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八、初会贞嫔(上)
    储秀宫,凤光室。

    安茜和唐五福各领着一班太监宫女,手里拿着梳洗的用具,咳也不咳一下,默不作声地肃然站在凤光室的白玉石台阶下,天色已经大亮,日头照到了西边漪兰馆的卷帘了,摆在栏杆上的兰花叶子刚浇了水,露珠闪着晶亮的光,唐五福看了看天色,估摸了下时辰,心里稍微有点焦急。

    一边的安茜看到了康五福的样子,不由的笑道:“你瞧你,急什么,皇上起来上早朝的时候,特意说了不许吵醒兰贵人,不,是兰嫔,由着她睡醒了再去拜见皇贵太妃,莫急,估摸着再过一会就该叫起了。”

    时间过了半个时辰。

    康五福和安茜面面相觑,主子这可有点睡多了,恰在这个时候,去内务府领皇帝特旨封赏的帆儿已经蹦蹦跳跳满面春风地回来了。安茜就招呼帆儿:“帆儿姑娘,这个点可着实有点晚了,还要起身去寿康宫呢,你看?”

    “得嘞,我去叫醒兰嫔娘娘~”

    帆儿轻手轻脚走进了殿内,里间的紫檀木八仙过海拔步床上,杏贞毫无形象的穿了个肚兜夹着绛色如意纹葫芦蝙蝠蚕丝被睡的正香,还好没有打呼噜。

    “小姐,该起来了!”杏贞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大小姐,今个可是要去寿康宫正式拜见皇贵太妃的。”

    神智回到了杏贞的脑子里,杏贞彷佛还有些害羞,昨天反正什么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反正再抗拒也是没办法,做女人就女人吧,把自己想成东方不败那样的也能自我安慰一下下,就像那句名言:“生活就像是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下享受吧。”

    起身之后身子有些不适,觉得自己的下身有点隐隐作痛,杏贞微微皱了眉,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我不会迟到了吧?!?!?!”

    “皇上吩咐了,不许吵您,等您睡醒了再出发就可以。”

    皇帝还算有点良心的,杏贞打着哈欠,毫不淑女的坐在床上伸了伸懒腰,满头的青丝垂在肩膀上和背上,什么时候把这头发剪短了才够清爽,杏贞抓了抓头顶上的鸡窝想了想,那边帆儿走出凤光室殿门,招呼着太监宫女两行人进来伺候。

    安茜和唐五福各领着一班太监宫女进了内室,两个首领掌事的相对一笑,两排人就整整齐齐地一起跪下,口里道贺:

    “恭喜兰嫔,贺喜兰嫔!”

    兰嫔?杏贞有点摸不住头脑,自个儿不是兰贵人吗?这是她把询问的目光转到了帆儿。帆儿喜滋滋地拍了自个的脑袋:“瞧我这个记性”,她也马上跪下行礼,“今个皇上刚下了早朝,就传了口谕给内务府,并知晓六宫,已经晋了您位份,封您为兰嫔了!许您住储秀宫的正殿!”

    兰嫔,怎么不是历史上的懿嫔?算了,兰嫔就兰嫔吧,不过这次比历史上晋封快多了,没想到第一次和皇帝上床,不不不,是侍寝,就让皇帝如此满意,看来自己的策略还是很有效的,接下来要好好弄清楚宫里其他女人的内情!

    “好,储秀宫上下各赏三个月月钱,好生做事,今后的日子必然会越来越好!”

    “是,兰嫔娘娘!”

    一阵忙乱之后,洗的干干净净的杏贞坐在梳妆台前,让着安茜梳头,帆儿和三个小丫头在挑拣着今天要穿的衣服,拿了一件碧色的旗袍在杏贞身上比了比,“行了,别换了,就这件吧,去拜见皇贵太妃,不宜穿着太花哨,头发梳最普通的发髻就好,那些金银簪子闹得我头重脚轻的,插几朵绢花就好。”

    “对了,安茜,你和帆儿等会陪着我同去,皇贵太妃那边回来之后,别人倒是罢了,我想去见见贞嫔。”

    “是,贞嫔娘娘住在钟粹宫,那是在西边,离咱们储秀宫倒是不远。”

    “粉给我少扑点!帆儿我说了几次了,粉给我少扑点!”哎,这个时代要是有粉底bb霜什么的就好了,哪里像现在上妆这么麻烦。

    “小厨房今天晚上备的有什么菜,唐五福,你去盯着点,皇上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在这用膳!等我回来菜单先给我看一遍,不行的再换。”

    “喳!”

    寿康宫。

    “臣妾储秀宫杏贞拜见皇贵太妃,皇贵太妃福寿康安。”皇贵太妃端坐在宝座上,笑眯眯地看着底头行着跪拜礼的兰嫔,“起来吧,这是你第一次正式见哀家,以后家常见的时候不必行这么大的礼数,你昨天刚刚侍寝,”看到杏贞脸上一缕红晕泛起,只是道杏贞害羞,“不宜久站,赐坐吧。”

    “多谢皇贵太妃。”

    杏贞就着安茜的双手缓缓坐下,屏息静气地听着皇贵太妃说话,脑海里全在回忆着在宫里听到有关皇贵太妃的事:

    恭亲王的生母博尔济吉特氏在道光年间被封为静皇贵妃,摄六宫事,实为**之主,道光皇帝一直心念着早逝的孝全成皇后,不肯再立中宫,她的名位也就始终距离实际上的皇后名位有一步之遥。

    孝全成皇后逝世时候,咸丰皇帝才九岁,皇命交由静皇贵妃抚养,静皇贵妃从自己的永和宫出来,到了咸丰皇帝一直住的钟粹宫,从道光二十年开始直到道光三十年才离开钟粹宫,移居供太妃养老的寿康宫。咸丰皇帝即位之后即尊静皇贵妃为皇考康慈皇贵太妃,探病问安,无不关怀备至。毕竟不是正牌的皇太后,存在感在宫里都一直比较低,不过毕竟是六爷恭亲王奕䜣的生母,这点需要好好利用起来。

    咸丰对贞嫔倒是待旁人不同,赐了自己当皇子时所居的钟粹宫给钮祜禄氏住,兰嫔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和皇贵太妃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过了一盏茶的时分,看见皇贵太妃有点倦了,便识趣地起来告退。

    出了寿康宫门,天有点热了起来,杏贞挥了挥手帕子,问康五福:“这个时候儿皇上在养心殿?”

    “回娘娘的话,正在养心殿批折子见大臣呢。”

    “那就好,咱们去钟粹宫拜见下贞嫔,话说宫里的嫔妃们我都不认识,你们给我提点着点。”

    “是。”

    钟粹宫里头,一个容貌谦和的旗装女子坐在主位上,正和一位坐在下首的宫装丽人说着闲话,这时候进来了一个小太监,恭敬地禀报:“贞嫔娘娘,储秀宫的兰嫔娘娘来了,正在外头候着呢。”

    “赶紧请进来。”贞嫔用绢子整理了下衣服,连忙起身,下首的宫装丽人也一同站了起来,宫女卷了珠帘,穿着碧色旗袍的杏贞态度自如地进来,看到站在主位上的面容谦和雍容大度的女子,便知是今天的主角——贞嫔钮祜禄氏了。

    “嫔妾储秀宫叶赫那拉氏拜见贞嫔娘娘,贞嫔娘娘万福金安。”

    贞嫔赶紧把杏贞扶起来:“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同在嫔位,何须行如此大礼?”

    “未曾册封,不敢失礼。”杏贞慢慢起来,“进宫之后从未来拜见贞嫔姐姐,姐姐不会怪我吧?”

    “哪里的话,”看见杏贞看着边上那位美人,知是她不认识,边开口介绍,“这是丽贵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