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二、初露峥嵘(上)
    江西境内,吉水县驿站。

    曾国藩坐在居室内捏着五柳长须凝思不已,书桌上赫然摊着几张信纸,信纸上是颇为有风骨的颜体字,下面还铺了一张南方各省地图,窗外夜色弥漫,房里油灯似豆。

    门口的老家人叩了叩房门道:“荣禄少爷到了。”

    “快快请进来。”曾国藩站了起来,看着荣禄走进来,荣禄这时候全身整洁,身后的辫子还有些水汽,想是刚刚沐浴了才过来了。

    “仲华快请坐。”曾国藩和荣禄各分主宾坐下,待得荣禄喝了一口茶,便缓缓地开口问道,“那日仲华你说老夫丁忧返乡,倒是得了便宜,还避开了祸事,这话如何说起?老夫倒是不明白了。”

    荣禄放下茶盏,开口笑道:“老大人在丁忧之前办的可是江西乡试的差事?”

    “正是。”

    “以老大人的声望,若是逆贼蜂拥至江西境内,您又恰巧在江西境内领了皇命,这该当如何?”

    “军机那边必然提了老夫剿灭乱贼。”

    “这便是了,您可知道前几日,前任湖广总督已经在菜市口论罪斩了!”

    曾国藩悚然一惊,随即若无其事地淡然笑道:“这和老夫又有什么牵连?”

    “呵呵,老大人这是在考我,”荣禄笑了笑,“封疆大吏虽然是一地诸侯,起居八座,但守土有责,湖南局面败坏如斯,岂能不问其罪?”

    “那位贵人早就断言,十年之内,江南局势依旧不堪!八旗自然不必说,绿营在江南承平之地百年,也早就烂到根里了!这样的局面除了僵持之外,然后缓缓地将陕甘绿营调过来才能一股气消灭!但是陕甘铁骑还需放着蒙古人和俄罗斯人,皇上和军机处必定是不会放着他们过来的,而且,兵如蝗虫,过境必然满目疮痍,寸草不生,所以才冒天下之大不韪向着皇上进言,许地方自建团练,保家报国!”

    “所以老大人您这祸事就是封疆大吏的守土有责!您现在丁忧在家,只需建好团练,完全无需坚守空城,此外,您只要收复失地就行,长毛逆贼没有固守一城的准备,老大人只需远远的缀在后头,打几个漂亮的埋伏,杀几个生力军,再收复几座城池,在焦头烂额的军机处那里,那就是泼天的功绩!这就是老大人您的便宜,进可攻,退可守,此乃真正法器!”

    曾国藩捏须一笑:“诚哉斯言,仲华你说的的确在理,前几日收到乡里宗亲的来信,湖南一代哀鸿四起,人怨沸腾,得知皇上的旨意要老夫组建团练,组织乡勇,早就义愤填膺,要出钱出人了!相信老夫一回乡里,拿着那贵人和惠道台的雪中送炭,必定能声势赫赫,一举扫平湖南的洪逆匪患!”

    曾国藩志得意满,又想起了之前接旨时自己的错愕,哑然道:“没想到那贵人如此神机妙算,能将此事牢牢地落在老夫的头上,真是没想到啊。”

    “那是自然,就连在下,刚开始都被贵人的料事如神所吓到,幸好认识多年,不然荣禄必然以为贵人是诸葛孔明转世的,在下除了天授神智之外,也想不出什么言语来形容这位贵人了,刚好这位贵人信里还提到了红毛逆贼下一步流窜的动向,不如和老大人打个赌?好叫在下赢个彩头。”

    “哦?”曾国藩一脸难以置信,“若是让那贵人猜到,老夫便是输给你那又何妨,贵人要是猜到,那皇上必然也就知晓了,刚好未雨绸缪,能集结满汉八旗,给逆贼一个痛击!”

    荣禄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放下茶盏,指向一点,“便是此地!”

    储秀宫。

    咸丰皇帝恼怒地从宫门口走进来,不顾着跪了一地迎接的宫女太监,径直掀开厚棉布的帘子,进了储秀宫的正殿,这时候杏贞还刚从炕上下来行礼,炕上还蜷缩着一床又轻又暖和的暗紫色锦缎芦花被。

    没办法,谁叫杏贞前辈子是南方人,重生到了这北边,实在是怕冷的不行,自己的血气倒是足的很,主要是还是脑子里怕冻,幸好在自己位分之上的嫔妃一个也没有,除了偶尔去皇太贵妃处请安之外,剩下的都是各宫嫔妃来自己储秀宫串门子,杏贞就肆无忌惮地日日在储秀宫里的暖阁里面猫起了冬。

    杏贞行了个礼:“兰嫔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起来吧,”咸丰皇帝快步走进暖阁,坐了下来,看见炕上的被子,“兰嫔这是怕冷吗?庆喜,把今年吉林将军新进的黑狐皮子拿来赏给兰嫔。”

    “谢皇上。”杏贞尴尬地把杯子拢了拢,叫安茜赶紧拿走,看到咸丰皇帝神色不爽快,知道又是政事烦心了,这不是废话吗,**一片大好局面,姐妹们之间和谐的紧呢。

    “皇上这是怎么了?”

    “兰儿,朕有一事难以抉择,倒是要问问你怎么看?”

    “臣妾虽然不一定能想出什么法子,但是很愿意听皇上说一说。”杏贞接过帆儿送上来的桂圆红枣汤,连着盖碗递给了咸丰皇帝。好香的桂圆红枣汤,我都忍不住要喝一碗了,帆儿这个死妮子,居然这么好的汤,不先紧着给我喝。

    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帆儿,帆儿知道自己主子的馋嘴毛病又犯了,趁着皇帝没注意,默默地翻了个兰嫔那里学来的白眼,出去给自个儿主子弄桂圆红枣汤解馋去了。

    咸丰皇帝喝了一口,就把粉彩西番莲花纹的盖碗放下了。

    “还是南边洪逆的事,长毛逆贼盘踞在岳州已然一个多月了,湖北巡抚,湖南巡抚,新到任的湖广总督都上了折子,都说长毛贼必然要另攻他处,但三人都是废物,”咸丰皇帝冷笑了一下,“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叫着军机里面的大臣议了议,众说纷纭,祁寯藻彭蕴章说着必然北上,但是去哪儿,说不上,邵灿麟魁说是长毛逆贼们会盘踞在湖南,稳了南方再做打算。穆荫不置可否,直说要朕圣裁。”咸丰皇帝说到这里,看着兰嫔说到:“兰儿,你猜猜看,这逆贼们,到底是会要去哪里?”

    杏贞早就知道了洪秀全他们下一步的去向,但还是要推托一下,免得咸丰皇帝觉得自己老早在盘算干涉政事了,帮忙可以,现在还不到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儿,“这臣妾怎么知晓呀,皇上您真是难为臣妾了。”

    咸丰皇帝看见兰嫔的娇憨模样,心里的不痛快烟消云散了,哈哈一笑:“这有什么?对了,朕忘了给你说,你上次出的主意很是不错,今个湖南衡山县来报,当地的士绅伏击了逆贼的尾巴,杀了几百乱贼,这功劳啊全在你的主意里头!”

    “臣妾可不敢瞎领赏,这可是士绅们的功劳,那里能算到臣妾的头上,臣妾呀,只拿得动簪子镜子,拿不动那刀子!”

    “哈哈,每次到了兰儿你这儿,朕的心情一下变好了。”

    杏贞笑的开心,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那皇上您要是臣妾猜,臣妾就猜猜,不过这会子,储秀宫可是没舆图的,臣妾也看不清楚呀。”

    “这个容易,杨庆喜,叫人回养心殿把我日日看的那张湖广两江舆图拿来。”咸丰皇帝说道。

    “嗻!”

    两个御前伺候的太监冲冲的赶回到了养心殿取舆图,站在养心门外头的康寿宫大总管德龄双手笼在袖子里,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两个小太监,一个人手里拎着灯笼,一个人捧着舆图,在十一月的咸丰二年年底冬天的初雪里艰难前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