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五、大战余波(五)
    “领旨嘞!”

    “爱妃是朕的子房!出的好计灭强良,爱妃呀,若是此计得手,孤王定要封你的赏!”

    “多谢万岁爷!”皇帝哈哈大笑,搂着小坤宝下了场,一干侍从随即鱼贯而下。

    众人正看的小坤宝的娇俏模样津津有味,心里发痒,看到小坤宝下了场正欲发火,但却又在暗暗思索着到底是什么计谋让南边的逆贼们伏法,一时间倒是没人起哄,场里众人交头接耳,倒也顾不及闹场子了。

    下一幕扮演常大淳的须生上了台,端坐台上看着手里的书,不多会,一个士卒上了台,报道:“大人,京师有八百里加急,已到了门外!”

    “速速叫上来!”一个急行军模样的上来给了一份书信就下去了,常大淳打开一看,见得两张撕下来的纸上的内容,一捋须,不由得喜上眉梢开口唱了起来:“见得书信不由本官喜开颜,站立辕门叫小番!”须生华丽丽地唱了一个超高音的花腔,震的众人耳里发麻,在满堂喝彩声中,须生继续唱着:“招来大将画计策,定然要逆贼在武昌城前马仰车翻!”

    三个武将插着旗子大马金刀地上了台,常大淳继续唱着:“好叫众将都知晓,万岁定下火攻策”台下一阵轰然,常四前头的大胖子拍了拍桌子,事后诸葛亮地连声叫道:“我就说是火攻之计!”“定要逆贼逃不了,两位提督武昌固守,王总兵开船隐匿在上游,等到逆贼搭起浮桥,一鼓作气冲下来,定然叫逆贼葬身大火中!”

    之后的**频频,在赵子龙装扮的王总兵在浮桥上大打特打,一枪跳了西王萧朝贵的时候,还有就是白脸奸贼模样的杨秀清一口血吐出来急急忙忙地退兵的时候,还有就是常大淳抬棺在城头督战的时候,都博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台下的人无不痴迷沉醉其中。

    这出戏演的是时下的大事,又是极为振奋人心的好事儿,另外排戏的师傅又多用了须生武生青衣丑角轮番上阵,又有插科打诨,又有家国大事,又有精彩打斗,不红真是见鬼了,边上广胜丰的版主看着看戏人的反应,无不得意地这么想着。

    常四今天的手都已经拍桌子拍红了,嗓子也在连续叫好中变得嘶哑,等到常大淳在武昌城大会诸将的最后一幕落下后,常四才拿起茶碗中已然冷却的茶水,一口饮尽,吧唧嘴,意犹未尽地琢磨着这出《战武昌》的好戏。

    那个店小二不失时机的凑了上来:“我说四爷,您看,我没说错吧?今个的戏怎么样?”

    常四又拍了下桌子,“自然是好戏,没想到啊,你四爷我,这么多年就没看过什么让人热血飞扬的戏儿,今天这出真不错,看的四爷我差点也要跳上台去杀贼了!”常四从荷包里摸出了一点碎银子,丢给了店小二,店小二慌手慌脚地赶紧把那碎银子接住,“这是茶水钱,剩下就的是赏你了!正是皇上圣明啊,才能一把烧了几万逆贼!”常四顿了顿,又开口说了让店小二最近几日已然听腻了的话,“兰嫔娘娘真乃咱们旗人里头的女中诸葛!”

    “谁说不是呢?小的要谢四爷的赏!四爷您慢走,明个还是这出戏,您要是还要来,小的把老位子留给您嘞!”

    “得嘞,明个儿给四爷我留着,我一准来!”

    广胜丰的顶楼看戏包厢里,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八字胡的男子把帘子放了下来,外头的喝彩声减弱了不少,他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盖碗,丝毫不带烟火气地撇了撇茶沫,饮尽了碗里的茶。

    对面坐着一个和这个八字眉容貌相似但是年长了几岁的中年男子,看到对面的人如此行为,知道他心里是对着外头这戏不以为然,就笑着开口了,“怎么,老六,外头这戏你看不惯?”

    八字胡男子放下了盖碗,神色淡淡地说道:“戏是好戏,只不过这小坤宝不该出谋划策,这往大了说,恐怕是牝鸡司晨了,倒是显得咱们爱新觉罗宗亲里内阁军机里头没有出主意的男人了”

    “呵呵,雨亭,也不必多事,横竖皇上心里头有数,”那个年长的男子劝解了几句,“你看,那首席领班军机大臣都没说话,你这个内阁学士还是明哲保身,别做出头鸟的好,再者,这**出出主意,比那个站在王府里面盯着宫里头位置的人出主意总要好上一百倍!”

    “哥哥你这话也说的极是,罢了,咱们也别多说话,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就是这个理儿。”

    要怎么说,市面上流传的事情总是无限接近于真相,过了几日,咸丰皇帝招了广胜丰在漱芳斋上演这出《战武昌》,待到众位角儿演了整出戏全部跪在台上叩谢皇恩等着咸丰皇帝发话的时候,兰嫔杏贞揉了揉点翠孔雀开屏大旗头下面的太阳穴,无不头痛地想着,果不其然是空穴来风,这戏台上已然无限接近了事实,还好这出戏里面扮演自己的小坤宝只是一个似乎是不经意间想出了这么个主意的单纯女子,不算是什么吕后武则天之类的女人。

    杏贞是不太喜欢看戏的,看戏不是老年人热衷的活动吗?我才十六呢,看这些个东西有意思吗,幸好这次演的戏和自个有关,杏贞今天才按捺下急性子看的津津有味的。

    咸丰皇帝拍着手哈哈大笑,望着自己右手边安坐在苏绣圆墩上的兰嫔,笑眯眯的开口说道:“兰儿,你看这小坤宝演的可像你?”皇太贵妃在咸丰皇帝的左边宝座上笑着看着皇帝的发话,杏贞眼珠转了一转,拿了帕子掩嘴笑了起来:“皇上,臣妾觉得不像,这小坤宝比臣妾美多了去了!”

    咸丰皇帝拿眼去瞧了那穿着凤冠霞帔跪在地上低头不语的小坤宝,心里一动,原本想开口叫小坤宝抬头起来给自己个仔细看看,突然想起皇太贵妃还在边上,连忙转口换了个话题,“演得好,广胜丰赏两百匹内造绸缎,并两百两银子!”

    “多谢皇上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唱戏的角儿山呼起来更加是气势磅礴,高入云霄,乐的咸丰皇帝更加志得意满,得意洋洋起来。

    原本杏贞想开头劝着点咸丰皇帝,这洪秀全和杨秀清还没死呢,天下还未平定,眼下还不是得意欢笑的时候,不过又想了想,闭口不言了,这么喜气洋洋的时节,在这**嫔妃们齐聚的时候,说这些煞风景的朝政军国大事,也似乎是不太妥当,太不注意场合和地点了,也罢,等过个几日,等皇帝高兴劲儿过去了,再说这些个烦恼事也不急。

    贞嫔和一干妃子看着杏贞谈笑自若的和皇帝说这话,脸上闪过不同的神色。

    康慈皇太贵妃也微微笑着面带慈祥之色,看皇帝和兰嫔的说笑,德龄垂着手在边上静静的不说话,存在感薄弱地连皇太贵妃边上的捧香炉的宫女都没注意到他,一个劲儿的歪着头只顾着看皇帝和兰嫔的调笑……再求票票。
返回首页