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七、储秀宫内
    瓦蓝的天上没有半丝云彩,鸽哨响亮地掠过紫禁城红墙黄瓦的块状天空,马车辚辚的驶到神武门内,杏贞依旧在顺贞门下车,踩着花盆底,走过御花园,走过漱芳斋,一颦一笑都是年华的倒影,杏贞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忐忑和悲戚,胆大志高的她,身心坦然,斗志昂然。

    千秋亭的前头,就是杏贞现在的居所——储秀宫了。

    在一群太监宫女的簇拥下,杏贞缓缓走进储秀宫,正殿檐下是一对鲜活生动的铜鹿,庭院内松柏深深,清幽富丽。

    储秀宫,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初名寿昌宫,嘉靖十四年更名为储秀宫,清朝沿用明朝就成,顺治十二年年和嘉庆七年两度翻修,清朝对这座公元做了较大改造:拆除了储秀门,将翊坤宫后殿改成前后带廊,面阔五间的体和殿。两殿是倒座式宫殿,有幽深华丽的游廊通向主殿。

    储秀宫是单檐歇山顶式的宫殿,面阔五间,前出廊。檐下斗拱,东西配殿为养和居和缓福馆,面阔三件,是硬山顶结构。后殿面阔五间,单檐硬山顶,东西配殿分别是凤光室漪兰馆。

    “储”即储存积聚,“秀”为美好之意,储秀宫意思就是“积蓄美好的人和事”之意。孝庄皇太后和嘉庆帝的两任皇后——喜塔腊氏和钮祜禄氏都曾以此为寝宫。在杏贞之后,末代皇后婉容也曾住这里。

    储秀宫首领太监唐五福生的白白净净的,笑起来眼睛都瞧不见,正垂着手预备着听着新进宫的兰贵人使唤。早就听说那日在延晖阁这位兰贵人一鸣惊人,当场天音亲封贵人!又赐了储秀宫住,今日一见,果然是仙葩不同凡花,比那些鹌鹑似的答应常在们多了几份别人没的大方爽利。

    杏贞环视一周,开口了:“这宫里没有别人住了?”

    “回贵人,这宫里就您一个人住呢,您看,您要哪个当您的寝殿?我好叫小太监们把您的行李呀,赶紧归置起来!”

    “我的位份住主殿于礼不合,就住后殿的凤光室吧。”

    “喳!”

    一群宫女太监忙活了一会,将东西收拾好后,杏贞升了座,一干宫人前来行正式的见面大礼,首领太监唐五福之外,另外有小朱子小夏子,宫女这边是一个叫安茜的姑姑(金枝欲孽乱入了!)领着三个小宫女:听云抱雪莳花。

    杏贞拿着帆儿敬上来的盖碗茶默不作声,一起子跪地上的宫女心里暗暗想着:新主子这是要立威了。

    其实杏贞心里激动万分:我了个去,上辈子尼玛地都要辛辛苦苦伺候我那娇贵的女朋友,这辈子居然有这么多人伺候我,老子真是穿越的太值得了!

    帆儿拉了拉杏贞的袖子,杏贞在意淫中醒过来,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一挥手,淡淡地说:

    “起来吧,今个儿第一次见,这礼是少不了的,以后日常见就不用闹这么虚礼了,如今我只带了一个帆儿进宫,少不得要操劳你们。”众人皆道不敢,“在我这里差事说好做也好做,说难做也难做!好做就是只要我吩咐的,你们自己该做的事儿办完了,自己回房休息,出门遛弯都行,不必每时每刻都要跟着我。说不好做,那是我的脾气不太好!容不下不忠心的人!在这储秀宫里,只有我一个主子!不会做事没事儿,别做那些歪了心思的事!要是有那样的人,我第一个就回了皇上,打发到慎刑司让那些精奇嬷嬷折腾你们去!”

    “帆儿,每人赏五两银子,好好做事,以后还有你们的好处!”

    “谢贵人赏!”

    “唐五福,今日还有什么事?”

    “回主子,内务府传来消息,今日各位新进宫的小主舟车劳顿,请大家先休养几日,最近就不用去皇太贵妃处请安了,等侍寝了再去寿康宫谢恩就可。”

    皇太贵妃?那不就是恭亲王六爷奕的生母吗?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不必管我了,帆儿,来帮我宽了衣服,我睡个中觉补补眠。”

    “是。”

    咸丰二年6月底,西王萧朝贵闻长沙兵力空虚,率偏师进攻长沙,7月12日在攻城时受了重伤。洪秀全杨秀清闻讯后急率主力来到长沙城下,但此时清方已重兵云集,太平军攻长沙近三个月仍未能成功,撤围北上攻克岳州。天下粮仓受到长毛逆匪的叛乱,北京城的粮价应声而涨,到了每斗三两银子之多,足足比前年涨了一倍有余。

    养心殿。

    咸丰皇帝把个青玉墨砚摔的粉碎,大发雷霆:“湖广的全是废物!传旨:湖广总督就地免职,即刻押送进京着大理寺问罪!湖南巡抚昏聩无能,斩首!布政使等省以下官员降三级顶戴,以观后效!军机处拟几个人上来填着湖广的窟窿!”

    跪在地上的军机大臣们瑟瑟发抖,看着那些木偶一样的大臣,咸丰皇帝连训斥的力气都没有了,“跪安吧!”军机内阁大臣们连忙接了旨意跪安出了养心殿。

    “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就眼睁睁地看着湖广局面糜烂至此!”每到这个心力交瘁的时候,咸丰皇帝分外羡慕明朝的那些皇帝们,外面有内阁支应着,内里有司礼监一群太监帮着批红,自己找乐子就好,何必像现在这样连想静静的听一出戏都不成!

    养心殿大总管杨庆喜瞅着皇帝心情着实不好,连忙上前打着千说:“皇上,最近这新晋的宫嫔您是忙得一个都没去瞧瞧,眼见得还瘦了,可真是心疼死奴才了哟,赶紧喝口热茶吧,要不,我这就叫敬事房进来预备着皇上翻牌子?”

    咸丰皇帝被杨庆喜的插科打诨逗笑了,“你这奴才,越发油嘴滑舌了。”被杨庆喜的话头一勾,突然想起来选秀那日那个爽朗的佩兰女子,兴致也上来了。“别翻牌子了,朕看着今天月色不错,去储秀宫走走。”

    要不说紫禁城的风儿雨儿都会传递消息呢,咸丰皇帝还没出养心殿西暖阁,已经有一个小太监巴巴的跑来储秀宫报喜,然后拿了兰贵人杏贞的打赏屁颠颠地走了。帆儿和安茜陪着杏贞站在后殿的月台上,月色如水,显得兰贵人的轮廓分外深邃。

    “贵人,咱们需不需要预备什么?”安茜问道。

    兰贵人摇了摇头,“无需预备别的什么,就要让皇上觉得咱们不知道才好,安茜,你叫停云预备好热水,小夏子,你在宫门口暗暗地找个地儿等着,等皇上一过来就马上进来告诉我,安茜你在凤光室外候着,皇帝要是进来,你就迎他进来,帆儿你在殿内伺候着,其他的人全躲着就好。”兰贵人挥洒自如,指挥着一个个风轮似的转开了,嘴角带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咸丰啊咸丰,今天就算不让你人留下来,心也要让你留在这储秀宫!

    咸丰皇帝带了几个太监信步走到了储秀宫门口,眼看着别的宫殿灯火通明,而储秀宫就在照壁处点了一盏红铜长杆莲花八角灯,整个宫落沉浸在溶溶月色里,皇帝惊诧地问杨庆喜:“这个点难道兰贵人就歇息了?”

    杨庆喜张望了下:“奴才觉得不会,皇上您看,宫门还开着呢。”

    咸丰皇帝点了点头,几个人簇拥着他进了宫门,转过照壁,就听到一阵歌声。

    那歌声不是宫里歌姬寻常见的婉约风格,而是天真烂漫中又带了一点爽朗,在清净的月色下回荡在储秀宫里。咸丰皇帝隐隐约约听得不甚清楚,快步走了几步,绕过正殿,才把歌声听清楚了。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庭院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的花时过,

    兰花都依然,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能忘。

    但愿花开早,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开的许多香。”

    咸丰皇帝难得听到如此爽朗富有朝气的歌声,白天郁结的烦闷都一扫而空,不由得喜上眉梢,他快步走到凤光室殿前,安茜一个眼尖,款款拜倒:“皇上万福金安!”

    “兰贵人在里头唱歌?”

    “回皇上,是兰贵人在唱歌。”

    杏贞听得外面的交谈声,知道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于是停下了歌声,假意开口问道,“安茜,谁在外头?”

    “是朕。”

    杏贞无声地笑了一下,疾步走出殿外,朝着穿着万福万寿连不断纹绸衣的年轻咸丰皇帝施了个大礼:“臣妾杏贞拜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外头的奴才好不晓事!皇上来了都不通传一声,叫臣妾君前失仪了。”

    咸丰皇帝亲手扶起了兰贵人,眼里全是笑,“什么失仪,要是叫他们通报你了,朕怎么听得到如此美妙的歌声!”

    杏贞被咸丰皇帝的龙手抚的有点起鸡皮疙瘩,按下心中的不适感,“皇上喜欢就好,这是臣妾自己乱编的,要是被宫里的南府乐师听见了,要笑我不通音律呢!”

    “南府那起子奴才,编的全是千遍一律的歌舞,朕实在是不耐烦看,”咸丰皇帝牵着杏贞的手,进了凤光室,看了看殿里的陈设,不由皱了皱眉:“怎么住这么小的宫室,前殿不是空着吗?”

    杏贞把皇帝引导到榻上坐下,不留痕迹地把手抽出来,“臣妾只是个贵人的位份,居于正殿于礼不合,且对面就是漪兰馆,臣妾叫人种了几株兰花,日日常常见,倒也方便。”

    “这倒罢了,你是个知礼的人儿。”咸丰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兰贵人又知书又达理。“怎么就这几个奴才?”

    杏贞噗呲地笑了起来,咸丰皇帝有点摸不到头脑,“皇上还不嫌每天满地的奴才不够看啊,臣妾实在是嫌人多,头蒙的慌,所以叫用不着的奴才都回去歇息了,臣妾好图个清静”帆儿送上了在井水里冰好的绿豆汤,杏贞接过青花粉底的盖碗,盈盈地献给了咸丰皇帝,“臣妾伺候皇上不就是很好吗?”

    咸丰皇帝哈哈大笑,“甚好甚好”,他接过了绿豆汤,饮了几口。“兰儿,”咸丰皇帝就这么叫起了杏贞,“你那首歌再唱一遍给朕听听?”

    “遵命,皇上。”杏贞站在炕前,穿着浅紫色旗袍的兰贵人不卑不亢,宛如一株挺立的蕙兰,加了三分天真,三分烂漫,再加上三分故意为之,再次唱了这首《兰花草》。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庭院中,希望花开早

    但愿花开早,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开的许多香。”

    歌声悦耳,迷得人都醉了。

    一曲歌罢,凤光室里传出了咸丰皇帝的声音:“杨庆喜,今晚朕就歇在储秀宫!”

    “喳!”

    杏贞看着咸丰皇帝慢慢压上来的身子,神情有点慌乱,怎么办?老子完全没有准备好被一个男人上!老子是直男好不好?今天这歌的效果也尼玛实在太好了!看来今天我要**了慌乱的神色被咸丰皇帝看的正着,皇帝呵呵笑了起来,宠溺地点了点杏贞的鼻子,“还真以为你这丫头什么都不怕,看来还是有点怕的,无妨,朕会好好怜惜你的。”

    窗外月色似水,殿内红烛滴泪,芙蓉帐暖度**。

    次日,皇帝口谕:“册封储秀宫叶赫那拉氏为兰嫔,居储秀宫正殿。八月十八日行册封礼!”

    消息一出,六宫震动!

    ps:这首诗是胡适晚年所做,原名《希望》,略有修改。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