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大战余波(三)
    咸丰皇帝拍了拍杏贞的手,“也罢,这个赏赐咱们留着下次给,朕要许你另外一个恩典,杨庆喜,”杨庆喜垂着手应声出现,“传朕的谕旨,晓谕六宫,兰嫔叶赫那拉氏,聪慧端重,淑娴持中,赐兰嫔协理六宫之权,钦此。”咸丰皇帝看着杏贞温柔的说:“兰儿这个你就千万别推辞了,皇太贵妃入冬以来身子一直不适,朕外朝的事儿又多,宫里的琐事烦的要紧,你就帮着朕管着一下也就罢了,什么事儿多问着点皇太贵妃。”

    杏贞眉毛一挑,盈盈拜下,“臣妾遵旨。”

    “丽贵人,你跪安吧。”

    丽贵人被贴身的宫女扶着,前头的太监打着宫灯,从储秀宫里出来,夜色依然深了。

    一行几人在长长的宫巷里走着,扶着丽贵人的贴身丫鬟觉得自己主子的手一会凉,一会热,一会又发着汗,贴身的丫鬟唬的不行,连忙开口:“主子,您没事吧?要不要宣太医?”

    “无妨,没想到兰嫔如此得皇上欢心,春儿,你是看见了,”丽贵人哆嗦着叫着自己贴身丫鬟的名字,“这皇上眼里我是得宠,但兰嫔更是皇上信任的知心人!这外头的军机大事都是皇上问着兰嫔的意思!如今还给了兰嫔她协理六宫之权,还好我往日对他还算恭敬,没有得罪了她。”

    春儿担忧的说道:“那主子,日后咱们离着储秀宫远点?”

    “不,不能离着储秀宫远,离着储秀宫远,那就是离着皇上远!如今这兰嫔协理六宫,我更加要上杆子巴结着她,这兰嫔也不太在乎恩宠,今日不是巴巴地把我叫来了?兰嫔虽然是得势,但是这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丽贵人摸了摸自个儿平坦的肚子,张着涂着茶色胭脂的嘴唇,无声的笑了。

    广盛丰是北京这四九城角儿最多,人气最旺的戏班子,北京城的八旗子弟们平时遛鸟抽大烟之外,最爱的消遣就是看戏捧角儿,午饭过后,坐在戏园子里头,叫上一壶好茶,嗑着瓜子,看着台上的流云水袖,唱念做打,看到兴起的时候叫上几声好,这日子就这么舒舒服服地过去了。这广盛丰自然就是京城顽主们的第一聚集地。

    十二月十五日。

    一个留着老鼠须的旗人架着一鸟笼,大摇大摆地进了广盛丰的大门,眼尖的店小二看到此人就赶紧上前打千,口里不住的说着吉祥话。

    “哎哟,我说常四爷,您是有日子没来了,这班里的小菊宝儿可是念叨您许久了,说是您再不来,他去演病逝的杜丽娘,连妆都不用上了!”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该打!”

    伙计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瞧我这张嘴啊,该打该打,常四爷,今个还是老规矩?”

    “老规矩,老位置儿!”

    “得嘞!地字二号,一壶香片儿,一碟南瓜子,一碟香榧!”

    常四爷把鸟笼放到了八仙桌上,拂了拂袖子,坐下了,伙计麻利的把茶水坚果送了上来,常四喝了口香片,惬意的摇头晃脑了一番,过了一会才开口。

    “今个儿有什么戏?”

    “四爷您今个可来的巧了,今个呀,咱不演失空斩也不演长生殿,更不演盗御马,”那伙计看到常四瞪了自己一眼,才讪讪地停了卖弄,“今个啊,演的是出新戏儿,叫:战武昌!”

    “战武昌?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讲是什么哪?”

    “新戏么您当然没听过,这战武昌啊,说是可是本朝的事,就是前段日子武昌大胜逆贼的事儿!”

    要不怎么说四九城的人政治觉悟就是比基层的人高呢,常四一听就来了兴趣,连连点头,“这出戏倒是真想看看,诶,我说,这邸报上武昌的消息才出来多久啊,你们就排了这戏,真不愧是广盛丰!”

    “那是,您就请好吧!”伙计得意的甩了甩手里的白毛巾,“得嘞,您呀安心看戏,我招呼别的客人去,有事儿您招呼我!”

    一声锣响,戏就开演了,常四拿眼看上去,只听得几声威武之声,两班龙套跑了过场,并一个大白脸身穿紫红蟒衣蹭蹭蹭地走上了来,一个照面,拂袖左右巡视了下两班龙套,立刻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一把须,开口念白:

    “威震天南,力拔河山!老夫,东王杨秀清是也!”

    听到台上的念白,底下轰的一声,看戏的人恼怒了起来,有些人在交头接耳,一起子脾气急的纷纷拍桌子砸茶碗,“这的是什么!居然演的是逆贼!这算什么事儿!”

    广盛丰的班主和几个掌柜出来连连作揖小意的陪着笑,“这位爷,您可别生气,稍安勿躁,您呀,往下看去,还是那句好话,好戏啊,他在后头呢!”

    正在喧闹之间,台上又一个白鼻子身穿绿色蟒衣的丑角伸着脖子,像乌龟一样一缩一缩地上来,一上来做了几个滑稽动作,逗得观众们都笑了起来,气氛缓和不少,班主并几个大掌柜悄悄地透了口气,不再多言语,躲在边上去了,叫几个伙计机灵着点伺候。

    那丑角一上来就念白:“前头走了东王哥,后面来了我西王,大名萧朝贵,小名?叫狗忘!”

    常四边上一桌的两个男子拍了手掌,“这长毛逆贼真是好笑,居然封了这等乌龟似人物做西王!”

    “极是,可见是一群草寇而已!”

    那丑角西王上来和东王施了一个礼,开口说道:“我说东王老哥哥,咱呀攻下岳州城已经一个多月了,怎么地下一步怎么走啊,要我说,不如大家回了广西老家,蒙头睡觉,穿金戴银,搂着娘们睡觉也罢了!”

    白脸的东王杨秀清一拂袖子,“呼!军事你焉能知?且听我道来!”白脸杨秀清唱了起来。

    “威震天南出广西,纵横湖南无人敌,且看我发号施令,左右!出军湖北武昌城,攻下武昌城之后,任大军拿金拿银!”

    一干龙套应声走了一圈就下,东王扬着马鞭挥舞而下,丑角西王,也得意地唱了几句:“眼见东王哥哥下主意,叫的狗忘不得不得意,拿下武昌活捉常大淳,叫小老儿五体跪地不服不行!嘿嘿嘿”甩了几下袖子,也伸着头一缩一缩的下场去了

    求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