战战兢兢地排成一队,跟着那个年纪小的太监进了延晖阁。之后又进了几排秀女,却没见秀女再出来,估计是另有侧门出去了。

    中选的话,赐玉牌;落选的话,赐花。可惜一直没能直击到人间悲欢,杏贞心里正在嘀咕的时候,耳朵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安徽徽宁池太广道道台惠征之女,叶赫那拉氏!”

    杏贞出列,和几个同批的秀女鱼贯进了延晖阁,绕过一个幽暗静谧的回廊,在侧门里候了片刻,就听到几下拍掌声,小太监回头招了招手,带着几名秀女进了延晖阁的正殿,杏贞偷偷瞄了丹陛上宝座上的恍惚明黄色的人影,低着头和几个秀女面对着皇帝站着不动了。

    “恩?”咸丰皇帝疑惑地用力嗅了嗅,原本恹恹的他闻到了一阵自个最喜爱的香气,精神振奋了起来,边上稍微侧一点位置的皇太贵妃转过头关心地看着咸丰皇帝,杨庆喜垂着手上了上前,等着皇帝吩咐。

    咸丰皇帝看了下面一溜的秀女,看到那个淡蓝色的倩影,头上正插着一朵开的正艳的淡绿色兰花,那兰花散着幽幽的香气,若有似无地传到了皇帝的跟前。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