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武昌大战(二)
    京师,紫禁城,储秀宫。

    咸丰皇帝叫杨庆喜进殿:“庆喜,你把常大淳上次那个折子拿来,朕要看看湖北水军有多少水手船只。”

    “喳。”不多会,杨庆喜就把湖北巡抚常大淳的折子呈了上来,咸丰皇帝兴致勃勃地打开一看其中的内容,立马黑了脸,冷哼了一下,神色不豫地对着杏贞说:“兰儿你看看他的折子,拿着,朕许你看!哎,你的法子虽然是极好,可惜的是湖北那些奴才不会未雨绸缪,整个湖广才这么点子水师,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杏贞打开常大淳的折子,定睛一看,面上还是淡定的很,心里早就像火山一样爆发了,火星四溅,我的天呀,如来佛祖玉帝啊,偌大的一个湖北省,湖北水师居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大船,只有那么几条常规的巡逻船,那些船上连火炮都没有半根!这算是水师吗?应该说是渔船!好么,这样在皇帝面前可就丢脸丢大了,还女中诸葛呢!

    什么?我想到了什么?女中诸葛,诸葛杏贞望着地上安茜在夹着泥金小铜炉正煮着玉女长春汤,那无烟的红罗炭正烧的正旺,把本来已温暖如春的暖阁里面又多了几层热意,杏贞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里晶亮一片,身子一激灵,脑海里灵光闪过,杏贞入鬓长眉猛的一跳,目光炯炯直视咸丰皇帝:“皇上,这倒是臣妾的疏忽了,不过臣妾还有一计,或许可以补救!”

    “兰儿快快道来!”

    江南双福先督清军在城外修筑大量炮台工事营垒,预备在城外顽抗,等太平军大至,便将工事尽数启发,留得八百余人留守,自己进了武昌城并传巡抚常大淳之命令:“事若不能为,焚烧破坏方可撤退!”八百余人无力抵挡太平大军的攻势,才半个时辰,烧了工事,炮台,就做鸟兽散了。杨秀清并一干太平军将领志得意满,均说清狗军心低迷至此,武昌城指日可下。

    武昌城外的居民悬于城外,唯恐被太平军掳去,纷纷请求入城,助官军守城,常大淳双福打开城门,发炮攻击企图掠走围在城门外的百姓的太平军,将百姓引入城中。

    向荣带援军万人抵达武昌城外,攻克洪山太平军据点,部下把总张国梁也数次击败太平军。但由于双福常大淳听从皇帝命令放弃汉阳汉口和武昌城外据点,太平军已经全面包围武昌孤城,太平军又封锁江面,搭建浮桥,援军往来不断,武昌既无名将守于内,又无精兵援于外,粮草断绝,向荣束手无策,急的嘴角都起了好几个热水泡。

    在太平军看来,武昌眼见已是一座死城。

    “安茜,把架子上那本三国演义拿了过来!”

    “是,娘娘。”

    杏贞接过安茜送上来的全绣本三国演义,翻了几翻,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一篇回目,递给了咸丰皇帝。

    咸丰皇帝狐疑的打开三国演义一看,看到回目,刚开始似乎还是找不到什么头绪,再略一沉思,窗外的北风呼呼刮过,咯噔一声,殿门外的灯笼应声落下,咸丰皇帝猛地占了起来,眼中精光四射!

    那一章的回目赫然写的是:

    “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

    咸丰二年十月二十日,湖北巡抚衙门。

    “正是火攻之计!”常大淳在内书房和湖北提督常禄湖北总兵王锦绣,江南提督双福,并三位汉阳汉口武昌知府六个人开起了闭门会议,为防着走漏风声,连一应的丫鬟仆人也远远地遣开,几个人只能不顾体统的自己斟茶喝。常大淳低声喝出了咸丰皇帝授予之计。

    湖北提督常禄是一个黑脸汉子,黝黑的脸色中带着一丝沉吟,常禄放下盖碗,开口问道:“皇上这火攻之计自然是好的,下官只是怕洪逆和伪东王杨逆不会乖乖地把水军放着让我们烧啊?”

    双福点头赞同,王锦绣是一个面色泛黄,神情彪悍的中年男子,他坐在梨花木太师椅上,放在扶手上的双手青筋暴露,默不作声。

    “皇上已然颁下密旨,这密旨只有在座的七人知晓,泄露者,斩!”常大淳斩钉截铁道,“因欲让长毛逆贼中计,故坚壁清野,让逆贼的大军耗死在武昌城下,趁机火攻而胜之!我等领命即可!两位知府,传我命令,彻底搬空汉口汉阳两座城池,开了府库,发给百姓粮食衣服,驱使百姓入武汉,给青壮工钱,命上城协助官兵守城!常提督,双提督,两位加高武昌城,整顿防务,操练团练,并肃清内务,确保探子在城内不会扰乱军心!王总兵!”常大淳转头神色凝重地看着神情彪悍的王锦绣,“我命你,收罗湖北水师的船只,带上三千兵马,焚烧船坞,将那些尚未完工的大船也一并焚毁,将汉口汉阳两地存储的火油炸药藤甲硝石之类全部运走!即刻到汉水上游寻一处僻静地方安扎水师,等逆贼大军搭起浮桥,围攻武昌之后,你便宜行事,待有时机,一举顺水而下,火烧伪贼水师,无需顾忌我等守势!常提督,双提督在城中看的江上火起,待逆贼阵脚大乱,再出城痛击!皇上已然许诺,武汉三镇,只需守住武昌城不失军民不被裹挟多杀敌之有生力量,此战即为大捷!从优叙功!”

    “喳!”

    储秀宫,是夜,北风呼啸,外头掉在地上的灯笼被烛火引燃,风借火势,灯笼燃的更快了,一个小太监轻手轻脚地过来。

    “武汉三镇隔水相望,如今军心颓废,彼此难以呼应,不可全守,为今之计,只能弃两城而保一城,以臣妾之见,当保人丁最多,粮草最丰厚,城墙最为高大的湖广第一雄城武昌城,既然要保武昌城,索性将汉口汉阳两城搬空,免得逆贼裹挟了当地百姓又得了钱粮壮大声势!此外,逆贼为方便攻下武昌城获取补给,从岳州补充的水师大军必然集结于三镇江面。”杏贞又指了地图上汉水上游,肃然道:“择一勇将隐蔽在汉水上游,待得逆贼久克武昌不下,心浮气躁之时,择机开火船顺流冲将杀下去,若是逆贼的船没有连起来也就罢了,只能冲散他们水军而已,若是他们为了贪图省事,将船铁锁链环了起来,咱们也不用学诸葛亮借东风,直接顺着北风,再让火烧透长江两岸!”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