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武昌大战(六)
    蒋琦将那个老兵抱下了城墙,在颠簸中老兵醒了过来,咳嗽了几下,看到是蒋琦抱着自己,感激开口道:“直娘贼,原来是你救了老子,不错不错,老子看你是块好料!今天这恩情我老马记下来了!将来你要是入了伍,咱们就一个马勺里头吃饭了!我欠你的命,将来必当报还!”

    蒋琦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径直把那叫老马的老兵送到了城里头被武昌知府集结起来的大夫哪里去,腰上别的那把从瘦小的逆贼手里掉下来的刀刃上还有些没有凝结的血液,欲滴未滴。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我谁的命都不想要,只想要我的芸儿能回来,我宁愿付出我的命。

    万寿宫,杨秀清帅帐。

    太平天国众王齐聚东王军师杨秀清的帅帐里商议军事,人人神情凝重,杨秀清看了下众王闷闷不乐的表情,笑着开了口:“各位兄弟这是怎么了?才两天而已,没攻下武昌城实属正常!没瞧见咱们围攻长沙城也围了三个多月?无妨!武昌乃湖广第一重镇,城池坚固,加上常老贼又施了坚壁清野之计,将汉口汉阳两城军民财物全一股脑儿塞进了这像乌龟壳一样的武昌城,要是三城分别固守,这必然是守不住的,如今呀,倒是要叫兄弟们多使些力气,解决这么个乌龟壳了!”

    坐在第一下手的西王萧朝贵沉吟了一会,萧朝贵生于清嘉庆末年,壮族,武宣县河马乡人。家境贫苦,到紫荆山靠种菜耕山烧炭艰难度日。清道光二十三年洪秀全创立拜上帝会,派冯云山深入桂平一带传教,秘密组织革命力量。萧朝贵与好友杨秀清最早成为拜上帝会的成员。他们四处到壮汉瑶等各族人民中去宣传拜上帝会的教义和好处,积极动员各族众参加拜上帝会。

    萧朝贵和杨秀清是好友,说话也是无所顾忌,便开口了:“军师,虽然只攻了两天而已,但我发现这武昌城防备森严,人心士气高涨,咱们攻下武昌估摸着要有点难度呀,咱们何不避开武昌城,横竖湖北富庶的府县多的是。”

    “不可!武昌城虽然坚固,但其中财务无数,打下武昌城收获必然丰厚,咱们要执行之前定好,定鼎江东,割据江南的目标,这财物虽然重要,但远远不及人丁重要!武昌城内有三镇人口,咱们打下估计能收罗着三四十万人丁,有了这些人,咱们去哪里都不惧。何况常老贼居然敢藐视与我,约我会猎武昌,这口气必须出了,打下武昌城,活捉老匹夫,千刀万剐,才能出了我这口气!”

    萧朝贵思索了一下杨秀清的话,点了点头,“军师说的在理,是我鼠目寸光了!”

    “西王谦虚了,传我军令,明日全力攻城,无需留着后劲,白天若是攻打不下武昌城,晚上点着火把,也要给本王烧塌武昌城的城墙!”

    “遵命!”

    十一月十五日,武昌城,午后。

    常禄满身盔甲地站在女墙前的烽火台上,双手拄着马刀,看着城外的太平军像蚂蚁一样似乎永远不会少的从浮桥里涌了出来,心下暗暗吃惊。

    这可是快到了日落时分了,杨逆还这么源源不断地派出贼军,莫不是想今日通宵达旦,攻下武昌城?

    常禄微微冷笑,指了一处兵力的空缺,让轮换下来休息了片刻的士卒补上了那个防守的弱点,幸好鄂省民风尚属彪悍,壮丁顶的上不少的力,才堪堪把这城守到现在。

    “军门,城西被炸出一大缺口!”

    “叫胡把总顶住,顶不住叫他提头来见!”

    “喳!”

    “立刻禀报抚台大人,请他千万做好长毛逆贼连夜攻城的准备。”

    “喳!”

    掌灯时分,武昌城内外还是灯火通明。

    为防着自己坐的地方变成暗夜里的靶子,常大淳的亲随把巡抚大人身边的火把全灭了,城门的楼上漆黑一片,就着清冷的月光,常大淳凝视着眼中这片灯火辉煌叫喊声厮杀声,火炮声,鼻尖还嗅到了火药味血腥味还有人肉烧糊的焦臭味。

    “报抚台大人,东北角的碉楼快要抵挡不住了!求大人支援!”

    “告诉他们,没有援兵了,若是抵挡不住,本官拿着剑去帮着他们!”

    “这喳!”

    常大淳缓缓看了左右,把几个亲兵指派了下去,“你们几个去城西的碉楼支援一下。”

    “可是大人,您这边没人不行啊。”

    “糊涂!”常大淳一甩马蹄袖,“我这里安全的很,只要城不破!今日顶住逆贼的攻势,不日就有大军前来救援我们!”

    “喳!”

    常大淳看着城外浮桥上的闪烁灯光,搜索着微黑的江面上的痕迹,不知道是天色太黑,还是自己的视力不济了,江面上一片宁静,只有滔滔的江水不住的向东流去。

    王锦绣还在船上闭目养神,全身披甲,自从来了汉宁府,王锦绣就严令全军十二个时辰披甲时刻准备出击。

    一个亲兵疾步走进了船舱,抱拳施礼,对着黑暗中端坐的王锦绣大声地说:“军门,探子来报,逆贼今日已然举起火把,连夜全力攻城!”

    “好!就是此时!”因为几艘船上全是装着易燃之物,王锦绣下了严令,船上一律不许生火,因此房里是黑漆漆一片,只有船外如水的月色透过窗檐照了进来,照的王锦绣面色阴沉不定,湖北总兵王锦绣猛地站了起来,激地铁甲簌簌作响,“传令下去,全军卸下军旗,身披水靠,准备好引火之物,顺流南下,咱们,”王锦绣的眼中一阵狂热,“咱们把逆贼的船烧个底朝天!”

    “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