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十二、初露峥嵘(下)
    舆图在暖阁里徐徐展开,长江中下游的版图展现在杏贞和咸丰皇帝的面前,杏贞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个时代手工绘成的地图,精准度不高,但是也勉强够用了。杏贞对着地图指指点点,直到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假意笑着对咸丰皇帝说:“皇上,臣妾就猜上一猜,猜错了,皇上可不许责罚臣妾。”

    “你且道来。”咸丰皇帝道。

    “臣妾以为逆贼下一步流窜的,必然是此地!”图了紫色凤仙花的柔荑直直的戳中了某处。

    咸丰皇帝猛地睁大了眼睛,兰嫔赫然指中的是湖北首府,九省通衢的武汉!

    江西,吉水县。

    “哦?居然是此地,武汉三镇么,这倒是极有可能。”曾国藩先是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才缓缓点头道。

    “正是武汉,那贵人说了九省通衢,武汉实在是咽喉要道。”荣禄侃侃而谈。

    “武汉实在是咽喉要道,兵家必争之地!”兰嫔侃侃而谈,“交通四通八达,历来有“九省通衢”之称,东去南京西抵巴蜀南下广州,均是极为方便,叛贼攻下岳州已经一月有余,岳州四周州县也应该被糟蹋的差不多了,虽然洪逆已然称王,但是远没有割据湖南江西做一地霸主的意思,依着臣妾看,岳州粮草将尽,逆贼士气恐要低落,洪逆必然找一交通咽喉之地,鱼米之乡来就食当地,并观望天军行止再做打算。”杏贞点着地图,用紫色指甲从岳州到武汉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出来,“两地间隔不远,恐没个几日就能到了武昌城下!只要洪逆一攻下武汉,湖广的粮草自然不必说,更可以获得湖广水军的船只,到时候西进巴蜀割据关中,还是东攻两江,那就真是他洪逆说了算了!”

    “好好好!”咸丰皇帝抚掌大笑,激动地看着兰嫔,“兰儿你可真可谓是女中诸葛!把长毛逆贼的想法想的通透通透的!朕要好好赏你,兰儿你说,要什么赏赐!”

    “臣妾的赏赐不是到了吗?”杏贞看到杨庆喜拿了一色毛皮光滑的黑狐皮子进来,眼珠子一转,笑道。

    “不过皇上好生偏心,难怪今日要赐臣妾好皮子,原来是考臣妾呢?要是臣妾答不出来,那杨庆喜不是要立马掉头儿,把这皮子再锁进内务府的库房里头?”

    “哈哈,兰儿,你真会说笑,杨庆喜,今个朕就歇在储秀宫里头!”

    “喳!”

    江西,吉水县。

    “那仲华你说,咱们要做些什么?”曾国藩听了荣禄的解释,连连点头。

    “重要的是老大人赶紧去长沙,和湖南巡抚张亮基协商办好团练,那贵人说了,此军既然是曾大人家乡所办,军号可称湘军!”

    “湘军?”曾国藩万事皆空均不在意,独独这个“名”字看不穿,闻言激动道:“贵人知遇保荐之恩,又有赐银粮草之德,国藩没齿难忘,唯有尽力练出湘军,以报贵人知遇之恩!”

    “老大人,那贵人可对着您器重的很呢,知道您家乡辣子好吃,特叫您得了空寻了好的辣椒酱,送到京师呢!”

    “仲华放心,到了湖南,老夫必定寻摸到最好的送到京里去!”

    西直门外的一处僻静的胡同,祁府。

    祁隽藻正在花厅里和清客说着话,祁寯藻字实甫,号春圃观斋息翁,山西寿阳县平舒村人。嘉庆进士,历官至军机大臣,左都御史,兵户工礼诸部尚书,咸丰帝即位,六月即授祁隽藻为体仁阁大学士太子太保。倚重的程度可见以下的这个故事:

    咸丰二年的一日,祁隽藻陪咸丰皇帝到京都八景之一的芦沟桥赏景,路上人群如潮,伛偻提携,络绎不绝。见此情景,咸丰帝开玩笑地问:“先生,你看这桥上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你能猜出一日内桥上有多少人来往?”祁隽藻随即答道:“只有两个人。”“先生何出此言?”祁隽藻道:“一个是图名的,另一个是图利的。”咸丰皇帝听了点头称是。同年,祁隽藻爵太子太保衔。就在这一年,咸丰皇帝对主要官员的政绩进行了评估,对祁隽藻的评价是:“在军机处行走有年,实力匡襄,殚精竭虑。自军兴以来,夙夜在公,勤劳倍著。”

    身穿蓝袍的清客说了些闲话,趁着祁隽藻低头喝茶的时候,就提起了另外个话题,“东翁,上次皇上下旨叫湖广各地开团练自卫乡里,在下听闻是宫里头传出来的主意儿?”

    祁隽藻端着茶杯点了点头,“没错,是皇上亲口告诉老夫的,是储秀宫里兰嫔的主意。”

    清客证实了这点,笑道:“这不是妇人干政吗?皇上怎么会容忍**女子对着朝政指手画脚?”

    “妇人干政?”祁隽藻缓缓复述了自己门客的话,却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转而说起来前尘往事,“宣庙(即道光帝)年间,英夷为了鸦片来犯,兵临城下,我那时候苦劝宣庙,不可长敌人志气,泱泱天朝,什么最多?那就是人最多,地最多!只要英夷上了岸,他靠几条火枪,能成什么事?宣庙不听,割了香港岛,赔款了两千一百万两白银,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口通商,这高庙(乾隆皇帝)才宾天过了多少年?!?!?!裕陵前神道的树还没这房子高!这世道就变成这样?”

    祁隽藻指了指头顶,“我私下常常想着,这位实在是中人之姿,”又苦笑了起来,“老夫也老了,许多事也顾不上想着怎么才能好好的解决,有时候想想政事就这么应付过去就得了,上次皇上说了这个主意,老夫琢磨了一会,真真是个好主意,南边这么乱,怎么样能对国有助,国库里能省下点钱,是谁的主意都不重要!”

    “东翁说的极是,是小可多虑了。”

    “无妨,你担心的也在理,总之本官在朝一天,这三纲五常,总的颠倒不了的!”

    储秀宫。

    咸丰皇帝和兰嫔调笑了一番,又想起来了一个问题,又开口问杏贞了:“兰儿,朕密旨给湖广总督,该叫他怎么办?”咸丰皇帝这是要兰嫔送佛送到西了。

    “依着臣妾看呀,这湖北也成不了什么事,总之一点,皇上,多杀逆匪就足够了,这湖南湖北各地团练操办起来之后,被裹挟的平民应该是少了许多,乱贼啊,气势最大的依仗就在这人上,没有人,就算窜到哪里去也是肘腋之患,不足为惧。”

    “首先,坚壁清野,将岳州附近的老百姓全部清理走,防止洪逆裹挟壮大声势;其次,命湖广总督将湖广水军集合至汉阳镇,示敌以弱,等到乱贼杀到武昌城下之后,一涌而出,将乱贼一举歼灭!皇上您也说了绿营和八旗都烂到根子了,臣妾觉得这一举歼灭有点难,多杀几个逆贼,这也达到目标了,若是能杀几个匪首,那更是极好的了!”

    “好,就按照兰儿的意思,朕下密旨给湖广总督,让他就和湖北将军湖北巡抚三个人依计行事!内阁和军机那些也不说,免得走漏了消息,”咸丰皇帝兴奋地直搓手,“兰儿,要是此事真的成了之后,你说,要什么赏赐,朕都给!”

    杏贞想到了母亲富察氏叮嘱自己居安思危的话,神色古怪地低着头一字一句地说道:“臣妾臣妾想和皇上一起一起要个自己的孩子。”

    “哈哈哈哈,这有何难,这几天朕都歇在你储秀宫!”

    “皇上您可得说话算话哟。”

    杏贞边和咸丰皇帝说笑,边心里给自己评了个最佳建言奖,皇帝只要信任自己,宠信其实不重要,这不是离自己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