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九、星星之火(下)
    “是这个理儿,找个人统率下就不怕,我要好好想想人选,朕琢磨着要选个湖广地方的,官职也不低的熟悉湖广的大臣去。哎,你说外头的军机六部大臣一个用都没有!全都比不上朕的兰儿!朕要好好赏你!”咸丰皇帝高兴地在地上踱起了步,“瞧明日朕说给他们去,瞧他们怎么说,是不是还有脸在朝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杏贞赶紧起身跪在地上,带着一丝哭腔,楚楚可怜地哀求道:“求皇上不要告诉外头的大臣!”

    “这是为何?”咸丰皇帝扶起兰嫔,疑惑地问。

    杏贞哀哀攀着皇帝的手掌,恳求道:“外头的大臣会杀了臣妾的!会说臣妾牝鸡司晨,**干政!”

    咸丰皇帝僵了脸,又想到了什么,勉强笑道:“无妨,孝庄皇后在圣祖朝对朝政也多有建议,擒鳌拜的时候还是孝庄皇后出面安抚人心,平定大局的,也罢,你若如此担惊受怕,朕不说就是。”

    “多谢皇上,皇上饿了吧?臣妾这就叫传膳。”

    咸丰皇帝放下兰嫔的双手,淡淡地说,“不必了,今个我回养心殿,你自己用吧,夜里不必等我了。”

    “是,恭送皇上。”

    杏贞含了一抹无懈可击的微笑,在地上行了个礼。

    身后的安茜扶起杏贞回到炕上去,好不疑惑地开口问道:“娘娘,您这是何必呢?”

    “安茜,你觉得我多嘴了?”杏贞抚了抚身上的衣服,把《唐诗三百首》合了起来,淡淡的说。

    安茜欠了欠身子,“奴婢是觉得咱们没必要管前头的事儿,能伺候皇上舒服就好,您看,今天晚上这下子,这还惹得皇上不开心了,晚膳也不在咱这用了。”

    “无妨的。”杏贞没有多和安茜解释,摸了摸手腕上的翡翠手镯,那翡翠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如一汪碧水,一动就晃出层层波纹,是最顶尖的祖母绿,“享了什么福,就要担起什么样的责任。”杏贞又说了这句话,然后在心里冷笑:咸丰皇帝谥号是文宗,这“文”字在大臣的谥号里是文臣最好的谥号了,在皇帝这里,也本来是最高规格的谥号,可用到咸丰皇帝身上,可真不是什么好名,文者,经纬天地曰文,道德博闻曰文,学勤好问曰文,慈惠爱民曰文,愍民惠礼曰文,赐民爵位曰文。不好意思,咱们的咸丰皇帝一样都不符合,这文字就谥的有很强的讽刺意味了。如果性子软弱少谋寡断也能算是文的话,好吧,这个勉勉强强能合格。

    可见咸丰皇帝过世后,满汉诸位大臣们是有多腹黑,多阴险,多觉得咸丰皇帝做皇帝这个职业做的太失败了,才能给这个咸丰皇帝根本戴不起来的“文宗皇帝”高帽子。

    其实杏贞今个想说的话不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只要皇帝习惯了来和我讨论政事,来问我的主意,我才能让自己获得更大的权利!

    懦弱型的男人需要一个分担烦恼的贤内助,那就是我!

    幸好穿越到了咸丰朝,要是到了雍正朝看到雍正那个腹黑冷血男,我还做什么贤内助,直接闭嘴等着熬死雍正当太妃们混吃等死当米虫算了。

    杏贞美滋滋地想了一会自己未来的前景,看到安茜还站在殿里摸不着头脑地看着自己,就道:“赶紧传膳吧,我也饿了,那莼菜鲈鱼可不能浪费了,四鳃鲈鱼是松江献上来的吧?那就赶紧上,冷了就腥气了,这等珍馐,岂能无酒,再给我拿壶茅台酒,我一个人好好喝点,今个难得松快些,我要一醉方休。”

    安茜默默无语地退下了。

    咸丰二年八月二十九,安徽,太湖县。

    准备丁忧的中年官员颇有趣味地打量了眼前的年轻人一会,开口问道:“仲华(荣禄的字),你我素未相识,怎么今天来找本官?”

    “荣禄此次前来,是奉了一位贵人的命,该贵人叮嘱在下,定要跟在老大人的身边,并送老大人一场天大的富贵!”荣禄谦和的抱了抱拳,不卑不亢地说道。

    “哦?天大的富贵?”中年官员不置可否,淡然一笑,“你且说说看?”

    “这是宁池太广道台惠征大人赠与大人的八千担粮草的开拔文书,粮草已经送到太湖县外了,道台大人许诺,待大人回湘后,如道路通达,路上没有匪患,每月的三号也会自动送上三千担粮草,供大人开销。”

    中年官员怔了怔,疑惑了起来,“老夫返乡丁忧而已,何能用如此多粮草?”

    “此外贵人也拿出一千两私房钱,以助大人声势!”荣禄没有回答中年官员的问题,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从胸前掏出一份烫了火漆的信,双手恭敬地交给了中年官员,“大人一看就知了。”

    中年官员狐疑地拆了火漆,打开了信一看,待看到了内容,猛地全身一震!

    咸丰二年九月初一,咸丰皇帝下了谕旨,谕旨称:“丁忧侍郎曾国藩,籍隶湘乡。于湖南地方人情,自必熟悉。着该抚(湖南巡抚张亮基)传旨令其帮同办理本省团练,搜查土匪事宜,伊必尽心不负任…同日起,团练适宜各地乡绅均可自行组办,受当地巡抚兵备道衙门辖制即可!无需上奏,钦此。”

    同日,皇帝命令:并着内务府赏羊脂白玉如意一对与储秀宫兰嫔。

    内务府的太监把羊脂白玉如意送到储秀宫的时候,兰嫔正气喘吁吁地追着一个皮球跑,把那个猪尿泡制的皮球踢得满宫都是,好几个宫女太监跟着兰嫔跑,又不敢出声劝,那个皮球一下踢到了捧着如意托盘的小太监跟前,那小太监哎哟一声,立马趴下,把托盘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生怕如意给碰碎了。

    杏贞停下了脚步,双手叉腰看着内务府来的人,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你们几个,来做什么?”

    “回兰嫔主子,今个皇上下旨,赐您两把羊脂白玉如意呢,还吩咐了,不用去养心殿谢恩!”

    杏贞脸上的笑意几乎都要满出来了,山人妙计得逞,皇帝采纳了我的意见,不出意外的话,南边荣禄也应该按照计划跟上曾国藩了!

    “好,安茜赶紧收起来,别叫我的足球碰碎了,帆儿,拿钱赏他们!”

    “赶紧的,快跟上主子,主子还要踢那球呢!”

    大家圣诞快乐!然后顺便求票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