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四、武昌大战(四)
    全怪城外的这些逆贼!前几天岳州逃出来的人说,岳州知府全家与城携亡,太平军恼羞成怒,堵住知府衙门,堆满柴火,把府里的一切全部烧成了白地,包括,我的芸儿。

    蒋琦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跌倒在地不起,昏迷了一会,挣扎着起来,手里紧紧抓紧了那个绣着云朵的荷包,在几个知府的招募青壮帮忙守城的报名点报了名。

    远处逆贼们的号角呜呜地吹了起来,按照绿营老兵说过的,逆贼这是要进攻了,墙上的老兵呼喝着叫青壮煮沸油,有的准备火石,有的准备擂木,有的准备大石,指挥着蒋琦的老兵呼喝着叫蒋琦过去,等蒋琦过去,给了他一把黝黑的铁尺,叫他指挥着自己一队的青壮准备好大石,等着逆贼上了云梯,就砸下去。蒋琦拿着那把铁尺,挥了一下,觉得和自己做泥水工的铲子差不多重,刚好趁手。

    如雨般的箭簇射向朝阳下熠熠生辉的武昌城,湖北巡抚常大淳穿着整套官服,粉底皂靴,头戴花翎,神色肃穆地端坐在女墙上,边上的侍从拿着盾牌挡着射来的冷箭,箭簇射在盾牌上叮咚作响,常大淳也是纹丝不动,身后赫然摆着一口乌油油的桐木棺材!

    常大淳听着太平军传来的激越号角,捻须一笑,摆了摆手道:“传令下去,今日本官在这城门楼上,看着诸君怎么浴血杀敌,保住这自己身后的千万家人和这武昌城!贼不退,本官不回府,城若破,”常大淳眯了眯双眼,“本官已将棺材放置此地,城若破,本官与城携亡!”

    “是!”

    在持续了一盏茶左右时间的箭雨之后,太平军的号角调子一变,变得激越了起来,太平军里面鼓噪了起来,一群小个子的太平军冲上了云梯,毛六赫然在里面。

    汉水,古代称沔水,长三千多里,为长江最大的支流,发源于陕西省西南部汉中市宁强县大安镇的汉王山(嶓冢山),东南流经陕西汉中安康,出陕西后进入湖北省西北部,在湖北十堰的丹江口市与汉江最长的支流丹江汇合,继续向东南流,过湖北省的襄阳荆门天门潜江仙桃孝感汉川等地,在湖北省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

    汉阳府的一处沿江的洼子里,王锦绣正在船上闭目养神,四周摆着硝石硫磺火药等一干易燃易爆物品,王锦绣也似乎毫不在意。

    “报!总兵大人,前方在汉水口的探子回报,洪逆已经在汉阳至武昌之间架起两座浮桥,于今日已经开始攻打武昌!”总兵亲兵前来回报。

    “知道了,叫探子时刻探着消息,情况若有变,立即回来禀告本座!”

    “喳!”

    王锦绣依然闭着眼睛,口里的话低的除了自己之外,零碎的声音全被船下的滔滔汉水卷了进去。

    “现在还不到时候。”

    “现在还不到时候!”太平军左辅正军师东王杨秀清在万寿宫的帅帐里面斩钉截铁地说。

    “浮桥虽然已经搭起,但远远还不是全部投入兵力的时候,湖北水师虽然羸弱,可是咱一路过来,都没瞧见半驾水师的船只!说不定这常老匹夫准备着什么人等着咱们全力攻城的时候儿来截胡!传令下去,沿江所属各部,围攻武昌后部加强巡逻,务必不使有人趁了咱们的后路!汉阳汉口分兵等着我的命令,不许轻动,等我一鼓作气攻下武昌城,叫老匹夫的后手一个都用不上!”

    “是,军师!”

    “杀啊!”

    太平军的童子兵如此凶猛,悍不畏死,在十四日的早上,才几个冲锋,就险些爬上了武昌城头,蒋琦看到照顾自己的老兵被一个冷箭射中胸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原本战战兢兢躲在墙垛后面的他鼓起勇气,拿起身边一个沾满血的盾牌,起身挡着飞来的箭镞,用铁尺指着瑟瑟发抖趴在地上双手抱头的壮丁,厉声命令道:“速速起来,若是城破了,你们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将礌石照准了人扔,你们几个把油煮烫了立马往下浇,你点着火,等他们油浇下去就立刻丢下火把!”原本失去指挥的壮丁有了秩序起来,有条不紊的冒着零零星星的冷箭往下倾倒着让人焦头烂额的利器。

    北京,紫禁城,储秀宫,凤光室。

    外头的雪飘飘洒洒了几天,已然停了,日头暖暖地照在厚厚白雪上,晃的红墙黄瓦分外艳丽,储秀宫总管太监唐五福站在檐下,笼着手指挥着几个小太监静悄悄地扫着雪,自从自家主子第一次侍寝就封了兰嫔,之后皇帝不管歇不歇在养心殿,总要日日过来,叫退了伺候的人,关了殿门和兰嫔娘娘嘀咕着什么,唐五福才懒得去猜皇上和兰嫔在商量着什么,是不是外头人瞎叨叨,说的兰嫔娘娘干涉政事,他只清楚明白地知道一点,那就是皇上每次阴沉沉地进来,春风满面的笑着出去,这就算是好事!

    咱们兰嫔娘娘的本事真是不一般呢!唐五福摇头晃脑地在心里啧啧称奇了一番,自己在内务府那边也是水涨船高,昨个去内务府领月例,内务府的管事官还起身迎了自己一下,这放在以前,哪位官老爷会起身迎这个五体不全的阉人?这不,又送来新到的聪明伶俐又乖巧听话的小太监供自己使唤了。

    现在宫里的明眼人都看得见,这兰嫔娘娘是最最得宠也是最最得皇上信任的,这眼下皇上可还没册立中宫皇后呢?唐五福眼珠转了一转,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洒扫的事儿上了,而是全部放在凤光室里和皇上摆着围棋的自家主子了,唐五福决定了,等下当完差,要去宝灵宫拜拜那儿的大慈大悲南海观世音菩萨,这要是兰嫔娘娘什么时候儿有了麟儿,这储秀宫,就能成皇后娘娘的寝宫了!我老唐,也名正言顺地成了皇后娘娘宫里的大总管了!

    唐五福正美滋滋地做着美梦,看着满地的积雪嘿嘿直笑,转眼看到了安茜捧着一个八角红木盒子过了来,他赶紧迎了上去,开口问道:“安茜,干嘛不叫小宫女拿着这物件,自己拿着多累!”

    “是兰嫔娘娘要的芙蓉酥和宝石硬糖,还有几个秋天存下来的橙子,”安茜说道,“刚刚小宫女帮着我拿着,到了这里,”安茜压低了声音,“这不是怕那些新来的人不可靠,把咱们娘娘和皇上说话的东西传出去,那就不好了!”

    “很是应该这样,娘娘早就说了,储秀宫有关于皇上的话怎么的都不能出去乱说,来,我帮你搭把手,”唐五福头捣如葱,接过了雕着万福万寿花纹的盒子。

    安茜抚了抚身上的衣服,两人边走边说着话,“你家那侄儿眼下怎么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