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赋诗受封
    咸丰皇帝指了指那个淡蓝色旗袍的少女,示意杨庆喜,杨庆喜赶紧将名单展开,仔细得核对了一下,高声喝道:“安徽徽宁池太广道道台惠征之女,叶赫那拉杏贞,年十六!”

    杏贞低头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不枉费我盘算了这么久的主意!

    那日和荣禄见面的时候,杏贞突然想到《慈溪秘史》里写的:咸丰皇帝最爱兰花,所以在慈禧一进宫之后,就被赐“兰贵人”,除了以小清新不浓妆艳抹的姿态出现在皇帝面前之外,杏贞还回家马上叫自己母亲富察氏去劈材胡同巷子口的鲜花铺子买了颜色最优雅,香味最为清馨的兰花,半个月前叫铺子按照花时日日用炭炉催花,终于在二十四日晚上,催的这淡绿色的兰花如期怒开!为了不使香气过早外泄,还特意将兰花放在香囊中,等到了延晖阁外才把兰花别在发髻上。

    这就是预知未来的重生者的优势!

    杏贞心里思绪转了几千转,脚下却没有迟疑,款款前行几步,双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口里清脆出声:

    “臣妾,安徽徽宁池太广道道台惠征之女,叶赫那拉杏贞叩见皇上皇太贵妃,愿皇上万福金安,皇太贵妃福寿康安。”

    咸丰皇帝看惯了大红大紫的颜色,猛地一看素净淡雅的杏贞,顿时觉得赏心悦目,又闻到自己素日最爱的香气,已经对杏贞的好感有了五分。

    “杏贞?抬起头来。”

    杏贞抬起头来,毫不畏惧地打量着咸丰皇帝,只见咸丰皇帝脸色微白,嘴唇有点发紫,生就一双桃花眼,皇帝的眼睛也正看着杏贞,看到杏贞的淡妆清丽脱俗,不禁吟了一句诗:“淡极始知花更艳。”注意到杏贞如此大胆地瞧着自己,咸丰皇帝不以为忤,笑着说:“你胆子倒大,朕瞧你头上插了一只兰花,怎么,你喜欢兰花?”

    杏贞低头回答说:“是,臣妾喜欢兰花的空谷幽香,遗世独立。”

    “不错,听言语就读过书,会作诗吗?”

    “臣妾只会几句打油诗,不敢遗笑大方之家。”

    “无妨,朕就要听你这打油诗,命你以兰花为题,作一首来。”

    “臣妾遵旨。”杏贞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奔过,这是怎么回事?老子完全没有准备过诗!搜肠刮肚地想着自己记得的兰花诗,好歹记起来一首。

    “皇上,臣妾有了一首。”

    “哦?”咸丰皇帝没想到这个秀女仅仅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得了一首,兴趣大增,“你且诵来。”

    “蕙抱兰怀只自怜,

    美人遥在碧云边。

    东风不救红颜老,

    恐误青春又一年。”注一

    “东风不救红颜老,恐误青春又一年。”咸丰皇帝吟了一遍后两句诗,眼中的欣赏之色渐渐变浓,“好一个恐误青春又一年!朕必然不会让你再误青春!”皇帝吩咐杨庆喜,“赐叶赫那拉氏封号“兰”,即日赐封为贵人,择吉日进宫,居储秀宫!”

    “臣妾谢皇上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太贵妃,您觉得如何?”

    年逾四十保养得宜的皇太贵妃边点头边打量着杏贞,“皇帝喜欢就好,今个皇帝总算没白来,得了这么一个玉人儿。”

    咸丰皇帝摆了摆手,让一群秀女退下,笑眯眯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淡蓝色的背影。“这不是皇太贵妃催着朕来,朕险些要错过此女了,说不得要好好谢谢皇太贵妃。”

    “皇帝见外了。”

    杏贞在小太监的恭喜声中意气奋发地走出顺贞门,把手里的一个镶金缠银莲花手镯赏了给小太监,小太监忙不迭地打千谢赏。

    丫鬟婉儿跑了过来,扶住自己家的大小姐,看着大小姐那得意的神色,问的话里忍不住透出一股我全部都知道了的得意:“小姐,你入选了?”

    刚刚从小太监那里得知,贞贵人钮祜禄氏是在潜邸就跟着今上的老人了,听说最近又要晋封了,这位大概就是以后的慈安太后了,哎呀,和她比,我的资历还是差了许多呀。刚在想着未来的事的杏贞被小丫头婉儿的发话拉回到了顺贞门外,杏贞得意地甩了甩手帕,清了下嗓子。

    “咳咳,婉儿,咱要低调点,你大小姐我,现在可是兰贵人了。”

    “真的?太好了!大小姐,太太肯定在家里等着咱的好消息呢!咱赶紧回吧!”婉儿自动忽略了杏贞假模假式地说要低调的想法,大声的吆喝着车夫把车赶过来。

    刚回到劈材胡同口,就听到巷子里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鞭炮鼓乐声响起,待杏贞从车里下来,看到胡同里的左邻右舍一起簇拥在自家门前,给自己道喜,母亲富察氏领着妹妹并几个嬷嬷下人在门口激动地跪下:“臣妾给兰贵人请安,兰贵人万福金安!”

    杏贞上前一把拉起母亲和妹妹,“母亲这是做什么,别说什么君君臣臣,”杏贞打住母亲的解释,“在家里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一挥手,叫婉儿给大家分喜钱,“怎的消息传得这么快?我可是紧赶慢赶就回了。”

    “神武门传出的消息,一个侍卫过来报的喜。”

    像竹篮一样漏水的紫禁城,这也太没有保密意识了。杏贞撇了撇嘴,暗地里默默诋毁着紫禁城的消息贩子们,算了,现在也管不住这些人,将来再说。

    “母亲梅儿,咱们回家说话,婉儿,叫邻居们散了,明日再请大伙顿好的。”

    “诶诶,杏儿啊,”母亲富察氏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觑着杏贞的脸色斟酌着说,“亲朋好友都送了一些礼来,这些礼你看看那些用得着,就收拾起来带进宫里去。不过瓜尔佳氏的少爷直接送了三百两的银子,你看?”

    看来荣禄明白了自己说的那番话,很好,杏贞点了点头:“既然送来就收下,我今后进了宫,什么都不缺,最最缺的就是银子!”

    养心殿。

    咸丰皇帝用了晚膳之后,就着烛光批了几分奏章,看着一摊子烂事,本来上午选秀时极好的心情变糟透了,他重重地搁下朱笔,用手用力地按了按太阳穴,一想到上午那个淡蓝色的倩影,心里变得火热火热,扬一扬脸,杨庆喜心领神会,一拍手,敬事房的首领太监就弓着腰拿着一个漆金红檀木托盘一溜烟地小跑过来跪下。

    “请皇上翻牌子。”

    咸丰皇帝修长的手指划过托盘里的绿头牌,他准备把那些烦心的政事留到明天再头痛,今天还是好好将息一晚上。他翻了一块绿头牌。

    “去云贵人那里。”

    “嗻!”

    注一:此兰花诗出何绍基的《柬魏默源》,何绍基和慈禧大概是同时期的人,此时假设此诗晚于咸丰年间所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