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大战余波(四)
    一个文官老者模样的须生缓缓走出,神色肃然,伴着两个总角的小童,在萧然凄凉的京胡声伴奏下,慢慢走到了堂中,坐在了椅子上,开了口念白,“多年读书不敢忘,忠义两字挂心上,老夫,湖北巡抚常大淳是也,近日洪杨逆贼作乱天南,生灵涂炭,眼见那逆贼即要攻打湖北,这武汉三镇,太平之地,又要化做一片焦地了。”

    常四觉得今天这场戏自己是白来了,这个扮演常大淳的须生不就是广胜丰里头最红的须生——马连庸么,之前扮的诸葛孔明,唱念做打无不精细到极点,那忧国忧民的样子,像极了武侯爷转世,马连庸现在演的不就是诸葛亮吗?到时候后头的戏那就是看他常诸葛怎么妙计迭出,逆转乾坤,大破敌军了。常四喝了口香片,准备这壶好茶用完了就回家里打盹去,不能浪费了这壶好茶,也不能呀,白白浪费了自个的时间。

    那边的须生还在唱着,从开始的低落消沉变成了后头的悲壮惨烈:“计无可施无处想,叫的老夫心彷徨,唉!若是逆军无法挡,说不得老夫一死报君王!”

    须生下了台,一阵雅乐响起,两排小黄门就对对排班出来,手里拿着金瓜画戟,后面一阵轻吟,两排宫女手持宫灯香炉也排班出来了,这架势,戏迷们都知道,皇帝要上场了,场子里鸦雀无声,嘴里骂骂咧咧的人也住了嘴,虽然此时清廷已然有了些许衰败之象,普通人对着皇室很是尊重,认为朝政败坏全是大臣们的错误,还远远未到八国联军侵华之时那时候人民对清朝政府的不满麻木以及迫不及待春雷一声震,震出一个玉澄清宇来的迫切希望。

    戏迷们默不作声,看到黄袍打扮扮演皇帝的书生模样上了殿,两边侍卫太监宫女团团围着皇帝,只见皇帝一开口念道:“道德天子拱手坐,不意南方出逆王,孤王,咸丰天子是也,因南边洪杨逆贼叛乱,生灵涂炭,叫的寡人好不心急也!叫内侍,传旨丞相们,定要想出法子,大破逆贼!”

    涂着白鼻子的内侍首领一挥拂尘,传旨道:“丞相们哪,皇上说了!今个儿不想出法子能破了洪杨逆贼,对不住各位了,今个儿啊,不能回家抱老婆,打孩子咯!”

    场下看戏的人哄堂大笑,常四后头有几个人边笑边骂:“这起子无用的军机丞相,连个法子都想不出来,定然要诸葛武侯爷爷再世才能羞一羞这些无用的玩意儿!”

    饰演皇帝的人等了许久,仍然没有大臣献上计谋,不由地骂道:“嘟!真是无用啊,也罢,传内侍,退朝!”

    那个白鼻子太监又凑趣:“皇上,您看,这几个丞相?”

    “叫他们候在此处,想了法子出来再叫他们退下!”

    “喳类!”

    皇上并着一群宫人们下了场子,剩下那个白鼻子的内侍还在狐假虎威地指手画脚:“嘿嘿嘿,我说,那位大人,您别打瞌睡了行吗?咱可是要监督着你们呢!这是官家的口谕!”

    接下来的一幕,两排宫女款款而出,一位衣着宫装,凤冠霞帔的妃子服制的青衣眼含秋水,嘴角带笑的亮相了,浦一亮相,就引得室内男子心神不定,心里直痒痒,这正是广胜丰最近几年最火最大的角儿——小坤宝。

    小坤宝原来是保定莲花镇人士,五岁的时候被自己的父亲用二两银子卖给了广胜丰做丫头,教习的师傅慧眼识珠,知道小坤宝面带戏相,一扮上,果然宛若天人,艳丽不可方物,方细心调教了几年,三年前刚刚推出唱了一次《天女散花》,京中万人空巷,无不轰动,美名还传进了亲贵大臣,皇亲国戚那头,时不时的出个场子,唱个堂会,如今这在广胜丰剧场里头,小坤宝倒是难得登场了,等闲的小戏都是见不到小坤宝的曼妙身姿和清绝妙音的。

    “好!”一声叠着一声的满堂彩连连响起,只见那青衣款款莲步走了上来,宛如神仙妃子,头顶的凤冠珠翠在灯光的映射下光彩夺目,那金步摇颤颤巍巍宛如初春的姚黄牡丹花,那宝石镶额散发着深邃明净的光芒,那贴的鬓发乌黑明快犹如燕尾,那珍珠亮片攒的累珠凤钗灵动的直欲破空飞去,小坤宝左右挥了挥水袖,那流云似的水袖之间的柔荑赫然拿着一本书,只是众人完全沉浸在小坤宝的绝美扮相中,倒是没怎么注意她手里的那本册子。

    小坤宝一亮相完毕,莲步轻轻移到了椅子前,端庄地坐了下去,朱唇轻启,玉牙微吐了天伦妙音:“承蒙皇恩封西宫,岂能白食于宫中。”

    地下等着小坤宝开场念白念过,地下又是一阵叫好声,小坤宝定气凝神,似乎没有听到场下为了自己造出的喧闹,继续有条不紊地继续念道:“本宫,西嫔娘娘是也,因着皇上今日忧心国事,人都瘦了几圈,真是急煞奴家也!”

    常四歪了头问隔壁桌的那位,“我说这位爷,您说这西嫔娘娘是指的哪一位啊?”

    “哎哟,哥哥,您这都不知道?消息也忒不灵通了,这西嫔娘娘就说的是储秀宫那位主子,兰嫔娘娘!”

    伴着琵琶和二胡的伴奏,小坤宝唱了起来,歌喉宛如天籁之音,响彻云霄:“梧桐黄昏宫漏染霜,兰芝梅朵倚西窗上,心忧龙体不禁忧伤,奴家定要想出法子帮帮,前日看的手中书,突的有办法可以试想,哎呀,待到皇上下了朝,我定然要出谋划策帮个忙。”

    满堂彩中,伴着太监的一声后堂高喝:“皇上驾到!”,西嫔娘娘起身迎接皇帝,款款施了个礼,皇帝进了殿里,刚刚坐下,就忍不住长吁短叹起来,小坤宝演的西嫔见状眼珠一动,知道是机会来了,就开口问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什么烦心事倒是和臣妾说说看呀。”

    皇帝一拂袖子,“唉,自然便是那洪杨逆贼了,逆军也不知何时行至,真叫人急煞也!”

    小坤宝念道:“万岁爷,奴家呀,想了一个法子出来解您的闷,不知道万岁您呀,想不想听?”

    皇帝道:“哦?爱妃有何妙计?快快道来!”

    西嫔娘娘款款上前,将手里的书册翻开着呈了上去。“万岁爷,您呀,请看这里。”

    万岁爷定睛一看,不由拍案大喜,唱了起来,“西嫔出的好计谋,兵书神计此书藏,叫内侍,速速写下圣旨,撕下这两张纸传湖广,孤王定要逆贼江上火里亡!”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