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武昌大战(七)
    常大淳的身边只剩下一个伴当,陪着这位本来已经转任甘肃巡抚却被太平军滞留此地继续留任的湖北巡抚,坐了一天,半粒米没进,常大淳却没有丝毫饿意。伴着隆隆炮声,和身后的棺材,常大淳闭上眼,慢慢开口了。

    “老李,你跟着我十多年了吧?”

    “是的,老爷,自打你从湖南老家出来,小的就跟着你了。”

    “也十多年了,唉,皇上施了这么好的计策,本来我遵命执行就好,可惜啊,我这几日看看,湖北的绿营着实是不争气,烂到底儿了,这武昌城啊,也估计守不住几天了,老李,你等我死后,把我的衣冠带回湖南去,也让家里的妻儿有点念想。”

    “老爷!”老李泣不成声,“老爷跟着小的一起走吧。”

    “我身为湖北巡抚,守土有责,皇上已然给了我权限,允诺弃了汉口汉阳两城不追究老夫的责任,要是再丢了武昌城,纵使皇上不怪责,我也无脸见江东父老了,你勿做那女子哭泣之态,回家之后,叮嘱我那不孝子,如今贼势甚大,叫他安心在家读书,特别是要读兵书,等有了脑子,有了谋略,再出来为父报仇!”老李含泪应下,用粗布的袖子擦了脸上的泪水,站到常大淳的身后继续沉默着不说话。

    城外的炮声突然变响了,轰~~地一声,站在城门楼上的常大淳觉得脚下的砖石都颤抖了起来,常大淳看着西边的碉楼,只见碉楼附近燃起了大火,城外的太平军开始了欢呼。

    一个亲随跌跌撞撞地跑上了城楼,浑身带血,脸色在月色下显得特别惨白,“抚台大人,城西,被逆贼用火炮轰塌了一个角,逆贼,逆贼马上就要攻进城了!”

    “两位提督呢!”

    “两位提督被缠在城东和城门处,已然没有多余的士卒可以支援了!”

    城外的太平军的呼声越发响亮起来,常大淳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对于胜利唾手可得的欢呼:“打进武昌城,活捉常大淳!”

    罢了,常大淳叹了一口气,甩了马蹄袖,大礼朝着北方拜了几拜,站直了身子,抽出了手里捂的温热的宝剑,边上的老仆含着泪喊一声:“老爷,”也不敢上前劝阻,只能无声的跪下,送常大淳最后一程。

    刺啦,轰的几声巨响又响了起来,城外的呼声变得越发高亢了起来,常大淳不忍看到城中军民被杀戮的血腥场景,闭上了眼睛,拿起宝剑向着自己的脖子横去。

    王锦绣站在第一艘船的船头,夜色中二十多艘快船顺水顺风,瞬间千里,王锦绣眼看着就要到了汉水的出口,转身和身后的亲兵吩咐道:“传令各艘船上,卸下旗帜,迅速靠近逆贼浮桥,若有斥候想问,直接就说西王的援兵,前来支援攻打武昌!斥候若是唧唧歪歪,立刻杀了就是,待船接近浮桥,立刻点燃炸药火油冲将上去,之前备下的三艘大船,候在远处,待看到浮桥火气,敲锣打鼓,高声大喊,甘陕铁骑到了东王已经被杀了等乱贼心之语,看到浮桥上大乱的时候,再冲上浮桥,杀他个片甲不留!”

    “喳!”

    东王杨秀清在帐外看着武昌城头的大火哈哈大笑,“常老贼啊常老贼,没想到你这坚壁清野,高墙固守之计是完全没有用啊?才三四日时间,这武昌城就要马上破了?哈哈哈哈,真乃雕虫小技也!”

    “东王军师英明神武,这等跳梁小丑,殿下当然略施小计,便轻轻松松手到擒来!”前来报信的通讯兵无不谄媚的奉承道。

    “哈哈说得好,传我的谕令,破开武昌城,全城清妖不留活口,清妖的妻女财物均与我们天军士兵!”

    “是!”

    通信兵话音未落,浮桥上轰的炸开了一朵巨大的火花,震耳欲聋的声音把通信兵的轰然应诺带进了滔滔江水里。

    杨秀清向着右边望去,眸子里隐隐约约看到升腾的火焰。

    那是!

    几首没有灯光的船在江水的涛声中悄无声息地靠近被东王杨秀清称之为“通天浮桥”的铁索连船,一个站在小舟上来回巡视的斥候眼尖,看见几艘不明身份船驶来,高声喝问。

    “我们是西王派来的援军,领命来增援的!”

    斥候隐隐觉得不妥当,西王是在浮桥上接应,但是今日未有命令出去要求增援,难道是前几日的?

    还未来得及再次盘问,那几艘船猛地转了风帆,加快向着浮桥冲来,并燃起了诡异的几缕火花!

    “敌——”斥候还未来得及大声示警,就被一箭刺穿了喉咙,倒在长江里,再也说不出声了。

    湖北水师绿营的士兵点起了堆满火油油布的几艘船,船轰的然了起来,顺势撞在了浮桥之上,二十多艘船远远望去,像是二十多团燃烧的火球,紧紧贴住浮桥,宛如一串鲜艳的红宝石项链横贯在朦朦胧胧的江面上。

    浮桥上一阵惊慌,但是在管辖的上级指挥下,平息了骚动,开始手乱脚乱地试图拆开已经和浮桥紧紧黏住的火船,几个年轻满脸惊恐的太平军士卒哆嗦着去拆开和火船紧紧粘在一起的船头,可手越哆嗦,越不听使唤,越拆不开。一个粗暴的老兵过来把几个菜鸟推开,嘴里骂骂咧咧的:“小兔崽子是半点用处也没有!”,自己抡直了手里的铁棒,三下五除二,就把床头敲个粉碎,眼见地火船马上就要脱离了浮桥,几个太平军脸色一阵喜色。

    老兵转过头正欲继续教训几个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菜鸟们,突然又听见了火船上咝咝的声音,接连的想起,之前在火炮做事的老兵抖了抖耳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燃烧的红色火焰的火船,那不会是火药的声音吧?

    破空如同闷雷的声音剧烈地炸在空中,火船上的炸药被埋在船舱里缓慢的引爆了出来!那个老兵和几个新兵全部炸成了肉块,淹没在熊熊的火海中,爆炸声接连响起,此起彼伏的轰在浮桥上,浮桥上一阵剧烈抖动,不过因为铁锁粗布连着十分牢固,浮桥尚无大碍。

    杨秀清的眼眸里正是印出了那几团此起彼伏的闪亮巨大火花,神情大变,呼喝着左右:“赶紧上去看看怎么回事!是那个白痴不小心引燃了大火!本王要杀他全家!”

    “是!”

    杨秀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浮桥上开始蔓延的大火,额头上冷汗淋漓。

    上帝保佑,千万不能是清妖的诡计!

    ps:收藏已经99了,马上破百,感恩,各位小主万福金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