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大战余波(二)
    咸丰皇帝一把推开了丽贵人,顾不得丽贵人哎哟一声碰到了窗檐边上,急切地俯下身子,直勾勾盯着杨庆喜:“奏报呢?赶紧的,拿上来!”

    “这,皇上还是回养心殿看吧?”杨庆喜犹豫地提了一下意见。

    “糊涂东西混账行子!倒要你来提点朕了!快点拿上来,不然朕打断你的狗腿!”

    “是是是”杨庆喜一叠声地应下,弓着身子迅速地退了出去,片刻之间就捧了一封明黄色的奏章呈给了咸丰皇帝。

    杏贞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地盯着咸丰皇帝手里的折子,皇帝喘着粗气,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湖北送上来的折子,安茜帆儿等一干储秀宫的如临大敌,屏气凝神,丽贵人也被这紧张严肃的气氛惊到了,揉了揉被撞到的地方,不敢作声了,殿里只听到红罗炭在香炉里燃烧的时候微微作响,以及窗外大雪纷飞,储秀宫屋顶上积雪不堪重负,噗呲噗呲接二连三掉下来的闷声。

    皇帝的眉毛猛烈的抖动了起来,双手微微颤抖,杏贞开始有点担心咸丰皇帝年纪轻轻地是不是得了癫痫了,皇帝将奏章合上,重重地拍在几子上,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好一个铁索连江!好一个火攻!好一个武昌大战!”笑了一会,把奏章递给了杏贞,“兰儿你赶紧瞧瞧,朕看了这折子,觉得和那三江口周瑜放火看的是感同身受,如同就站在了武昌城下,看着那贼军灰飞烟灭!”说完就又搂着丽贵人调笑了起来,“丽贵人,摔伤了哪里?要不要叫太医瞧瞧?”

    丽贵人看到咸丰皇帝把奏章坦然自若地递给兰嫔看,眼神微微一凝,见到皇帝转过来关切地问着自己有没有撞伤,连忙笑了起来,“那里就如此娇弱了,不碍事,皇上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儿让皇上这么高兴呀?也说给臣妾听听,让臣妾跟着皇上高兴高兴,好不好?”

    咸丰皇帝微微皱眉,不过也未有责怪之意,“丽贵人你这都不知晓?湖北巡抚常大淳并江南湖北两个提督坚守武昌城四日,湖北总兵王锦绣等到了时机,一举烧了逆贼攻城的浮桥,还斩了逆贼的西王萧朝贵!对了,广西提督向荣也瞅准时机,立了大功!”咸丰皇帝转过头目光炯炯地看着兰嫔,面带赞许之色,其中又多了某些感激,“多亏了兰儿你这女中诸葛,想出《三国》里的绝妙好计!片纸烧去了三四万逆贼!”

    杏贞也雀跃地看完了常大淳的奏折,“敌围武昌之后,先遣童子兵攻城,幸将士用命,全城协力守住几日第四日,城墙被逆贼用火炮轰开一角,危在旦夕之时,总兵王锦绣使火船撞入浮桥,浮桥火起,总兵王锦绣提督双福常禄等皆使人大叫逆贼东王西王已死,乱敌军心,敌军中计,攻势大乱,臣命俩提督反攻城外,将逆贼赶杀至浮桥之上广西提督向荣杀入窥探洪山之敌,杀乱逆贼之阵脚江面大火熊熊燃烧,淹死投降杀死之敌三万有余”

    杏贞拿着奏章,当做了羽扇,左手模仿者戏台上的须生,抚了抚胡子,粗着嗓子念了句白:“此火可助我军大获全胜~”咸丰皇帝看到杏贞的俏皮模样,越发开怀大笑起来。

    杏贞脸色一正,起身下了地,安茜一个眼疾手快,扶着杏真利落地行了个大礼,杏贞面带恭敬,又正式地开口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这真乃咸丰朝第一大胜也,皇上洪福齐天,大清国运昌隆!”

    满地的宫人都是人精儿,赶忙一同跪下,“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上洪福齐天,大清国运昌隆!”连丽贵人也从咸丰皇帝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跪在了地上。

    咸丰皇帝也下了炕,双手扶起了自己最为信任的兰嫔,拍了拍兰嫔的手,叹道:“兰儿快起,你们也起来吧,全亏了兰儿你这好计策,不然靠着一起子湖北绿营和广西的向荣哪里能获如此大捷!不过也浪费你这等好计策,若是朕有那么些个精兵强将,堵住浮桥,让洪逆杨逆直接在火海里遭了祝融,或是喂了长江龙王,那也是在举手之间!嘿嘿,通天浮桥?朕看是死路一条!”

    杏贞就着皇帝的手缓缓站了起来,睁着凤眼笑嘻嘻地对着皇帝说道:“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事,人不过是尽量去做罢了,这逆贼第一要紧的不是财物,或是城池,而是人!只要人不被裹挟走,我们杀他一个,他就要少一个,他就会弱一些,咱们就会更强一些!”皇帝连连点头,“兰儿你说的在理,”皇帝突然盯住了兰嫔,“那你说前方的将士,朕该如何赏赐?”

    杏贞本欲开口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看到咸丰皇帝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心中一凛,转了口气:“外头的人臣妾我怎么认得,另外臣妾也分不清什么提督总兵游击这些官位,皇上怎么来问臣妾这个宫中妇人了。”军政人事自己现在可千万不能乱插手!

    咸丰皇帝看了一会杏贞,笑了起来,坐回到了炕上,“你哪里还是宫中无知的妇人,”皇帝说到这里撇了一眼站在地上的丽贵人,“这外头的赏朕自个儿回养心殿和军机们拟了就是,这宫里的么,储秀宫上下各赏半年月例,还有你,”咸丰皇帝指了指丽贵人,“今个的曲唱的极好,缅甸今年新进的翡翠镯子赏你一对,”丽贵人笑容满面,忙不迭地施礼谢恩。“最重要的兰儿你!朕要重重赏你,封你为妃!”

    丽贵人神色大变,杏贞大吃一惊,这时候怎么能把自己架上火上烤,连忙再次跪下,真心实意恳切地说道:“臣妾万死不敢领旨!”

    皇帝坐在炕上,探头疑惑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晋封你为妃你还不高兴?你起来说话。”

    杏贞起了身子,也不上炕,就站在地上低着头回着皇上的话:“臣妾尚未入宫就封了兰贵人,第一次侍寝又马上封了嫔位,如今未有皇嗣,与社稷无功,实在不敢领受妃位!”

    “怎能说与社稷无功?如今这就是大功!没有你的计谋,这西王能授首吗?三万逆贼怎么死的了,这武昌军民能保得住吗!”

    “皇上虽然说的极是,但此事怎能成为封妃的由头?”咸丰皇帝语塞,杏贞上前按住了咸丰皇帝的双手,口里低低得说道:“臣妾知道皇上心里有臣妾,就已心满意足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