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十四、武昌大战(五)
    “哎哟,我那祖宗,上次听说兰嫔娘娘说要派人去南边吗?我千求万求求了主子的恩典,让那小子跟着去了,那小子开始还和我犟,说南边乱,家里舒坦,不想去,我打了他两下,骂了几句,才不情不愿的跟着瓜尔佳少爷走了,这不,前段日子托人送了信回来,里面别的没说,就说日子过得挺充实,也杀了几个乱贼,我心里头啊,就指望着他搏出个一官半职来,给他自己赚个前程!”

    “要是你家侄儿当了大官,接你出去当个老封翁,你呀,到时候要多给咱们娘娘多磕几个头!”

    “这还要您说哪,我呀,除了感激咱们主子,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走到凤光室前,两人噤了声,安茜把盒子拿着,掀开帘子,进了殿内,只觉得殿内烧炭烧的温暖如春,紫檀木长条桌上摆着几本少见的紫色春兰,珠帘垂下的里间,兰嫔正与咸丰皇帝坐在炕上对弈。

    只见杏贞的雪肤被炭火暖的宛若红梅,娇艳无比,大摇大摆地吃着咸丰皇帝的白子,咸丰皇帝坐立不安,对着杏贞在棋盘上的横冲直撞毫不在意,偶尔还立着耳朵听了听外头的响动。

    杏贞那个高兴啊,我这个围棋菜鸟,居然完虐了从小下着围棋的咸丰皇帝,心里头那个得意啊,忍不住就笑出了声,“嘻嘻,皇上,您这还不救东南角的白子呀?都要被臣妾全部吃了呢!”

    咸丰皇帝把棋盘一抹,弄乱了棋子,杏贞睁大了眼眶,张着嘴看着棋盘,我说皇帝你也棋品太差了吧?

    咸丰皇帝烦躁地说道:“今天就是下一百盘,朕也是下不过你,朕心里头记挂着湖北的事儿,心神不定,怎么下的好棋。”

    杏贞听了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太平军们可别改变主意啊,老子绞尽脑子才从以前看过的书里面回忆起太平局攻克武昌的过程,这洪秀全,杨秀清常大淳老小子们可别误了老子的大事!

    不过杏贞的心脏够强大,连忙用眼神暗示安茜把点心果子摆上,然后说着别的闲话,给皇帝剥了个橙子,慢慢地宽解咸丰皇帝的紧张情绪。

    十一月十四日,湖北,武昌府。

    伴着冬天江边特有的茫茫白雾,太平军第二天的攻城又开始了,蒋琦把关照自己的老兵拖到墙垛下,免得再次受伤,一边开始指挥起青壮配合着城墙上士卒们进行反击,在墙头指挥的江南提督双福看到蒋琦这边似乎人少了点,命令亲兵派几个人上去增补一下。

    毛六无动于衷地看着身边同龄狂热的小孩子们被礌石热油大石头呀呀的砸下去,手里拿着那把刀,仗着自己瘦小的身躯,木然地躲着上面丢下来的大杀器,蹭蹭的往上爬,前面的小孩子们下饺子一样掉了下来,也让毛六有了机会一跃上了武昌城墙!

    毛六一跃上了城墙,一刀就砍断了一个准备拿着火油往下浇的壮丁的头,热血溅进了毛六的嘴巴,咸咸的,耳边只听到了惊慌失措的壮丁大呼小叫的转身跑开,上来的正是地方,这边上没有穿着号子的绿营!

    毛六刚刚跳下墙垛,身后的同伴们还没来得及跟上来,毛六准备靠着墙垛抵抗一会,等着身后的接应。这时候看见一个壮丁拿了一根铁尺疾步走了过来。

    蒋琦背对着城墙在指挥着壮丁搬运着守城的工具,听到了几声惊呼,转身一看看到了一个瘦小个子一刀砍断了某个倒霉壮丁的脖子,热血洒的满地都是。

    蒋琦没有多想,挥着铁尺就上去了,不就是这些人害死了自己的芸儿吗!

    蒋琦一铁尺将毛六沾满鲜血的长刀磕飞了,然后用铁尺往毛六的脖子上用力的划过,割破了毛六的气管,鲜血一下的喷了出来。

    毛六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变成了空白,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好像要飞了起来,他真的飞了起来,飞到了地上。

    蒋琦一脚把还未跌倒的毛六踢下了城墙。

    毛六茫然地睁大眼睛躺在武昌城下渗满了鲜血的黑泥上,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最后想的是:真好,再也不会梦见那个小女孩了。

    端坐在城门楼上的常大淳看到右前方的蒋琦一脚把那个瘦小的太平逆贼踢下了城楼,赞许地点了点头,“此子倒是不错。”边上的亲随心领神会,将此人记下日后留用。

    城墙上依旧热火朝天,有人不断的倒下,有人不断的站起来,有人不断的死去,也有人不断的在死里求生。蒋琦看见自己一下子结束了一个跳上来逆贼的性命,不由得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是把他逼下去就完了,怎么他的反应这么慢,来不及抵挡就被自己割破了喉咙呢?蒋琦还在呆呆地伫立在原地,一支箭嗖的一声射过蒋琦的耳边,蒋琦回过神来,惊出了一身冷汗。

    身后的绿营兵终于赶到,补上了这个空位,一个三十多岁操着武汉话的粗鲁汉子撞了下蒋琦的肩膀,城上都是血,蒋琦险些被撞的滑倒,“行啊你小子,下手利索!把这把刀拿去,”那个汉子把被蒋琦杀了的那个瘦小逆贼丢在地上的刀塞给了蒋琦,“你配用这把刀!”蒋琦回了神,握了握手里的那把刀,似乎还有刚才那个被自己杀死的那个逆贼的体温,他来不及多想什么,转过头继续呼喝起壮丁门搬运起守城的械具。

    芸儿,杀了一个给你报仇,将来,还会有的!

    第二日的进攻无功而返,除了在城墙上炸出几个缺口外,一无所获,太平军在武昌城下丢了几百具童子军的尸体,灰溜溜的鸣金收兵了,武昌守城的士兵士气大振,高声叫喊,响声传入云霄,蒋琦也擦了擦身上的汗,疲倦的看着城外的逆军如潮水般的退去,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湖北巡抚常大淳捻须一笑,但是看到城外的太平军收兵的队伍散而不乱,笑容微微一凝。敌军军心未乱,恐怕这武昌城守的难度又要加大了,接下来几日必是血战!

    常大淳远远地望去,江上人马嘶腾,逆贼们的水师铁锁链环地稳如平地,两座浮桥像是龟山和蛇山横贯在武汉三镇旷阔的水面上,在夕阳的照映下分外巍峨,常大淳的视线越过太平军的浮桥,远远的看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隐隐约约汉江的白浪如同白线,常大淳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皇上料敌先机,逆贼果然搭起浮桥,王锦绣啊王锦绣,你可千万别让老夫失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