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武昌大战(九)
    东王已死!西王已死!

    清军们大声呼喝着这些话语,拼尽了全力把太平军赶下城去,太平军一阵骚动,有眼尖的转头看到了江上的大火,面如土色,喃喃地道:“东王死了,咱们败了。”几个人丢下长矛,转身就逃,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叮叮当当,越来越多的人丢下了武器,转身逃跑。军法官还没来得及喝住,就被接二连三转身逃跑的人踩在了泥下,摔得七荤八素的,人事不知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然攻上武昌城墙的太平军慌不择路,有的直接跳下了城楼,有的跪地求饶,有的在城墙上和清军搞起了老鹰追小鸡的游戏,太平军阵型大乱,溃败只在须臾之间!

    在洪山上的向荣,最近几日都没怎么睡,眼中全是一片血丝,亲兵刚刚送上来了晚饭,向荣看看那些青菜豆腐的素菜,一点胃口都没有,挥了挥手,叫亲兵退下,手托着头,唉声叹气了起来。

    这太平逆贼如铁桶一般围住武昌城,自己冲了几次都被逆贼们打了回来,只能在这洪山上看着干着急,武昌城守得住也就罢了,要是万一守不住,到时候第一个菜市口问斩的就是自个儿!“延误战机,观望不救”这个罪名是板上钉钉,钉死的下场,怎么翻也翻不了身!

    向荣看着自己帐内辛辛苦苦得来的顶戴,眼里一阵阵发酸,就在向荣无计可施的郁闷阶段,刚刚被自己赶出去的亲兵又跌跌撞撞地爬了进来,向荣正被打扰了自己的烦恼,脸色一板,刚刚准备骂出声。

    “大人,逆贼江上浮桥火起,似乎有了骚乱!”亲兵的话语刚落,就发现自己的大人已经赤着脚跑了出去。

    亲兵喘了口气,赶紧转身跟上了向荣,只看见自家的将军望着江上的大火,痴痴地发着呆,脸色一阵剧烈变换,眉毛一锁,猛地一跺脚,转过身,大声地呼喝:“火速集合,咱们冲下去,望着浮桥杀去!杀一杀逆贼前几日的威风!”

    “可是大人,这也许是逆贼的诱敌之计?”

    “我何尝不知,”向荣返身到了帐内穿好了靴子出来对着好心提醒自己的亲兵,“可是空等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冲上一冲,若是防备咱们的逆贼们阵脚松动,那想必对长毛逆贼们而言,那浮桥上的熊熊大火不会是什么好火!”

    向荣整顿好兵马,带头在月色和远处的摇曳火团下策马奔驰冲了下去。

    “西王已死!东王已死!”登上浮桥越来越多的清军喊出了这个口号,而越来越多的太平军士卒也口里念叨起了这句话,似乎有魔力一般,这几句话就让浮桥上的太平军们军心大乱,面对着如龙似虎的清军节节败退,根本组织不起几次像样的反击,被清军呼喊着一冲阵,全部做了鸟兽散。清军们像是侵入沙丁鱼群的鲨鱼们,肆无忌惮地露出自己的獠牙。

    武昌城门已经打开,双福带着几百骑冲了出来,身后跟着哇哇大叫的步兵,驱赶着败逃的太平军赶上浮桥,使得浮桥上更加人仰马翻。

    向荣刚刚杀到太平军为了防守自己而设的卡位,只见得营地里人影惶惶,灯火通明的,向荣知道果然是浮桥上出了变故,不然远在武昌城外的留守部队不可能如此浮躁起来,向荣灵机一动,大声高喊:“江西十万大军已然到此,逆贼还不快快受死!”

    身后的骑兵们也高声呼喊起来:“江西十万大军已然到此,逆贼还不快快受死!”

    “快快受死!”

    “清妖来劫营了!”

    预防着向荣部队的太平军阵营里一阵慌乱,软弱无力的射出几只箭,等到向荣跃马跳进了鹿角挡着的辕门,营地里的太平军呼喊一声,三三两两地抵抗了一下,就被清军的骑兵冲的四分五落了。

    向荣哈哈大笑,用沾着血的马刀斜斜指向帅营,高声呼喝:“小的们!放火烧帐!今日灭了此部,再赶上浮桥去杀一阵,就是大功一件!全军不封刀!金银财物自取自足!”

    听到不封刀的消息,清军的骑兵门红了眼,嗷嗷直叫,冲了上去,四处杀人放火起来。

    杨秀清接到通信兵的回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西王被一刀杀了?还剁了头?浮桥上的大火是清妖火船撞上去爆炸引起的?杨秀清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报!”又一个传令兵冲进军师东王的帅帐,单膝跪下,用颤抖的声音禀报,“武昌城已经被清妖们守住了!浮桥上火起,咱们天军军心大乱,又加上清妖大喊西王已死,昌王约束不住不对,已经败回到浮桥前头!”

    “报,防备着洪山上向荣狗贼的阵营看到火气和喊杀声,第三指挥叫我来汇报军师,那边那边已经抵挡不住了!”

    杨秀清被接二连三的噩耗打击地承受不住,心口一痛,一口热血呕了出来,洒在自己身上穿的朱红色龙袍上。

    边上的亲随赶紧扶住军师东王杨秀清,杨秀清定了定神,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咧开嘴笑了起来,牙缝里的鲜血分外骇人,“嘿嘿,没想到清军里面还有高手,我施了铁锁链环之计让浮桥如履平地,车马皆可安稳度过,没想到他就施了火攻之计,武昌城通天浮桥上洪山处三处齐发,一下子就给了我这么狠的一下!好好好,日后走着瞧,传令!后军改前军,前军改后军,立刻撤退!中军不变,稳住军心,立刻往南边去!去黄冈!”

    “军师,这局势未到撤军的时候啊!”

    “你不懂!军心已乱,武昌城下,浮桥上头,那些弟兄们都想着恐怕被断了后路,必然会争先恐后地逃回北边!加上西王已死,有那些清妖在浮桥上放火捣乱,局势恐怕更有不堪,若不赶紧退兵,后军被前面溃败的天兵天将一冲,恐怕咱们和天王都要死在此地了!速去速去!”

    “是!”

    杨秀清被亲兵扶上了马,望着东边奔去,他的退兵之策已是壮士断腕,最好的解救方法了,在战略眼光上,杨秀清不愧为太平天国第一人。

    杨秀清咳嗽着骑着马往前奔去,转过头看着武汉三镇之间江面上燃起的熊熊大火和剧烈的爆炸声,眼里全是阴狠和不甘心:“还没完!清妖,咱们等着下一次再交手!”

    咸丰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八百里加急从德胜门驶入北京城,武昌大捷!杀敌三万!伪西王萧朝贵授首!

    消息一出,天下震动!

    原来的历史上,洪杨估计进取富庶的江南,粮草金银都不欠缺,所缺唯有兵员,于是在破开武昌城大肆征兵。太平天国先在武昌阅马敞集合居民“讲道理”,“讲道理”是太平天国自创立拜上帝教就创立的制度,其形式比较复杂,内容则大致等同于今日所说的政治动员,思想教育。太平天国先在思想上动员武昌群众,讲述天父差天王下凡救世,天下人民都要听从天王圣旨,齐心合力剿灭妖魔之类的道理,痛斥满清对汉人的民族压迫和官员的无良**。最后宣布,大家都应该从军卫道灭魔,不服从的都是妖魔,至少是妖魔的帮凶。就这样,太平天国软硬兼施连劝带唬,半是动员半是威胁地把武昌的居民基本都编入了军队。从武昌下安徽的时候,裹挟了超过五十万人,而现在,太平军只有不到十万人的队伍顺江而下,其余地三四万的主力军都葬身在了武汉三镇的水上大火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