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四、武昌大战(八)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常大淳下定了决心,准备横剑自尽报国,起来禀报城西危在旦夕的亲随,一把抱住了常大淳,眼里不敢置信的看着江面上的爆炸,欣喜欲狂地用沾满血迹污渍的双手,摇着湖北巡抚的身子,眼里流下了死里逃生的热泪:“抚台,抚台大人!你看看江上,看看江上逆贼的浮桥!”

    常大淳睁开眼睛,睁眼看到了江上浮桥被二十余艘火船紧紧贴住,风借火势,长达几十丈的火色开始伴着接二连三爆炸声开始吞噬由木板大船小舟铁锁锁起来的浮桥,浮桥因为是锁着十分牢固,大火开始蔓延起来,浮桥上一阵人仰马翻。

    常大淳觉得自己的力气都全抽空了,若不是亲随抱着自己,估计此时就已然软倒在地,这位不苟言笑的湖北巡抚,在经历了鬼门关里走一趟回来之后,终于放下了架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是来得巧来得好!传令两位提督,全力反扑,并大叫以乱敌军心!,赶紧去!”

    “是!”

    双福这边已经有些抵挡不住太平军的攻势了,身边的亲兵一个个的派了出去堵枪口,也还是看着自己的绿营兵慢慢地从城墙上退下来,而太平军开始慢慢的攀登上了城墙,就算自己杀了几个临阵脱逃的士卒也无济于事,双福苦笑了一下,自己作为满人,是不可能在太平军手里留下活口的,等下等大势去的时候,还是横刀自尽算了,免得落在逆贼的手里受尽凌辱玩弄够了,再一刀剁下自己的六阳魁首。

    一个亲兵气喘吁吁的跑上了城楼,隔着一堆燃起的防具大笑地和双福道:“军军门,江上火起,抚台大人叫我转告军门,计已售成,再坚持片刻就能反败为胜!”

    双福隔着火把下面目可憎的太平军身影中,看到江上爆起来了几十朵大朵的火花,双福觉得这辈子里面看到过的任何烟花都不及这次的火花漂亮,惊心动魄,惊艳全场,包括以前在紫禁城里元宵节赐宴时候看的宫中巧手制的烟花,都不及这个。

    双福哈哈大笑,开口鼓励道:“兄弟们,甘陕铁骑已然赶到,我们的援兵到了!再坚持片刻,就能把逆贼们赶下长江喂王八!传我的命令,杀一敌者赏十两白银!杀!”

    城头的清军闻言士气大振,红着眼又冲了上去,太平军的气势为之一夺,双方又僵持了起来。

    王锦绣乘着大船看着浮桥上炸起的火球嘿嘿冷笑,“传下去,立刻登上浮桥,大声叫喊东王军师杨秀清已死巴蜀水师已到甘陕铁骑大军也到了这些乱逆贼军心的话,冲上去,不以杀敌多寡为重,让敌营浮桥乱中更乱才是我们这几千人的关键使命!”

    “喳!”

    杨秀清焦急地在帅帐前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踱来踱去,时不时地看着传令兵去的方向,过了好一会,传令兵满头大汗的疾步冲了进来,跪下结结巴巴的禀告:“报报报军师东王,清军点燃了火船,冲了浮桥,把浮桥粘住了!”

    “什么!?”

    杨秀清脸色大变,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在了地上,边上的亲兵赶紧扶住东王,几个人相互看看,面面相觑,也不敢说话。杨秀清定了定神,略一思索,急急的开口道:“传令下去,继续攻城!浮桥上接应的西王,命其赶紧去扑灭大火,拆开铁锁连着的着火船,不可乱了军心!”

    “是,军师!”

    “东王杨秀清已死!逆贼还不伏诛!”

    “巴蜀水师已经到了!”

    “甘陕铁骑大军困住了万寿宫,杨贼已经被剁了头!”

    王锦绣连着几个亲兵踏上浮桥就开始边杀边大声喊叫,血肉飞溅之中所向披靡,太平军无不慌乱地躲闪,有些直接就被挤进了水里。

    王锦绣吩咐几个亲兵散开,到各处去放火杀人喊话,扰乱浮桥军心,左手里一把长刀,右手一把长枪,身边带了一个亲随杀进了浮桥深处。

    西王萧朝贵接到了杨秀清的命令,走出了正坐镇在浮桥中心的帅帐,身边慌乱的太平军纷纷穿过,萧朝贵皱了皱眉头,叫了几个亲兵过去呵斥整顿好秩序,自己带了两个伴当准备亲自到浮桥边上看看怎么回事。

    王锦绣一刀一枪杀到了浮桥深处,正砍瓜切菜一样轻描淡写地解决了一个匪首,王锦绣把长刀从匪首的胸口抽了出来,刀上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王锦绣低头用衣袖擦了擦刀背,眼错不见,看到了转角走出来一个穿着大红色龙纹袍的王者,并两个随从,王锦绣见状大喝一声,冲了上去。

    西王萧朝贵的伴当看见有个清军将领冲了过来,赶紧拔出刀前来挡住清妖将领,嘴里大声的呼喊身边慌乱奔走的太平军同袍们:“保护西王,护驾!护驾!”

    王锦绣听了精神一振,听到了身后的两个亲兵的呼吸声顿时变粗,两个亲兵呀呀做声,抽刀上前拼命挥舞,抵住了西王的两个侍卫并几个上前来救驾的太平军。

    王锦绣一声狞笑,持枪上前,一枪挑开了太平军西王手里的长刀,萧朝贵脸色如土,转身就浮桥深处忙不迭地逃跑,慌乱之间,后心一凉,一阵刺痛,低头一看,银色的枪头已经从自己的胸口透了出来,萧朝贵想着用手把枪头拨开,摸到了枪头却惊骇地发现自己没力气了。

    湖北总兵哈哈大笑,把刺入伪西王后背刺了对穿的抽了出来,萧朝贵一个后仰,倒在了王锦绣的跟前。

    边上还在抵抗着的两个清兵大喜,连声大叫:“西王死啦!西王逆贼死了!败了败了!”

    西王死了!

    西王的两个亲兵早就看到了西王被刺死倒在了甲板上,一声呼喝,就转身惊恐地逃走了,像似连锁反应,左近的太平军如同潮水一样退开了,脸上全是一副死灰色,充满了慌乱和绝望。

    败了!

    熊熊大火之中,太平军的士卒们看着王锦绣一刀割下了西王的首级,王锦绣的盔甲在烈火的掩映下熠熠生辉,王锦绣拿着西王的首级,威风凛凛宛若天神,狂妄地大声呼喝:“西王已死!逆贼还不快快受死!”

    华丽丽的分割线

    刚刚打开电脑,惊喜地发现这本书已经到了新人新书榜第六!欣喜若狂!若是今天冲到前三,再更一章,决不食言!给衣食父母们请安了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