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武昌大战(一)
    咸丰二年十月二十日,一人一骑八百里加急进了武昌城。至湖北巡抚衙门下了马,连滚带爬的进了行辕。

    湖北巡抚常大淳字兰陔正夫,号南陔,乃是明朝开国元勋开平王常遇春之后,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阳县(今衡阳市衡阳县金兰镇瑞芝村)人,他正和一干幕僚在花厅议事,局势不明,太平军的动向引得与会之人长吁短叹不提。

    常大淳接到下人的禀报,出了花厅,设香案跪拜之后,将八百里加急的上谕拆开细细阅看,常大淳是个道德文章君子,也是清末湖南四大藏书家之首,置室【潭荫阁】,藏书四万种,碑刻千本,砚石数百,名冠湖南。但是唯独拙于军略,看到谕旨,便知是咸丰皇帝御笔亲书,看了皇帝的命令,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但还迟迟不肯下决断。

    一个幕僚猛地冲了进来,脸色苍白地对着常大淳说道:“抚台大人,岳州传来消息,洪逆整顿兵马,并收了岳州数万水手,蠢蠢欲动,似乎要出兵!”

    常大淳下定决心,双眉一紧,开口催促道:“传老夫的命令,速速请湖北提督常禄大人湖北总兵王锦绣大人来我这议事,对了,还有汉阳汉口两知府,也务必请到!”

    十一月初一,太平军自岳州发兵,进攻武昌,因典水匠唐财常的提议,将在岳州收得的水手数万人编为水营,正式成立水军。太平天国的水军顺江而下,风行六百里,只见太平天国旌旗蔽日,浮江万艘,行则帆如叠雪,住则樯若丛芦,每当乘风疾驶,则所向无前,所到之处望风披靡,清军如鸟兽散。太平天国水师船队近万艘,完全控制了制江权,追兵广西提督向荣甚至找不到船只运兵,急的跳脚骂娘:“湖北这些龟儿子有甚用!居然连几艘大船都找不到来让本将军运兵!老子一定要上奏皇上,狠狠地参他们这起子废物!”向荣计无可施,只好远远的吊在太平军的后头,

    咸丰二年十一月初十日,太平军前锋抵达武昌门户金口,知县周和祥率团练四百抵抗,力不能敌,与县丞典史千总一同阵亡。周和祥虽无力抵御太平军,却迟滞了太平军的攻势,给向荣追兵争取了时间。向荣部将和春秦定三追及太平军后队,双方血战一场,各有损伤,湖北提督常禄湖北总兵王锦绣也率军两千来战,结果被太平军伏击,损失过半。所幸数队援军,均在十一日赶到武昌布防,武昌清军实力稍厚。太平军进至咸宁,咸宁有不少文化遗迹,均是太平天国要革除的“妖迹”,太平军纵火焚烧,“毁邑署武庙及第一山资福寺安澜宫”,据说太平军军纪严明,虽烧城而民“未甚受害”。

    太平军将领殿左一指挥黄玉昆率太平军在武汉著名的龟山登陆,黄玉昆是广西桂平县大湟江口人,曾读书,有智计,在乡为讼师。在广西拜上帝会期间,冯云山被捕下桂平县监狱,拜上帝会兄弟来请他想办法救冯云山。玉昆说:“而今官府极怕说造反,上下遮掩,混过日子,断不敢办这个案件。但衙门口朝南开,两手无钱别进来,官府全都是吸血鬼,一到衙门,就非钱不行。”拜上帝会兄弟皱眉说:“说到钱就千难万难。我们都是烧炭穷人,那里得钱去填贪官,对我们来说,办不办不还是一样!”玉昆说:“不是的,官府不敢办,就有办法了。筹款也是有办法的,只要大家齐心,积少成多,你们岂不闻集腋成袭的老话吗?”於是他给拜上帝会定出“科炭”筹款的办法,积聚起一笔大款,向官府行贿,冯云山得释放。此事可见黄玉昆之敏锐洞察力。

    黄玉昆率军攻入攻入汉阳府城,汉阳城门大开,途中兵不血刃,大军到了汉阳城内略一搜索,发现居然仅仅只有一些老弱妇孺在汉阳城内,府库空虚,商铺紧闭,赫然成了一座空城,黄玉昆略微有些奇怪。按照探子的消息禀报,湖北巡抚常大淳只有三千人马驻防武昌,其余各地,均无兵马,但虽然没有兵马,怎么连老百姓都不见了。

    “指挥,找到了一个老人,他说他知道百姓们的去向。”

    “快快带进来。”就在汉阳知府衙门,黄玉昆见到了这个走路都快走不到的老人家了。

    “你可知本地百姓都去了何处?”

    “回将军的话,上个月二十一日,巡抚常大人和知府大人都发了命令,限十日内,汉阳各民立刻弃城,统一去武昌安置,等,”那老头抬头小心地看了黄玉昆一看,吞了一口唾液,“等乱贼过后,再返回家中,此外,并大开府库,将府库里的粮草丝绸全部分与弃家去武昌之人。只剩下我们几个实在是不良于行,所以才留下来,这汉阳城才如此空寂,对了,巡抚大人还命小人传一句话给将军。”

    “什么话?”

    “请杨秀清会猎于武昌,一决雌雄!”

    “放肆!老匹夫敢如此猖狂!”太平军左辅正军师东王杨秀清在得知汉阳汉口两地的情况,还听到湖北巡抚常大淳如此嚣张的话语,在咸宁县衙驻跸的东王杨秀清,不禁动了大怒,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著名的商贸重镇汉口,竟无一兵一卒,也无大宗财物,仅有一些尚未焚烧完毕的粮草,原本想攻下两处获粮草财物犒赏三军,并裹挟当地老百姓充入太平军壮大声势的军事计划完全落空,还听到常大淳如此嚣张的挑衅之语,杨秀清忍不住火冒三丈。

    边上出来一位王族服饰的年轻人,抱拳道:“军师切勿动怒,这乃常大淳坚壁清野之计也,只要我们天军攻下武昌,城内财物人丁自然尽取其所有,何须士气不振!”这位年轻人正是太平军翼王石达开。

    “好,传我谕令,命唐正财立刻搭起浮桥,本王要十日内攻下武昌城,在城内过年!”

    “是!军师!”

    其时两湖清军水师片船不在,仅仅剩下烧毁的几处船坞和几艘未完成也已烧毁沉江的大船,太平军掌握制江权,由杨秀清坐舟的水手唐正财主持在汉口江面搭建浮桥,一座由鹦鹉洲至白沙洲,一座由南岸嘴至大堤口,准备进取武昌。太平天国的浮桥搭建得颇为迅捷,用布匹将船只连接起来,仅一日就在江面上构建简易浮桥,但是这种浮桥容易被风浪拆散,于是又设计出坚固的浮桥,用巨缆横缆大木为桥基,上用木板铺盖,系上重三四千斤的大铁锚,虽大风浪不能动,人马来往,如行平地。浮桥将武汉三镇连接起来,便于太平军迅速投放兵力。杨秀清坐镇万寿宫,指挥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攻武昌,韦昌辉居后路,与石达开等挡清军增援。太平军十万大军,水陆合围武昌,“踞城东钵盂山洪山小龟山紫荆山,向所筑营垒皆为贼有。复围文昌望山保安中和宾阳忠孝武胜等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